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总裁在劫难逃

更新时间:2019-11-12 16:04:42

总裁在劫难逃

总裁在劫难逃 宠我闹闹 著

已完结 席烛思,莫沉翊,肖莜然 仙侠 娱乐圈 穿越 架空

席烛思大婚前一天,她收到一份匿名的亲子鉴定。自己的未婚夫,居然是自己同父异母的亲哥哥!那一刻,她真恨不得自己从来没有认识过他!新娘逃婚,他一下子变成了全安城,甚至

精彩章节试读:

第18章 童潼不可以再接管童家

童家炸了!

“啪!”童虎丘把一份印着童潼大尺度照片的报纸拍在桌上,皱纹横生的脸满是怒意。“这事你要怎么解决?”

童海面如菜色的拿起报纸一看,双手又哆嗦着放下。“父亲,这件事,恐怕另有隐情!”

“早前我就说过,不能接她回来,你偏偏不听!若谦倒是个好的,可是死得早。童潼这些年被你惯得不像样,什么事都做的出来!现在更好,直接爬到别人的床上去了!”童虎丘一直不喜欢童潼这个私生女,无奈儿子身子受损,一直没有子嗣,只能将他们兄妹接了回来。现在看来,当初的决定就是一个错误。

童海低着头不敢说话,只一直不停的点头。童虎丘是童家的核心人物,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的。整个童家,没有哪个人能抗拒得了他。就连身为儿子的自己,都不敢违逆他的话。除了二十年前,他把刚出生的童潼和五岁的童若谦接回来那件事。

“这件事我处理,但是童潼不能再接管童家!”不过是一个私生女,童家没有儿子,但还不至于连多余的女儿都没有!

“父亲!”童海突然抬起头,眼中带着轻微的反对。然而,僵持数秒后,他还是妥协着低下了头。

过了一天,童虎丘带了一个女人去了韩国。半个月后,他和那个女人一起召开了记者招待会。

童潼倒贴的事情闹了半个月还没有停息,反而还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她一直躲着不出门,也不敢听外面的流言。那些报社的记者团一直要求童家出面,给全国的观众一个说法。要求了半个月,童家代表人总算出席了。

让那些记者觉得惊悚的事,站在童虎丘身旁的,居然是两个童潼!

“怎么回事,怎么会有两个童家大小姐?”

“哪个是风流门的主角,已经分不清了!”

“不对,右边那个只是和童家大小姐有七分相似,眉眼间还是有点区别的!”

底下的记者议论纷纷,对台上那两个几乎一模一样的童潼有着百分之九十九的猜疑。

“对于童家发生这种丑闻,身为童家代表人的我真的深表痛心。我万万想不到,我童家的女儿居然会如此不知廉耻!只是,这件事经过半个月的调查,基本已经水落石出。”

“和张劲阳一起厮混的,并不是我童家的女儿,而是与我们家潼儿有七分相似的水凌!她仗着和潼儿长相相似,竟想踩着潼儿上位!潼儿作为童家大小姐,从小就家教深严,绝对不可能做出这种没羞没臊的丑事来!”

童虎丘双眼通红的指着右手边的水凌,大有一种想要上前掐死她的冲动。他拍着童潼的肩膀,一副心疼得无以复加的模样。

童潼心中一喜,也知道了爷爷要做什么,忙跟着落泪,对着水凌控诉道:“水凌小姐,我自问与你无怨无仇,你为什么要这样害我?你,你差点害了我们整个童家!”

虽然她看到水凌第一眼的时候有点不喜,也有点震惊。她不相信这个世界上还会有和她长得那么像的人,肯定是爷爷暗中做了什么?果然,听到了爷爷的话,她立刻拐古代弯来。

只有这样,才能保住自己!

水凌没有说话,而是呆呆的站着,任由底下的记者一阵狂拍。半晌,她才涩着嗓子开口。“是我,那天的人的确是我!”

她的话一出口,底下立刻炸开了锅。说什么话的人都有,无非是说水凌心思歹毒,自私自利,还臭不要脸。

“我没什么好说的,只求童老太爷给我一条生路!”水凌低垂着头,面上看不出悲喜,声音也很平淡。

“我虽然恨你差点毁了童家一辈子的名声,可是念在你年纪小不懂事,也就不计较了。但是你必须要离开y市,因为我实在是不愿意再见到你!”

童虎丘的话刚说完,就赢得了一阵热烈的掌声。相反一旁的水凌,则被人骂得狗血淋头。

……

电视机前,莫沉翊拥着席烛思看得尽兴。他唇边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扭头问身边的席烛思。“童老爷子时常不按常理出牌,多数人都不知道他的下一步棋怎么走。很多人都以为童家玩完儿了,没想到他最后来了个狸猫换太子!你认为童潼还有继承家产的资格吗?”

“童家不就她一个孩子,除了她,应该也没人可以再接管童家了吧?”席烛思对这些大户人家的倾轧不熟悉,只犹豫着开口说出自己的想法。

“不,童老爷子不会再让她接管童家?”童虎丘一生傲骨,又太过刚腹自用,一定不会再给童潼机会。

“可是那童家诺大的家产怎么办?公司谁接管?”席烛思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忘了童潼对她的伤害,竟担心起童家的命运来。

“你还是担心一下自己吧,再不长点心,估计会让人生吞活剥了!”莫沉翊无奈的瞪了她一眼,捏了捏她小巧的鼻子,嫌弃的说道。

席烛思怔了片刻,心里觉得果真如此。童潼到底恨自己到了什么地步,竟然三番四次的害她。

风流门一事过去了,莫名其妙出现一个顶缸的水凌,这事儿再也没有人提起。虽然有几个人知道水凌不过是一个替罪羔羊,却无奈童家有钱有势,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看到童潼那样子,我真的做梦都笑出来!”肖莜然挽着席烛思的手臂,另一只手拨弄着架子上的衣服,随手拿出一件在席烛思身上比划了一下。“这衣服挺适合你,去试试。”

席烛思看着那件带毛的大衣,米白的颜色她一下子就喜欢上了,伸手拿过来就进了试衣间。

“小姐好眼力,这件外套是今年的新款,刚刚上市不过两天。脖子上的毛是兔毛,御寒保暖最合适了。”一个不像导购的三十岁女人上前,为她介绍起席烛思身上的大衣来。

“这店不大,可是衣服款式都是最时尚的,价格也公道。你要是喜欢,就买回去穿上,回头让莫总给你报销!”肖莜然撞了撞席烛思的肩膀,看着镜子中她娇小纤瘦的身影,戏虐着说道。

“说什么呢,还没结婚我是绝对不会用他的钱的!”席烛思有自己的一套选择,本来家庭条件就相差巨大,再乱用他的钱恐怕会被别人的口水喷死。她可还没有忘记前两个月莫沉翊的父亲还来找自己说教了一通,还以为他看上了莫家的钱财呢。

肖莜然也知道她的顾虑,莫老爷子找她的事情也跟自己说过。心中不禁对席烛思一阵同情,也没有了再调侃她的心思,两个人专心挑起衣服来。

“小偷,抓小偷!”正当两人准备将两件衣服打包时,就听见了一道熟悉的声音。两人回头一看,只见童潼站在收银台不远处,愤恨的指着她们。

席烛思笑了,笑得童潼不好再对着她。“童大小姐,怎么,没有办法接管童家,这会儿倒是有时间跑来这个小地方逛街来了?”

“你这个小偷!”童潼没有发火,反而鄙夷的对席烛思说道。“没想到你长得不赖,手脚却这样不干不净!”

“你胡说些什么!”肖莜然拍开童潼指过来的手指,满脸厌恶的说道,她对这个装模作样的绿茶裱一点好感都没有,如果可以她恨不得连扇她几个耳光。

“老板,你抽屉刚才是不是忘记锁?我看到她把抽屉里的钱拿走了,就放在她的口袋里!”童潼扭头对站在她们身后的女人说道,还装模作样的看了不远处的抽屉一眼。

苏秀华脸色一变,上去打开抽屉一看,果然今天放在里面所有的营业额全部不见了!

席烛思朝天花板翻了个白眼,童潼的智商被狗吃了那?唉,智商是硬伤阿!她看了看天花板角落里几个毫不显眼的针孔摄像头,和肖莜然对视一眼,心照不宣的笑了。

“你们谁拿了抽屉里的钱!”苏秀华冷了脸,这里面可是她儿子半年的学费。“现在交出来,我还考虑不报警!”

“还用问吗,肯定是她们两个!哼,她们两个可是惯偷了,当初在我家做保姆的时候就偷了不少钱,现在居然还偷到外边儿来了!”童潼指着席烛思手里的那件大衣,伸手就想把她抢过来。

真是会瞎扯!

“你干嘛!”席烛思心虚的往后退了一步,眼睛闪了闪,抱着衣服就是不松手。

“看你那心虚的样子,还不把钱拿出来!”童潼得意一笑,没有看见肖莜然眼中的鄙夷和不屑。

“好,你搜,要是你搜出来,那些钱我双倍奉还!”席烛思气得脸红脖子粗,满腹怒火的冲童潼吼了一句。

童潼上前抢过她手里的大衣,撕拉一声大衣肩膀处被她用力扯烂。她脸一红,偷偷瞄了苏秀华一眼,见她脸色难看,却没有阻止,胆子更加大了起来。

“哎呀,这是什么!看起来应该有两三万吧!”童潼看着从衣服口袋里掏出来一大沓的毛爷爷,厚的她几乎拿不住。

“怎么会在这件衣服里!”席烛思惊慌的叫道,手足无措的看了肖莜然一眼。

“是不是你拿了,你好好想一想!”肖莜然看起来一副生气丢脸地模样,狠狠的瞪了席烛思一眼。

第2章 你才是阿猫阿狗

“你!”才是阿猫阿狗!席烛思想要反驳回去,想到自己正在找工作才忍了下来。难道这就是小胡说的杜经理,没想到他年纪轻轻的,居然就成了锦华公司的经理?锦华公司要求很严格,没有实力的人根本进不来。他不是那种只会溜须拍马,拿着父母的钱花天酒地的富家少爷吗?怎么突然间揺身一变,就成了锦华公司的杜经理了。

“不好意思,锦华公司不能聘用你。请!”莫沉翊看着席烛思变化多端的精致小脸,内心升起了一股从来都没有过的恶趣味。这个女人似乎有很多面,刚才他看到的是娴静乖巧的她,可是他一出现,她又变成了张牙舞爪小猫咪。

“杜经理是打算公报私仇?”席烛思听了,脸上没有多大的变化,只是内心却觉得惋惜。她一直都想进锦华公司工作,好不容易有了机会,却被自己给折腾没了。“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个公司不进也罢。”

“公报私仇?”莫沉翊勾起唇角笑了,直接忽略了他的那句杜经理。“你要这么认为也可以,不过我们公司更注重的是工作经验。我看你好像才二十出头,大学还没毕业吧?”

“工作经验?我认为更重要的是能力,没有能力何来的工作经验?你们公司的人有经验,那你有没有问过他们,是有了几年的工作经验,还是一个经验用几年?我有能力,但是绝对不会白痴到几年来都用同一个经验!”席烛思的一番话说得大胆又在刺耳,直接揭露了一些大公司的通病。他们看重工作经验,却不知他们的员工一个经验就用了好几年。如果懂得创新,大胆冒险,一年说不定就能积累出来好几个经验。

莫沉翊所有所思的看着席烛思一张一合的小嘴,不得不承认她的话很有道理。公司的人每天重复着做同一件事,似乎已经做得麻木了。从来没有一个人能够自主创新,积累出新的经验。不过……“你说你有经验,我凭什么信任你?我们公司可不养闲人!”

席烛思看起来一副淡然的模样,笑着看向他桌面上的文案。“看你这个策划方案,像是准备做一个钻戒的广告吧?”上面详细的写了今年最新一款钻戒的广告方案,可是广告封面和面版都还没确定好图案。

“是,这是一款还没上市的钻戒,LadySky。我们已经想好了广告的内容,只不过这一款拥有贵妇人之称的钻戒却不知用什么样的封面和面版?”莫沉翊有些意外的抬眸,似乎没想到席烛思只看了一眼就知道那是今年新款钻戒的广告内容。现在他对她,倒是有些兴趣了。

“贵公司能人居多,有广告设计经验的也不在少数,怎么这么简单的广告设计都还做不好?”席烛思有点嗤之以鼻,用莫沉翊的话反将了他一军。

“你有什么想法,不如说出来听听?”莫沉翊只是微微一笑,连眼睛都没眨一下,反而十分谦虚的反问。

“既然这款钻戒的名称是LadySky,贵妇人,那自然要贵妇人的气质。和普通钻戒广告相比,我们要做的就是特别。”席烛思脸上挂着自信的笑容,似乎已经对这个广告方案的做法已经胸有成竹。“我们可以抛开千篇一律的活人广告,直接用一杯红酒代替。”

“红酒?怎么说?”莫沉翊眉头一挑,显然有了兴趣。说实话,钻戒和黄金找活人拍广告短片的随便在街上的显示屏都能看到,看来看去就没了新意。

“都说女人如水,而年长的女人就像一杯红酒。既然LadySky的名字是贵妇人,那它的广告策划也该有贵妇人的韵味才对。”席烛思展颜一笑,露出脸颊边的小酒窝。

接下来席烛思和莫沉翊在休息室里谈了些什么别人不得而知,只知道总裁和一个刚来面试的新人在休息室呆了一上午。莫沉翊的大学同学曹敏差点咬碎了银牙,只不过是一个刚踏入社会,没有任何工作经验的大学毕业生,居然也妄想进去锦华!

曹敏盯着休息室看了半个小时,终于看到莫沉翊和席烛思一前一后的走了出来。很奇怪的,他们两人居然都把公私放到了一边。

“席小姐,明天上班的时间是八点半,别迟到了。”莫沉翊伸出手,很有礼貌的和她握了手。“今天的谈话很愉快,我期待你的工作表现。”

“我发现今天的你和前两天的你有点不一样,在我的眼里,你就是那种靠着父母吃饭的富家少爷。”说着抿唇一笑。“没想到你居然会是自食其力的总经理!”

“我也以为你就是那种只会胡搅蛮缠,爱多管闲事的白痴少女……”莫沉翊开怀大笑,看到席烛思瞪大的杏眼笑的更加开怀。

该死!席烛思握了拳,竟对眼前这个男人气不起来。这个男人看起来温文尔雅,除了那天在医院有些气急败坏之外,似乎还没有见他发过脾气。她原本是讨厌这个男人的,可现在该死的竟觉得他的笑声都如此迷人。

曹敏在一旁看得头顶冒烟,真想上前抓话席烛思那张笑容满面的精致小脸。她就知道,莫大哥长相好,脾气好,身世好,有不少的狂蜂浪蝶往上扑。没想到这看起来才二十出头的小姑娘,竟然也做起这种勾引男人的放浪事!还好,这种不知廉耻的,小姑娘是无论如何都当不了总裁助理的。在这个公司里,最有把握站在莫大哥身边的就是她了!

席烛思刚谈妥了工作,心情好的可以飞起来。她掏出手机,想要跟肖莜然分享刚得到工作的喜悦。小胡拉住她,偷偷看了看曹敏离去的方向:“席小姐,刚刚那个是我们总裁的超级粉丝,我劝你以后离总裁远儿一点。她吃起醋来,可是很恐怖的。”

“谁?”席烛思满脸的懵懂,看到那个剪着齐耳短发,穿着一身黑色职业装的高挑背影。“我不认识你们总裁呀!”

“傻呀你,刚刚我们总裁跟你在办公室谈了一个上午,你忘记了?”小胡气得掐可她一把,转而脸上带了几分担忧:“曹敏这人一向以总裁的女友身份自居,今天你和总裁在休息室呆了一上午,不知道以后她怎么折腾你呢!”

“你说早上来给我面试的是锦华公司的总裁?不是杜经理?”席烛思瞪大了双眼,天呐,那个她心目中的纨绔子弟,居然是她以后的衣食父母,锦华公司的总裁!

“不是,杜经理今天家里突然有事来不了。总裁正好听说有人来面试,就去看了一眼。”小胡好笑的看了她一眼,拍了拍她的手背:“你放心,总裁脾气好得很。你需要提防的,是那个心高气傲的曹敏。她是总裁的大学同学,平时傲气得不得了。”

席烛思感激的朝她点点头,看着外面的大太阳,回头对小胡说道:“我要回去了,明天见。”她得赶紧告诉小然,让她帮自己消化这个大消息。

等席烛思消化完那个莫沉翊就是锦华公司的总裁的大消息后,那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她有点迷迷糊糊的起了床,看了看床头上的时间。八点二十,再睡一会儿。她揉了揉眼睛,倒下床去继续睡。很快,她又像受了刺激似的蹦了起来,忍不住爆了句粗口:卧槽!八点二十一了!她急急忙忙的爬起来,随意把头发扎成一个马尾,又用最快的速度洗漱干净。心里不由得暗自嘀咕:她一向最守时间,偏偏今天上班第一天就开始迟到,可别被扫地出门才好。席烛思敲着自己有些晕乎乎的脑袋,穿上高跟鞋出了门。

她打着飞的到了公司,粗粗整理了一下自己微乱的衣服。刚进公司大门,就看到小胡走了上前:“你怎么才来呀,都快九点了。你快上八楼报道吧,也不知道曹敏怎么在背后说你呢。”

“我昨晚没睡好,今早就睡过头了。”席烛思一开口,声音嘶哑难听,完全不同于昨日的清脆。

“你生病了?我这有感冒药。怎么大热的天你还生病了,赶紧吃了上八楼去吧。”小胡手脚飞快的回了自己的工作台,快速的拿出一包感冒药递给她。“你这病阿,估计是吹空调吹的,多喝点开水,再吃点药就好了。你可得小心些,曹敏大概在八楼等着你呢。”

席烛思来不及说感谢,只匆忙的对她点了点头,三两步走到电梯门口。听小胡说,那个曹敏倒是听讨人厌的。不过今天既然是自己迟到了,曹敏说自己两句大概也是应该的吧?

她现在确实有点不舒服,脑袋昏昏沉沉的,眼前的路似乎也有点看不清。“席烛思!怎么回事,第一天上班就迟到?”小胡果然说得不错,曹敏果然在八楼等着她!

“对不起曹姐,我身体有点不舒服……”席烛思忽略脑袋传来的坠痛感,一脸笑容的对靠在办公室门边的曹敏说道。

“身为锦华公司的一员,是绝对不允许迟到的。不管你什么原因,把员工守则炒五遍!”曹敏充满敌意的看了她一眼,冷冷的说完这句话才扭着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她当然看到那个女人一脸的不舒服,不过她也可以假装看不见!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