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爹地,帮我抢个妈咪

更新时间:2019-11-12 16:06:07

爹地,帮我抢个妈咪

爹地,帮我抢个妈咪 老油条 著

连载中 沈流苏,薄云琛 婚姻爱情 虐恋 重生 灵异

沈流苏与薄云琛一年婚姻,最终以她锒铛入狱结束。她在狱中,被迫签下了离婚协议。出狱当天,刚离婚的丈夫与她同父异母的妹妹订婚,还抢走了她的儿子。他说:“沈流苏,从

精彩章节试读:

第22章 不平静的一晚

薄云琛一愣,薄连泽从小的时候就一直很独立,从来没有像这样抱着他撒娇过,而且那个会议也不是很重要,就推了吧,“好,我陪你去。”

沈轻乔见薄云琛竟然要去参加一个幼儿园的年会,心中虽然不屑却也立刻说道:“云琛,作为小泽的母亲,我也应该去的。”

“才不要你去!而且我有妈咪陪着我去,不需要再多出来一个女人。”薄连泽可怜兮兮地看着薄云琛。

“小泽,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我才是你妈咪。”沈轻乔故作伤心地说。

“爹地,我想要和沈老师一起去嘛。”薄连泽抓住薄云琛的手轻轻摇晃。

薄云琛被他这幅样子弄得很无奈,只得同意:“好吧,那就请沈老师装作小泽的母亲去吧。”

沈流苏闻言,自然欣然答应下来。

沈轻乔看着这幅画面,只觉得自己好像真的是多出来的那个人,心中暗恨,气的牙痒。

……

幼儿园年会的日子到了,门口家长们来来往往。

一辆黑色豪车停在了幼儿园门口,车门打开,冷酷高大的男人,一身剪裁得体的黑色西装,长腿迈出,从车内走下。

在他身后,穿着同款黑色小礼服,打着领结的薄连泽,牵着沈流苏的手,帅气的从车内跳下来。

小短腿跑开几步,跟上薄云琛,另一只小手牵住了男人的大手。

三人一出现,立即吸引了周围艳羡的目光,尤其是被薄连泽牵着的薄云琛和沈流苏,俊男美女,般配的像是一对璧人。

有眼尖的人发现,其中的男人竟然是薄云琛——

但是他身边的那个女人是谁?

薄云琛的未婚妻谁都知道,是沈氏的千金小姐沈轻乔,那么,眼前这个女人,难道是薄少的新欢?

薄连泽领着两位大人来到了自己班级的位置,像个小大人一样地嘱咐:“你们要乖乖的坐在这里哦,一会儿有我的节目,我现在要去后台,我表演节目的时候你们要给我鼓掌哦。”

沈流苏捂着嘴,不禁失笑:“好的,这位小绅士,你去忙你的去吧,我们绝对绝对乖乖的坐在这里给你鼓掌的。”

台上的节目一个又一个,终于轮到了薄连泽,薄连泽冲着台下,弯着腰鞠了一躬,坐到了钢琴的前面。

小小的手指灵活地在钢琴上飞舞,弹出的曲子虽然还很青涩,但是很流畅,没有丝毫停顿走音。

薄云琛看到这样的薄连泽,很是惊讶,在这么短的时间就能学到这么好,很明显,沈流苏的功劳很大。他不禁看了一眼身边坐着的女人,这个女人住进他家到底有什么目的?

在台下惊讶的不止薄云琛,还有沛沛。

她安静地坐在观众席,看着那个一直用眼神偷偷看她的小男生。

这个小男生一直缠着她,她没办法了才答应那个赌约,但是现在看来,薄连泽的琴艺进步得简直算得上神速。

表演结束,薄连泽一边左顾右盼,一边朝他们慢吞吞地走来。

突然,他眼神一亮,朝一个方向跑去。

沈流苏和薄云琛好奇的跟过去。

“原来是薄总,没想到沛沛竟然和令公子在同一个班。”宋铭主动的向薄云深打招呼。

“我也没想到,竟然能在这里看到宋先生。”薄云深客气的点点头。

两人寒暄后,没再说话,而是听两个小朋友聊天。

“我刚刚弹琴弹得怎么样?不错吧?嘿嘿。”薄连泽摸了摸头,期待的看着面前的女生。

“也就一般吧。”宋沛沛挑了挑眉,扁着嘴道。

“那我们到底是谁赢了?”薄连泽苦恼地说。

“算是我们平手吧。”宋沛沛看到他苦恼的样子,忍不住笑了出来。

“那也好。”薄连泽开心的说。

“你要来我家玩吗?”宋沛沛主动邀请。

“好啊!不过,我可以带我爹地一起去吗?”薄连泽高兴地问。

一旁的宋铭巴不得有这样的机会,连忙回道:“可以,薄先生是否有空?我们前一阵刚收了个小岛,如果不嫌弃的话,一定要来。”

薄云琛不忍扫了薄连泽的兴致,思索片刻就同意了:“怎么会嫌弃,那就打扰了。”

宋铭面带微笑:“欢迎来打扰。”

两家相约三天后见面,就分开了。

薄连泽一回到别墅,开心地要去收拾东西。

沈轻乔笑着问薄云琛:“云琛,这是碰上了什么好事了吗?小泽怎么这么高兴?”

薄云琛淡淡的说:“过两天有个家庭聚会,是和海外的宋家。三天后动身。”

沈轻乔看到薄云琛这个样子,忍不住暗恨,她强颜欢笑道:“那我也去收拾收拾。安迪,过些天我们都不在,你一个人住在这里是不是有些不合适啊?”

“妈咪要跟我们一起去!”薄连泽刚要叫沈流苏来帮忙,就听到了这么一句话,连忙高声喊道。

“小泽,这是家庭聚会,怎么可以带外人呢?”沈轻乔心里恨得牙痒痒,脸上强装笑容道。

“不嘛,爹地,带妈咪去嘛。”薄连泽瘪着嘴看向薄云琛。

“你叫谁妈咪?”薄云琛面色不定地说。

“还不是因为阿姨那天不让我们进门,我才请求沈老师做我干妈的。”薄连泽低着头,一脸委屈。

薄云琛看到这样的薄连泽,心中一软,同意了:“好吧,那就带着沈老师一起去。但是,你在外面只能叫她老师。”

薄云琛又指着沈轻乔:“在外面,你要叫轻乔,妈咪。”

为了能带上沈流苏,薄连泽只能妥协:“好吧。”

沈轻乔听到薄云琛竟然同意了,不免攥紧拳头,狠狠的盯了一眼沈流苏。

薄云琛走进书房,关上门。

刚刚薄连泽叫的一声妈咪,让他想到了薄连泽真正的母亲,那个倔强的女人。他和沈轻乔并没有结婚,也没有上过床。

因为他觉得这样做对不起沈流苏,他欠了她这么多,已经无法偿还,不能再做对不起她的事。

第二天,沈轻乔一大早就出去了。

她走进一间咖啡馆里,点了一杯咖啡,没过多久,走进来一个男人,坐在了她对面。

“怎么办?”沈轻乔焦急的问。

“什么怎么办?赶紧打掉!”男人恶狠狠地说。

“你知不知道我能怀上孩子有多么不容易?我是绝对不会打掉孩子的!”

“不行,万一薄云琛知道了会是什么后果?咱们两个都得完!”男人紧张地说。

“你想办法给我弄点药来,明天这个地点,这个时候。”沈轻乔不想再跟男人说话,丢下话离开。

……

又过了一天,沈轻乔拿到药,面色如常的回到了家里,明天就是去海岛的日子。

她暗暗地下定决心,一定要在海岛上和薄云琛睡一觉!

薄连泽却发现这个女人似乎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他装作什么也不知道,准备见势行动。

薄云琛一行人乘坐私人飞机到了海岛,一到海岛,就受到了宋家人热情的接待。

当晚,宋家就为他们设了接风宴,宴会上,薄云琛和宋铭在谈论商业上的事,沈流苏和宋太太看着两位小朋友一起玩闹,远远看来,只有她沈轻乔像个多余的人——

沈轻乔使劲地攥了攥拳头,她调整好面部表情,微笑的走向了薄连泽。

“小泽,玩累了吗?要不要喝水?妈咪去给你倒杯水。”沈轻乔佯装关心的道。

“谢谢妈咪。”薄连泽乖巧的说。

沈轻乔走到了一边,倒了一杯水,趁人不注意的时候,把事先准备的药包撒到了另一杯酒里。

因为怕自己认错酒杯,她将这杯酒单独放到一边。

她不知道,这一幕都被偷偷跟着她来的薄连泽看到了。

薄连泽看到她端着水杯往回走,装作跑的急摔到了沈轻乔面前,并“不小心”把水杯碰倒了,杯里的水全都撒到了沈轻乔身上。

这一动静吸引到了全部人,沈轻乔只能忍下来不发作。

宋太太前来询问:“怎么会这样不小心?”

薄连泽哭着说道:“妈咪,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沈轻乔见状,只能摆摆手道:“没关系,妈咪怎么会怪你呢,你没有摔到哪里吧?”

“妈咪我没事,你还是快去换身衣服吧。”

沈轻乔只能走到自己的客房,换了身衣服。

等到她重新出来,她端着加了药的那杯酒走向了薄云琛:“云琛,喝点酒吧。”

薄云琛没有多想就喝了下去。

晚上人都散了,薄连泽指着一间外国男佣的房间,对沈轻乔说:“妈咪,我刚刚看到爹地很难受的进了那间房间,爹地怎么了?妈咪你去看看吧。”

沈轻乔对薄连泽的话深信不疑,毕竟在她看来,薄连泽只是一个小孩子,啥都不知道。

她走进了那间房间,里面黑漆漆的,没有开灯。

床上躺着的男人,浑身酒气。

“云琛,我来了。”沈轻乔得逞的勾起唇,极尽挑逗床上的男人,那个男人终于忍不住,附上了她的身子。

与此同时,薄连泽又找到沈流苏:“妈咪,爹地在他房间等你,好像要和你商量一下我上课的费用。”

“好。”

沈流苏刚走到门边,房门就自动打开了。

还没等她来得及反应,薄云琛红着眼睛把她强行拉了进去,将她牢牢的压在了门板上。

“薄云琛,你干什么?”沈轻乔吓得惊呼道。“唔……”

然而,薄云琛只是用暴风雨似得深吻堵住了她的唇,回答了她。

唇舌交缠,沈流苏被他吻得气息不稳,大脑里出现一大片一大片的空白。

嘶啦一声,男人的大手逐渐往下探去,沈流苏的短裙立即在他的粗暴下碎成几片!

第11章 你算什么东西

沈轻乔一脸狠毒的走回客厅,口气凶恶:“薄连泽,你给我滚过来!”

沈流苏皱眉,沈轻乔背着薄云琛的时候,就是这样对待她儿子的吗?

薄连泽还是站在沈流苏的背后,对沈轻乔的话,不屑一顾!

“薄连泽,几天没收拾你,你又不知道什么叫识相了是不是?”沈轻乔凶狠走近,“我叫你给我过来!”

沈流苏一步上前,将沈轻乔拦住:“这位小姐,小泽可是薄少的孩子,你这样对他,就不怕薄少知道吗?”

沈轻乔厌恶道:“你又算什么东西?敢在我的地方放肆!”

她的地方?

沈流苏转眸一扫,附近的佣人不是低着头,就是站在沈轻乔的身后,看来这家里的佣人,全都是沈轻乔的人。

难怪,她能在这里这么嚣张!

“薄连泽,我叫你过来,你还要我说几遍?是不是又想挨家法?”沈轻乔没了耐心,直接上手去扯薄连泽。

沈流苏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什么家法?薄云琛知道你这样对一个五岁大的孩子吗?”

沈流苏用力不小,捏的沈轻乔手腕生疼,脾气也愈发暴躁起来,另外一只手一扬,就要打沈流苏耳光。

沈流苏反手一甩,直接将沈轻乔推开数步远,差点摔倒。

“沈轻乔,你敢动他试试?”沈流苏冷冷盯着沈轻乔,气场凌厉得吓人,“你以为,我和薄云琛之间,只是雇佣关系那么简单吗?”

沈轻乔盯着她漂亮的脸蛋,想到某个可能性,顿时嫉妒得脸色扭曲:“你敢勾引我老公?我要把你一起关起来,活活饿死!”

沈流苏冷冷一笑,弯腰将薄连泽抱起:“那你就动我和小泽试试,看看薄云琛明天会不会剥了你的皮!”

她说完,抱着薄连泽直接离开。

沈轻乔哪里甘心,跳脚道:“来人,去把她给我抓回来!我一定要狠狠收拾这个狐狸精!”

几个佣人想靠近沈流苏,却被沈流苏眼神冷厉的一扫,立马吓得定住。

“你们私自虐待薄云琛儿子的事情,他迟早会知道的。你们若是识相,最好自己去找薄云琛认错,不然等他来找你们算账的时候,你们所有人,都没好果子吃!”

一句话,吓白了所有人的脸色。

沈流苏带着薄连泽,快步走出别墅。

一出大门,她抱着薄连泽狂奔起来,再不跑快点,等那些人回过味来,只怕她就跑不掉了!

果真刚走远没多久,别墅里就冲出来好几个男佣,大喊着站住。

沈流苏加快脚步,匆匆拦了一辆出租车,催促着司机离开。

等男佣们追过来时,车已走远。

而别墅里,沈轻乔大发雷霆,狠狠摔了家里好几个花瓶。

“叫你们抓个人都抓不住,亏我每个月给你们那么多钱!废物,一个个的,全都是废物!”

一个女佣有些被吓住了,颤颤巍巍的道:“太太,要是薄少真的知道了我们……”

“只要你们不说,他怎么可能会知道?”沈轻乔怒吼,“这么多年了,他怀疑过我吗?”

佣人们连忙闭嘴了。

沈轻乔的确是对薄连泽不好,但也从不敢在薄连泽身上留下伤,她只是,不给薄连泽吃喝,或者故意给他下药,让他生病……仅此而已。

但是,这完美的假象,今天却被那个贱女人给打破了!

她一定要好好收拾那个贱货!

“去,给我查,那个沈安迪是什么来头!”沈轻乔颐气指使的吩咐。

今天的账,她必定要加倍的讨回来,不仅是那个贱货,还有薄连泽,她全都不会放过!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