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资讯 > 网友推荐资讯 > 战神转世

更新时间:2019-03-12 22:00

战神转世小说章节在线阅读张皓,安在天,吴经国小

时间:2019-03-12 22:00编辑:贵宾小说网

小说主人公是张皓,安在天,吴经国的小说叫做战神转世,本小说的作者是苍狼笑月写的一本玄幻风格的小说,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第一十一回普通弟子 ...

  该书已经上架微信公众号:千舫,关注后回复书名,即可阅读!

战神转世 免费试读

第一十一回普通弟子

战神转世

三天后,在二长老的串联活动下,张氏族会再次召开。

经过二天调养,张皓的身体也基本上好的差不多,毕竟是小孩打架,看上去很惨,但伤的都是皮肉,但对于修炼者来说没什么大不了的。

议事大厅之中,长老、各方主事都已经聚在一起,一场无形的暗战已经开始,气氛立刻就紧张起来,一些平时极少露面的族老也都来参加。

张军武此时正在自家院中闭目调息,张军峰急步走进张军武的院子里,看到张军武还像没事似的打坐,急忙说道:

“武哥,族会即将开始,似乎气氛不大对劲,我暗中听到一些风声,这次是要针对你和皓儿的行动,你也要早做准备”

“哦?该来的迟早都要来的!”张军武活动一下筋骨,整理了一下衣服,大步向外走去:“今天,我倒要看看他们能把我父子怎么样!”

张皓缓步跟在后面,心里总觉得堵的慌,但脸色却是出奇的平静,一路上,张家的族人、下人望向张皓的目光充满复杂、嘲讽、同情等。

议事大殿中,群雄汇聚,宾客满堂,早已坐满了人,不少青年子弟站立在旁边,静静看着事态的发展。

就连旁边伺候的一些奴才们,也一个个神情紧张,小心翼翼,生怕弄出点声音,或是万一不小心打翻了茶水,弄脏了哪位主子的衣服,只怕要吃不了兜着走。

张皓脚步刚要跨进大厅,立刻就有几十双目光瞪了过来,都是非常的不友善,甚至充满了蔑视和不屑。

“站住,就在门外等着,你没资格进去!”二长老的三儿子张军豹拦住了张皓,颐指气使,十分不屑的样子。

“哼,张军豹,别以为你长的人模狗样,只要张皓现在还没被撤去首席弟子,还容不得你指手画脚!”

张军武一声爆喝,犹如洪钟在耳边敲击,震得人耳膜发颤,修为较差的人感到胆战心惊,而张军豹在张军武这一声暴喝之下连退二步,耳鼓齐鸣嗡嗡作响。

张军武一身实力已是剑侠三段巅峰,沐阳镇三大高手之一,这一声狮吼功,也不是张军豹所能抵抗的,有父亲的庇护,张皓心中更是感到底气十足,不理众人大步踏前,走入到了大厅当中。

“堂堂族长,怎么跟自家兄弟怄气,传出去不怕人笑话。”二长老说着一手挥出,看似叫张军豹退下,其实在他的剑气拂抚下,张军豹的耳鸣之声立即消散于无形。

张军武也不理会二长老,大步走到首座之上坐下,环视下大厅四周的人们,而张皓也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了下来,无视众人蔑视的目光。

在他下方左右两边分别坐着张家的大长老张向宾,二长老张向生,三长老张向远,四长老张向灵,他们的实力较之于张军武弱了不少,分别处于剑师九段巅峰到剑侠二段的层次,他们在家族的权利并不弱,在某些方面比张军武还强。

在往下面就是坐着一些族中威望不菲且实力不弱的长辈,也有一些天资卓优表现杰出的年轻一辈。

此时,二长老也不多绕弯子,直奔主题,说张皓不自量力,到别人店铺闹事,还先动手,最后让家族蒙羞,几乎把张皓说成是家族的罪人。

此时,大厅中的主事开始唇枪舌剑,不断向着张军武父子发动攻势,时不时还相互攻讦,争取各自的利益。

“张军武,你儿子如此不肖,一生都没有迈入武道巅峰的希望,难道你还要继续维护他吗?这是把整个张家带上死路!”二长老态度最为坚决,语气也最为严厉,是本次族会的急先锋。

“那又怎么样?就算我儿子修为没办法突破,也依然是我儿子,你们当中,有谁能在九岁就破入剑客九段?这等天赋家族长老都是有目共睹的。”张军武气势不输分毫,针锋相对。

“哼!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还提他做什么?难道还要把家族中有限的修炼资源浪费在他的身上吗?为了家族的未来,他应该辞去家族首席之位,我们要重新推举出新的首席弟子!”二长老第一个站起来说道。

“要不要把我这个族长的位置也让出来,再重新推举?”张军武也霍的一下站了起来说道:“我接手张家时是什么情况在议会的难道不清楚吗?要不是我张军武呕心沥血近十载,会有今天的张家吗?只怕早就被其他势力侵吞了,现在你们还为了一点小事扯上我儿张皓,难道连五个月的时间都等不了了,你们也太歹毒了吧!”

“张军武,别说没用的,难道你还想动武吗?”看着张军武发怒,二长老连忙后退一步说道。

“哼!”

张军武踏出一步,脚下石板寸寸断裂,一身强大的气势就让人感到畏惧,不少修为较低的青年纷纷后退。

“退下,现在只是议事,并不是让大家内讧,拳脚相向。”大长老张向宾猛地一拍桌子,立刻将一张红木桌椅化为飞灰,立刻有人上前拉开了场中剑拔弩张的两人。

“咳、咳。”这时五长老张向灵站了起来说道:“张皓现在既然无法修炼,迟早都得去家族店铺上打理生意,如今让他提前为家族出一份力,对双方来说都是件好事,尽早熟悉下家族生意,同样也可以在家族生意上早日得到升迁。”

“你……你不觉得做的太绝了吗?”张军武怒指着五长老说道。

“如今众所周知,张皓一生无望突破,为何还要等两年之后族人测试。”

“是呀,何必如此浪费时间,不如让张皓提前进驻家族产业,为家族出最后一份力。”

“作为族长这种大道理,何必要我等说出,难道就我们的子女该去打理生意吗?”

大厅中众人也开始言论纷纷,看样子这三天来,二长老他们在族中没少做工作。

“我今年还未满十四周岁,按照族规,我还在习武阶段!”

望着为难的父亲,张皓猛的从椅子上站起,沉声道。

“张皓,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给我退下去!”二长老怒喝道。

“二长老,事关晚辈,怎么可以说没有我说话的份?”说着,张皓走到大厅上来,“族中之规是祖宗定下,如今贸贸然更改,那便是亵渎祖宗的灵魂。”

张皓踏步走到大厅正中,冷眼盯着二长老说道:“我想二长老、五长老不会作出这种忤逆之事吧!”

如此大逆不道的帽子被张皓扣来,二长老、五长老脸色微变,就算他们在族中有再大的权利和威望,也不敢接下如此罪名,一时间,胸口如被大石堵住,无言以对!

首位上的张军武嘴角浮出一抹微笑,淡漠的看着二位长老,刚刚所受的闷气也是消散无形。

“我儿说的好,祖宗族规,怎能更改!”张军武凌厉的说道。

从这一刻开始,大厅中的气氛再次寂静了下来。

待得大厅寂静片刻,几位长老互相对视了一眼,似是作出了某种决定!

张军武察觉到了几位长老的决定,脸色微变,再次站了起来说道:“各位长老,族老,我张军武愿意辞去族长之位,和我儿子共进退。”

“军武,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做为一族之长怎么还这么毛躁。”大长老说着激动的咳嗽起来。

“大长老,我……”看到大长老这样,张军武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

“父亲!”

张皓心中明白,这二年多来,父亲已经为他担负了太多,自己也该长大了!

趁着长老们和父亲还未闹僵,张皓突然对着首位上的张军武,曲腿跪下。

张皓的举动,长老们一阵错愕,大家都不明白张皓接下来要做什么。

“各位长老,叔公们,这么多年来谢谢家族对我的倾力培养,各位的好意我也知道,既然祖宗族规不能改,如今我也长大了,也需要磨练,所以恳请父亲让孩儿成为家族普通一员,到了十四岁依照家族测试后,再行定夺。”

说完,跪在厅中的张皓,对着首位上的张军武重重一磕,那额头陡现於血。

张皓抬起头来,望着父亲以及各位长老。

这一磕,厅中静的可听他人呼吸之声,望着跪在大厅中央的张皓,张军武心里愧疚,这几年来自己为了家族事业,对他关心甚少,而他不但不责怪自己,还处处为自己着想,他怎么能不明白儿子所想,那充满柔和的目光与儿子对视了起来。

父子二人的目光瞬间交替,不用千言万语也知对方所想,这就是冥冥之中的父子亲情。

张皓的举动,张宛如也双眼通红,让她也懂得了这一瞬间的情感,眼泪盈盈的望向张皓以及他的父亲。

大厅中的小辈也微微动容,那之前的嘲讽,也是暗自的收敛,他们都已深知如果自己处于张皓的位置,不见得会作出张皓之举!

见此,几位长老以及族老们也是暗自的松了一口气,他们并不想与张军武闹僵,这些老古董也并不是个个食古不化,听从二长老的话,但他们都有一棵对家族不变的忠诚之心,加之他们对族中之事少有过问,才一时被二长老利用,再者一个剑侠三段巅峰乃是家族的支柱。

再者,他们在乎的是家族未来的发展大方向,并不在过多的在乎一个普通弟子的走向,所以对于张皓是不是要现在去,还是到十四岁去管理家族店铺,这些他们都不感兴趣,不过接下来是他们感兴趣的事。

重选家族首席弟子。

在争论首席弟子人选上,表面上看似非常激烈,但其实也是很简单的事,竞选人也只有三个。

二长老大孙子张琛,剑客九段巅峰修为,年龄十七岁,在流云宗修炼,在同辈中天赋也算是优异,缺点就是年龄偏大,但身后有二长老为他谋划。

五长老的孙子张明,剑客九段修为,年龄十六岁,在旭日派修炼,在同辈中天赋也算是优异,缺点是他不是张氏谪脉,实际上竞争力不大,基本上是陪太子读书。

大长老孙子张冲,剑客八段修为,年龄十五岁,在家族中修炼,在同辈中天赋也算是优异,以他的天赋,十八岁前步入剑师级别也绝对没有问题。

而其他两个选手,不是年龄偏大,就是实力偏低,没有竞争能力。最后,在有心算无心的情况下,二长老的孙子张琛被选上首席弟子,对于此,张军武父子也不做关心,对他们来说谁来做首席弟子都不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