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妖娆娘子你别跑

更新时间:2019-11-12 16:05:57

妖娆娘子你别跑

妖娆娘子你别跑 懒芋头吃芋头 著

已完结 吴美钰,刘禅 虐恋情深 历史 架空 言情

神马?!吴美钰作为一个大好的腐女牌良民居然遭雷劈!天理何在啊! 好吧,既然穿越到了古代就认命吧,但是为什么我在江湖上会遇到一些奇怪的人啊!还悲催的被卷入莫名的事件中

精彩章节试读:

第15章 世界上还有比这个更白痴的审问吗

等我和东方晔走出了客栈,哦不,是东方晔抱着我出了客栈后,我才反应过来现在都快要天黑了!只看到天空只有一道橘红色的微光,天也变得灰蒙蒙的。不了个是吧?马上就要大晚上的了,我们要赶路吗?

我用疑惑的眼神看向东方晔,揪了揪他的衣服说:“马上要天黑了,我们回客栈睡一觉,明天再走吧?!”靠,我说出来的这句话怎么听着这么别扭?

果然,东方晔低下来头来看着他怀里的我,笑得露出了一口的白牙:“钰姑娘,原来你这么热情开放?”

我去!我尴尬的偏开头,愤愤想着:你再这么开玩笑,小心我给你施展一招,千年杀!

东方晔注意到了我的脸色不好,知道了自己玩笑开过了,连忙干笑两声说:“不用的,我们连夜赶回去,反正副教离这里不远。”

“我说。”我窝在东方晔的怀里,一脸的憋屈样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很冤枉的,就算是要是死,也要我死个明白吧?”我算是认栽了,在这里遇到的人全是我惹不起的,而且我还是一个文盲!卧槽!

东方晔冲我灿烂的笑笑,犹豫了一下才说:“发生了什么事,既然你不知道,那就最好一辈子也不要知道。但我相信你是清白的,因为我感觉到你一点内力也没有,我真不知道小无无是怎么想的。但是现在我们马上还是要回副教,那个犯人要是不认识你,你就自由了。”

“哦。”我这才是放下了心来,看来我这下是真的不用死了。

不过…………我把环视了一圈,发现我们两个被人围观了。哇靠,我们两个以这种姿势站在客栈门*谈,不被围观我才会奇怪的吧?

被周围的这些群众看得头皮发麻,我又开始在东方晔的怀里挣扎起来:“喂喂!放我下来!!”你喜欢被人围观吗?我自己会走路的!

“现在可不能放开。”东方晔向我笑着,而且把我抱得更紧,“你不想早点还回清白吗?嘿嘿,抱好我,不然你摔下去不死也残了。”

咦?听了他的话后,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感觉到自己突的升上了半空,我吓得大叫一声,紧紧抱住了东方晔的脖子不敢动。这要是掉下去,也不是摔个屁股那么简单了,这也太刺激了吧?

东方晔使用着我崇拜的轻功,带着我轻跃着。忽忽的风吹得我耳朵发痛,眼睛也睁不开,只能把头埋金东方晔的胸口来减少这种不适。我怎么感觉这货是在占我便宜啊?就像是一对情侣,男的带女的去看鬼片一样。呸呸!我在乱想什么!

不知道过了多久,反正天都黑完的时候,我终于感觉到东方晔停了下来。抬起被风吹得有些昏胀的脑袋,我环顾了一下我们所在地方,居然是城外的另一片小森林!森林的虫鸣声钻进了我的耳朵,蒙蒙的月光把这里镀上一层淡淡的银光。我们为什么会在森林里?靠!不要告诉我,东方晔这货他迷路了!

东方晔把我放了下来,我的腿一时发软的站不住,但是脚踏实地的感觉真的是太好了!

感觉到了我的脚能都受我支配了,我晃了晃有些发麻的腿,问东方晔:“我们来这里干什么?你迷路了?”

“才没有!”东方晔挠了挠他那一头红发,不好意思的说:“跑累了,休息一下。”

“那就等一会再走吧。”我随便坐在了一颗树的下面,上身靠在树干上,闭上眼睛想睡觉。不知道为什么,现在一到了天黑我就突然好困。

“我去找点水来喝,你就在这里等我啊,钰姑娘。”东方晔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我闭着眼睛挥了挥手,示意他快点去吧,话都懒得说。

听着东方晔远去的脚步声,我脑海不知道为什么想起了我以前看得鬼片。我越想越恐怖,脑袋越清醒,困意跑了一干二净。周围安静得只听得到我的心跳声和周围的虫鸣声,这个场景太适合演鬼片了,妈呀!太恐怖了!

我闭上眼强迫自己不要去乱想,但是脑袋不听话的不停回忆着我以前看得鬼片,然后幻想着那个鬼就站在自己的面前,张着腐烂的脸,伸着双手向我掐来。

妈妈咪呀!!我的大脑啊!我不管你在幻想什么,马上给我停止啊!!但是我的大脑好像是不受控制了,那些恐怖的画面越换越快,脑袋一阵的酸痛,我感觉到周围好像只剩下了我的心跳声,‘嘭嘭嘭’快速的跳动着。

神啊!以后我再也不看鬼片了好吧!?

忽然,空中响起了鸟扇动翅膀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足够把此刻神经绷紧的我吓得七窍跑了六窍。

猛的睁开眼睛,有着一头红发的俊美面孔进入了我的视线,看着这张脸,我大大的乎了一口气,安抚着我仍在狂跳的心脏.幸好不是看到什么奇怪的东西,刚才我怎么会突然想起那么恐怖的场景呢?难道是……我神经太紧张了?

东方晔皱着眉,伸手摸了一下我全是冷汗的额头说:“怎么了?突然身体不舒服?”

“有……有点吧,我也不知道。”我用袖子抹了一下全是冷汗的脸,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要是我对他说,我被自己的幻想吓坏了!他一定会笑的吧?

“要不要明天再走?”东方晔坐到了我的旁边,随手扯了一根小草叼在嘴里,盘腿坐着。

我摇了摇头:“不用,现在就去吧。”我还没有那么娇弱!再说,我是被自己吓着的。

“好吧,那我们今晚就赶回去。”东方晔吐掉嘴里叼着的小草,站起来又把我抱在怀里,“但是我们赶回去了后,可能要明天早上才能进大牢去看犯人了吧。”

我窝在东方晔的怀里,了解的点了点头。冷汗打湿了里面的衣服,粘在身上很不舒服。

“走咯”东方晔紧紧抱着我,点地高高跃起朝一个方向进发。

我抱着东方晔的脖子,感觉着凌乱风挂到我的脸上,清醒多了。

不知道又过了多久,我在东方晔的怀里都睡着的时候,一阵刺耳的铁门开启的声音吵醒了我。

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我看见了一座像是宫殿一样地方。这里火光通明,除了无数个身穿深紫色衣袍的男人站在自己应该站的岗位,动都不动一下外,没有再看见任何人的身影。

我感觉真的是··好气派啊!我的瞌睡虫被这雄伟的场面给打飞,我感叹着被东方晔抱进了魔教。东方晔刚踏进门槛,身后的大门就关闭了起来。

额,现在我才想起我还被东方晔抱在怀里的,我挣扎的要下地:“放我下去!这里我能走!”真没想到啊,看到色老头那种瘪三样,他的魔教居然这么的气派!而且还是副教···东方晔一脸痞笑的放我下来问我:“你是马上去大牢还是先安排你睡一觉?”

我脚一沾地,我就做了一个大大的懒腰说:“当然去大牢了!还了我的清白后,我才睡得香。”

“那我带你去。”东方晔示意我跟上后,自己就走在了前面,我紧紧的跟上他脚步。

我跟着东方晔在这里东拐西拐,绕得我头晕。

要是把我丢在这里,我一定走不回去啊!这个副教到底有多大啊?

再绕啊绕,绕得我想拉住东方晔的衣角走的时候,我们终于在两扇漆黑的门前,门上有一个牌匾,应该写着‘大牢’这两个字吧??门的两边各站了四个人,看见东方晔后弯腰行礼,嘴里喊着什么‘炎晔长老’。

我大惊,天啦,这个,这个红发帅哥,我心目中理想的小攻居然是一名长老!不简单啊不简单!

东方晔点点头,笑嘻嘻的说:“呵呵,我带人来了,这是教主怀疑的主犯,来叫那个帮凶认一认,快点开门。”

“是!”最靠近门得两个深紫色衣袍的人得令,用腰上拴着的钥匙打开了门上的大锁,敞开了大门。然后规矩的站在两边不在动了。

“走吧。”东方晔一把抓住我的手臂,把我扯着往门内走了进去。

我被东方晔扯得一个踉跄,心中顿时很窝火。但还是乖乖的任东方晔拉着我走,因为,我真的是惹不起啊惹不起!

大牢里点着忽明忽暗的火把,把一切都照的模模糊糊的。但是这里好像没有我想象中的脏乱臭,而且还有些干净整洁,臭味更是没有,就差喷点香水了,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牢房,还真是与众不同。

一路上我们经过了很多的牢房,但是牢房里全是空空的无一人,这里不会只关押了那个帮凶吧?

东方晔好像感应到了我的疑问,他头也不会的说着:“嘿嘿,这个大牢经常有人打理的,而且这个大牢很少用,一般的就直接杀了。牢里只关了一个犯人。”

我汗啊,还真被我猜中了。

东方晔拉着我走了一会儿,就走在到了一个牢房前,我借着灯光往里面看去,只看到墙角蜷缩着得一个人影,看来他(她)正在睡觉。

东方晔踢了踢牢房的门,大声叫着那个蜷缩在角落的身影。

在东方晔一番折腾下,墙角的那个身影终于动了动,然后缓缓的从地上站了起来,向我们走了过来。

看着牢房里靠近着我的人,我觉得这人好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

东方晔看牢房里的人走近了,便指着我问他:“你认识这位姑娘吗?她是你们的共犯或者是主犯吗?”

那人看了我一眼就说:“不认识。”

“哦,他说不认识,你是清白的。”东方晔高兴的对我说着,然后摆了摆手让那个共犯自己该回哪里就会哪里去。

我在一旁嘴角抽搐着,这是我见过的最幼稚的审问了!你到底有没有认真的审问啊喂!你到底有没有没在认真的回答问题啊喂!我扶额……卧槽,他们对话中那莫名的喜感到底是想要搞哪样啊?!

第21章 半夜遇‘鬼’

深夜,我躺在换了新床单和被子的床上,嗅着空中散不去的淡淡血腥味,怎么也睡不着觉。

刘禅怎么会跑到这里来呢?难道他想跑到这里来杀阎无?我到现在都还没有忘那天刘禅对阎无说的“下次我一定要杀了你”。刘禅和阎无到底是什么关系?他们之间有什么恩怨?难道是阎无负了刘禅的心,才让刘禅这么恨他的?

而且我也无法理解东方晔的那句话,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呢?再说,我也不想管啊,我那个时候也只是救人心切而已。

好奇宝宝和好人都不好做啊,我愁眉苦脸的翻了个身,哎,还是想办法从这里逃出去再说吧,我可不想卷入什么奇怪的事情里。

再次深叹一口气,我又翻了一个身。可没有想到我一翻身,脚就突然踢上了什么东西。

我先是一惊,暗想:我踢到墙壁了?可是,我看着离我有一定距离的墙壁,再感受了一下那软绵绵触感,我顿时毛骨悚然。

我的玉皇大帝呀!我那死透了的祖宗啊!为毛我踢到了一个软绵绵的东西?有什么软绵绵的东西在我的被窝里啊!难道我遇鬼了?这个魔教里这么的没有人性,这里一定有不少的冤鬼吧?妈妈咪呀!我可不是无鬼神论者啊,因为穿越这种神奇的事都可能发生,鬼什么的在我心里都是浮云了~~有了这些想法我更是害怕,额角冒着冷汗,僵硬着不敢动,吓得连脚趾都抓紧了,心里不停的念着阿弥陀佛。

鬼怪大哥行行好啊,我是才来到这里的,这里的什么事我都没有参与啊!而且我也是受害者,你们不要来找我啊!!

默念了一阵子后,被我踢到的那个东西没有了什么反应。我屏住呼吸试着移动了一下脚,想把我那正处于危险境界的脚移开。但是,我才稍微一动,那东西就一下子抱住了我脚。

软绵绵的触感让我头皮发麻:“妈呀!!!!!!!”我再也忍不住,惊叫了出来。天啊!神啊!神仙姐姐!如来佛祖!我的亲娘也!救我!!这抱着我脚的是个什么东西啊!!!

俗话说得好:人在处于惊吓的极致时,就会爆发出暴力的潜质。所以,我也不管我的脚底下是个什么东西了。我一边尖叫着,一边两条腿疯狂的乱踢。管它什么东西,管它什么妖啊,怪啊,鬼啊什么的,要是能踢死就踢死好了。

我这么大的动静自然而然的引起了房间外面的人的注意。在外面守着我,避免我逃跑的魔教弟子听到我尖叫后,立刻破门而入,着急的问道:“出什么事了?”

“有鬼啊!!”我终于踢掉了缠着我脚的东西后,我也不管我只穿着白色的打底白衣就连滚带爬的下了床,借着朦胧的月光向那两位魔教弟子跑去,终于看到依靠了!娘的,吓死我了。

“有什么鬼?”估计那两个魔教弟子也吓了一大跳,他们小心的把我护在身后,警惕的盯着被床帘半遮半掩的床。

这时,一阵非常配合气氛的微风吹过,床帘飘飘渺渺的荡开,可以清楚的看见床里面的墙壁上印出了一个凸起的影子。那个影子微微的颤抖着,在微黄的烛光下显得异常的诡异。

那两个魔教弟子同时咽了咽口水,怕是也不敢过去看看被子下是个什么东西。他们握紧了手里的佩剑,死死的盯着我床上的凸起,就像是希望那东西快快消失一样。

我从其中弟子乙(啊喂!作者,你名字都懒得取了啊!)的背后探出头来,和他们一起观察着我床上的那个不知明东西,心里怕得要命。

良久后,我床上的东西并没有动静,那两个魔教弟子也没有动作。被无聊到的我戳了戳其中弟子乙的腰,问:“喂,你们不去看看那个是个什么东西吗?”

“不,敌动,我才动。”被我戳腰的人摇了摇头,小声说着。弟子甲连忙点头附和。

我靠!我看你们是害怕吧?你们怕那个被子底下是一个厉鬼,你们一冲过去,他就把你吞噬了吧?我也怕啊!我们这里就三个人,要是谁不勇敢一点,不奔上去看看那是个什么玩意的话,我们就要这样站到天亮了?算了,你饶了我吧!

我深呼了一口气,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我视死如归的说道:“算了,你们真没用,我自己去看看。”就算真的是厉鬼又如何?要是它弄死了我,我也要变成鬼,然后狂扁它!扁得它内出血外加粉碎性骨折。

“你一路走好。”弟子甲像是看烈士一样的看着我,目送我远去,就差挥手告别了。

我一个踉跄差点跌倒,我靠,我还没有死呢,你就开始要给我送行了。你们真不愧是色老头教里的,真的是把色老头的精神发扬光大啊!坚决要鄙视你们。

送了弟子甲和乙一人一个白眼后,我小心的迈着步子,一点一点的靠近着充满阴森的床,现在我有点后悔当烈士了,我的心狂跳得都要从嘴里跳出来了。妈妈咪呀,这个真的是太刺激了,比坐过山车还要刺激几万倍不止。

经过漫长的时间,我终于一步一步的挪到了床边,我屏住呼吸颤抖着伸出手去掀被子。老天爷保佑,老天爷保佑,千万不要让我看到奇怪的东西啊!佛祖显灵啊!阿门!!

就在我像是恐怖片慢动作一样,以每秒零点一毫米的速度去掀被子的时候,被子里的东西突然一下子就窜了起来,甩掉被子就扑在了我的身上。

“我的妈呀!!!!!!”三个人的尖叫声同时在房间里响起。

我吓得在原地乱跳着,紧张得想把我身上的不明生物跳下去。不管什么春哥,凤姐,芙蓉姐姐,众人,作者还是天老爷,你们救我啊!

“娘子~~我好想你哦~~”这时,贴在我怀里使劲蹭的不明生物发出了色老头那欠扁的声音。色……色老头?

我顿时停住了蹦跳,低头看着再熟悉不过的脑袋,我心里的恐惧消了个一干二净,取带而之的是满满的愤怒。这TMD还真是色老头!!他什么时候回来的?不对,他是怎么跑到我床上的!我怎么都不知道?!我现在是不是应该喊非礼了?我了个去啊!

知道真相的我,忍住那想揍人的冲动,对那两个抱在一起,还在尖叫的弟子甲乙说:“叫个毛啊!你们还是不是男人啊!男人的脸都被你们两个给丢光了!尼玛,你们这两个基友来看看这是谁?这是你们伟大的教主!”靠,这世界魔教啊,快点毁灭吧!我承受不住这种打击了。这教主居然大半夜来钻我的被窝?我靠,变态啊!

弟子甲和乙一听是他们的魔教大人,立刻分开,规规矩矩的单膝跪在地上,面无表情的说着:“教主老爷金安。”此时的他们,脸上那里还找得到前一秒的恐惧?

我在一旁看得嘴角抽搐,这个魔教里的人都变脸这么快吗?而且还变得这么完美,这么彻底。我看他们是什么都没有学到,光是学了怎么变脸吧?我勒个去,这太夸张了!

“恩,你们退下吧。”色老头牢牢的贴在我的身上,严肃的招呼那两个基友弟子退下。

待到那两个弟子退了下去,关好门的时候,色老头又变回了嬉皮笑脸,不要脸的在我怀里蹭着,“娘子~~有没有想让人家啊?人家好想你哦~娘子还是那么的爱打我,我这个被娘子踢得好惨~~人家痛痛,给亲亲嘛~~”

我忍住想吐的感觉,使劲的抓着色老头的衣服往外扯:“TMD,你放开我啊色老头!你这瘪三的变态!你到底恶心不恶心啊?给老子滚啊!”我气得想咬他一口,这货可以再贱一点吗?我想他是不行了!因为他已经贱到了顶峰了啊TNND!

色老头抱着我不放手,对我的辱骂充耳不闻,任凭我怎么拉扯也扯不开他:“娘子~我是你官人啊~以后不要叫我色老头了,叫我的名字,阎豪吧~~”说完,他抬起他的头,弯起了猫咪嘴,冲我灿烂的笑着。

阎豪?为什么作者要给他取一个这么好听的名字?而不是什么沙朱,沙基什么的?我是死也不会叫的!我坚持不懈的扯着他,吼道:“谁要这么亲密的叫你啊!!你放手好不好啊魂淡!我看见你就好烦啊!!你滚回你的房间,不要在我眼前晃来晃去的啊!!”我会被这个色老头折磨至死吗?天啊!

“我才不要离开娘子~~我最喜欢娘子了~~我还要和娘子成婚呢~~我可是魔教的教主~~”色老头,哦不,现在我们应该称色老头为阎豪了(色老头:呜呜呜,作者大大终于给我取名字了,万分感谢!芋头:哦嚯嚯~小意思小意思~~),阎豪也坚持不懈的抱着我不松手,带着微微的哭腔说着。

现在我才反应过来,我要和这个色老头成婚了!我不!我才不要~~我不要嫁给色老头!

“我才不要嫁给你啊~~~你给我滚开!!!!!”房间里响起了我的咆哮声。

呜呜,色老头又出场了,我的凄惨的生活要开始吗?老天爷,你感觉到了我的痛苦吗?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