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都市职场 > 大小姐的贴身高手

更新时间:2019-03-13 17:55

大小姐的贴身高手 大小姐的贴身高手

大小姐的贴身高手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子非子分类: 都市职场 主角:陶然,苏婉玲

道门嫡传人陶然,带着道门风水绝学九宫飞星术,却是走出了佛门圣地普陀山。展开

本书标签: 陶然,苏婉玲

精彩章节试读:


陶然天生五行缺四,是至阳火命,命里没有半点其他五行存在。因此单纯依靠道门五行数术或者风水格局来想要控制自己的命数,是没有半点可能的,毕竟天下之大,任何事情都带有五行,只不过是哪一类强哪一类弱罢了。

不过好在往生子在陶然四岁那年,意外遇到一个五行去一,天生缺火的女孩,将她抱了回来,跟陶然一起养着,这才从外在根除了陶然的必死之局。不然的话,陶然断然是活不到成年,更不用说活到现在的十九岁了。

因为生命力太弱的缘故,虽然陶然学了往生子一身本事,可是往生子严禁陶然动用半点,尤其是那对生命力消耗奇大,相对又能更准确卜算来前世今生的九宫飞星之术。

往生子眯眼盯着从小就很有主见的陶然,无奈叹了口气,转头透过没有关的道观山门望了望外面,不再搭理陶然。双腿一发力,整个人瞬间腾空而起。

落地后直接站在了道观的小院儿中,装作正在欣赏西墙下的花草,同时头也不回的对坐在地上恢复的陶然说道:“有客人来了,快起来吧!”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就从往生观山门外传来一阵中气十足的爽朗笑声:“哈哈哈……往生道长,多年不见,您还是风采依旧啊!”

刘海岩一走进往生观,就看到仙风道骨的往生子侧身站在院中,那浑身上下自然散发出来的超然脱俗气质,顿时让他这个纵横商海官场数十年的老滑头,从心底升起一股敬意,这与金钱地位无关,纯粹是心灵上的折服。

“呵呵,刘管家,太客气了,你不也是一如既往的神采奕奕么!”转身望着走进来的刘海岩,往生子笑着答道。

陶然看到进来的几人,无奈地站起身子,拍了拍身上的尘土,静静站在一边,一言不发。他虽然算准了今天有人要来,但却没有往生子那种万事了然于胸的本事,毕竟他才十九岁,跟老道这种活了数百年的老怪物相比,差的不是一星半点儿。

刘海岩四下打量了一番往生观,原本想好了各种客套见面词儿,此时却感觉一阵苍白无力,最终无奈决定放弃,直接单刀直入说道:

“道长,此次前来,我是为了我家老太爷十年前的约定来的。”

一听刘海岩提起了十年前的约定,陶然眼睛一亮,以微不可见的角度,轻轻朝刘海岩那边正了正脸,不由朝他身上多看了几眼。

只见刘海岩冲往生子微微躬身,直接说出了自己此行的目的,没有半点拐弯抹角的意思:“是这样的,道长,这趟老爷子让我来,是因我家小姐已经十八岁,该行成人礼了,因为陶……”

刘海岩说到这里,顿了顿,目光在斜倚着三清殿门框,嘴里叼根毛毛草,一副吊儿郎当样子的陶然身上停留了数秒,觉得他根本不可能是小姐的未婚夫,应该是来往生观游玩的附近山民子弟,这才又继续说道:“陶少爷是小姐的未婚夫,按照家族规矩,也理应陪同小姐一起参加成人礼的。”

陶然并不知道,在刘海岩的眼里,他俨然已被当成了附近山民的儿子,是来往生观串门的,要是刘海岩直接说出他心中所想的话,陶然一定会忍不住当场发飙的!

他听完刘海岩的话后,没等往生子开口答话,后背一发力,整个人站直了身子,突然转过身冲刘海岩等人说道:“那就把我和那小妞儿的婚约解除好了,这样我就不用那么麻烦的跑一趟,也不用你们满头大汗,一脸不爽地跑到这深山老林里遭罪了。”

“喂,小子,你算什么东西,大人说话,小孩儿别插嘴!”

看到一旁年纪不大的陶然张口插话,那个站在刘海岩身后,之前来的时候负责开路的虎子,直接张嘴吼了一句。原本一路走来他就热的烦躁难受,抱怨了一路,眼下脾气更似那干热的火药,一点就炸。而且他对陶然的看法,居然跟刘海岩出奇的一致,也把陶然当成了附近来道观游玩的山民,嘴上自然不会客气。

“我确实不算什么东西,但不知你又算什么东西?”陶然双手抱于胸前,嘴里依然叼着那根兔耳草,整个人再次朝着门框倒了回去,歪着脑袋看着对面浑身肌肉鼓胀,身材有自己两个粗的虎子,不屑的继续问道:“绣花枕头一个,你觉得你肉多,就一定很能打吗?!”

“你!”

眼见对方如此一个弱不禁风的毛头小子,居然看不起自己这个临江市散打冠军出身的爷们儿,虎子顿时怒火攻心,就要不顾场合的冲上去揍他一顿,没想到却被刘海岩一把拦了下来。

“虎子,不得无礼!之前我怎么交代你的,难道都忘了?!”

他冲虎子呵斥了一句,又急忙转过头,满脸堆笑的对往生子手抱太极,躬身一礼,尴尬地说道:“道长莫怪,年轻人脾气冲了点,还需要多加管束,希望您不要跟他一般见识。”

手抱太极是道教行礼的方式,跟作揖差不多,不过要右手握住左手的大拇指,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太极阴阳鱼图案。这些东西原本刘海岩并不清楚,还是老爷子吩咐之后,他特意找人打听的,毕竟这道士的一套跟佛教不同,怕到时候会闹出笑话。

但往生子仿佛根本就没有看到虎子的无礼,依旧背负着双手,面无表情地注视着西墙根下的花花草草,一动不动,好似已经入定了一般。

边说着,刘海岩又将目光挪到陶然身上,好奇地问道:“不知这位小道长如何称呼?”听刚才陶然说的那些,难道这真的是自家姑爷?可是往生道长这般仙风道骨的高人,怎么会调教出这么个……的徒弟?一时间,他都找不出一个恰当的词儿来形容陶然了。

听到刘海岩问起自己的身份,陶然慵懒地挠挠自己的右边鬓角,咂巴几下嘴,缓缓说道:“我就是你们家小姐的那个未婚夫,你们家小姐的那个未婚夫就是我,陶然,一醉一陶然的陶然!”

一听眼前年轻的小道士,居然就是自己家里那位千金小姐的未婚夫,刘海岩一行人纷纷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思议地望着眼前的陶然,嘴巴一个个地张成了“o”型,吃惊不已。

一头短发,似乎有些缺血的煞白脸庞,浑身土灰色的布褂,怎么看怎么像是解放前的市井小民,刘海岩想想自家大小姐那眼光,顿时干咽了口唾沫,已经不知该说什么,来表达自己内心的震撼与纠结了。

望着众人愣愣的模样,陶然不慌不忙的站起身子,随意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发型,冲刘海岩等人笑着说道:“怎么了,你们也被我的帅折服了吗?说实话,我每天都是被自己帅醒的!”

看了陶然这么一番表现,刘海岩顿时感觉一头黑线,头大如斗。

打从自家小姐知道她跟一个道士有门娃娃亲,就整天在家里是大吵大闹,更是多次嚷嚷着要离家出走。虽然眼前的这个小道士长相倒也算清秀,可惜他这自恋狂妄的性格以及复古式的穿着打扮,实在是跟自己家里的那个小祖宗格格不入。

更关键的是,刘海岩凭借多年积累的阅人经历,从对面陶然那清澈的眸子里,看到的是与之年龄完全不符的城府,明明是一双单纯清澈的眸子,本应是一眼就能看透心事的少年,可是在刘海岩的眼里,却是如迷一般琢磨不透。

刘海岩最终定下结论,这个少年,绝对是一个心地单纯却又富有心计的家伙!

而最让刘海岩头疼的,还是家里老爷子临走前给自己下的那个命令,一个死命令:“把那个小子给我请回来,让他参加小姐的成人礼,他如果不来,你也不用回来了,自己找个地方流浪去吧!”

刘海岩刚刚已经听懂了陶然话里的意思,显然这小子根本就没打算跟自己回去,而且不仅是不回去,还想直接将婚约取消。按老爷子一贯说一不二的作风,看来自己这次弄不好,只能挑个包袱去流浪了……

“哦,对了,你们这次过来,是要干什么来着?”

聊了半天,陶然突然发现自己似乎都不知道对方此次过来是要干什么,赶忙张嘴问了一句。

听了陶然的话,刘海岩顿时感觉一阵郁闷,弄半天刚才自己说的话,那家伙没往心里去?就听了“大小姐”三个字,就说要退婚?

想了想,虽然知道陶然不同意,刘海岩还是又重复了一遍:“我们小姐……呃,也就是陶少爷你的未婚妻,今年是十八岁成人礼,老爷子希望作为小姐未婚夫的你,也能回去参加。”

说完,刘海岩心知陶然不会同意下来,索性将目光投向了旁边的往生子,带有一丝恳求的味道:“道长,拜托您了。”

“你放心好了,他会去的。”一直没有开口的往生子,看到刘海岩一脸苦瓜相,扭头看看旁边倔强的陶然,面露微笑,平静地替他下了决定。

“不去!说了不去就是不去!”往生子话音刚落,陶然直接接上了话尾。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
  2. 现代言情
  3. 古代言情
  4. 总裁豪门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