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错爱:恶魔妹夫

更新时间:2019-11-12 18:14:17

错爱:恶魔妹夫

错爱:恶魔妹夫 七玥 著

连载中 洛溪,姜亦承 宠婚 重生 穿越 轮回重生

她全身湿透泡在浴池中,yu火焚身。他衣着整齐靠在浴室门口,事不关己。终于,姜亦承看不下去,仁慈开口。“女人,要不要我帮你解决。”洛溪咬牙切齿。“不用,自己动手,丰

精彩章节试读:

第4章 新娘换了人

洛雲进了别墅之后就一直哭,拉着洛明达追问为什么。

洛达明叹了口气,这个女儿,她是自己从小疼到大的,不像洛溪那么坚强,他终是有些不忍。

“爸,你说啊,到底发生了什么?”洛雲松开拽着洛达明的手,突然站起来。“不行,我要打电话给亦承哥。”

她心里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慌张的朝自己房间跑去。

吴倩做着面膜出来,被洛雲撞个正着。

“哎呦,这是怎么啦?”看着洛雲脸色不对,吴倩疑惑的目光从洛雲转向洛达明。

洛达明叹了口气,这事也瞒不下来:“姜老爷子知道了那天的事,今天到我办公室,让娶小溪,说他们姜家丢不起那个人…”

洛达明后面的话她们已经听不清,只知道新娘换成了洛溪那个贱人。洛雲浑身的气血往上冲,一定是她使了什么手段。

“我去找她!”洛雲一脸怒气,说着便准备出门。

却被吴倩拖住,拍了拍她的手背,示意她稍安勿躁,接着向洛达明走过去。

“老爷,难道我们小雲就这么算了?”

“我能有什么办法?难不成让到别人家去。”新娘从一个女儿换到另一个女儿,他还是能接受的,要是让姜亦承这金龟婿跑了,他估计就哭都哭不赢了。

“就算是别人也不能是她洛溪!”洛雲不管不顾的哭闹,“她凭什么!亦承是我的!”

洛明达安慰了女儿几句,转身进了书房,吴倩握紧女儿的手。她不可能让洛溪就这么轻易得逞的!

银色跑车在康馨医院停了下来…

姜亦承下车走到一侧,打开车门。

洛溪朝外望了一眼,他带她来医院干什么,难道…洛溪动了动生疼的右脚,脚踝已经肿的像个包子了。

“还不下来?等我抱你。”口气有些嘲讽。

洛溪是那种遇强则强的,当下不服气的准备下车。

“嘶!”

倒吸一口凉气,伤势比她想的要严重。感受到斜上方的视线,洛溪瞬间收起脸上的表情,僵直了身子。

姜亦承也没说什么,转身走在前头,洛溪一瘸一拐的跟在后面,这才后知后觉想起自己应该表现的更加柔弱才是,可是看见姜亦承眼神的讽刺,她就气不打一处来,不忍让他看轻。

姜亦承把人带到急诊室,打了个电话,没一会就有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过来。

慕容彬和姜亦承对了个眼神,两人错身而过,姜亦承出了病房,慕容彬到洛溪面前观察病情。洛溪简单的说了情况,慕容彬在她脚踝上揉捏了几下,洛溪疼的一张小脸都要皱在一起了。

慕容彬道:“没什么事,涂点药,三天之内不下地就好了。”

他去一旁的看诊室拿了支两只膏药出来,说:“蓝色的涂在脚踝上,一天三次,红色的涂在脸上,一晚上就消肿了。”

他不提还好,一说洛溪更觉得火辣辣的疼。洛雲给她的这些侮辱,还有母亲的死,她定要一点一点在她身上找补回来!

慕容彬到病房外,姜亦承正靠着墙壁抽烟。

“就这姑娘?”关于姜亦承的事,他是知道一星半点的。

姜亦承没什么情绪的‘嗯’了声。

“那洛雲怎么办?感觉你还挺喜欢她的,现在一扭头要和人姐姐结婚?”不等姜亦承回答,慕容彬自己先因为事情的狗血逗的笑了起来,“不错啊你。”

姜亦承冷冷扫了他一眼,慕容彬的笑容瞬间止住,正经道:“行了,那姑娘没啥大事,带走吧,我一骨科专家天天忙得脚不沾地的,还给你收拾这些烂摊子。”

慕容彬走了没两步,听见身后姜亦承的声音:“这事是我对不住洛雲,你们……暂时别在她面前提,她心思单纯……”

话头顿住,像是一声没声音的叹息。

慕容彬觉得好笑,这种事能瞒多久?不过嘴上还是答应下来,脚下不停的走了。

姜亦承又在原地站了会,一根烟到底,他转身进了病房。一抬头,洛溪坐在床上对他笑。他只当没看见,冷漠道:“走了。”

洛溪两只手抬起,脸上笑容不变,撒娇道:“抱~”

姜亦承用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看着她,洛溪在他的眼神下临危不乱,脸上的笑容一丝弧度都没有改变。

“没睡醒?”

洛溪软着嗓子:“刚刚医生说了,三天内不能下地。”

姜亦承盯着床上的人看了好几眼,眼底的厌恶丝毫不掩饰,道:“那三天后的订婚仪式,你怕是要坐着轮椅举行了。”

洛溪没反应过来,以为他说的是和洛雲的订婚仪式,笑吟吟的道:“那要不然你把仪式推迟两天?”她语气在舌尖婉转,犹如情人之间的呢喃。

姜亦承冷哼了声,转身出病房。

这也是在意料之中,洛溪深一脚浅一脚跟出走,走着走着突然觉得不对劲,脑子里转了个弯,他和洛雲的订婚仪式不是明天吗?脑海里冒出来一个大胆的猜想,洛溪眼神一亮,顾不住脚上的伤,小跑着追出去。

“你刚才那句话什么意思?!”洛溪抿着唇,看着姜亦承的眼里满是期待。

姜亦承瞥了她一眼,“你不知道你现在笑起来很丑吗?”

“我是新娘!”洛溪差点没原地蹦起来。

姜亦承看她一脸雀跃就想到洛雲泪如雨下的模样,耐性瞬间磨完,邪笑道:“你就那么想和我结婚?”

洛溪挽住姜亦承的手:“当然了。”

姜亦承勾了下唇角,手指在洛溪纤细的脖颈上滑过:“那你很快就知道后悔两个字是怎么写的了。”

他明明是笑着的,洛溪却觉得遍体生寒,窒息的感觉席卷而来。她握紧拳头,逞强微笑:“能和姜先生结婚,自然是荣幸之至的事,怎么会后悔呢?”

姜亦承冷漠看她一眼,“是我爷爷。他知道了这件事。”一句话简单的说明了整件事的脉络。

“说吧,你到底想要什么?”他早就看出这个女人根本不是对他上心,与其婚后纠缠不休,不如现在就把话说开。

洛溪还想装傻,对上姜亦承的冷脸,笑了笑:“一个姜太太的名号。”

话音刚落,姜亦承不知从哪里拿出来一份协议,摆在她面前:“签吧。”

协议的前方是婚前财产公正,后面是婚后协议,她负责做好姜太太的身份……“唉你干什么!”洛溪刚看清第一句,姜亦承就把协议拿了过去,直接翻到最后一页:“签字。”

洛溪瞪了他一眼,到底姜亦承气势压人,她只能拿笔出来签字。她在姜亦承面前根本没有讲条件的资格。

洛家。

吴倩正准备休息,洛雲闯了进来。“妈,那个贱人抢了亦承哥,怎么办嘛…”

吴倩柳叶眉紧皱,沉默许久才开口,“洛溪这样,是不是知道了那件事。”

以前的洛溪对她们可以说言听计从,这几天却突然转了性子,牙尖嘴利的像是要咬人。

“不可能,我们做得那么隐秘。”洛雲直接否认。

但是,她却也找不出洛溪突然改变的理由。

如果说酒店那次是无意的,后面这一次交锋,她明显感觉到了她的敌意。这样一想,洛雲又犹豫了。

“妈,你说?我们该怎么办?”洛雲看向母亲。

吴倩眼皮垂着,长长的睫毛覆盖在眼睛上,留下一层阴影。

“不管她知不知道,她抢了亦承是事实。后天不是你的生日宴会吗?我要她身败名裂。”倒时看她还如何抢男人。吴倩的手指收紧,青色的血管暴起,精致的妆容扭曲得有些恐怖。

第12章 底线

刘嫂上了楼,见姜亦承火气冲冲,低着头不敢多言,将洛溪的行李赛回行李箱,拖到客房。

洛溪也抿着唇,跟着刘嫂去了客房,身后响起了姜亦承的关门声。

“少奶奶,没关系的,少爷的脾气来得快也去得快,到时候我再帮你搬回去。”刘嫂安慰道。

她还是很喜欢眼前这个女孩,跟少爷也般配。

“嗯。”洛溪脸色有些苍白。

进房间洗完澡便睡了,明天还要上班。

次日

姜亦承起来的时候,没有看到洛溪,刘嫂告知她一早就出门了。

她就那么不想看到自己吗?

然而,清早起床不熟悉路行的洛溪转了三趟地铁才到公司,还是迟到了。

“小溪,你怎么这个时候才到啊,你死定了。”爱胖凑到洛溪办公前幸灾乐祸的开口。

“什么啊?”大清早的就说这个。

“你请了几天假还不知道吧,我们经理换人了,不过比以前那个老巫婆还要严格了,这几天违章的都被重点批评了,真是白瞎了那张帅脸。”爱胖八卦的说道。

虽然是说人坏话,洛溪却觉得她的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洛溪,经理找你。”一个垂头丧气的同事走出来,敲了敲她的桌子,看样子被批的不轻。

这新来的经理难不成真有他们说的恐怖,洛溪硬着头皮进了经理办公室。

“经理你好,我是洛溪。”洛溪低着头鞠了个躬。

经理位上的人却毫无反应。洛溪忍不住抬起头来,与原清四目相对石化在当场。

怎么会是他,他不是拿着洛达明的钱出国了吗?

“好久不见。”原清靠在老板椅上,清秀的模样依旧没变,只是眉宇间多了几分深沉。

“好久不见。”洛溪艰难的勾起一抹笑容。

天知道,她用了多大的力气,才忍住眼中的泪水。

原清是她的初恋,在昏天黑地的高考期,他就像一束阳光。他和她都是优等生,却不顾学校规定,谈起来恋爱。

原清是单亲家庭,条件一直不好。但是,她没想到,他竟然会为了出国,为了钱离她而去。

“你在国外过得好吗?”洛溪再次开口。

她想知道,他抛弃她在国外是不是过得潇洒。

“国外?我没去国外。”原清淡淡开口,温煦中带着淡淡的温柔。

“没去?难道是洛达明骗我?”洛溪发现不对劲。“那你当初为什么要离开。”

当时,她的世界充满了被抛弃的黑暗,压根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

“你父亲拿我母亲要挟我,让我们搬去临海的城市。我这次是因为工作调迁才重新回来的。”他并不恨洛溪,因为他知道这不是她的意思。

而他也是在总公司档案上看到了她的名字,才自动申请了半降式调职,重新回到都城。

“该死,他怎么可以这么做?我去找他。”洛溪气愤。就算原清不说,她也知道他肯定吃了不少的苦。

原清还没来得及阻止,洛溪便甩门离开了。

洛溪进了骆氏,直接上了总裁办公室。

洛溪大家都是认得的,现在又是姜氏少奶奶,自然没人敢拦。

“哗”的一下推开总裁办公室的门。

便看到一个年纪跟她差不多的女人衣衫不整的坐在洛达明的腿上,洛达明一脸享受。

“你出去。”洛溪直接进入。

“洛总,她是谁啊?”女人娇声嚷嚷。

洛达明睁开眼睛见到洛溪一惊,连忙将身上的女人推开,整理下仪容。“你先出去。”

女人心不甘情不愿的走了。

“小溪,你怎么来了?”洛达明讨好的笑道。

“我问你,原清他是怎么离开的?”洛溪直奔主题。

“什么原清?”洛达明回想,他印象中没这个人。

“我高中时候,你说你保送出国的那个人,还给了一大笔钱给他的。”洛溪指甲扣进手心里。

“哦...就是那个穷小子啊,是啊,怎么来?”洛达明想起来了,那个穷小子也想高攀他们洛家,简直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他是不是又回来找你了。”洛达明有些不放心的警告。“我可跟你说啊,你已经是姜家的人了。”

“你别给我岔开话题,我问你,你是不是根本没有送他出国。”洛溪愤怒的开口。

“你怎么知...”洛达明失口,及时闭了嘴。

“那你为什么告诉我他在机场等我送行。”洛溪再次质问。

洛达明知道洛溪全都知道了,无奈的怂了怂肩膀。“我只是想让你彻底死心,随口说的。”

“洛达明,我恨死你了。”洛溪转身跑出办公室。

外面已经下起了下雨,洛溪出了洛氏,一头栽进雨里,伸手拦下一辆的士,开往安林墓地。

雨依旧下着,洛溪找到母亲的墓碑,终于忍不住哇哇哭出了声。

当年,父亲骗她原清出了国,她心急的追去机场,就是在哪个时候,她妈妈不放心她一个人,也开车追了出来。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被吴倩两母女算计,丢了性命。

她恨透了自己,也恨透了原清。

但是,她没想到,这一切竟是父亲的骗局。

独自坐在山头不知哭了多久,才顶着一身湿衣服回到别墅。

“哎呀,少奶奶,你这是怎么啦?”刘嫂打开门,惊叫道。“怎么弄成这个样子。”

沙发上的男人目光被吸引过来,冷眸一撇,难得的没有嘲讽,又若无其事的转回了头。

“没关系,我上楼换件衣服就好了。”

洛溪脱掉鞋子直接上了楼,直到人影消失。

姜亦承突然追了上去,洛溪刚打开房门还没来得及关,便被姜亦承轻而易举的推开。

“说,为什么避开我?”姜亦承居高临下。

“我没有。”洛溪压抑的低吼。

她现在头昏昏沉沉的,也没有心情跟他争吵,转身走向衣柜。

“我看你是找死。”姜亦承几个大步,抓住洛溪的手腕将她甩在床上。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