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嫁一赠一:总裁的心尖宠

更新时间:2019-11-12 16:04:42

嫁一赠一:总裁的心尖宠

嫁一赠一:总裁的心尖宠 晨兮 著

已完结 莫相离,景柏然,晨兮 总裁 百合 仙侠 未来

世纪婚礼上,莫相离精心策划的分手礼,成全了渣男未婚夫与妹妹。却在暗夜买醉走错房,成了这个狼性男人的点心。一晚错误的缠绵,让景柏然食髓知味。“女人,嫁给我,我帮你虐

精彩章节试读:

第7章

震惊过后,莫相离细细的看了一遍契约书,篇幅不长,总共两页。大致内容就是婚后她要履行的责任与义务,还有就是财产分割,福利很好。

不过看到第二页最后那八个力透纸背的隽永大字时,她的脸却蓦然一红。

“胜者为王,败者暖床。”

莫相离咬牙,这个用下半身思考的男人!她敛了敛思绪,抬头望他,挑衅问道:“我不签又怎么样?”

她的抗拒在景柏然的意料之中,只见他慢条斯理的拿起桌上的仿古电话,拔了一长串号,对方接通后,他说:“建浩,请会议室的刘警官过来……”

“嘟嘟”景柏然的话还没说完,电话里传来一阵忙音,再看死死抱着电话机座的莫相离,他眼中浮现一抹奸计得逞的笑意。

而此时心慌意乱的莫相离却没有看见,她气得要咬碎一口银牙,“我签,我签还不成吗?反正我又不吃亏,你那么多钱,也不在乎多养一个吃闲饭的,是吧。”

看她微眯起双眼,明明是一副精明算计的样子,偏偏又带着一股慵懒性感的撩人气息,景柏然心底微怔,在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前,他已经一把搂过她,倾身吻上她的唇。

她的唇像是蜜糖一般,让他这个不喜欢吃甜食的人也上了瘾。轻柔辗转,已不能满足他,他狠狠的吮吻,那力道凶猛,仿佛要将她拆吃入腹。

莫相离唇上一疼,他已将她推靠在桌上,狠狠吻住。她不合作,想故技重施咬他,被他捏住下巴,不得不张嘴,纳进他伸过来的舌。

席卷一番还不够,他吮得她舌头都麻了,还不肯放过,咬着她的下唇厮磨,手掐着她的腰,把她揽向自己,在她肩头、胸口、大腿点火。

她浑身一阵颤栗,心知再这样发展下去,只怕他会在办公室里就要了自己。想到这里随时都会有人进来,她恼羞成怒,斯吼道:“先生,好歹也请到床上去,这样算什么?”

景柏然在她唇上的动作全都停下来,双眸熠熠生辉的盯着身下的女人,绯色红肿的唇,嫣红的脸,波光潋滟的眸,顾盼流转间,尽是被人疼爱出来的风情。

原本他很不甘心要牺牲婚姻来套住她,现在看来,他似乎又找到了新的乐趣。

“原来你这么迫不及待的要与我上床。乖,签了字,我们来日方长。”

他松开了她,像是料定她不会善罢甘休似的,离她一丈远,所以她挥出去的手落了空,只得恨恨地咬牙瞪他。

他衣冠楚楚,她衣衫凌乱,在这场角逐中,越发显得她狼狈不堪。她迅速整理好自己的衣服,问出一个让人吐血的问题,“先生贵姓?”

景柏然的脸色有瞬间的僵滞,也不作答,走过去指了指右下方自己的签名,“如果你不认识汉字,我想我有必要将你送回小学去重新学习。”

莫相离冷哼一声,迅速在协议最后签下自己的大名,目光扫过财产分割那一栏,眸中精光闪闪,然后摊开手伸向景柏然。

景柏然挑眉,不解的望着她,她笑盈盈的道:“景先生,既然我们现在已经是名义夫妻了,那是不是该握握手,表示合作愉快?”

景柏然再次失笑,眼前女子满含希翼地望着他,没有丝毫的扭捏造作,也没有丝毫的勉强。他曾在心里设想过许多情形,却没有一种情形是现在这样,这种失控的滋味真的……很不好受。

忍不住伸手要去握住她的手,哪知她手一缩,反手在他手背上轻敲了一下,指了指协议上副卡那一栏条,道:“协议我已经签了,那副卡能不能现在给我,我从家里出来,钱已经花得差不多了,我现在是艾瑞克总裁夫人,总不能再寒酸度日是不是?”

闻言,景柏然眼中倏忽划过一抹厌弃,暗忖:贪得无厌的女人,难怪签得这么豪爽。厌恶的掏出副卡丢给莫相离,自己则转身绕过桌子坐回到椅子里。

莫相离见他瞬间黑沉下来的脸,心中直乐:丫的,让你逼我签卖身契,我先把你的卡刷爆了再说。

拿着副卡,莫相离向景柏然抛了一个飞吻,在瞧见他脸上掩不住的厌恶后,志得意满的离开,从今往后有个长期饭票,她何乐而不为?

进了电梯,莫相离立即掏出手机,手指拔动,电话在悠长的音乐中被接通,“你好,我要订下午去美国洛杉矶的机票……对,五点十分的是吧,你等等……”

莫相离抬手看了看表,迅速计算时间,“好,订一张……”收了线,她又拔通了在洛杉矶公干的好友时小新的电话。

电话响了许久,对方才接起,“阿离,我拜托你,不要半夜三更的打过来,我还要睡觉。”

“哪有,明明已经天亮了……”莫相离看着景观电梯外阳光明媚,无辜的说。

“大姐,你那边是中国,我这里是美国……”对方有气无力的提醒她。

“……”

“……”

“我下午五点十分的飞机,要去投奔帝国主义的怀抱了,记得来机场接我。”说完,她不给对方反应的时间,就迅速切断电话。

“喂,你舍得你家沈从文……”时小新瞪着已挂断的电话,无语到极点。

身后有男人挨过来箍住她的腰身,嘶哑性感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宝贝,既然醒了,我们再做一次。”

时小新被人扰了美容觉,起床气正旺,又见男人的手在她身上游移,气得一脚踢向那人,怒吼:“滚。”

第16章

泪水流了又干,干了又流。莫相离不知道自己在那里坐了多久,直到警员来请她离开,她才失魂落魄的站起来向外面走去。

拘留所外,阳光炽热灼伤了她的眼,她下意识抬起手来挡住阳光。洒落在身上的阳光很温暖,却驱赶不了她自心底升起的寒冷。

神思恍惚时,她听到前面传来尖锐的汽车鸣笛声,她偏了偏头,眼神茫然的看过去,正见一辆火红法拉利跑车前盖上倚着一个眉眼冷峻的男子。

看到他那一刹那,她的眉心不由得跳了跳,想要躲,却实在是有心无力,踱步向他走去。

景柏然倚在车身上,闲适优雅的气质引得路过的小姑娘们频频回头,而他却根本就不放在眼里,一双丹凤眼瞬也不瞬的望着拘留所正门。

昨晚他有意放她一马,今早起床时,佣人告诉他她天未亮就出门了,不用想也知道她会去哪里,他一笑置之。

他能够纵容一个女人偶尔的任性,遂照常上班。站在65层总裁独立办公室的落地窗前,看着下面如蝼蚁般的为生计挣扎的人群,不知为何,他脑海里闪过的却是莫相离梨花带雨的哭颜。

他心里一阵烦躁,自手工西装口袋里掏出一盒烟,抽出一只点燃。烟雾缭绕中,他的眉心陷了又陷。见过莫镇南后,她会是怎样的绝望无助?他倒是想亲眼瞧瞧。

将燃了一半的烟戳进水晶烟灰缸里,他拿起手工西装大步向外走去,路过秘书室,他探进半边身子,说:“早上的行程取消。”

在众人错愕的视线中,他转身离去。

直到此刻,他仍旧弄不明白自己取消早上的行程,只为站在这里枯等眼前这个以龟速来到他身边的女子所为何故。

站直腰身,他盯着她垂头丧气的样子,斥责的话在舌头上滚了又滚,最后脱口而出的却是,“你还好吗?”

莫相离仰起头,她迎阳而站,阳光刺得她眼睛半眯,眼前男子背阳而站,全身似沐浴在阳光下,恍惚间,她能看到他背后张开了洁白的翅膀,“天使,你能请我喝杯酒吗?”

天使?!

景柏然承认,此刻自己颇受打击。他生来便是恶魔,只懂征服与掠夺,怎么可能会是天使?

然而此刻,在她希冀的目光下,他拒绝不了。伸手将她柔软丝滑的头发揉乱,他冷硬的心几乎也变得柔软,“好。”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