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幻想异能 > 快穿之灭了她的光环

更新时间:2019-11-12 17:57:07

快穿之灭了她的光环

快穿之灭了她的光环 京酱寿司 著

连载中 季暖,冷一世 仙侠 豪门 豪门世家 空间

为了彻底的自由,季暖踏上了亲自做任务的旅程。看着各个世界女主们闪亮亮的光环进度条分分钟熄火,季暖小爷表示,做这种损人利己的事果然不要太爽!白莲花?掐萎了!腹黑女

精彩章节试读:

第15章 叔叔,不约(13)

她也觉得沈晴和江烨在一起是在打她的脸,于是就赏给了沈晴一个嘴巴。

发了火。

那次沈晴也动了怒,两人正式撕破脸面。

后来沈晴的公司被别人吞并,方若若还以这次的撕比为由,还在兀自神伤,觉得沈晴不值得她去拉把手。

是江烨拉的沈晴。

然而后来沈晴一直没有把公司经营到曾经的规模,孤寡终死。

期间江烨并不是没对沈晴动过心。

他只是忘不了方若若,他怕自己对不起沈晴,也就一直没答应。

江烨和沈晴都曾经有过那样一个感慨,就是,他们如果相遇得更早一些就好了。

原剧情中他们的心愿,季暖在这里帮他们完成了。

不就是换个厕所的事儿么……

她也想知道,换个时间,换个地点,如果方若若知道沈晴喜欢江烨的话,还会不会插足。

季暖睡觉之前瞅了一眼系统,正看见厕所里的沈晴在纠结。

这小姑娘蹲在便池旁边,盯着便池里的手机,手伸过去,缩回来,伸过去,缩回来……

一直在纠结要不要把手机捡回来打电话呼救。

就在这时,外边出现了一些稀碎的脚步声,当时沈晴那个脸啊,跟向日葵见了阳光似的。

她一个猛甩头就奔到厕所门边,邦邦地砸了门,一边砸一边喊:“来人啊!”

“救命啊!”

这么喊了半天,当江烨拿着钥匙和她四目相对的时候……

卧槽沈晴眼里那光啊!

估计这时候的江烨在沈晴眼里是带光的。

季暖:“……”

她没好意思往后看。

感觉这是一个有味道的爱情小电影……

……

季暖爱玩,喜欢新鲜东西,这么一个大学校,她待一个星期也差不多腻了。

再加上之后的任务一直没什么进展,她这一星期过的确实也就那样。

期间就是交了个小嫩草朋友,小嫩草朋友见她的时候时不时就脸红,季暖瞅着顺眼,没事就跟小嫩草朋友聊天。

一来二去的,俩人就混熟了。

这一个星期,季暖实在是乖的不像话,除了照样不学习之外大家还真倒信了她的邪。

原因无他。

一个原本高傲爱挑事儿的叛逆大小姐突然一身休闲装出没在各个餐厅窗口,对每个人都笑眯眯,每天都学雷锋做好事,谁能不信她改邪归正了呢?

大家对她的印象蹭蹭攀升,外加上她和郑小校草关系很好,于是人缘也就跟着好了起来。

混熟了,大家也就开始使坏,比如明理暗里天天念叨“昊念CP”什么的。

常常把小小草的脸整红。

至于季暖,她脸皮厚,听见就乐呵一声了事,也不生气,让大家对她的概念一颠覆再颠覆。

她每天就过着这种泡小草拢人缘的小日子,转眼就到了周末。

到家之后江烨又变出来一串手链,很漂亮。

按照江烨的话说,可以挡一挡她腕子上的伤疤。

季暖也就接了。

值得一提的是,根据沈晴的那个个性,她果然开始对江烨疯狂的追求。

在学校闹的沸沸扬扬的。

江烨不是木头胜似木头,一点情商没有。

开始的时候他能躲则躲,后来就习惯的差不离了,依旧会下意识地躲一躲。

但每当听到沈晴两个字的时候,江烨面上还是会有一些微妙的变化。

到底那种炮轰式的追求在江烨眼中还是留下了不小的印象。

周五在放学的路上沈晴就各种追随,江烨给完手链之后就不见了人。

去企业那里帮忙了。

江诚听说是去出差,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也就是说其实,假期这个偌大的家里其实该在的都不在。

周六,季暖躺在游泳池边晒太阳,时不时游个泳吃个冰淇淋,自在的很。

她这个星期一直在观察方若若的动向。

毕竟她这十万块钱打了水漂,方若若总归需要一笔钱的。

她担心方若若会又想起之前那个点心店。

事实证明……人都是差不多的。

突然来过一个赚钱的捷径,即便那些钱打了水漂,再让她去辛辛苦苦赚小钱的话,她未必能愿意。

方若若再没考虑过那家点心店。

她把主意打到了奖学金上。

奖学金每半年一给,几个世家财主攒一攒,基本上奖学金的数目在一万到八万之间。每个年级前五依名次分配。

方若若现在正在求老教授帮忙。

方奶奶住院自然是能省则省,住不到正儿八经的单人间。

而G大有个勤俭节约的老教授,姓张,也是个老奶奶,和方奶奶差不多的年纪,基本上在G大甚至在全国都可以说得上是德高望重。

老人节俭,前阵子需要住院观察,她自己坚持没住单人间,于是也就凑巧和方奶奶分配到了一个房间。

两个人在合适的时候聊聊天,也就认识了。

方若若经常去看望方奶奶,给张教授留下很好的印象,也就在G高没少关注方若若的情况。

原剧情中,在方若若升大学的时候,老教授也没少在学问和人情上帮忙,使得方若若成功考入G大。

季暖瞅见系统上的信息,感觉这老人也是光环之一。

方若若成绩很不错,基本每次都是年级前五。

可想要拿到那个八万块钱,只能是第一。

方若若想请老教授去说说情,让校方看在她家庭贫困的份儿上,把第一名的前和她的钱换一换,将那个八万块钱资助给她。

毕竟,第一名家里根本不差钱。

乍一听起来仿佛合情合理,但季暖不知该怎样评价这个行为。

她也不用评价。

怎样评价和怎样考虑是老教授的事,她需要动脑子的,是怎么通过这件事试着灭一灭这货的光环。

季暖站在泳池旁边,一个纵身跳入水中。

跟一条优美的小人鱼一样。

没别的,她就是心里憋了整女主的计了,高兴。

她没有发现,在不远处的阳台上,有一双眼睛,正在盯着她看,神情专注而危险。

那双眼睛是属于江诚的。

从江诚这个方向看过去,整瞅见季暖穿着泳衣,在水里游来游去,颇为惬意的样子。

等她游累了,她干脆就头朝天空,在水上漂着。

嫩藕一样的皮肤就那样露在外面,从这个距离,江诚甚至能看见少女被布料盖住的两个小土丘……

第27章 叔叔,不约(25)

季暖不知道这些事情会不会被传得沸沸扬扬。

也从没关心过这些。

她那天是被江诚抱回去的。

江诚开门之后把季暖往自己卧室床上一扔,随后身体就贴了上去。

标准式儿的床咚。

季暖眨巴眨巴大眼睛,道:“你让我往张初身上补刀,就不怕张初的爸爸来找你麻烦么。”

江诚皱眉,胳膊一转,大手一捞,托着季暖的小脑袋缓缓向上,吻住了他的唇。

他跟受刺激了一样,亲吻的时候十分霸道,颇有那么些宣示主权的意思。

直到季暖呼吸有点不畅了,他才把唇挪开。

“这个时候你竟然还在提别的男人,嗯?”

季暖懵比了一下子,试探性地问,“别的男人?”

“张初的爸爸?”

江大冷佛面无表情:“嗯。”

季暖:“……”哥们你是来搞笑的吗……

瞅见季暖懵比的表情,江诚轻笑出声,“傻。”

“他爸没有那本事。”

“你要相信,全世界谁也奈何不了你男人。”

季暖无语凝噎。

她发现江诚的身子又开始发烫。

那次在医院之后,他虽然说在贴近她的时候也会这样发烫,却没有这么严重。

是个成年女的都知道对方身体发烫是个什么情况。

季暖:“你不是说要等我十八岁的吗?”

江诚没回答,一低头就又吻了上去。

一边吻,嘴里还一边含糊道:“你是我的……谁也不能碰你……”

“谁也不能看你……”

季暖:“……”哥们儿,前边还可以,最后一句过分了昂……

这样恍惚间,她又瞅见江诚胸前闪过一道红光。

跟会发光的针一样。

一闪而过,跟医院那次同样的情况。

上次医院之后就再没出现过这种情况,季暖还一度以为自己那时候确实是眼花了。

现在看来……

季暖抬手,又摸向了那个位置。

毕竟上次有了经验,她这次干脆连摸索都剩了,直接开始解江诚的衬衫扣子。

江诚:“……”

“你在玩火。”

季暖:“不是,我在玩光。”

“江诚你胸又发光了。”

讲真,这两句话当真雷人。

可是江诚听不到,他能听到的只有其中的两个字。

——江诚。

就因为这两个字,他的肌肉僵了僵,全身每个毛孔都在叫嚣、兴奋。

他握住季暖罪恶的小手,注视着她的眼睛,“你叫我什么,再叫我一遍。”

季暖:“江诚……”

十分不走心,可是江诚的目光却波动得厉害。

季暖关注点没在这上面。

在江诚握住她之前,她已经把对方的衬衫解开了。

她的目光看向了江诚的胸口。

在健实的肌肉上面,有一条鲜红的胎记。

那个胎记像是一道伤疤一样,跟刚刚那道光的形状很像。

季暖的手从江诚的大手里缓缓抽出来,抚向那块胎记。

看到它的时候,季暖的心蓦然抽痛了一下。

很剧烈,很难受。

“这是……什么?”

江诚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依旧注视着她的眼睛。

他再一次把她的手握住,把身体又贴近了她。

“告诉我。”

季暖:“什么?”

“告诉我你的名字,好么。”

季暖看着他的眼睛,感觉里面的灼热要将她烤成飞灰一般。

她鬼使神差地缓缓脱口:“……季暖。”

江诚眼中漆黑如深潭,里面的情意深不见底,但是很明显,因为这两个字,深潭的表面已经被搅成漩涡。

他吻了上去。

“季暖……暖暖……”

“暖暖……我忍不住了……我爱你……”

……

季暖第二天一早醒来,感觉全身像是被千万头草泥马踩过一样难受。

马丹……

上当了。

谁特么说那种不可描述的事情非常欢乐的?谁?!

不过其实是欢乐没错……

但特么也疼啊,累啊……

季暖刚刚醒转,江诚就已经春风满面的端过来一碗热粥。

十分贴心的样子。

……贴心你妹啊!

有这个架势,你昨晚贴心一下好的吗?!

牲口,太特么牲口了……

季暖接过来粥,喝一口白他一眼,喝一口白他一眼。

“你去忙好吗大兄弟。”

“不要在我眼前出现好吗大兄弟。”

江诚弯着唇角,亲了她的额头一下,“你叫我名字,我就去忙,暖暖。”

季暖:“你去忙好吗江诚。”

江诚又亲了一下她的额头:“好。”

“我忙着照顾你,今天不去公司了。”

季暖:“……”

这个节骨眼真是懒得和你争辩。

季暖端着粥,休息过味儿来,才刚刚有时间看系统。

她这时候才知道,外头都炸锅了。

因为张初。

各种标题都是一个调调。

——知名企业家的儿子艳照曝光。

那个儿子,指的是张初。

季暖乍一瞅,还以为是江诚整出来的事,可后拉瞧得多了,才知道这事是方若若做的。

方若若把他们在一起的场景拍成照片,传到了网上,又被网上的人各种转载,闹大了的事。

就在张初和季暖表白的时候。

方若若从张初家里卷了不少钱,跑路了。

现在警察和张家都在找方若若,都很忙活。

而张初跟季暖的那场表白,也是方若若撺掇的。

江念不是江诚的亲侄女,也是方若若告诉张初的。方若若跟张初说,江念不是什么大家族的孩子,只差不多算一个孤儿。

她撺掇张初去追求江念再抛弃,让江念体验一把被心爱的人耍被心爱的人玩的感觉。

算是对江念给予他们的羞辱的一种报复。

张初本来就是一个花花公子衣冠禽兽,那还能不同意?

于是就有了广场上的事。

在那同时,方若若正在张初家里发艳照敛钱财。

那时候方若若嘴里念叨的是:“江念,看你这次还不身败名裂。”

“我就不信这艳照加广场告白,别人不会觉得艳照上的女人是你。”

“呵呵。”

季暖:“……”我特么还呵呵呢。

方若若那算盘打的是真好。

可不么,如果是原身江念,肯定会同意告白。

艳照上的脸被P掉了。

不明真相的人肯定会把照片上的人当成江念,不管怎么说,那都是贵族圈里的笑话。

季暖无奈。

她也没成想,方叔是方若若的亲戚,受过方若若父母的恩情。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