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资讯 > 梦幻飞刀()小说阅读by

梦幻飞刀()小说阅读by

时间:2019-11-21 10:15编辑:让他一人

小说主人公是的小说叫做梦幻飞刀,本小说的作者是袁云写的一本武侠仙侠风格的小说,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一场战争改变了他的命运,然后他认识了一个女人,

梦幻飞刀

推荐指数:10分

梦幻飞刀在线阅读

梦幻飞刀 免费试读

月光淡淡的,天空有着点点繁星,无比的美丽。这样静谧的夜晚,总是会发生很多的故事。

祥悦客栈,客栈的屋顶却有两个人,一个蓝袍男子,一个紫色长裙女子。都抱膝而坐,好似在促膝长谈。

那男子正是月辰,女子亦是慕容镜月,且说那日两人离开巢崖,然后并肩前行,就在这恭州边境的祥悦客栈住下了。本来月辰无比的焦急梦灵公主的安危。但是慕容镜月一路也不提及此事,月辰只能暗暗叫苦,唯一能做的就是旁敲侧击。经过慕容镜月的透露,月辰终于知晓了个大概。

那日那个绿衫女子就是舞蝶娘娘,本来是要看一出好戏,结果在看到梦灵公主的面容后,突然的转变了想法,带走了梦灵公主,说是要带去查清一些事情。而具体是带往何处,慕容镜月并不知晓。

而巢崖就是舞蝶娘娘的组建的一个杀手组织,上设崖主,下有四堂七门旗,四堂分为青龙堂,白虎堂,玄武堂,朱雀堂;十二门旗分为赤门旗,橙门旗,黄门旗,绿门旗,青门旗,蓝门旗,紫门旗。其中青龙堂主为崇文静,就是月辰所见的那个扎须男子;白虎堂堂主为司徒玄空,就是那个使菜刀的老头;玄武堂堂主为南宫明,月辰并为见过;朱雀堂堂主上官燕,就是那日雨夜唱元好问词曲的女子。七门旗旗主虽属巢崖崖主所管辖但是连慕容镜月也没有真正的见过他们的面目,因为他们平时并没有在巢崖,而是分散于各地,直到舞蝶娘娘任务下达时,他们才会回巢崖,不过都蒙面视人,在慕容镜月处领取任务的信笺。

虽说慕容镜月贵为巢崖崖主,其实也不过是一个傀儡,一切事务都是舞蝶娘娘用飞鸽传书下达,而她只需按照信笺上的注解执行就行了。

那日,雨夜截杀你的就是七门旗中的青门旗,只是没想到会失手。不过也许是舞蝶娘娘想故意放你一马,然后引你到巢崖。然后就发生了以后的诸多事情。

你还有什么问题想问的?淡淡的月光笼罩着慕容镜月美丽的面容,此时她长发披肩,在月光下更是增添几分朦胧之美。

我只是一个初出茅庐的江湖小子,况且我也不认识什么舞蝶娘娘,她又为什么要加害于我?月辰听慕容镜月娓娓述说,更加的疑惑茫然。

一切都是因为梦灵公主脖颈上的那玉蝴蝶。

玉蝴蝶,难道是和我这个一样的吗?月辰从脖子上取下挂在颈子上的玉蝴蝶,递给慕容镜月。

对,和你这个十分的相像,不过要比你这个小了许多。不过真的很相似,真是奇了。

那玉蝴蝶有何秘密呢?把梦灵抓到此处又有何目的呢?月辰越越听越糊涂,不由的问道。

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听舞蝶娘娘说,天下只要颈子上带着和这样类似的玉蝴蝶女子,有一百个抓一百个,有一千个抓一千个,但是不得伤其身体,还的美食佳肴供应,不得怠慢。因为舞蝶娘娘要查询一些事情,可是具体是什么事情也不清楚。

那为什么那日我闯进巢崖却看见你们把梦灵囚禁在昏暗的屋子中,并用铁索绑住,你这不是违背舞蝶娘娘的初衷么?

哼,因为她不听话,喜欢骂人,说我是恶毒的蛇蝎女子,然后还说自然有人来救她,所以,所以我就……我就把把她用铁索绑了,看有谁会来救她。最后你就来了,真没想到,你还真敢自己独自前来。慕容镜月说到这,咬牙切齿,好像还不解恨似的。

月辰斜睨了她那倾国倾城的面容,心里不由的咯噔一下,暗自对自己说:万万不可惹恼了她,本来我的功夫就不及她,万一惹恼了她,又不知她会做出何等事情出来。为今之计,只能等她告诉我总总我疑惑的详情,我便想个法子离开她便是。

对了,那日是谁牵走了我的马,又是谁留的布条,说是要想找到巢崖,就得沿着马蹄印走?月辰复又问道。

那是上官燕,当时给你留下带血的布条后,然后就把你的马牵走了,走到峡谷口时,就你的把马驱入百丈湖水中淹死了。于是,在你进入峡谷口的时候,马蹄印就消失了。

啊,你们做事真的是心狠手辣,只是那舞蝶娘娘现在又在何处呢?可有办法找到她?

那天来的绿衣女子即是舞蝶娘娘,我也从来没有见过她的真面目,每一次都是用飞鸽传书,我在巢崖作为崖主的这些年,她也一共只来了五次,每一次都用面纱罩住面容,所以我只能听声音来分辨到底是不是本人。所以要找到她定是比登天还难。

等等等,你说每次下达任务都是用飞鸽传书,那么我们只要跟随着鸽子,一路找寻,不是就可以找到舞蝶娘娘的位置了吗?找到了蝶舞娘娘不就能知晓梦灵的下落了吗?月辰灵光乍现,对慕容镜月说。

对了,你定可以唤来飞鸽,然后我们按着飞鸽的路线行走,去寻找舞蝶娘娘的下落?

不,不,不。我不要去找她,也定不敢去见她,我好不容易偷偷跑出来,现在我只想离开,离开巢崖越远越好。慕容镜月顿了顿又说,你知道吗,我从小都被关在巢崖,从没有到过外面的世界,现在我鼓起勇气辞去巢崖崖主的职务偷偷的跑出来,我难道还会又因为去找舞蝶娘娘而自投罗网。慕容镜月说到这,有些激动,身体也在瑟瑟发抖。

难道你就这么怕她?既然你决定了离开巢崖,自己决定自己的人生,为什么又不能去找到她,然后一举捣毁了她的组织呢?

不,不,不,你永远不知道她有多可怕。还记得五年前,那时候朱雀堂的堂主还不是上官燕,那时候的朱雀堂堂主是沈梓水,沈梓水在一次在外面执行刺杀任务的时候,爱上了外面的一个男子,于是就把那个男子带回了巢崖,本来满心欢喜的回来想让我给他们主持婚礼,试想,五年前的我,年纪不过十七八岁,对于巢崖的诸多事情,都是崇文静辅佐与我,别看我是巢崖崖主,但是我的年纪可是要比崇文镜静小了许多。于是,崇文静传书给舞蝶娘娘。我原本以为会是一桩喜事,舞蝶娘娘一定会成全这一对璧人,可是谁又曾想到,结局却不如我们所料。那天的场景,我真是不敢想,不敢想…………也许……也许我也会那样惨死。

慕容镜月在回忆这一段往事的时候,脸色煞白,白皙的脸上露出惊吓的表情,仿佛那是一件多么痛苦多么吓人的事情。说道惨死两个字的时候,不由自主的用双手捂住自己的面容,好让自己不去想那些往事。

月辰看着她这样的表情,心里陡然生出一股怜惜之情,突然的伸出手,拉住了慕容镜月的手,柔声的说:没事,没事,那事情也不是发生在你的身上。所以你也用不着这样的害怕,只是我很想知道后来怎么样了,沈梓水和那男子怎么样了?

如果我死了,你会伤心吗?慕容镜月没有继续讲下去,而是抬起头,眼眸紧紧的盯着月辰,眼中有着言说不清的情愫。

为什么你这样说呢,你现在不是好好的吗?倘若你死了,我自然是会难过的了,虽然你对你的属下冷若冰霜,但是对我也不算是太坏。我知道你本性是善良的,你做这些事情多半也是受舞蝶娘娘的蛊惑,况且那夜你还救了我,所以……所以……

月辰一想起那夜的事情,突然又有些局促不安。既尴尬又有些愧疚。然后又很怆然的松开了慕容镜月的手。

真的会伤心难过?慕容镜月欣喜的看着月辰,脸上笑颜如花,双眼中含情脉脉。心里无比的激动,暗忖道:他也许也是喜欢我的吧!可是梦灵,他也喜欢梦灵…………哼,梦灵公主,我一定要让她喜欢上我,而不是你。况且我们已经有过肌肤之亲,就算他一点也不喜欢我,他自己也无法面对梦灵公主。慕容镜月想到这些,又忍不住高兴起来。

恩,你还是说说后来怎么样了?我想听听。月辰急切的催促慕容镜月。

舞蝶娘娘到了之后,立马召集巢崖的四大堂主以及手下好手,在巢崖的飘渺门的门前的较场上集合,舞蝶娘娘命人在校场中央的比武台上搭起铜缸,里面装满滚烫的火油,铜缸下面烧着熊熊烈火,于是,那火油在铜缸中被烧的哧哧沸腾滚烫。

舞蝶娘娘立马召唤来沈梓水和那个男子,然后突然大声呵斥沈梓水道:沈梓水你可知罪?

此时的沈梓水还蒙在鼓中,不知自己所犯何事,跪在地上一脸茫然,回答:舞蝶娘娘,梓水不知何事粗怒娘娘,还请娘娘明示。

真是不知死活的东西,还记得我入我巢崖的三条门规。

记得,第一,未经允许,不得带外人进入巢崖;第二,如加入巢崖的所有人,不得透露巢崖的半分秘密;第三,作为巢崖组织的人,生是巢崖的人,死即是巢崖的鬼,如若有人想离开这里,或者私自潜逃,都会被带回巢崖处于极刑,以上三条,违其一条受沸油淋身之刑,犯两条则受凌迟之刑;犯三条则会手脚并斩,成为人髭,扔入湖水之中喂鱼。

那你可知你违反了那一条?

舞蝶娘娘,我和他是真心想在一起,当时我带他进巢崖来时都已经想好,若舞蝶娘娘能成全我们,他也可以加入巢崖,效力于舞蝶娘娘的麾下。

第一条是怎么说的,未经允许,不得带外人进入巢崖,你经过我的允许了吗?再说了,你沈梓水作为巢崖玄武堂的堂主,怎么能为一个男人所羁绊?最不能容忍的是你还喜欢上了他,还异想天开的想让他加入巢崖。你知道作为一个杀手,必须得做到绝情,冷漠,现在你已经被爱情冲昏了头脑,我看你现在也不适合做这玄武堂堂主了。不过我看在这些年来,你做事细心谨慎,曾经也立了不少功,就给你一次机会,把你喜欢的这个男人丢入铜缸之中,立即立下重誓,以后不在犯此愚蠢的错误,方可饶你一条小命。

沈梓水看着心爱的男人,泪雨连连。对那男人说:段郎,我带你入巢崖,原本以为可以喜结连理,却不曾想到会是这等结局。可是舞蝶娘娘要我杀了你而保全我自己,我又怎么能下的了手?

娘子,今日既然如此,你还是杀了我吧,这样你也不用受此极刑。

不,不,如若你死了,我活着又有何意思?沈梓水看着姓段的男子说道。然后,磕头垂首,对舞蝶娘娘哀求的说:舞蝶娘娘,今日我既然已经违反了门规,自当收那酷刑惩罚,只是希望你能放了段郎,求您……

舞蝶娘娘一声冷笑,黑色的面罩露出两道精光,大声的说:本来,我还想留你一条活路,想不到你会为了这个男人去死,既然你们都有为对方的必死决心,那好,我就成全你们,把你们都丢入这铜缸之中。

说完,蝶舞娘娘身形一起,从崇文静手中抽出长刀,身形如闪电一般到达沈梓水的面前,手起刀落,挑断了沈梓水的手筋脚筋,然后又用同样的招式,挑断了姓段的男子的手筋脚筋。

她左右手一手提着沈梓水一手提着姓段的男子,把他们生生的抛在了铜缸的沸油之中。沈梓水和那男子手脚筋已断,行同废人,身体一接触沸油,只听见女声男声的哀嚎之声不绝于耳,然后就是“哧哧哧”“啪啪啪”皮肉被烫焦烧焦的声音。那声音到现在还在慕容镜月的脑海中长久的挥之不去,像梦魇一般。最后,两个人都被活活烫死,烫死还没完事,因为油的温度很高,最后两具尸体被油煮燃,被烧成了灰烬。

当时,下面的很多人看到这样的场景都吓的呆住了,而舞蝶娘娘就说了一句,以后有谁做事不经过我同意或者违反了巢崖的三条门规,就和今日玄武堂的堂主沈梓水一样的下场。说完,就鬼魅般的消失了。

我当时被这样的结果吓的呆了,心中对舞蝶娘娘是又敬又怕。而更让我难过的是玄武堂沈梓水堂主的遭遇,其实,其实沈梓水堂主是个极好的人,却没想到死的却是如此的悲惨。慕容镜月说到这里的时候眼中溢满了眼泪,不知是因为同情沈梓水的遭遇还是联想到了别的事情。

月辰听完这个故事,突然大声的骂道:这舞蝶娘娘真是一个恶毒的婆娘,我一定要找到她的老巢,一举把她歼灭,免的危害武林。咦,对了,你自己擅自离开巢崖,又辞去巢崖崖主之位,只怕那恶婆娘不会放过你。

哎,当日我决定走这一步的时候,已经想好了我的结果。反正是个死字,反倒不如欢喜快活几天,况且这几日和你在一起是我最开心的时刻,纵是死了,也无比快活。慕容镜月长叹一口气,然后脸上露出了悲伤之色,顿了顿,又说:只是我有些不甘心就这样的死了,以后让那个梦灵和你时时在一起,我真是不甘,大大的不甘。她说这句话好似自己就快已经成为一个死人了,语气中全是悲伤静静等死的口吻。

不会的,相信我,只要找到她,除去她,那么天下都太平了。

你,呵呵,你永远也不知道舞蝶娘娘到底有多大能耐,也许除了巢崖,她还有其他的秘密组织,除去她,你不是在痴人说梦么?

很多事情你不去尝试,你永远不知道结果。所以就算是明明只有万分之一的机会,我们也得去尝试一下,你说呢?

慕容镜月看着眼前这个自信满满的男子,突然觉得他有些傻气,也有些倔强的可爱。她露出淡淡的笑容,话题一转,看着月辰说:今晚的月色真好,我想我以后会怀恋这样的夜晚的,怀恋你在我身边的日子。你听过我唱歌吗,其实我也会唱的,你要不要听?

啊,真的吗?不会也像上官燕的歌声一样,飘渺悦耳动听吧?

等我唱给你听,和上官燕比比,如何?

庭院深深深几许?

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

玉勒雕鞍游冶处,楼高不见章台路。

雨横风狂三月暮,门掩黄昏,无计留春住。

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

清婉动听的声音,略微有些淡淡的哀伤,那一字一句从慕容镜月的朱樱绛唇中吐露出来,别有一番风情,月辰听的有些痴了,这歌声比那晚上官燕的歌声还要动听优美。他听着听着仿佛进入了词曲的意境之中,一个落寞的美丽女子在静静的等待他的郎君,可是却日盼夜盼,不见其身影的无奈怅然情怀。

月还是那样的月,繁星还是那些繁星,和着这歌声,无比的唯美。只是不知过了今夜,夜还能这么静谧么,月还能这样圆吗?而人呢,是否也能这么促膝长谈?

梦幻飞刀

梦幻飞刀

作者:袁云类型:小说资讯状态:已完结

小说主人公是的小说叫做梦幻飞刀,本小说的作者是袁云写的一本武侠仙侠风格的小说,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一场战争改变了他的命运,然后他认识了一个女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