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资讯 > 网友推荐资讯 > 神医无双

更新时间:2019-03-13 01:13

神医无双小说完结版在线试读 罗源小说全文

时间:2019-03-13 01:13编辑:贵宾小说网

神医无双是一本非常好看的都市小说,小说的作者是天才魔术师,主角是罗源,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从昨天黄昏开始,雪就一直下个不停。 ...

  该书已经上架微信公众号:千舫,关注后回复书名,即可阅读!

神医无双 免费试读

从昨天黄昏开始,雪就一直下个不停。

神医无双

整个东海市都笼罩在纷飞的大雪中。

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半,东海市第一人民医院住院部的值班医务人员并没有因为午饭时间到了而落得清闲,反倒更加忙碌起来。

由于天气严寒,一些病患容易在这个时候发病,于是警报不断。

加上值班的医生数量毕竟有限,大家变得异常忙碌。

罗源是这家医院的实习医生,被安排在重症监护室。

按说,有机会进入第一医院的实习生个个都是出类拔萃的,不出意外三个月就应该转正了。

而像罗源这种能够直接进入重症监护室的,更是尖子生中的尖子生。

但是罗源这实习生一干,就是整整半年。

这半年以来并没有出什么差错,却看不到一点点转正的希望。

医者仁心。

就算看不到希望,立志要做一个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的罗源还是一如既往地认真。

他不是不知道自己迟迟无法转正的原因。

不是因为他专业技能有问题,而是他家境贫寒。

既没有能力孝敬上级,也没有关系作为支持。

偏偏也是因为他的出现,让某位领导的外甥只能屈居普通住院部。

正是这些原因,导致他迟迟无法将医生前头的实习二字去掉。

罗源手里拿着一个本子,跟在姜医生身后,认真地记录着每一个病人的情况,唯恐有半点疏漏。

“罗源,重症区七号病房的病人情况怎么样了?”

走廊上,姜医生忽然转过身,朝罗源问道。

罗源想了一下,连忙回答:“情况不是很好。虽然暂时控制住了病情,但如果病人情绪激动的话,十分危险。对了,造影已经出来,姜医生你看看。”

说着,罗源就从本子的下方抽出了一张东西要递给姜医生。

姜医生满意地点点头,随即挥了挥手:“不用看了,你直接说吧!”

对于姜医生的信任,罗源心中充满了感激。

他收回造影,将它小心地压在文件夹下:“病人心脏血管腔有多处狭窄堵塞,建议马上开始搭桥手术。我已经问过他们的家人了,他们说早就已经准备好,只是……”

“只是医院最近的主刀医生排不过来,对吧!”姜医生微微皱了下眉头,眼中明显带着一丝愤怒。

“对!”

“哎,可惜了!”姜医生叹息地说道,“如果你转正的话,这台手术我可以从旁指导你。你跟了我快半年了吧,你的能力我清楚。可惜……哼!这个老吴,真是有点过了!”

他一连用了两句可惜,说到最后,眼中尽是愤怒。

他当然知道罗源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没能转正,也对掌握着这些实习医生生杀大权的吴主任诸多不满。

可是,他毕竟也只是个主治医师罢了。

在这个论资排辈的地方,根本没有能力改变什么。

叹了口气,姜医生轻轻地拍了拍罗源的肩膀,安慰地说道:“好了,是金子总会发光的。再坚持一下,或许就会有转机。对了!不要让病人等太久,吴主任最近应该没有手术,你去跟他说一下情况吧,记住,态度要好一些。”

罗源点了点头,说了声谢谢。

其实就算姜医生不说,他也不可能去顶撞自己领导,除非不想干了。

从重症区来到了二楼的主任办公室,罗源正要敲门,就听到了里边传来了一阵熟悉的声音。

“吴主任,这是老婆子的一点小小心意,从老家特意托人带过来的,这可是传家宝,求求您救救俺家老头子,您千万不要嫌弃……”

说话的声音十分苍老,带着一丝乞求。

她不是别人,正是刚才罗源姜医生提起过的那个冠心病病人江老先生的老伴刘老太太。

“大娘,你的心情我很能理解,但你也看到了,医院里的病人很多,这先来后到的规矩还是要讲的。”吴主任习惯性地打着官腔。

老太太带着东北口音的普通话又响起来:“主任啊,您就算行行好,治治俺家老头子吧……负责俺老头子的那个小医生说了,这个手术越早做越好,再拖下去,可就有生命危险了。去年我们就来了一次,你们就让我们带着药回去说什么药物治疗,这才不到一年的时间,药也没停过,这次老头子又差点过去了。这次能坚持到这里,可是费了老鼻子劲儿了。若是再折腾下去……”

吴主任很不耐烦地打断了苦苦哀求的老太太:“谁跟你说的?谁!你老伴已经六十七岁,但凡过了六十岁,做这种手术都是有危险的。我们这样做,完全是本着对病人负责的精神!千万别被那些非专业人士的怂恿!”

听到这话,罗源皱了皱眉。

先咳嗽了一声,然后敲了敲门,这才走进了办公室。

“主任,是我,我说的!”罗源说道。

“你什么你?!哼,医院这么忙,添什么乱!好了,大娘,老先生的情况我已经知道,现在我还有个会要开,就先失陪了。”

丢下这话,吴主任狠狠地瞪了罗源一眼,站起身准备离开。

罗源浑身一震,没有说话。

可当他眼角的余光看到老太太浑浊的眼睛泛着老泪,不由得心中一阵无名火起。

明明还有机会,偏偏要这样拖着,延误病情。

不就是没有给你送红包吗?!

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罗源上前一步,挡住了吴主任。

“干什么,罗源!让开,赶紧让开!”罗源的眼神让吴主任下意识地后退半步。

“主任,江老先生的病情危急,不能再拖了!再这样下去,只会持续恶化。一年来的药物治疗已经到头,必须要做心脏搭桥,不然……”

话还没有说完,回过神来的吴主任就直接打断了他。

“不然怎么样?!罗源,什么时候轮到你小子教训我了?!你一个小小的实习医生,竟然跟我堂堂的主任医师讲这些,是在质疑我的专业素养吗?!哼,可笑,真是可笑!”

罗源觉得自己的话一点也不可笑,反而是吴主任暴跳如雷的回答可笑之极。

不过,理智还是占据了上风。

深吸口气,罗源稍稍平复一下心绪,用尽可能平静的声音说道:“主任,我没有顶撞您的意思,只是……”

“给我让开!”吴主任直接打断了罗源,“医院那么多等着做手术的病人,难道要我一一去做么?!哼,做了半年的实习医生,一点长进都没有,只会找麻烦。从今天开始,你去针灸部吧!”

说罢,吴主任已经一把将他推到一边,砰的一声,甩手关门。

哐当!

门恰巧撞在刘老太胳膊上,手里捧着的一个盒子抖了一下,狠狠地掉在地上,发出一声瓷器碎裂的脆响。

“俺的传家宝……俺的传家宝啊……碎了,怎么就这么碎了!哎!完了,完了,这下子全完了!老头子,俺对不起你啊,俺刘翠花对不起你啊!呜呜……”

老太太缓缓的蹲下身子,看着地上的碎片,嘴里絮絮叨叨地哭诉。

吴主任扭过身,脸上显出厌恶地表情:“老太婆,一个破瓶子而已,可别说是什么传家宝啊!哼,这两百块钱就当是我发发善心。碰瓷损阴德!半截入土的人了都,要这么多钱干嘛!你可不要动歪脑筋,等排到了期自然会给你家老头做手术的!”

丢下这话,吴主任冷冷地甩掉两张百元钞票,扬长而去。

看到老太太失魂落魄的样子,罗源不由地想起已经过世的祖母。

他本想闭上眼睛,权当没有看见。

只是,老太太的哭泣声传到耳边时,他终究还是心软了。

老太太蹲在地上,颤抖着手,拾取着那瓷器一样的碎片。

一只手探了出来,轻轻的握住了她那苍老而粗糙的手。

一个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大娘,这些东西先别管了,您先回病房,我帮你捡。”

老太太抬起头,嘴唇颤颤巍巍,一双浑浊的眼睛看着罗源:“罗医生,这真是老太婆家的传家宝啊!您知道,俺不是要碰瓷儿骗钱。俺这次带过来,就是怕给俺家老头子看病的钱不够。哎,这下完了,碎了,全碎了……”

罗源有些动容的看着老泪纵横的老太太,皱着眉沉默了一会,说道:“你记不记得你儿子或者女儿的电话,我帮你打电话给他们,让他们来帮你处理。”

毕竟和老太太萍水相逢,顶多只算得上是当过她老伴的临时看护医生,根本就没有太多交情。

之前出言相助,因此让吴主任不快,已经让他自己被贬到如同鸡肋一般的针灸科去了,现在,也没有办法帮老太太出头。

他不能失去工作。

家里还有几个弟弟等着他寄钱交学费呢!

“没有了,全都没有了!都死了,挖矿的时候全埋在了矿洞里。老大,老二,老三,一个不剩!一个都不剩……”

罗源微微一愣。

看着眼前这个已是风烛残年的老人坐在走廊中瑟瑟发抖,终于还是有些于心不忍。

罗源低着头,良久良久,才叹息了一声,蹲下身子,伸手拾起了那些瓷片,却一不小心,指尖被划破了一道口子。

“放嘴里,赶紧放嘴里……”老太太赶忙叫道。

罗源看着老太太的样子,无奈的照做。

作为医科大毕业的医生,当然明白这举动心理作用大于实际。

不过,竟然老太太执意让他做,罗源也只能如此,没得让她担忧。

只是,罗源的手才碰的嘴唇,忽然传来了一阵阵灼热。

渐渐的,他的意识开始模糊了起来。

眼前,竟然出现了道道神光。

几秒种后,罗源双眼一黑,就失去了知觉。

等到罗源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脑海之中多出来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

自己不是在做梦吧!

这个世界上竟然有这么神奇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