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都市职场 > 心陷薄情首席

更新时间:2019-11-12 16:03:29

心陷薄情首席

心陷薄情首席 江清浅 著

已完结 总裁 娱乐圈 鬼怪 民国

被算计,他在失去理智之下,与身边的女服务生发生了关系。原本以为“钱”可以解决问题,但是她却重新出现在他的面前,并且跟他有了深深的纠缠。他倾尽所有的付出,到最后换

精彩章节试读:

第003章 情爱似毒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清凉的眼泪顺着面颊淌下,江浅茉缓缓地闭上了眼睛。她痛楚地弯起了膝盖,然后把自己的脸埋了进去。绝望像是潮水一样包围过来,她的生命之中仿佛只余下无边无际的灰暗。

“浅茉,对不起。”

乔明珠用手搭住了她瑟瑟发抖的肩膀,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道歉的说话。

“乔姐,可以让我自己静一下吗?”

江浅茉的声音带着浓浓的哭音。

她把脸埋在膝盖之中,一直都没有抬起头来。

“你的身上有伤。”

乔明珠叹息了一声,放开江浅茉站了起来。“乔姐到外面去找辆车,先把你带回家处理一下伤口,以后的事情我们慢慢再来商量。”

“乔姐,谢谢你。”

江浅茉声音沙哑地开口。

“傻妹妹,何必跟我客气。”

乔明珠轻轻地合上了房门走出去。

为了安全起见,她反锁了房门,一来是不让江浅茉满身狼藉地跑出去,二来是防止有其他人突然闯进来。谢聿衡的家族背景很深,这件事情一旦曝光会对他的前途造成极大的负面影响。

她的心里对江浅茉不是没有愧疚。

但是事情发生在她经营的夜店里面,她必须要妥善地解决掉,不能够留下任何的隐患。

江浅茉独自一个人坐在厢房里面。

淡淡的光线从窗外映照进来,但是却帮助不了她走出内心的阴霾。浊重混乱的呼吸,男性强势霸道的气息,几近疯狂的占有和掠夺。她痛苦地捂住了自己的眼睛,在黑暗的角落里面绝望地哭泣。

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样。

但是再多的泪水也无法改变她被强暴了的事实。

此刻她是如此的彷徨和无助,她的人生轨道在这一夜之间,完全被改变了方向。

乔明珠很快就重新回来。

她身后带来了一个身材修长的年轻男人。

“乔姐!”

骤然之间察觉到陌生男人的接近,江浅茉惶慌地往角落缩进去。乔明珠感到一阵心酸,她能够体会受害者这刻的心情。她脆弱得就像是一株小草一样,任何风吹草动都会让她感觉到害怕和恐慌。

“他的名字叫杜子翔。”

她伸手扶住了她的肩膀柔声地开口道:“他是乔姐认识了很久的朋友,你现在不能下地走路,让他抱你出去好不好?”

“我不会对你怎样的。”

杜子翔站在乔明珠的身后开口。

他苦涩地抿起了薄唇,乔明珠一顿劈头盖脸的痛骂,教他恨不得重新投胎做人。这个祸是他闯出来的,对于眼前蜷缩成一团的无辜女子,他有责任对她作出补偿。

“我自己走。”

江浅茉的眼泪滑落了下来。

下身的伤口再度撕裂,将会是血迹淋漓,但她要自己走出这个失身的地方。

“好吧。”

乔明珠应允地点头。

她把搭在手臂的外套披到了江浅茉的身上,替她整理了一下柔顺的头发,然后才把她交到了杜子翔的手中。“你们从后门的员工通道出去,在车上先等我一下。我到外面去拦一拦,不让其他人撞上你们。”

“好。”

杜子翔很想伸手去扶江浅茉。

但是在这种情形之下,只怕她不会接受陌生男人的碰触。他无奈地耸了耸肩,唯有是安守本分地跟在她的身后,看着她艰难地站起来,然后扶着墙壁一步一步地挪出去。

江浅茉的每一步都走得十分艰难。

杜子翔在心底里面咒骂谢聿衡,他妈的他要不要这么生猛?

按照她的这个样子走下去,原本几分钟的路程,只怕他们要走上半天的功夫。假若被其他人碰见,他最多是自认倒霉替谢聿衡背了这个黑锅,但她要被人在背后嚼舌根,她还怎样生活下去?

“我抱你吧!”

不由分说地伸手过去,杜子翔把她扛了起来。

“你要干什么!”

江浅茉几乎是疯狂地挣扎。

“你要么让我抱你,要么让这里的人嚼舌根!”

她的手垂软了下来,脸色苍白得像是纸一样。杜子翔对上了她的眼睛,乌黑的眸瞳像是浸泡在清水里面,他的心莫名的一紧。她真的尽了最大的努力走路,但她身上的伤比他想像中要严重许多。

“我很抱歉。”

这是他心底里面的真心说话。

不管怎样这一夜发生的事情他都欠她这声道歉。

他心怀目的要算计的人是谢聿衡,结果却阴差阳错让她失掉了清白之身。

“我明白了。”

江浅茉绝望地闭上了眼睛,死死地咬住失掉血色的唇瓣,不再开口说一句话。杜子翔迈开大步从员工上下班通道走出了夜店,午夜的停车场十分安静,他打开车门把她放上了车。

“浅茉?”

他正准备也坐进车厢里面。

身后却传来了男性清亮的声音,语气当中带着不确定,以及疑问。

“开车!”

江浅茉的身体陡然地一震。

杜子翔还不知道她的名字,但是却从她的反应当中,明白了那个越过马路走来的青年男人,是冲着她而来。

“明珠还没有来。”

乔明珠让他们在停车场等她下来。

“求你开车好不好?”

江浅茉的眼泪涌了出来,上天是何其的残忍,刚刚让她尝到了失身之恨,马上又要她带着这具被玷污了的身体,暴露在她最在乎的男人面前。他越过马路向着他们走来,白色的棉质衬衣的衣角被夜风扬起,他的双眼温存黑亮,脸庞文秀清俊,路灯把柔光投注到他的身上,令人觉得仿似迷梦。

她的指尖带着颤栗,紧紧地攥住了座椅的扶手。

不要让洛文冲看到她这个样子。

不管接着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让他见到她这个样子好不好?

“好吧。”

杜子翔就算是傻子也明白是怎么回事。

那个在夜色中如风一样的男性身影,即使不是江浅茉的恋人,他们之间的关系也会非常密切。很快就要到下班的时间,他守在这里是想接她下班。她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假若他再不开车离去,她一定会情绪崩溃地哭泣。

杜子翔你他妈的真是不折不扣的混蛋!

在心底里面重重地自责,他顺遂了江浅茉的意愿,发动了豪华跑车像是一阵风似的离开了乔明珠经营的夜店。

第009章 投怀送抱

电梯门“叮”声打开,谢聿衡带头走了进去。

江浅茉连忙在后面跟上,然后自动自觉地站到了边角的位置之上,与他保持着最安全的身体距离。在狭小的空间里面,她闻到了他身上沉稳而不张扬的男性古龙水的味道。

如此充满了个人魅力的男人。

他的身边一定不会缺少各式的美女环绕。

“你平常喜欢吃什么?”

谢聿衡突然开口说话,把江浅茉重重地吓了一跳。

她隔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咬着下唇轻声道:“我喜欢吃清淡软糯的食物,辛辣、刺激的一般接受不来。”

“嗯。”

谢聿衡不再开口说话。

原来她的男上司是打算请她吃中午饭。

江浅茉在暗中吁出了一口气,他面无表情地叫她跟他走,她还以为是有重要的工作指示呢。

一顿饭就能让她这么放松吗?

谢聿衡冷眼旁观着身边的女子,把她每一丝的神情变化,全部都收进了眼底里面。即使是许安琪成为他的秘书多年,他也没有单独地请她吃过饭。今天他要破例而为,目的只有他自己清楚。

他并不想跟她再有什么纠缠。

但是与其把她与乔翡这两个定时炸弹摆放在身边。

不如他采取主动想办法攻破,以免他连寝食都感觉到难安。

只要回想起在“翡翠明珠”做过的荒唐事,他便觉得莫名的心烦意躁,那一夜发生的事情,绝对是他人生的污点。而更加可恨的是,这件事被有心人拿来作文章,他身边的人竟然还成为了帮凶。

电梯很快就下到底层,谢聿衡带头走进了停车场。

因为已经过了午饭的时间,所以几乎全部的人都已经走空,地下停车场之中安安静静,只有一辆黑色的车子仍然单独地停在哪里。这辆车子是他的外公送给他的生日礼物,虽然车款已经不够新颖但他一直没有换掉,在某些时候他是十分执拗的人,既然认定了就不会再放手。

他带着江浅茉走出电梯,停车场里面的灯光却突然熄灭。

“啊!”

江浅茉发出了一声惊呼。

那夜在“翡翠明珠”之中,所发生的全部事情都涌上心头。

莫名的恐惧包围了上来,她像是落水的人一样,努力地想要抓住某样能够让她感觉到安全的东西。

“没事的!”

谢聿衡沉声地开口道:“只是突然间停电了。”

手腕被她在胡乱中抓住,他本能地想要回过身去,结果她便直直地撞进了他厚实的胸膛之中。

她的身体是如此的纤细柔软。像是百合花一样清新的体香钻入口鼻。

谢聿衡的后背瞬间变得僵硬了起来,情形就像是在“翡翠明珠”那夜发生的一样。她在他怀中的份量非常的轻盈,像是一根洁白无瑕的羽毛,也像是翩跹飞过的蝴蝶,他只要伸臂便能够把她的身体全部揽住。

他的眼神一下子阴沉了下去。

下腹之中有熟悉的热流通过,只有他才明白自己的身体变化。

那夜在暗黑的厢房里面,他重重地在她的身体里面进出,一次又一次地占有,恨不能把她揉进自己的骨血。这次即使没有再被下药,但她还是轻易地勾起了他的情欲。她娇柔的身体就像是毒药一样,只要稍为地碰触便会让他失掉理性。他赶在江浅茉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像是躲避瘟疫一样推开了她的身体。

“你站着别动!”

他在黑暗中开口道:“我把车子发动了,你就能看清楚路面。”

“我明白了。”

江浅茉耳根火辣辣地烧红。

她并不是有意去抓住谢聿衡的手腕。

只是在突然而来的黑暗之中,她胡乱地碰撞正好抓到了他。

谢聿衡按亮了手机的屏幕,借着微弱的光线打开了车门,然后把钥匙插进去发动了引擎。

随着车厢里面的灯光亮起,江浅茉的眼中终于可以视物。

“过来吧。”

谢聿衡按下了车窗玻璃。

他让她站在原来的地方等候,结果她一直都没有挪动过身体。听到了他开口说话,她才像是解除了定身咒,快步朝他走了过来。

“谢总——”

她啜嚅地扶住了车门。

方才她撞入了他的怀中,不管如何解释当时的情形都像是,她主动地投怀送抱一样。在两个人的身体接触的时候,谢聿衡本能地伸手去扶住了她的腰身。但是在刚刚碰触到的时候,他又像是摸到了热炭一样缩回。

虽然是身处在黑暗之中。但是她还是能够感觉得到,他流露出来的厌弃的情绪。

不管她如何努力,被男客人侵犯的阴影,始终萦绕在她的心头。当她面对笑容如夏日阳光般灿烂的乔翡,或者是眼前身材高大但是却面容冷峻的谢聿衡,她的心头都会萌生出强烈的自卑的情绪。

像她这样不干净的女人,被厌弃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胸口中涌起难过的情绪,她只想远远地避开这个男人的目光,逃到一个可以让她独自处理伤口的地方。

“上车!”

谢聿衡扶着方向盘开口。

她久久地不愿意上车,任谁都能够看得出来,她是不愿意跟他一起共进午餐。难以压抑的怒火在心头升起,她想尽办法都要成为他的助理,留在他的身边做事。现在他采取主动靠近,她竟然跟他玩起了欲擒故纵?

他的耐性在某些时候并不怎么好。

她最好不要挑战他的极限,否则他会教她死得十分难看。

“麻烦你了。”

江浅茉咬了咬牙坐进了车厢里面。

不想再跟他单独外出吃饭,结果她的说话还没有到嘴边,便在他冷厉的目光之中咽了回去。

眼前的这个男人是她的上司。

在他的面前她只能够是无条件地服从他的意愿。

“系好安全带!”

谢聿衡阴沉着脸扔下一句说话。他的心头烟烧火燎,总有一股怒气消散不去。

如此柔弱、惹人垂怜的女子,仿佛他下重手一点都可以捏碎她的骨头。从来没有女人敢在他的面前玩花样,他没有揭穿只是按兵不动,并不是拿她没有办法。眼下他所能够容忍的,日后都要在她的身上连本带利的全部索要回来!

“是的。”

江浅茉难堪地垂下了眼睛。

谢聿衡不再开口说话,大脚地踩下了油门。他把心头的那把怒火,全部都化作了飞沙走石的加速度,一下子全部抛在了后面。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