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幻想异能 > 乡村医圣

更新时间:2019-11-12 17:58:38

乡村医圣

乡村医圣 路小呆 著

连载中 林洪 总裁 豪门 豪门世家 言情

穷小子林洪意外掉进山崖,获大蛇传承。汲取大地之力,领悟神奇能力。人生从此逆袭,治病种田,发家致富,各色美女纷至沓来,享不尽的逍遥人生。

精彩章节试读:

第7章 十八罗汉手珠

黄毛吓的一哆嗦,不敢再多说,捂着胸口,和自己的同伙相互搀扶着,灰溜溜地逃走,留下一地狼藉。

王金福没想到林洪如此神勇,不由得感激不已:“这位先生,实在是太谢谢你了。不知道怎么称呼?”

林洪客气地说:“王老板叫我林洪就行,只是想进来买个东西,正好碰上了。”

王金福看着黄毛几人离开的方向:“林先生,恕我直言,你还是快点走吧。要不等他们找人过来,难免吃亏。”

林洪不以为意:“怕啥,大不了报警,还真的无法无天了?”

王雨婷慢慢在走到了王金福的身边,附和道:“爸,不是我说你,天天就弄什么风水,气运。

结果呢?看看店里都被弄成什么样子了!生意不好就说是被人算计……拜托,现在都什么年代了,竟然还相信这些?”

王金福黑着脸喝斥道:“小孩子家家的,你懂什么!我心里有数!”

王雨婷气鼓鼓地转过头看着林洪:“林先生,刚才你不是说要买礼物?不知道先生想要什么东西,送给谁?”

林洪揉了揉鼻子:“我只是想给女朋友买个小礼物而已。她家里有人重病,心情不好。

不过我看你这里好像实在不方便,我去别家看看也是一样,就不麻烦你了。”

王雨婷从手上褪下一串手珠递给林洪:“这个东西,你看看合适不合适?”

林洪接过来一看,竟然是串绿松石的十八罗汉手珠!而且拿在手上让人感觉气定神闲,似乎还有某种特殊的功效。

林洪第一眼就喜欢上了这串手珠,拿在手上把玩了很久:“王小姐,这串手珠到是真的合我心意,你开个价吧。”

王雨婷说:“不必,你帮了我家的大忙,这个就当是我送给你的谢礼好了。”

王金福却是脸色大变:“雨婷,不得胡闹!那是你妈妈留下的护身符,怎么可以送人?!”

王雨婷倔强地说:“既然是我妈留给我的,我当然有权决定!如果今天不是林洪出现,恐怕我还会被那些小混混羞辱吧?

难道我的颜面还比不上一串手珠吗?还是你认为它真的可以保我平安?!我是不会相信的!”

手上的绿松石手珠保管的非常好,看的出来平时王雨婷没少用心思。之所以送给林洪,也是有和王金福斗气的心思在里面。

林洪当然不会乘人之危,将手珠还了回去:“雨婷,这个肯定是你的心爱之物,还是自己留着吧,我再去别处看看。”

王雨婷轻咬下唇:“你不要,那我就把它摔了!看看到底能不能保平安!”说完,竟然真的含着泪水将手中的手珠砸向地面!

“不要!”林洪连忙一抄手,险之又险地将手珠接住,无奈地看着王雨婷:

“既然这样,那这串手珠我就先拿着,等你心情好了,我再给你送回来。”

王金福在旁边一个劲的摇头,不知道是心痛手珠送人,还是店被人砸的不成模样。

既然拿了别人的东西又没花钱,林洪有些不好意思。想起来混沌紫金诀上的风水篇,灵机一动:“王老板,你相信风水吗?”

王金福有些不解地看着林洪:“林先生为何有些一问?”

王雨婷看来对他意见很大,丝毫不留情面:“当然信!这个店据说还花了五百万请的大师给看的风水,真不知道怎么想的。”

王金福固执地说:“你不懂!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当然有道理!如果我不信这个,就不可能有今天的基业!明白吗?!”

“哼!我去洗手间。”王雨婷显然也不想和自己的父亲闹的太僵,一瘸一拐的走向了洗手间。

王金福有些尴尬:“林先生,让你见笑了。这孩子,让我送到国外几年,叛逆的很。”

林洪说:“没关系,毕竟过去的东西,在年轻人的心里,并没有什么地位。如果你信的过,我到是学过一点,不知道能不能用的上。”

“真的?!那实在是太好了!”

王金福虽然有些将信将疑,但是当初给他布置风水的大帅早就联系不上,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反正也没有什么损失。

难得有这样的机会,林洪在店里来回转了两圈,结合着混沌紫金诀风水篇里的记载,渐渐地还真看出了点门道。

“王老板,所谓风水,无外乎藏风聚水。当初你找高人给你布的风水,看来已经被破坏了,所以你近期是不是霉运缠身,诸事不顺?”

“对对对,就是这样。”王金福连连点头:“不知道林大师有没有什么化解之法?”

这两个月,王金福可是被折林的焦头烂额。不但生意不景气,还惹上了经济纠纷,甚至连此处的房产,都出了问题!

如果不能尽快地解决问题,那么他就会赔的一干二净,还要再吃官司,欠一大笔债!

有混沌紫金诀打底,再结合紫金瞳,林洪很快就找出了问题所在。不过他并没有立刻动手,而是抬头问道:

“王老板,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

“得罪了什么人?”王金福低头略一思忖,猛的一拍手:“是了!上个月,四圣集团的人过来找我,想要盘下我这间铺子,被我拒绝了。”

林洪眉头一挑:“又是四圣集团?到底什么来头?”

王金福正色道:“四圣集团可是实力雄厚的大集团,几乎所有的行业都有涉猎。而且背景神秘,据说和他们对上,没有一个有好下场。

不过四圣集团的重心向来都是在东边的沿海或是一线城市,怎么会看上小小的LS县城呢?”

本来林洪就对四圣集团没有什么好印象,听王金福这么一说,便不再犹豫:

“那就应该没错了,把你这里的风水局一破,早晚这个店就是他们的,果然打的好算盘。不过今天我既然遇上了,就不会让他得逞!”

林洪通过紫金瞳,可以清晰地看到金福记的风水走向。之前的风水师,的确是没白收钱,的确是下了番苦功。

第11章 我不是那块料

一个怯怯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林洪,是你吗?”

林洪转身一看,原来是李凤琴,立刻爬了上去:“凤琴,这么晚了还出来?”

李凤琴的眼泪都掉下来了:“刚才听说你出事了,我急的和什么似乎的。不过正在家里给我爸做透析,出不来。

刚林出时间,立刻就跑出来。听说你在这边,就直接过来看看。你还好吧?”

四下无人,林洪轻轻地搂着李凤琴:“我这不是好好的吗?到是你爸在家里透析,能行吗?”

李凤琴依偎在他的怀中,眼神有些迷离:“家里当然和医院条件比不了,但是费用太高了,根本负担不起……”

林洪取了同一张卡递在李凤琴的手上:“我明白,这张卡你拿着,密码是六个八,应该够你爸住院和手术的费用了。”

李凤琴一惊,紧张地问道:“林洪,你哪来的钱?我不希望你为了我去冒险,做傻事!那样的话,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

林洪笑着说:“那么激动干什么?我才不会做傻事。这钱你放心拿着用,不够再找我要。”

李凤琴还是不敢相信:“真的没事?”

林洪郑重地说:“绝对没事!我骗你有什么好处吗?等桥修好之后,赶紧带你爸去医院检查做手术,总在家也不是事儿。”

李凤琴感觉手中的卡有些烫手,有心拒绝,但是又事关自己亲爸的性命,最终,还是收下了银行卡:

“林洪,为了爸,我真的无法拒绝。以后我就是你的女人,今生今世,永不改变!”

林洪笑着说:“干什么那么严肃,时间不早,赶紧回去休息吧,明天桥一修好,就送你爸去医院准备手术。”

“恩。”李凤琴没了包袱,踮起脚尖在林洪的唇上落下温柔一吻。

勾的林洪有点心猿意马,不由得上下其手,露出邪邪地坏笑:“你这是在玩火,知道吗?”

经过人事之后,李凤琴对林洪的动作非常敏感,还没怎么样,就已经浑身酥软,眉目含春,弱弱地说道:“别闹,今天不行,快点让我回去。”

林洪无辜地看着她:“拜托,是你依在我的身上,可不是我死抱着你……”

“讨厌,以后再也不理你了!”李凤琴两腮飞红,用尽全身的力气从林洪的身上站了起来,头也不回地向家的方向跑去。

这让林洪非常的无语:“女人,还真是麻烦的动物……”

在全村人和施工队的努力下,第二天中午,塌掉的石桥就重新修好通车。

李凤琴带着她爸进城看病,林洪也和父母说要出去见个朋友,一个人出了村子。

转了一个圈儿,确定没有人跟踪,这才转向后岭,认准西峰的方向狂奔而去。

小时候家里的条件不好,林洪可是没少上山跟着大人采药,后岭自然并不陌生,但是却没敢太过深入,所以印象中才没有关于紫金观的记忆。

后岭是羡仙峪最大的一座山岭,山势险峻,野兽众多。就算是本地人,也很少有人敢太过深入,最多在外围转转。

林洪这一路奔来,感觉自己身轻如燕,原本险峻异常的悬崖,都可以轻易攀岩而上。

这边基本上就是无人区,根本没有什么线路可言。林洪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向着西面最高的山峰努力前行。

二个小时之后,林洪终于如愿以偿地登上了最高的西峰。意外的是,站在峰顶,没有发现任何建筑的痕迹!

林洪累的够呛,找了块大石头坐了下来:“难道找错地方了?这里明明就是西峰呀?恩?什么味道?”

正在林洪郁闷的时候,隐约闻到一阵肉香,耸了耸鼻子,顺着香味寻去,最后发现香味竟然是从悬崖下面传来的!、

站在悬崖边上,小心地向下望去。发现在下面十米外,有个突出的平台,洞虚真人正坐在那里烤着野兔,香气格外诱人。

林洪大声叫道:“洞虚道长,我来了!”

洞虚真人眯着眼睛看了他一眼:“那就下来,离着那么远说话,不累吗?”

“道长,有点太危险了吧?”

林洪计算了一下距离,从悬崖顶到下面的平台,虽然只有十米左右的距离,但是平台太小,直径不到二米。

要是一步没踩正,下面可就是百丈悬崖,掉下去中,就可以直接加入某品牌的豪华套餐了!

洞虚真人撕下一条兔腿,边吃边含糊不清地说:“你还想不想知道答案?想就下来,否则过一会儿我可就走了。”

林洪四下看了看:“好,你等你一下。”

林洪找到一根比较粗的藤蔓,扯了过来,一头缠在最粗的一根树上,另一头甩下悬崖,顺腾而下。

站在石台上,林洪这才看到石台连着一个岩洞。洞口的上方,歪歪扭扭地刻着三个字:“紫金观!”

林洪揉了揉眼睛:“不会吧?这里就是紫金观?虽然我读书少,你也不要骗我……”

洞虚真人瞪了他一眼:“什么意思?谁和你说的紫金观就一定要规模宏伟?老婆饼里有老婆吗?佛跳墙里有佛吗?不过是个噱头罢了。”

“我竟然无言以对……”林洪怎么也想不到洞虚真人会大讲歪理,也懒的和他去计较:“你让我来,不是要告诉我一些事情吗?”

“当然!”洞虚真人神情庄重:“知道不知道,你现在的处境非常危险!随时都有丢掉性命的可能!”

林洪吓了一跳:“不是吧?我又没有和谁结怨,怎么会有人要针对我?肯定是弄错了。”

洞虚真人一言一顿地说:“因为你无意中破了陷仙峪的封印,得到了混沌紫金诀的传承,让有些人感觉到了威胁!”

林洪一脸的苦相:“可那并不是我有意而为之的呀?难道就不能解释一下,把问题说开?”

“说开?”洞虚真人冷笑道:“祖师有谕,得混沌紫金诀者,接任紫金观之主,继承传承使命,不得有违!”

林洪可不想给自己加上枷锁:“话可不能这么说,你现在不是紫金观的掌教吗?什么传承使命,还是能者多劳,我可不是那块料。”

洞虚真人别有深意地看着林洪:“你以为想躲就能躲的了吗?从你获得混沌紫金诀的那一刻起,今后的路,就已经注定了!”

林洪抗议道:“这不公平……”

“小心!”林洪的话没说完,洞虚真人一把将他拉到身后。

“轰隆~”一记青色的玄光闪过,正中刚才林洪的落脚之处,将本就不大的石台,斩落一半。切口处极为平整,如同刀切。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