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灵异科幻 > 都市鬼先生

更新时间:2019-11-12 17:56:18

都市鬼先生

都市鬼先生 魍魉 著

连载中 贾正经 婚姻爱情 豪门世家 虐恋情深 古言

人死也能复生?您没看错,这是认真的。当一个都市小白走过黄泉路,学得道法,欠下阴债时,或许复生就不是这么有意思了。抓鬼降妖,行走于都市之中。豪车美女,小白领也有春天

精彩章节试读:

第20章 保家仙

这雷公虽然是嘲讽了我,但人家确实是给力,一剑过去都快给这残魂打散了,而诸葛晟也终于是达到了极限,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看得出来是真的到达了一个临界点了。

“哈哈哈哈,诸葛晟,对付现在的我都需要耗费这么多力气,本以为小瞧了你,没想到,是我高看你了。”那道残魂已经被打的奄奄一息,但还是支撑着自己嘲讽诸葛晟。

“你,到底是谁。”诸葛晟说话都有些喘不过气来,但我能够明显的感觉到,诸葛晟起了杀心。

“诸葛,别冲动,杀鬼是要背天谴的,咱们收了他,送到地府去就行了。”我很是担心诸葛晟一个情绪激动把那残魂打个魂飞魄散,不过这残魂确实厉害,虽然只是借了一点力量,但那毕竟是雷公啊,这一下子都没有凉凉,也实在是厉害。

“哼,那就送到地府,看看能不能审出点什么来吧。”诸葛晟也不再跟那残魂废话,拿起小葫芦就收了,又缓了一会,才从地上站起来。

“糟了,那个院长呢?”诸葛晟突然惊呼一声,我也才想起这个老东西来,四下里一看,才发现他早已经逃之夭夭,连个人影都看不见了。我跟诸葛晟几乎是下意识的对视了一眼,就一起踉跄着爬了起来。

“他灵魂受损,身上也有伤,跑不远,快追。”诸葛晟催促了一声,赶紧从刚刚那个洞口跳了下去,我也在后面强忍着胸口的不适,跟他一起跳了下去。水已经快要淹没下面了,跳下去才发现没到了腰间。那些个水鬼和孩子的尸体,却都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站住。”诸葛晟大喊一声,不知道从哪里捡起了一块石头就扔了过去,正砸在那院长的后脑勺上,诸葛晟出手多狠,直接砸了他一个趔趄。

“你们不要欺人太甚。”这院长回头恶狠狠的看着我们两个,恨不得要将我们扒皮抽筋,但这要是在外面,可能我跟诸葛晟还会考虑一下,在这不知道是什么年代的墓穴里,一共我们三个人,就是真的杀了他,也不会有人知道。

“滚特么犊子,跟我这装尼玛大尾巴狼,今天,你要么认罪伏法,要么,老子送你上西天。”我也是真的有了火气,这个老犊子残杀了多少孩子,又让我遭了这么多的罪,今天就是不弄死他,也得打残废了再说。

“这位小兄弟,我们往日无怨,近日无仇,正主你们也抓住了,为何要跟我一个老头子过意不去?”这院长也知道他根本就不是诸葛晟的对手,所以干脆想要我们放过他。

“哼,无冤无仇?那这些孩子的账,怎么算?你残杀了多少无辜的孩子,自己不清楚吗?恐怕这些孩子,还都是孤儿吧。活着往嘴里灌热腊,你特么也干得出来?”

诸葛晟显得有些愤怒,或许是因为诸葛晟身世的原因,这些年来一直是自己一个人,所以才更加怜悯这些孤儿吧。我之所以这么想,是因为即便是在这种光线下,我也能看到,诸葛晟的眼角,有几滴泪光闪动。

“对,你个老丫的王八犊子丧尽天良,特么的不是人,生孩子都得特么没屁眼。”我也跟着诸葛晟骂街,什么难听说什么,这老瘪犊子脸上果然是变了颜色,眼神突然变得狠毒。

“小子,你说话注意点,否则一会,我也让你尝尝灌热腊的感觉。”这老王八蛋看着我威胁了一句,接着扭头对诸葛晟说道

“后生,我不欠这些孩子的。我养了他们,不然他们可能早就饿死了。是我让他们多活了这么久,现在我需要了,他们为我死,有什么不对吗?”这院长的表情变得十分狰狞,我有种不好的预感,这孙子是不是攒大招呢。

“畜生,今天,你得死。”诸葛晟咬牙说了一句,身形立刻就动了,而且速度非常快,几个闪身就到了这院长的身边,同时手中的泰山石剑狠狠的朝着这院长的脑袋就砸了下去。这玩意可是石头,看起来就不轻,真砸脑袋上,估计脑震荡得有了。

“后生,这可是你逼我的。”这院长也发了狠,居然从身上掏出来一把刀,不知道有没有其他的作用,反正杀人肯定是没啥问题。

“诸葛小心。”其实不用我提醒,诸葛晟也知道,在怎么道法高深,那也是对付鬼,现在性质不一样了,就是持械斗殴,那一刀砍身上可是实实在在的。但诸葛晟的身法实在是诡异,竟然让这院长几刀全都砍了个空。

“哼,后生,你来接这个。”这院上说着,甩手就丢出去一个东西,借着忽明忽暗的油灯我才看出来,那居然是个巴掌大的蜘蛛。诸葛晟也注意到了,但是诸葛晟却没有硬接,而是用黄符迎了上去,而那蜘蛛也像有灵性一样,一跃就跳开了。

“小子,这可是我用血养出来的,你敢沾一下试试。”眼见诸葛晟被那蜘蛛牵制住了,我硬生生的从墙上扣下来一块石头,抓在手上正正好好,眼瞅那老犊子想跑,我狠狠的就扔了出去,心想着要是能砸死就砸死了,砸不死就绑了送派出所。

只要是肉身,那就好对付,我这一块石头过去,正砸在那老犊子的后背上,可能是石头上有尖,衣服都给扯开了。但是随着这老犊子衣服一破,我感觉事情更不妙了,因为他的后背上纹着一个看不出是个啥的东西来,人首蛇身,样貌奇丑,而且非常的狰狞。

“保家仙?”诸葛晟刚刚用泰山石剑砸烂了那大蜘蛛,一回头正好看到这一幕,也不由的惊呼一声。

“呵呵,后生,你知道的还挺多。没错,这就是我们家供奉的保家仙,既然你们苦苦相逼,那就让你们死的瞑目。”这院长一阵阵的阴笑,身上的气息也似乎变了不少,说不清楚到底是什么,但是没有了人气,反而有了丝丝缕缕的妖气。

“这是个蛇仙,不过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小心了。”诸葛晟小声的嘱咐了我一句,摆开架势准备迎战,我也是一阵的心惊,保家仙的传说我是听说过的,很多人家都会供奉这种保家仙,大都是成了精的动物,什么黄鼠狼啊,蛇啊,耗子啊啥的,又叫精灵。但要说见,那是从没有见到过。

“哈哈哈哈,老娘好久没有吃过人魂了,这两个小子不错。”一个刺耳的声音从院长口中发出来,还没等我反应过来,这院长就突然动了,速度之快简直是骇人听闻,身体扭曲程度也像极了一条蛇,尽管身上的骨头发出咔吧的响声,也根本不耽搁他的攻势。

诸葛晟一把推开我,脚下也动了起来,动作同样诡异,几个弹跳就转到了这院长的背后,同时泰山石剑也是向下这么一刺,但是那鬼东西却凌空一个翻身,一把拍开了诸葛晟的泰山石剑,不过没有躲开诸葛晟的一脚,被一脚踢在尾骨上,踢飞了出去。

“魁星踢斗?你是搬山道人?”这尖锐的声音看起来有些惊讶,恐怕是没想到遇到了如此古老的门派,我也很是惊讶,莫非诸葛晟是个盗墓的?但想起诸葛晟那一身正气,加上请神的法门,我就否决了这个想法。

“如来顺吾,神鬼可停廖。如若不顺吾,山石皆崩裂。念动真言决,天罡速现形,破军闻吾令,神鬼摄电形。急急如律令。”诸葛晟根本就没搭茬,画了个掌心符,口中咒语声声是不绝于耳,虽然我没有听懂,但是那蛇精显然是听懂了,惊叫一声就直奔诸葛晟而来。

但还是诸葛晟的口诀快,这蛇精马上就要抓到诸葛晟的时候,诸葛晟突然手指一点,泰山石剑向前这么一戳,像是有一股大力一般,直直的就把这蛇精弹飞了出去,同时,诸葛晟也像脱力一般,大口的喘着粗气。

“召神咒,你是天师门下弟子?难怪你还会使用掌心咒。”院长再次从水中站了起来,看起来是相当的虚弱,苍老的声音惊讶的问出了这句话。看来那保家仙是直接被打跑了。

“老贼,受死。”我知道诸葛晟现在没有了力气,这召神咒虽然看起来没有万急催神咒厉害,但是消耗恐怕也不小,此时就应该是我动手了。我手里什么东西也没有了,但是看着老丫的这幅状态,我也不怕了,却没想到刚冲了几步,一口黑血就喷了出来。

“哈哈哈哈哈,小娃娃,阴煞之气入体,还敢如此的嚣张?你就不怕你死在这里,永远也出不去了?”我模糊听到这老犊子说什么阴气入体之类的,但是精神已经开始变得有些恍惚,同时一股子寒冷就从体内传来。

“不着调的?贾正经?贾正经?”我似乎听到诸葛晟在呼唤我,也在死命的摇晃我。但是那股阴寒的气息来势太快,我甚至连意识都快消失了。

“哈哈哈哈,阴煞之气入体,耽搁久了,就会魂飞魄散。看你们兄弟情深,你就一起陪他吧。”院长嘶吼着,提起刀子就冲向了诸葛晟,诸葛晟也只能是一边保护我一边死命抵挡,就在他快要撑不住的时候,我的左手上涌来一股灼热,而且非常的热,那股寒气瞬间烟消云散。

“烫死我了。”我大喊一声,同时左手就抡了出去,正好打在那老犊子的脸上,就听见喔的一声,那孙子直接把脸就埋进了水里,诸葛晟抓住机会,上去就是一脚,那院长接着就撞在了墙上。

本以为胜利在望,却不料诸葛晟也终于站立不住,痛苦的蹲了下来。

第15章 老子又来了

然而,如此大好的托单机会,哥们却是没有抓住。因为实在是太累了,三个人挤在我一室一厅的房子里,我也不好意思洗澡,由于家里的床被我烧了还没来得及换新的,只能我跟诸葛晟打地铺,让陈涵菡睡沙发了。

折腾了这么一晚上,我的精力已经是到头了,连打坐都顾不上,倒头就睡了。第二天醒来才发现诸葛晟瞪着一双带有血丝的眼睛,盯着我是目不转睛。都给我看毛了,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屁股,还好还好。

“卧槽,大腿,你要干啥?”

“草,干啥?你丫呼噜打的震天响,我一晚上没都没睡,还特么跟电钻一个动静,不知道的以为施工现场呢。给,这是我列的清单,你带着陈涵菡去采购吧,我要补觉。”诸葛晟说完,倒头就睡了。

卧槽,哥们打呼噜声音又这么大吗?挠了挠凌乱的头发,起身出了卧室,就看到陈涵菡那妙曼的身姿正穿着我的一身运动装在厨房里面忙碌。草,穿我的衣服都能显得这么苗条,美女果然就是衣服架子。

“哟,妹子,你还会做饭啊。”我傻嘿嘿的一笑,然后跟忙碌的陈涵菡搭话。

“嗯,没办法,毕竟大部分女孩子都喜欢吃嘛。”陈涵菡一边说着,一边忙活着早饭,此情此景我是多么的向往啊,早上起来,我美丽温婉的女票在做饭,我从背后轻轻搂住她的腰,可是我如果现在去搂陈涵菡,恐怕会被跟灰太狼一样被一平底锅拍死。

“哎呦,挺好看的还,我尝尝。”我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去拿一个看起来像小蛋糕一样的东西,却被陈涵菡一巴掌拍在手上。

“去,手干不干净啊,去洗手。”要不说美女天生就是男人的克星呢,我讪讪的把手洗干净,然后帮陈涵菡收拾了一下,俩人就坐在客厅吃了起来。

“赶紧吃完,咱们俩去采购。你还行吗?精神要是不好就再睡一会,我自己去。”一说要把陈涵菡留在家里,这丫头立马不干了,说啥也要跟我去采购,说是这样真实,拍摄下来,能更好的宣传老祖宗留下来的本事。

“行,我拗不过你,那咱们就把诸葛扔家里吧。”吃完饭,我们俩收拾了一下,就开车去了诸葛晟指定的地方。这里并不是很好找,在一个文玩古董的集市上,一处很不起眼的小店。

“买什么啊?文玩字画,飞鸟鱼虫,什么都有。”老板是个半大老头,看我们一对俊男靓女进来,显然没拿我们当内行,也就非常懒散的询问我们。

“哦,这些都不要。我是诸葛晟介绍来的,来采办一点行头。”果然,这话一出来,这老板就显得有些郑重了,眯着眼睛看看了看我。

“这位小兄弟,何门何派,修行何法啊?”我一听这个,心说老家伙绝对是懂门道的,在这里绝对不会花钱买到橡木剑的。

“不才,在下是清微派门下,修习雷法。”我也没含糊,上来就自报家门,这老板显然也是听懂了,点了点头,又看了看我,接过我递给他的清单,转身就去操办了,一会的功夫,全都拿出来了,鱼线,防水袋,黄纸,朱砂,桃木板,糯米,供香,还有一瓶子黑狗血,算是相当的齐全了。

“贾哥,民间传说的糯米和黑狗血真的管用吗?”陈涵菡小声的问我。我特么哪知道啊,诸葛晟让我买的,又不是我说要买的。那玩意我能知道啊。没搭理陈涵菡的话茬,买了东西,我们就溜号了。

买完这些东西,加上堵车,一上午就过去了,诸葛晟肯定还从我家里趴窝当死狗呢,我跟陈涵菡就找了一家肯德基,看到旁边有个女装店,就让陈涵菡先去肯德基了。咬咬牙,买了一身200来块钱的衣服,女孩子修身的运动装,拿给陈涵菡的时候,她的眼睛明显亮了一下。

“贾哥,你还舍得花钱给我买衣服啊。回去走公款给你报销。”陈涵菡拿出衣服来看了看,看得出来她还是比较满意的。

“别了,公是公,私是私,一件衣服我还是买得起的。这是哥送你的,别管了。你那身衣服昨天晚上都刮破了,穿着我这大号的衣服出门也不是个事啊。”陈涵菡听我这么说,也没回答,只是甜甜的一笑,俩人就吃起了饭。

回到家里已经下午了,诸葛晟正在客厅盘膝打坐,估计是在练气,我们进门的声音惊动了他,稍微抬了一下眼皮,看到是我们,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东西都买回来了?不着调的,咱俩要开始工作了。”说完就拉着我进屋了,示意陈涵菡玩一会,就把门一关,开始摆弄起这些东西来了。

“怎么样,仗义吧。”诸葛晟突然来了这么一句,听得我是没头没脑的,啥玩意就你仗义吧,见我没说话,诸葛晟连头都没回。

“给你一个和陈涵菡单独相处的机会,还不够仗义吗?”草,这话听得我那是老脸一红啊,难道我真喜欢陈涵菡吗?或许算不上吧,但是这个单纯大胆的小姑娘确实是让我有些念念不忘。这个自来熟的妹子给我的印象非常不错,不然不会短短几天,就像老朋友一样了。

“咳咳,那啥,大腿,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啊。”我有些尴尬,咳嗽了两声逃避了这个话题,诸葛晟见我这么问,也就没有继续纠缠我跟陈涵菡的问题。

“什么怎么办,准备好东西,打上门去啊。”诸葛晟显然是非常有信心,一边用朱砂涂抹着鱼线,一边告诉我今天要团灭了那些水鬼。

随后我们俩就开始了疯狂的忙碌,把黄符用保鲜膜缠了,又放进防水袋里。这黄符我不认识,恐怕是一些护身的符咒。鱼线也被朱砂侵染成了红色,桃木板上也画了不少的符咒,总之是准备的非常齐全。弄完了这一切,太阳就下了山了。

“行了,等时间吧,十点这附近就差不多没人了,到时候,咱们下去争取一波端了这些水鬼。”诸葛晟喝了一大口水,然后点上一颗烟,淡定的抽了两口,完全不像我一样坐立不安。

“你别转了,拉磨呢?”诸葛晟看我一圈一圈的转,突然一笑,然后又开启了他那贱贱的嘲讽。

“滚犊子,你才是驴呢,今天可是一场恶战啊。”我骂了一句,又转头看向了窗外,昨夜的一场大雨,水位上涨了不少,恐怕没有这么好解决了。该死的张大仙,初一十五还不到,想找都找不着他。

纠结着吃了晚上饭,不知不觉就到了十点,我知道,该来的总是会来的,就像诸葛晟说的,既然已经沾了因果,那躲也躲不过了。

我们三人又一次来到岸边,诸葛晟把鱼线掏了出来,给了陈涵菡一个桃木牌,让她拿好,然后又把鱼线放在水上,看着鱼线飘在水面上,我有些疑惑,小声的问道:“大腿,大腿,你干啥呢?”

“哼,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诸葛晟小声的回答了我一句,同时手中就翻出来昨天那把短剑,昨天匆忙,没有看清楚,今天才发现,这说是一把短剑,倒不如说只有一个短剑的形状,也就匕首这么大,剑尖都是圆的,好像是石头质地,非常的光滑,上面篆刻着符咒。更像是一件工艺品。

“哎,大腿,诸葛,你这把剑什么来头啊?”我实在是没忍住好奇心,加上昨天那一闹,水鬼似乎被赶尽杀绝了一样,一个也没有出来。

“这把剑是用泰山石打造的,而且不是一般的石头,是碧霞元君脚下的石头,日夜受仙气所影响,一次抓妖,我的法器被毁,从碧霞元君处求来的此物。又找大师打磨雕刻而成,可以镇天下邪祟。”诸葛晟小声的跟我解释,同时手中鱼线猛然一拽,就听见水中啪的一声。

“贾哥,水,水鬼。”陈涵菡的声音依然有些害怕,恐怕是昨晚的经历让她心有余悸,而我自然也看到了那水鬼,正准备将手中的五雷咒打出去,诸葛晟却先出手了,应该说,是先出嘴了。这丫的居然吐了一口唾沫。

没想到,一口唾沫居然打的水鬼一个趔趄,同时我手中五雷咒也已经招呼到了,不过这黄符可不是这么好甩的,本意是奔着水鬼眉心去的,扔出去才发现,能够勉强打到水鬼就不容易了,这一下,虽然水鬼被打的不轻快,但还是逃跑了。

我正尴尬着,觉得自己是不是坏事了的时候,就被诸葛晟一声来了给拉回了眼前。果然,又出来了三四个水鬼,刚露头,诸葛晟手中鱼线就已经开始抖了起来,打在水鬼的身上,发出滋滋啦啦的声音。

“愣着干什么,动手。”诸葛晟一句话让我反应了过来,哥们立刻伸手,迅速的掏出黄符,大喊一声:“呔!老子又特么回来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