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道主且慢

更新时间:2019-03-13 18:43

道主且慢 道主且慢

道主且慢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上邪mi分类: 古代言情 主角:青夙,初方

青夙前半生自由无拘,后半生却为一个异族之人成为仙族罪人。当在凡间做生意的折逸摇身一变,变成龙族上任族长后,他站在幽暗的水岸上望着她。“可知错?” 她答,“知错。展开

本书标签: 青夙,初方

精彩章节试读:


她暗自摇头,这凡间的酒果然不醉人。付了碎银,带着白苼出了客栈,道主知道镇上有一间出名的赏衣铺,店主与她一样,不是凡人。

遥镇在洛阳是人人皆知的存在,这赏衣铺便是吸引着各大高官子女甚至是皇家贵族前来,只为那么一匹布料。

赏衣铺生意兴隆却向来冷淡,店主只做有缘人的生意,徒弟阿宇今日看到了千年冷漠的自家师傅主动开口,惊得张口忘了手中的事情。道主牵着白苼刚踏进这铺门口就听到一道好听的声音。

“哎呦,稀客啊。”

那男子穿着绫罗绸缎,腰带黑珠镶嵌,一身白衣与道主一模一样,他从摇椅上站了起来,三两步晃到了他们面前,笑道,“舍得出那道观了?”

“有事,所以出来了。”道主这样道,白苼是两年前来到小遥道的,那时的道主并不是道主,是一个年迟暮霭的老人。老道主看白苼年幼,又不同任何人说话便起了怜悯心收留了他,白苼到小遥道一年后,道主才来了。

一年前,小遥道并不出名,道主来的那天晚上,老道主死了,白苼并不觉得悲哀,因为这一年来,他不与老道主说过一句话,就是日常三餐也没吃过小遥道里的一点。

他回想起道主来的时候,而那自来熟的男子却脸上一喜,凑近道主问,“可是来找我的?”

“不是。”白苼冷不丁说了一句。

“咦,怎么还有个小孩?”男子脸上挂着惊讶,他左右看了看白苼,问道,“道主,你刚刚捡回来的小孩?我怎么感觉他不大简单啊。”

“上次你说的那种布料,我要了。”道主无视他的问题,向前一步将白苼护在了身后。

对于她这种动作,男子有些气愤,他堂堂折逸公子,难不成欺负小孩子?不过……这小孩身上,全身都是宝啊。

“阿宇,去将遮香取来。”折逸转身走开,道主微不可见地蹙了眉,还是叫他看出来了。

折逸余光瞄着道主,见她神色担忧不由得咂咂嘴,这小孩啊。

“道主,这遮香何用处想必你也知道,不过我有句话不知当不当讲。”折逸依旧一副笑眯眯地模样,在他看来,道主身处高位,却甘愿下凡过着凡人的生活,肯定发生了什么事,说来,他也许久没有回到天宫了。

“三大势力已经形成,仙族自那场大战后便已虚弱无人,妖魔族蠢蠢欲动,而龙族向来神秘不理三界之事……”

折逸继续说着,但白苼已经听不到他在说什么,他仰头看向道主,她的表情淡淡,眼中还有几分……不屑。

“这孩子不能留于身旁。”这是白苼最后听到的一句话,道主并没有说什么,她取过遮香后带着白苼走出了赏衣铺。

白苼跟在道主身后,张了张嘴又不知该说些什么,折逸口中的孩子只得自然是自己,不能留于身旁,是因为自己是个怪物么。

“白苼。”道主喊了他一声。

“可想吃糖葫芦?”

白苼一愣,手中就被塞过一根糖葫芦,道主弯身与自己平视,她道,“可愿拜我为师?”

“不愿。”

白苼鲜少违背她的意思,当他连想都没想毫不犹豫地说不愿后,道主一愣,白苼自己也怔住了,他怎么这样对她说话……

“我也是随意问问,若你愿意最好,你不愿,也无妨,不过你要跟我学防身之术。”道主摸了摸他的头,龙族高傲源于实力,看来并非如此,骨子里传承了数万年,无关其他。

“好。”这次白苼没有拒绝,在他看来,只有自己强大了,才能保护她,才能让那说“这孩子不能留于身旁”的人闭上嘴巴,没资格左右他与她。

回到遥道后已是戌时,白苼将买回来的东西都放置好后,便把那遮香拿到道主的房间去。道主打算用遮香给白苼做件新衣裳,做神仙这么久,什么都用法术解决的她,其实是不会缝制衣服的,但遮香这种布料又得一针一线才能做得成衣裳。

道主拿着遮香在白苼身上比划了许久,才拿起那大剪刀“咔嚓”一声剪了下去。她见过阿娘给弟弟做衣服,能过目不忘,自然知道如何缝制。

“你要亲手给我做衣服吗?”白苼错愕地看着她,昨夜她逼退狐妖救了自己后,他就知道她会法术,许是天上的仙女,怪不得时时刻刻让他喜欢和她在一起。

听到这话,道主拿着剪刀的手一顿,侧头看向他,打趣道,“你可喜欢?”

“喜欢。”白苼愣愣点头,她坐在那里侧着脸看着自己,他的心好像跳得很快,脚开始往她那边走去,停在她身旁,抬头问道,“我可以坐在这里看你做衣服吗?”

“可以。”道主答了他便专心做衣服,她不懂凡人的衣服是怎样的,但仙族仙君的她会,尤其是那种清冷性子的仙君穿得衣裳,她见过很多。

说来她要感谢阿娘当初逼着她做衣服作为那人的寿礼,不然这次也不会只花了两个时辰便做好了。道主将最后一针缝好后,唤醒睡着在旁边的白苼,“来,穿上试试。”

白苼小手揉了揉眼睛,他怎么睡着了,来不及他思索些什么,道主已经将做好的新衣裳递给他,“别愣着,快试试,若不合适我便再改改。”

“我……”白苼有些害羞,这……脱衣服,当着她的面,会不会有点唐突啊。

看出了他的心思,道主好笑地在他额头上叩了叩,道,“小小年纪,别乱想。”

“快试试。”道主催促道。

白苼红着脸将新衣裳换上,折逸给的遮香是白色的,上面绣着浅蓝色的纹理,长袖宽摆,黑带束腰,这衣服穿在他身上正好合适。

道主满意地点点头,拉起他的小手看了看,没想到自己的女工如此好。她知道白苼小小年纪便俊俏,但这仙族的衣服穿在他身上一点违和感都没有,仿佛这衣服款式就是为他量身定做一般。

白苼脸有些烫,他刚想对她说这衣服他很喜欢,便看到道主看着他的脸有些错愕,甚至于惊诧。

“白苼,你锁骨上的符咒从何而来?”

这么邪恶的符咒,怎么会出现在这么一个小孩身上?道主皱紧了眉头,她还未听到白苼的回答,脸上就有一双小手抚摸上来,他道,“你皱眉不好看,以后别皱眉了。”

“白苼。”道主难得冷着脸轻斥了一声,那小手慢慢地放下,白苼摇头,“很久以前就有了,只是你一直没发现。”

“是吗?”道主一愣,开始思索起来,白苼这孩子说来是个淡漠人物,年纪与性子向来不符,对人更是冷淡无比,除了自己外,道主就没见过他对其他人稍稍正常些。

这些年她也过得混混沌沌,虽然照顾白苼,却也只是以待客之道,前不久自己才对他关心了些许,偶尔还会牵着他的手。可自己竟然没察觉到他身上的符咒?

到底是何人这么歹毒,连一个孩子都不放过。

白苼又是何人,又怎么会有这符咒出现在他身上。

“你不用担心,我没事。”第一次见道主流露出担忧的神情,白苼心里乐开了花,,她担心自己呢。

担心是难免的,且不说这孩子是何身份,但他到底是个孩子,人之初性本善,又与她在这道观中一起生活了一年有余。道主抬眸看着白苼,他眼中带着无法隐藏的笑意,与平常的他不大一样。

道主抿了抿嘴,起身往床榻走去,白苼跟着她。

“跟着我做甚,回你的房去。”

白苼脚步一顿,有些难过,昨夜才跟自己一起睡了,如今怎么就要他自己回房睡呢。

但他到底是听她的话,看着她侧身躺在床榻上后才转身,慢慢向隔壁房间走去。

这晚,白苼穿着新衣服安心入睡。道主睁着眼睛,看着木窗外的夜空,白苼的身份是个谜团,他不自知也不晓得那符咒的危害,但她知道。

这一夜,白苼做了个梦,还是个噩梦。

因为惊吓了一番,猛地睁开眼睛,白苼才知道方才那一幕是梦,一场能够令他颤抖的噩梦。小手胡乱抹了把冷汗,白苼愣了许久,压下心里还未褪去的恐惧下了床。

“咚咚咚……”很轻微的敲门声,未曾合眼的道主瞥了一眼门外,那里站着个小人儿。三更半夜的跑来这里,难不成做噩梦了?

敲了一次后,白苼再次敲门时却停住了,吵到她怎么。不可以这样,他慢慢放下小手,转身回访。

“不是找我吗,进来吧。”道主柔声传来,白苼顿住了脚步,回头开房门进去。

道主此时已经起身坐着,看着白苼脑门上的冷汗,问道,“做噩梦了?”

白苼有些羞赧,他内心里没把自己当小孩,这大男人的晚上做噩梦居然被吓醒了,还来找她安慰,对他来说着实……

“嗯……”

道主又盯着他看了一会,白苼有些紧张,她还没出声,他小声道,“那我先回房了,你要早点睡,别想了。”

要说这孩子还真是奇怪,居然懂得她一整晚没睡是在想事情,道主嘴角弯了弯,对他摆手,道,“过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
  2. 现代言情
  3. 古代言情
  4. 总裁豪门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