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幻想异能 > 末世悍女来种田

更新时间:2019-11-12 17:54:23

末世悍女来种田

末世悍女来种田 顾小八 著

已完结 韩玥 宠婚 豪门世家 鬼怪 架空

前一秒,韩玥在末世被自己的空间给坑死;下一秒,她就穿越成了古代山村小傻女。小傻女父母双亡,上有极品爷奶叔婶,下有四个幼小弟妹,还被狠心爷奶赶出家门,连遮风挡雨的地

精彩章节试读:

第2章 悲催的身世

“你,你要干什么?”

韩婆子觉得自己的腿肚子不受控制地抖动起来,情不自禁地往后退,一脸惊恐地看着韩玥,仿佛眼前的不是自己的孙女,而是一只恶魔。

她是真的吓怕了,韩婆子活了几十年也不过就是一个乡野妇人,哪怕平时多凶,可是在绝对的武力面前,剩下的只有害怕和惊恐。

“他们欠了你多少钱?”

韩玥一指双胞胎,毫无感情地问道。

“什么?”韩婆子有些懵。

韩玥有些不耐烦了,刚刚这些人还说这对双胞胎花了这家人的银子,怎么现在就反应不过来了?

“到底欠了你们多少钱?说出来,我会一次性帮他们还清!”

“3,3两。”韩婆子下意识地开口,说完又感觉好像哪里不对劲?

“好!这笔钱我记住了!一个月之后,我会连本带利将钱还清。不过,如果你们还敢卖了这对双胞胎,”

话锋一转,韩玥的脸色阴沉,拿起院子角落里放的一只砍柴刀,手起刀落,“啪”一声,一根成年男人拳头大小的木头断成两截。

“下场就如同这根木头!”

全场一片死寂,只听得到此起彼伏的呼吸声。

韩玥才不会管其他人怎么样,转头,就见三个小屁孩手拉手站成一排,目瞪口呆地看着她,惊愣的样子好像魂都被她勾走了一样。

韩玥皱了挑了挑眉,牵起最小的小萝卜头小手往外走。

她迈左脚,小萝卜头和双胞胎反射性地跟着迈开左脚;她迈右脚,三个小屁孩也迈右脚,完全是在模仿她的动作。

就在这时候,地上的牙婆突然间尖叫一声站了起来,“不许走!那是我花了钱买的,你不许带走!”

牙婆冲过来要抢双胞胎,韩玥头也没回,只是脚轻轻一踢,一颗石子便飞射而出。

石子正踢中牙婆的膝盖,她“啊”的惨叫一声,膝盖一痛跪了下来,正好她跪的地方有一块石子,膝盖狠狠地撞在石子上。

痛上加痛,牙婆晕了过去。

……

回了“家”,其实就是一间阴暗又散发着霉气的小屋。

小间屋子虽然是土墙砌的,但是墙壁有一大片的裂缝,蜘蛛网一样密密麻麻,仿佛下一秒就要塌了。

而屋子的“窗户”就是在墙上凿了一个长宽约50公分的洞,连个遮挡的地方都没有。风呼呼地从“窗户”里吹进来,屋内更冷了。

屋子里的摆设就更少了,除了一张床、一床棉被、一个漆完全掉落只剩下一半的破衣柜、一张坏了一条腿的桌子和两条椅子,竟然没有其他家具了。

屋的角落里还堆了一堆干柴,不像是人住的地方,更像是柴房。

不过韩玥倒是没有嫌弃,末世这么多年,比这环境差的都经历过了,所以她适应得很好。

最重要的是,这个地方没有丧尸,没有变异的植物动物,不用整天提心吊胆,也不用时刻为自己的性命担心。

对于这次穿越,韩玥很满意。

三个小屁孩还是保持着刚进来时的表情,呆呆傻傻的看着她。

韩玥微微眯了眯眼,觉得眼下最重要的就是打听清楚这个陌生世界的情况。

“那个……”

她刚开口,三个小屁孩就仿佛解了魔咒般,一个个终于清醒过来。

韩子林:“二姐,你不傻了?”

三丫:“二姐,你会说话了?”

小萝卜头,“二姐你好厉害!”

韩玥:……

傻子?

不会说话?

她几不可闻地颦了颦眉,说道,“嗯,我醒来后就发现我不傻了,也会说话了。不过我很多事情都不明白,你们能不能告诉我?”

三个小屁孩确认了自家二姐真的不傻了,也能够说话了,便高兴地围在她身边,你一言我一语,叽叽喳喳说了起来。

原来韩玥穿越的地方是古代小山村桃花村。

村里有韩、杨、王三大姓,村民依山而居。

韩玥这具身体也姓韩,叫韩二丫,因为小时候曾经摔到了脑袋,变成了一个傻子,所以又被村子里的人称为傻丫或二傻子。

韩二丫父亲一年前服徭役,出了意外,死了。

他死的消息传来,母亲正怀着身孕,每天思念父亲,郁郁寡欢,最后生孩子的时候难产,孩子倒是生下来了,她却是死了,留下可怜的六个孩子。

这六个孩子最大的就是韩大丫,三个月前出嫁了;韩玥就是二丫,今年才10岁,双胞胎韩子林韩三丫8岁,韩子睿6岁,最小的韩子平才刚出生不到5天。

而就在韩二丫的母亲刚安葬完,韩二丫被堂哥韩子高给推河里了,救起来的时候已经昏迷不醒。

韩二丫的受伤简直就让这个小家雪上加霜。

按理来说,韩二丫一家子已经这么惨了,爷爷奶奶叔叔婶婶应该帮衬几分,但事实却相反。

韩老爷子前后娶了两任妻子,共有五个孩子,四男一女。

最大的是韩二丫的父亲韩大富,是前妻生的孩子;其他四个孩子都是后来的妻子,也就是现在的韩婆子生的。

这韩婆子对前妻的孩子向来苛刻,等韩大富一死,她就作主把韩大富一家子分了出去;

韩大富妻子柳氏死后,又霸占了原先韩二丫姐弟几人住的屋子,连同着将屋里的东西都抢光了,甚至于柳氏的嫁妆都没放过,同时把五个小孩子赶到这间柴房里。

昨天恰好三丫跑去向韩婆子要钱看病,于是她一算计,今天就叫来了牙婆要卖三丫。

“二姐,以后大哥和三姐不会被卖了吧?”

小萝卜头韩子睿睁着大大的眼睛,手还紧紧地攥着韩玥的衣袖,天真地问道。

“不会的!谁要是敢卖了我们姐弟,我就会让他后悔活着!”

韩玥脸上的杀气一闪而过,对自己的身份倒是适应良好。

“哦,太好了!”小萝卜头拍着小拍欢呼起来。

“以后我们一家都在一起!”三丫也兴奋地欢呼起来。

就只韩子林一脸严肃,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韩玥诧异地看了他一眼。

韩子林毕竟年纪小,藏不住事情,问道,“二姐,你怎么一醒来就变得这么厉害了?”

韩玥心中暗暗点头,韩子林倒是个聪明了。

她笑着忽悠道,“我晕过去后浑浑噩噩的,后来飘到了地府,阎王老爷说我阳寿未尽,不应该来这里。然后为了补偿我,还让我变聪明了,力气也大了。”

这些小屁孩们根本就分不清楚韩玥话里的真假,完全相信了她的话。

第19章 诬陷

“镇上抗包的活可不轻松,只有大老爷们才干得来!而且就算是大老爷们,也得有长得高大有力气的人家才要!就二丫那竹竿一样的小身子,怎么可能有人要?”

“上次我家的三小子也去镇上找抗包的活,那管事只看了一眼就让他走了,说是太瘦没力气,干不了这个活。二丫可比我家三小子瘦多了,又是个女孩子,管事的怎么可能要?”

“二丫这牛皮也吹大了吧!竟然连这种理由都找出来了,呵呵,真能扯!”

所有人都怀疑韩玥的话,没有人相信,都觉得她在说谎。

韩玥也不在意,径直走到了院子左边,拿起一块成年男子拳头大小的石头,走到院子正中央。

然后,将石头举起来,展示了将近半分钟的时间。

围观众人看得莫名其妙,完全不理解韩玥究竟要干什么。

就连族长也疑惑地摸了摸胡子,一脸不解。

韩玥将石头放到左手,然后右手盖在石头上,左右手同时用力。

瞬间,那块石头便被捏碎成了渣渣,一点一点地往下掉。

嘶!

众人倒抽了一口凉气!

现场陷入一场诡异的安静之中,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她。

直到几息之后,才有人尖叫起来。

“好……好大的力气!”

“我的娘哎,二丫前几天一拳头打飞了一头大黄牛呢!”

“我也记起来了,当时我还在现场,亲眼看到二丫打飞那头大黄牛!二丫的力气确实不小,她能够被镇上的管事看中,留她抗包也很正常。”

“可她是女孩啊,镇上的管事怎么可能招女孩子?”

“笨啊,二丫才多大的年纪,换套衣服穿上不就一个少年郎了?”

舆论的风向又变了,陈氏听得心情越发焦急,然后眼珠子一转,大声说道,“二丫根本就没有上镇上!大家不要被她骗了!”

然而,陈氏的话音刚落,一道声音响了起来。

“大吉媳妇,我可以证明二丫上镇上抗包了。而且,还是我带她去买大米的!”

韩二柱从人群里走了出来,看着韩婆子陈氏等人,认真地说道,“今天是我带二丫上镇上抗包的,二丫力气大,干活非常卖力,管事非常喜欢。”

韩二柱力气大,肯吃苦,隔三差五就上镇上抗包,村里很多人到镇上找的活就是韩二柱牵的线。

而且他为人诚恳,绝对不说谎。

他的话一出来,所有人便明白了,原来二丫真的是去镇上抗包赚了钱!

也就说,韩婆子刚刚说的二丫偷家里大米的事情完全就是污蔑!

了解了事情的真相,所有人看向韩婆子陈氏杨氏的目光就变了,有人鄙夷,有人不屑,有人恍然大悟。

陈氏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感觉自己的脸被人“啪啪啪”狠狠地打,真疼!

韩婆子则一拍大腿,一屁股坐在了地板上嚎叫起来。

“哎呦我的娘喂!欺负人了!二丫你个贱蹄子竟然联合外人欺负我一个老太婆了!我不活了,我不活了!”

众人无语地看着韩婆子,有些看不惯的开口了。

“喂,铁生婶子,你也太不讲理了吧!明明就是你们诬陷二丫,怎么还骂二丫欺负你?”

韩婆子气恼地瞪了说话那一眼,尖叫道,“我怎么就诬陷了?那死丫头就是偷了我家的大米!”

那人气笑了,“刚刚二柱已经证明了二丫赚钱买的大米,你怎么还这样胡搅蛮缠?”

“我呸!你个老贱货,你不就是看上我家的二丫,想让她给你小儿子当媳妇,才给二丫说好话的?老娘告诉你,做你的白日梦去吧!”

那人的脸都绿了,她不过就是看不惯韩婆子搓磨孙女的事,说句公道话而已。

没想到那韩婆子竟然骂她觊觎二丫,这老货自己不要脸不要皮,连孙女的名声也不顾了!

那人叉着腰骂了起来,“你个老贱货,就算是把二丫送给我家小子当媳妇我都不要!有你这样恶毒的奶奶,谁敢娶你家的女孩儿?”

“老不死的东西,你才恶毒……”

“够了!”

族长大喝了一声,威严的语气令韩婆子和刚刚说话的老妇人立刻停止了对骂,都安静了下来。

族长的视线在两人的身上扫过,重重地哼了一声。

“今天这件事情已经很明了了,就是铁生媳妇和她儿媳妇诬陷二丫……”

“族长老哥,你不能这样……”

韩婆子正高声喊冤,却在族长那犀利的目光中,缩了缩脖子,不敢吱声了。

“……族规第十六条规定,凡是故意诬陷陷害者,罚5两银子,十大板子……”

韩婆子一听这话,差点没晕过去。

银子对于她来说,那就是命根子!

罚她银子还不如杀了她!

至于那十大板,韩婆子压根就没有理会,不是她不想理会,而是她的注意力都在银子上面,忽略了要打板子的事实。

而陈氏和杨氏则是傻眼了,她们没想到,事情的最后,她们的目的没有达到,反倒是要接受惩罚!

“凭什么要罚银子!”韩婆子嗷地尖叫起来,眼见着要冲上去找族长算账,却被人及时拦住了。

拦她的人的是韩老头,韩老头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怒斥道,“你惹的祸的还不够吗?”

“什么我惹祸?明明就是二丫那个贱货……”

在韩老头冰冷的视线下,韩婆子终于不敢再说什么了,毕竟她内心里还是挺害怕韩老头的。

“族长老哥,是我没有管好老伴,我的错!”

韩老头苦笑一声,歉意地朝族长行了一礼。

族长见韩老头的态度诚恳,脸色这才好一点,“铁生啊,你家这位闹得实在是太过份了!”

“我知道,哎,回去我就好好教训这老婆子一顿。”

韩老头又是保证又是道歉,认错的态度非常好,然后苦笑一声。

“族长老哥,我也不怕家丑外扬,其实这一切还不都是穷给闹的。哎!”

韩老头重重地叹息一声,“四小子大利就快要考秀才了,这不考试的费用一直没有凑齐,我家老婆子愁得头发都白了。这不,看到二丫背了大米回来就让那丫头把大米交给家里,但是二丫不愿意。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