您的位置 : 主页 > 资讯 > 网友推荐资讯 > 忠犬陛下养成手册

更新时间:2019-03-13 23:20

忠犬陛下养成手册已完结版全文章节阅读 小说

时间:2019-03-13 23:20编辑:贵宾小说网

主角叫的小说是忠犬陛下养成手册,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小楼创作的古言类型的小说,文中的故事非常感人,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

  该书已经上架微信公众号:千舫,关注后回复书名,即可阅读!

忠犬陛下养成手册 免费试读

听雨倒是有点小别扭,不过还是始终低着头不说话。要说她别扭什么,不还是心里泛酸么?果然自己是笨,新来的小婢女也是要跟聆音姐姐学习,才来第一天就跟她一样待遇了呢!哎……她还是继续好好跟聆音姐姐学着吧!

忠犬陛下养成手册

傅家小院儿里是一派安详宁和的氛围,主院儿里的纪氏心情可就不那么轻松了。刚把那位“难缠”的表姑娘安顿好,纪氏就急忙叫了府里小厮来。

“去,到攒玉楼给大公子送个信儿,让他且在外头避避,过两日再回府里来!”纪氏正绞着手里绢帕,厅外传来一个略带无奈的清冷声音。

“母亲,您这样未免太小家子气了。”不过是十三四岁的孩童模样,衣料不算华贵但却衣着整齐得体,端得是一副世家公子的模样。虽年纪尚小,但是言谈间已然有了翩翩君子的影子。

“你这混小子说的是什么话!”纪氏气得脸上通红,“我这做娘亲的,还不是为了你们着想?!都说娶妻娶贤,若是娶个麻烦的事儿精回来,到头来吃一辈子苦受一辈子委屈的可不是我!”

傅北乔在纪氏下首落座,结果婢子送上的茶盏,轻吹了一下浮在面上的半卷的茶叶,淡淡道,“我瞧着表姐就没什么不好。”

傅北乔与沈念心同年,但却比她晚上半个多月,所以按照长幼序来算,傅北乔还要称沈念心一声表姐。

“你个小孩子家家的知道个什么!”纪氏不满小儿子说法,却也不敢太明目张胆地嫌弃府上那位表姑娘,毕竟她身家尊贵,又早早没了父母双亲,家里老爷对小外甥女一直都很疼惜,她这做人家舅母的,也不好太过失礼,轻易开罪人家。

“她若真是个好样儿的,当年你祖母那般撮合,我至于始终不松口跟沈家定下婚约?”纪氏压低声音嘀咕着,却换来小儿子更淡然的一个眼神。

傅北乔搁下手中茶盏,也没再多说什么,就听纪氏身边儿伺候的大丫头提醒,是傅家老爷下朝的时候到了。

傅期然进府没多久,小憩方休的沈念心就得了消息,就带着聆音听雨和一溜儿的礼物来正厅拜见她那位亲娘舅来了。

“甥女见过舅舅。”甫一见面,沈念心便礼数周全。

而傅期然见沈念心这般姿态,不禁眼睛一亮,一方面暗自感叹自家外甥女这两年果然出息了不少,另一方面又不免觉得惋惜,若是他家小妹还在……这姑娘定然会出落地更加符合一个贵女的姿态。

“自家人何必这般多的虚礼!”傅期然虚扶了她一把,急忙叫起。

沈念心也不多礼,径自在傅期然下首落座,正好儿与对面的傅北乔相对。

“这位便是北乔表弟了?”沈念心在心里暗自道了一个“好”字,傅家教养出来的孩子,果真是个顶个儿的出息,再跟如今的沈家的境况两相一对比,沈念心不免又有些郁结。

毕竟她如今这副芯子是当年的庄靖懿皇后,出身将门沈家之后,自然对沈家的感情,比这处便宜舅舅要强烈浓厚得多,眼看着别人家门风清亮,再瞧瞧她铮铮沈家,变成了如今这幅模样,心里如何能乐呵?

“北乔见过念心表姐。”傅北乔起身作了个揖,礼数周全得体。

沈念心微笑回应,“舅舅舅母好福气,府上的公子一个两个的都是如此出色。”这话半点儿不做假,绝对是沈念心的肺腑之言。天知道她有多羡慕啊!

要想重振沈家门楣,自然还是得靠国公府的公子们,总不能让她这辈子还跑到战场上去带兵打仗吧?沈家那几位公子如今年虽也不大,但比起傅家这两位来,倒是着实显得失色几分,至于武功韬略,比起步将军府那位声名赫赫的少将军,差得更是不止一点儿半点儿。

想当年她带兵的时候,那步家祖上不过是她军前一校尉。现如今……唉,想来也是上火,不想也罢。

一番简单的寒暄之后,沈念心顾及纪氏心里的顾虑,依旧对那位表哥的去向只字未提,只是叫聆音听雨挨个儿奉上礼物。

傅期然接过那锦盒,打开一瞧,眼中闪过一抹精光,大喜道:“这翡翠葫芦,可是庄靖懿皇后宫里曾用过的那件?”。

沈念心点点头,“舅舅果真是慧眼如炬。”

实则心里却不禁好笑,不知实情的人都传说庄靖懿皇后对那翡翠葫芦摆件爱极一时,后来赏给了母家沈氏,以贺胞弟大寿。其实则不然,她上辈子对这翡翠葫芦是怎么看怎么讨厌的。

原本她昨日盘点私库,给尚书府挑礼物的时候,只是考虑到像傅期然这般的文官,不贪不燥,无非求得就是个平和。葫芦取其谐音“福、禄”之意,有保家族稳定兴盛之意,拿来送他正好。

可是现下这会儿听傅期然提起前世的自己,不免想起了这翡翠葫芦摆件的来历。

她还是皇后时,有一年寿辰,荣妃那女人的儿子就送了她一个翡翠葫芦的链坠儿,连个多余的配饰都没有,就辫成股的红绳中间穿着这么个指甲大的链坠儿。

当时大皇子说,偶然得了一块石料,结果开出来之后,都是大片大片的废料,正欲放弃,就见开出了一丁点儿绿,小心切出来,正好是这么个葫芦形状,于是就请来最好的玉石师傅小心打磨雕刻出了这么个链坠儿。

“儿臣当时心想,众石之中一点绝世之绿,不正是母后当年以女子之身,统千军万马奔赴沙场护佑我大铭江山的写照吗?正好赶上母后寿辰,儿臣便献上此宝贝,以表儿臣敬仰孺慕之情!”

说得倒是好听。就连桓成帝那渣渣都夸了大皇子好几句,还连声夸赞荣妃有“教养子嗣之功”,甚至在她寿宴当晚留宿荣妃宫中。

别说她是皇后,就连寻常的妃子,寿宴当晚也会得皇上青眼,这在后宫里也是大家都默认的不成文的规矩。

她内心有一千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荣妃争宠都踩到她脸上来了?桓成帝那渣渣也真敢当着后宫诸人的面儿给她没脸!他们一家三口还真是一个比一个不要脸,有桓成帝那样的爹还有荣妃那样的娘,大皇子能舌灿莲花面不改色地说出那么多瞎话,也是可以理解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