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都市职场 > 我和美女上司老婆

更新时间:2019-11-12 17:52:56

我和美女上司老婆

我和美女上司老婆 拉兹之歌 著

已完结 赵思瑞 搞笑 总裁 虐恋 虐恋情深

望、闻、问、切,哥看得不是病,是寂寞。特种军医赵思瑞再临都市,是高手当中的高手,同时身藏医家秘典!萝莉、少妇、OL、空姐,哥玩得不是花心,是欣赏。畅游都市,花丛中

精彩章节试读:

第3章 医治

夜晚,赵思瑞从朋友家里回来,打开门看到林梓涵蜷缩着身子躺在沙发上,像只受伤的小兽惹人可怜。

快步走过去,摸了摸头,没事,赵思瑞轻声问道:“林小姐,你怎么了?”

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林梓涵终于忍不住哇啦一声哭了出来,趴在赵思瑞的身上颤抖着。

二十四个小时了,这个女人一次比一次靠近他,赵思瑞比这个女人还要颤抖。女人对于他来说是陌生的,九年军旅生涯,大部分出死入生之中,压根就不知道女人是什么滋味。

当一朵美丽的牡丹花在男人的怀中痛哭的时候,男人本能的会抱紧她,轻轻抚慰着。

“怎么了?林小姐?”赵思瑞的声音有些颤抖,头一次他有了紧张的感觉。当恐怖分子用刀顶在他的脑壳上的时候都没有这种感觉,此刻的赵思瑞慌了心神。

林梓涵似乎是觉得自己有些失态,连忙挣脱开,擦了擦眼角,低声说道:“没什么,就是想妈妈了,过几天就是她的祭日了,我那个不争气的弟弟今天惹恼了我还怪我和妈妈不管他。”

当年林梓涵的父母的婚姻破裂之后,林梓涵的妈妈日渐消沉,最后郁郁而终。唯一疼爱自己的亲人在她十二岁的时候离开了,今天和弟弟大吵一番之后,更加缅怀她。

似乎是感受到对方的孤独,如同自己流浪在街头的日子一样,赵思瑞深吸一口气说道:“我不太会安慰人,我的部队原本一共120人的大队,成立至今一共牺牲了七十八个人。我入伍时候的班长,就在去年退伍前的一次拯救人质的战斗中牺牲了。我一直当他是我的兄长,我那晚头一次哭,哭的滋味真难受,所以我想以后都不要哭了,老班长看到了肯定笑话我!”

赵思瑞有些颤音的说道:“以后都不要哭了,亲人总是希望我们笑着活下去,对不对!”

林梓涵点点头,握着小拳头说道:“谢谢你安慰我,我不哭了,谢谢你!”

赵思瑞拉起了林梓涵,可是这朵牡丹花突然哎呀一声,捂着她的脖子痛苦着呻吟着。

“怎么了?是不是扭着了?”赵思瑞问道。

“不好意思哦,老毛病了,我的颈椎病,刚刚一直躺在这里血液都不畅通了!”林梓涵痛苦的说道。

赵思瑞挠挠头,说道:“要不要我帮你扎几针?我会针灸,对颈椎毛病有点效果。”

“是吗?那你赶紧给我来几针吧!当老师时间没几年,这个毛病折磨的我痛不欲生。”林紫涵赶紧趴在沙发上。

从那个小药包中拿出自己的银针,看准了穴位,赵思瑞有点下不了手。这个女人的脖子真白,肌肤柔嫩,赵思瑞咽了口吐沫,屏气凝神轻轻的拧了下去。

“不疼吧?”赵思瑞小声问道。

“嗯,没事,你继续!”林梓涵说道。

密密麻麻的在脖子周围扎了不少针,赵思瑞看着林紫涵说道:“等会脖子可能有点发烫,后背有点过电的感觉,你难受就告诉我,千万不要乱动哦!”

林梓涵嗯了一声就不敢动了,一会之后她就觉得脖子有点麻麻的感觉,有种热浪袭来的感觉。她小声的呻吟着,可是又不敢动。

赵思瑞点点头说道:“有效果了,你的问题不太严重,以后配合适当的调理和活动就能摆脱疼痛了。”

“可是......现在好难受啊!”林梓涵小声抗议着。

“忍着,这也就比蚊子咬你难受点!”赵思瑞板着脸说道。

林梓涵心里鄙视着这个没有痛苦神经的人,用小拳头敲着沙发小声抗议着。赵思瑞完全无视林梓涵的小动作,可是她的颈椎附近犹如蚂蚁慢慢爬过,忍受不住。

林梓涵吃不消了,小脚丫上下翻腾踢打着沙发,赵思瑞面色一沉,甩手就对着这个妞屁股拍了一巴掌。拍完两个人都愣住了,赵思瑞这个动作完全是习惯性的,自从当上士官开始带新兵之后习惯性就踹这群让他头疼的家伙。

可是林梓涵可不是他手下的小兵,这一巴掌不重,入手触感极好,刚刚好给他手掌一个回弹力极为销魂。

挨了一巴掌林梓涵的脖子变得通红,还从来没有男人打她屁股,心跳蹭的一下就上了一百二。赵思瑞有点慌,连忙解释道:“对不起哦,我训练新兵习惯了,不听话我就......”

“闭嘴!”林梓涵不想提刚刚那羞耻的一幕,接着瓮声瓮气的问道:“还有多久啊?我好难受!”

“快......快好了,大概几分钟左右的样子吧,脖子出细汗就好了。”赵思瑞舌头有些打结了。

林梓涵摸了摸脖子惊喜的说道:“好了,好了!你摸摸!”

赵思瑞神情恍惚的真的伸手摸了摸白嫩的脖子,微微有些湿润,温润如玉的触感让赵思瑞醒过神来他这是在干什么啊!

轻轻的捻出林梓涵身上的银针,赵思瑞都不敢扶她起来,他似乎很害怕再碰到她,女人简直比毒品还厉害完全控制住自己的心神。

林梓涵看出赵思瑞的窘迫,原本对刚刚那一巴掌还怀恨在心,此刻偷偷乐了起来,好单纯的一个家伙!

“嗯,浑身舒服多了,没想到你还有这种手艺!”林梓涵尝试调节下情绪,让这个愣头青放下心防。

赵思瑞眼睛不敢直视,飘到了墙上的水墨画上,点点头说道:“呵呵,我师父教我的,他本来是个道士,算命什么的不靠谱医术倒是很不错!”

“哦,那你还会什么?”林梓涵柔声的问道。

“望闻问切,中医的基本诊疗手段,推拿按摩针灸,我都会!”赵思瑞总算缓解回来了,笑着说道。

林梓涵点点头,握紧了小拳头挥了挥,说道:“好,那你给我指定个治疗方案,我从颈子沿着脊椎向下到尾骨都好难受!”

赵思瑞挠挠头说道:“你这个是职业病了,需要注意平时保护好自己的脊椎,不能久坐,多活动活动。我可以用针加按摩帮你缓解病痛。”

很实诚的家伙啊,换个不靠谱的估计张口就打包票包你针到病除啊,林梓涵双手环抱着,突然变了个脸色说道:“你刚刚打了我一巴掌!”

赵思瑞心里咯噔一声,眼睛左右转着,焦点不敢放在那双似怒还羞的双眸上,眼神再往下看到林梓涵环抱的胳膊上那对高耸的兔子。心里七上八下的,赵思瑞完全没有应付这种局面的经验啊,这比反恐实战难百倍啊!

看着赵思瑞傻傻的盯着自己的胸口,林梓涵心里不由的有些得意,哼了一声说道:“我大人大量不计较了,不过你要用心帮我搞定颈椎毛病!”

“这个一定,我虽然不能保证完全康复,但是肯定能让你不再这么难受了!”赵思瑞终于意识到盯着那团东西太久了,脸色已经有些发紫了。

赵思瑞打个招呼,连忙屁滚尿流的跑回房间里,林梓涵看着兔子一样逃跑的赵思瑞捂着嘴偷乐,好纯洁的小子啊!

赵思瑞躺在床上,心跳像战鼓一样。软弹的翘臀,细嫩的脖子,那团高耸的E-CUP!这些画面一遍遍的在他脑海里翻转着。自小到大,从来没有和什么女人呆在一起这么久,还有身体上的接触,这下子赵思瑞仿佛是个刚到青春期的小男孩一样。热血沸腾了好久,还是挥不掉那些滚烫的画面。

腾的一下,赵思瑞翻身坐起来,接着趴在地上坐起了俯卧撑。一百个,两百个,一直做到五百个!浑身的力气还是使不完,赵思瑞有些憋气,在小房间里打了一套拳,血液还是那么沸腾。赵思瑞左思右想有些不对劲,从来就没有这样精力旺盛过。

难道是那颗药?赵思瑞终于想起了早上吃错的药,原本赵思瑞都打算丢掉它了,算时间应该早过期了,结果今天阴错阳差的吃了!

难道是chun药?不可能!老头子一辈子最恨这种玩意,不会拿来坑自己的,当年老头子还说吃完可以有通天的本事!现在通天本事暂时看不着,倒是通天的力气使不完,赵思瑞郁闷的打开窗,走到阳台想呼吸下新鲜空气。

隔壁房间林梓涵打开了一盏台灯,透过窗帘还能看到她在房间里走来走去。难道她也睡不着吗?赵思瑞又开始想起林梓涵那曼妙的身姿,没一会他就觉得浑身有些燥热,热气从小腹开始往上升腾,逐渐的赵思瑞觉得脑壳都在发热了。

外面夜晚的风很清凉,一阵阵吹过来卷走了赵思瑞脑壳上的汗,如果有人看到赵思瑞的脑袋一定会吓呆的。此刻赵思瑞的头上像是蒸汽机一般喷着热气,一代大侠赵思瑞此刻双目通红,心中震撼不已。

刚刚还在琢磨着林梓涵那曼妙的身体,现在赵思瑞的眼中已经清晰的看到了那喷血的身材了。原本挡住他视线的墙,窗帘,仿佛是一层薄纱一般消失了。

此刻赵思瑞看到了林梓涵对着镜子在换衣服,一点点剥开了舒服,光滑的后背露出来了。赵思瑞心中狂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居然能透视了!

第9章 突袭

赵思瑞接到电话后,立刻赶往周静茹的别墅。一路上周静茹大概说明了情况,晚上周欣欣跟她闹别扭,接着就没有回来过。没一会周静茹就收到了勒索电话,要价一个亿。

赵思瑞赶到周静茹的家里,已经是晚上九点了。

周静茹看见赵思瑞进来心神就安宁了,不知道为什么接到绑匪电话她立刻就想起要给他打电话。

“她身上没带定位仪吧?绑匪还说了什么哪些话?”赵思瑞面色凝重的问道。

周静茹拿出手机,她录下了当时的对话。赵思瑞听到了一个苍老的声音,约莫五十岁左右。限期一天,不能报警,分成两辆重卡装钱。

钱对于周静茹不是什么问题,她的公司拥有让人羡慕的现金流,但是一天之内凑齐还是难度很大。赵思瑞背着手在屋子里转了两圈,冷静的说道:“周总,你立即通知财务部门,声势弄的大点,从各大银行转兑现金。先不要通知警方,对方很可能有备而来,其他的交给我来做。”

“你能救出欣欣?”周静茹似乎看到赵思瑞之后就没了主意。

赵思瑞作为优秀的特工早年面对最多的就是恐怖分子,对于绑架勒索这样的事情也帮忙处理过。对方的声音很沉稳,设定的也很周密,让两辆重卡装钱然后一定汇集到某个地方偷天换日!

周静茹连夜通知银行和财务部分,联系她的好姐妹帮忙,清晨时分钱终于从各大银行第一批运钞车中汇集过来了。

两辆重卡按照要求,摆成条纹状装摆放好,开到了郊外。

周静茹接到电话,让车继续向城乡结合处开去。赵思瑞让司机开慢点,因为他知道前方一定已经有绑匪的人拦截了,他们应该会拦下车再掉头换到另外的方向去,极有可能是往海滩方向出发。

赵思瑞藏在了卡车连接处的车裆中,重卡的连接处水箱正好遮挡他的身影。果然绑匪在途中就将他们拦下来,驾车离去。赵思瑞给周静茹一个OK的手势,牢牢贴住了水箱。

车里有定位系统,周静茹看着屏幕上的车果然驶向了海滩。她心里也逐渐悬起来,女儿生死未仆,赵思瑞能帮杀出重围吗?

到了地方,已经是傍晚时分,海上波浪声很大,赵思瑞听不清周围的动静。不一会停车了,听脚步声大概有十个人左右。

“天哥,这次咱们发了,一个亿啊!按照老大的分成咱们也能一个人拿个两百万啊!”

“是啊,天哥,没想到绑票这么赚钱!早知道咱们就不去运粉了!”

“你们懂个屁,要不是老大各个地方有内线,咱们现在早就被人一锅端了!那个娘们还不敢报警,咱们抓紧把钱装船上!”

“好嘞,那个小妞怎么办?挺水灵的啊!”

“那个老大有用处,别动!你们都记住了,别手脚不干净,抓紧运钱!”

赵思瑞此刻确定这群家伙原本是走私贩毒的团伙,如今应该是被人收买做了这票案子。拿出匕首,赵思瑞从水箱上下来,他的战斗开始了。

一共十个人,分别在两辆车上,左边两个没有什么戒备,一刀一个!对于这群亡命之徒,赵思瑞觉得这么弄死他们太便宜了,不过他需要快!

车里还在清点钞票,赵思瑞透视出三个人位置,悄悄摸了进去。一招制敌,全是要害,其中一个人的脖子中刀,血染红了一部分钞票。

看见红色,赵思瑞就觉得血脉膨胀,仿佛再次身临枪林弹雨之中。这群陷入对金钱沉迷的家伙全部在亢奋之中丢掉性命。

接着另外一辆车稍微麻烦了点,他们位置有些集中,车里走出一个人问道:“天哥那边怎么没声音了?”

动手,不能拖沓,赵思瑞的匕首犹如一道利剑划开一个人的动脉。激战开始了,看见喷发的血箭,这群亡命之徒发疯了。

有枪,五四式的老玩意,赵思瑞在枪开的一霎那捏断了他的胳膊。枪被抢了下来,砰砰砰,三枪全部倒下。

赵思瑞踩着脚下断了胳膊的家伙,冷声的问道:“小孩子关在哪里了?”

“不知道!”这个家伙还挺有种。

赵思瑞最喜欢来硬的,喀拉一声又一条胳膊断了,这次是反向拧断的。

“你弄死我吧!”继续硬撑着。

既要疼的难以忍受,还要让他保持清醒,赵思瑞从后背拔出一根金针,准确插入到人中。接着赵思瑞施展了好久不用的酷刑,关节分离大法。

赵思瑞小时候练过一种缩骨功,一种十分残忍的功夫,需要将自己的关节一点点松开,再一点点还原。他小时候也不知道疼昏迷过多少次,最后才练成了。

如今他只是照葫芦画瓢,用老道教他的法子来一遍,所有的关节都松开了。这个悍匪原本嘴硬的要死,等第一条腿的所有关节松开之后,他宁可自己此刻进了油锅之中。

“在前面的船上!”恍惚中说出这句话后,赵思瑞就拔掉了金针。

一路飞奔,赵思瑞很担心这个精灵般模样的小丫头此刻怎么样了。当他飞奔靠近船上的时候,他惊奇的看到双手掐腰的小丫头站在船头看着他。

“你......怎么逃脱的?”赵思瑞问道。

“哼,来的这么晚!最后果然还是你来了啊,你要是再不来,我就要开着船逃跑了!不过也要感谢你教会我的那几招,他们刚刚下船的时候我踢晕了那个看着我的家伙。”周欣欣骄傲的说道。

赵思瑞将小丫头抱下船来,仔细的打量一圈,没有受伤。他拿出通讯器,发出报警信号。不一会周静茹带着人赶来了,看到满地的尸体和毫发未损的女儿周静茹松了口气。紧紧抱住了女儿,轻轻的拍打着。

“以后再也不许跟妈妈斗气了,说你两句就乱跑,这次要谢谢你赵叔叔!”周静茹含着泪说道。

赵思瑞摆摆手,配合警察现场笔录去了。

“哥们你神了,一个人把这么多悍匪撂倒了!这些都是挂名的大毒枭啊!”一个大盖帽问道。

赵思瑞神情凝重,指了指地上一具尸体道:“这个人死了?”

“是啊,死的不能再死了!”

“不对,这里还有人!”赵思瑞警觉道,这个地上躺着的家伙就是被松开关节的那个。不过此刻他的胸口中了一枪,被人灭口了!

赵思瑞环视左右,夜晚挡不住他的眼光,不远处一辆吉普车疾驰而走。看来还是有漏网之鱼啊!

“的确还有个,船里有个倒霉蛋,给我弄醒了,不过好像是个哑巴!”一个大盖帽说道。

赵思瑞做好笔录,跟周静茹打声招呼就回去了,因为他已经“听”到家里那位女主人在发飙了。

周欣欣直跺脚,刚想拉住赵思瑞,就被他溜走了。

“妈,你都不拦一下啊!他今天杀了这么多人,心理会有阴影的!”周欣欣说了个自己都不信的理由。

“傻丫头,他当年在黑隼大队杀了一百多个恐怖分子,这几个人都不够他塞牙缝的!”周静茹揉揉女儿脑袋。

“哼,你果然仔细调查过他!”周欣欣撅嘴说道。

周静茹瞪了眼女儿说道:“还跑不跑了,我给你折磨死了!”

“好妈妈,跑到哪里都是你女儿呀!”周欣欣使出撒娇神功缠住了周静茹。

赵思瑞此刻十分苦逼,钥匙打不开门了,那个妞把门反锁起来。

咚咚咚,赵思瑞敲门道:“林小姐,开开门啊,我给锁外面了!”

“你自己不是有钥匙么!”林梓涵恶狠狠的说道。

“那我开了哦!”赵思瑞说道。

林梓涵盯着门,果然大门居然喀拉一声打开了,她张大嘴巴看着笑嘻嘻的赵思瑞。

“你怎么开的啊?”林梓涵的怒气被好奇代替了。

赵思瑞嘿嘿笑道:“这个小菜一碟,一张纸片就能做到,你的锁完全阻挡不了我!”

“你这样不就能随便进别人家的门了吗?”林梓涵突然想起这个问道。

“话是这么说,我可不是什么坏人哦,不会乱开别人的门!刚刚你说让我开,我就开了!”赵思瑞狡黠的笑道。

林梓涵抱着胸口绕着赵思瑞转了一圈,哼了一声说道:“没想到你这个家伙居然变得滑头起来了,昨天是不是什么女人把你叫出去了?”

“是的,我们老板女儿被绑架了,我走得急没跟你说清楚!”赵思瑞老实说道。

“绑架?你跑去救她女儿了?这些都是警察干的事情,你跑去干什么?有没有危险啊?你受伤了吗?”林梓涵立刻把怨气都抛到爪哇国了。

赵思瑞挠挠头说道:“危险有点,不过都被我解决了。”

林梓涵仔细打量下也没看出问题,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抑郁寡欢。

同样抑郁寡欢的还有一个人,此刻他背对着下属沉默不语。

“老大,我今天去的时候,看到了一个人快速解决了那群卖粉的。他......太厉害了!我完全不是对手,没敢贸然上去,我偷偷杀掉了那个老五,所有人都死了!”下属慌慌张张的说道。

“这么说,我的计划失败了?”老大的声音有些嘶哑。

“对不起,老大,阿强无能!”下属惶恐道。

“不要说对不起,我只想听到没问题!”老大转过身子瞪着他说道。

“是......是的!没问题!”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