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玄幻奇幻 > 九界淘宝店

更新时间:2019-11-13 08:52:04

九界淘宝店

九界淘宝店 醉猫 著

连载中 胡图 搞笑 虐恋 豪门 民国

九界淘宝店,遍及大千世界。修真文明的丹药、功法。基因文明的药剂、药物。武道文明的技巧、招式。在店里,你都能买到。看胡图玩转九界淘宝店。

精彩章节试读:

第5章 往日情

秦韵抬起头,“不行,人是你带出来的,病是你治好的,你怎么可以不在旁边。”

胡图撇了撇嘴,“你激动个啥?”

“因为小韵也打算与我留在L市,我们能不能成,能不能留下来全看你了,二爷”

秦茹在得知拓跋野的癌症一夜之间痊愈之后,心情无法形容,无法言表。即便是真的有奇迹,但这也太奇迹了。

丢下了首都的一堆事情,迫不及待的让秘书订了机票,直飞L市。

当第一眼看到拓跋野那张神采飞扬的脸之后,悬挂在心头的大石终于落下,献宝一般的拓跋野更将早上在L市市医院的检测报告给了秦茹,这番之后,心里终于放下了所有的不安与担忧,有的只是失而复得的喜悦。

那一刹那,秦茹将爱子脑袋揽入怀中,轻声抽泣,胡图看着这一幕,没由来的有些想家了。

“你就是小图吧?经常听我家小野提起你,长大了,也俊了,你治好了小野,阿姨打心眼里感激你。”良久之后,秦茹擦了擦眼角的泪花,目光温厚的看向胡图。

不得不说,拓跋野的母亲是一个很有气质的妇人。

“我与拓跋相交很好,我只是做了我自己想做的事情,阿姨言重了。”

“赤子之心,甚为难得,小野能有你这样的朋友,阿姨打心眼里高兴。”

这种久别重逢,失而复得,亲情感涌的场面并不适合胡图,在一家人喜悦的气氛中,胡图退出了租房,将空间让给了这一家,至于后续谈论什么,商议什么,胡图觉得大抵是与自己无关的,呼吸着街道边的空气。

阳光大好,热闹而喧嚣,想到自己的生活,胡图长呼一口气。

“不论如何,生活还得继续啊,一口吃不下一个胖子,系统里的功法再好,丹药再厉害,也终究只是望山所见,眼下怀里也就这千儿八百的钱,赚钱才是王道。”这分钟心中隐隐有些后悔,干嘛那么装X的不选其他职业,画师似乎并不能马上赚到钱吧。

手机的震动,打断了胡图的遐思。

是老三发来的,转账2w大洋,胡图嘴角带着一丝淡笑,也不客气,当下直接收了起来,他现在的确很需要一笔钱,有了钱做什么?自然是还账了,自己可是欠下了整整八千大洋的,若不是那两三个同学的救济,估计当时的自己能被逼死。

L市,财富大厦,富态的中年男子狠狠的将文件摔在办公桌上,气呼呼的瞪着面前的女子。

“这就是你花了一个多月时间做出来的策划?狗屎,拿回去重做!”

冯瑶儿心中委屈至极,自己千方百计到手的项目泡汤了,一朝打回原形,丢到了另一个小组做了组员,这还不算,最近工作每每不顺心,这半年多以来,走进办公大厦对她而言就像是马上下十八层地狱一般的难受。

她心中有些后悔了。

如果自己当初不逼他离开,或许现在就不会这样了吧?

“等等!”中年男子沉了下来,叫住了冯瑶儿,“你坐下。”

冯瑶儿不明所以,坐在总监对面。

“你以前的那些文案、策划都是你自己一个人做的?我说的是之前的,确切来看,应该是半年以前的。”男子语气平缓了不少,这个冯瑶儿是自己一手提拔起来的,当初实习的时候,无意中看到她的策划,异常老练,专业扎实,这才破格在短短两个月内将她转正。

但是最近半年以来,就像是换了一个人,让这位总监不由得心生疑惑。

冯瑶儿有些诧异,自己心下也是很疑惑,毕竟之前东西一直都是自己做的,也没有人骂自己,为何这半年以来,自己像是一下子什么都不会了一样,绞尽脑汁弄出来的心血不被认同,还被骂狗屎。

“是啊!”

男子皱着眉头,职场这么多年,早就炼就了一双火眼金睛,看得出来冯瑶儿并没有骗自己。

“奇了怪了,你自己看看这些方案,这都是你实习到半年前做的,怎么一下自己你退步这么多?拿着出去吧,这个项目你不用理会了,好好看看,沉下心来,好好总结一下,自己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男子挥了挥手,冯瑶儿带着疑惑,拿着文件袋出了办公室,但是除了办公室,即便是不再负责项目,也有一大堆的事情等着自己,从组长混到组员,现在连项目分部都没有了,在接下来估计待遇还不及实习生了吧?

忙碌了一天,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了自己的小窝。

打开了文件袋,下一刻,冯瑶儿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泪水,在这一瞬间,所有的委屈,所有的悲伤迸发出来,眼前逐渐浮现出那个男孩的背影,就像是一座山一般,挡在自己的面前,有他在,自己才可以胡闹,任性。

可笑自己还以为自己又多大能耐,这座山是自己亲手推开的,她本以为是他挡住了自己的路,却没想到.........

冯瑶儿与胡图同一所大学,胡图与冯瑶儿的表姐是同一届,他们的相识源于在冯瑶儿入学时候,靠着表姐的关系,胡图带着她进入学校,在入学开始的那一段时间,给予了她不少的帮助,她明显的感觉到,胡图对他有意思。

可天性跳脱、叛逆,又有着孔雀一般骄傲的冯瑶儿如何看得上胡图。

原以为两人的关系在大学入学之后就断了,只是没想到毕业后的学校招聘会上,冯瑶儿再次见到了胡图,摇身一变,他成了面试官,自己成了面试者。

冯瑶儿想笑,她觉得上天都眷顾自己,但从另一方面来说,她觉得即便没有胡图,她也能靠着自己的实力进入这家公司。

胡图对她多了一些关照,就如同大学时候一样,按着自己的秉性,她也从未真正感激过胡图,带着目的,调到了胡图的组内,那时候,胡图还是小组组长,一组就他们二人,直到胡图接到了一个大项目。

按照公司的规定,若是成了,胡图将得到近乎10w的分成利润,也就是那个时候,人事部的黄三接近了自己,在利益驱动下,冯瑶儿对胡图示好,两人成了名义上的男女朋友。设计赶走了胡图。

自己接手了胡图的项目,后来听说胡图进了夜店。这些冯瑶儿并不关心,赶走胡图的第一时间,就跟胡图分手了。

好景不长,自打胡图走后,她就像是成了一个什么都不会的弱智,方案不过、被骂狗屎,到手的项目跑了,黄三许诺的东西也每个影子,没了项目,也就没了什么值得黄三注意的,大抵是玩腻了,提上裤子不认账。

冯瑶儿一朝被打回原形。

这一切的一切,在见到自己原先做的方案后,都浮出了水面,一切真相大白。

并不是自己专业扎实,能力够强,而是每次自己交的东西到了胡图手中,他都会帮自己更正,完善,修改。两份方案一对比,其中的差别冯瑶儿看得出来。

犹记得自己走出办公室,胡图还坐在电脑面前,对自己笑笑,当初自己还说他大学白学了,做个方案都要那么长时间,没效率,还需要加班。

在闲暇的时候,胡图也总会拉着自己讲解一些东西,可自己从来只当玩笑,并未在意。

并不是你有多强,你有多优秀,只不过有一个傻子在你背后为了你默默付出罢了。

这在往日里看起来很狗血的剧情,如今就发生在自己身上,现在回过头去再看,她忽然觉得当初的自己好可笑,幼稚,或许在他看来,自己就是一个没长大的孩子吧?总能纵容着自己。

哭过、宣泄过,冯瑶儿的心也痛过,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并不怎么熟悉的号码,人都不怎么认真对待过,号码又怎么会熟悉呢?要不是因为所有手机号都是1开头,估计自己连他号码什么数字打头都不记得了。

这一刻的冯瑶儿有些莫名的紧张,响铃三声,那头接起了电话。

“学长!是我!”

胡图也有些诧异,冯瑶儿居然会给自己打电话,他过得糊涂,但并不傻,当初那些苟且事情只能说自己不够成熟,没那点心机,但却没有后悔过,至少曾经付出过,虽然没有回报。

“嗯,我知道。有什么事情么?”

电话那头是长时间的沉默,夹带着隐约的抽泣声,本以为自己会很紧张,可真正接通了电话,听到那头声音之后的胡图却出乎意料的平静,心中没有任何波澜,原来自己所怕的这些早就已经在心中消失了,伤口早就抚平了,只是自己不自知。

“我们.......还能回去么?”

胡图微微一笑,温厚的声音中带着不容置疑的无情,“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回不去。能说说你的事情么?感觉你好像心情不大好。”

冯瑶儿心中一痛,她见过太多的这种场面,如果胡图愤怒的质问自己当初的作为,又或者责骂自己,她都可以接受,因为那代表着胡图心中还在意着自己。

可就是这种温厚的冷静,让她感到绝望,他的心中已经再无我的位置了。

温厚的平静,与朋友一般的语气,有的时候,让人更加的绝望与无助,绝情!

冯瑶儿没有说话,只是抽泣声更重了几分,胡图沉默良久,没听得那边说话。

“你不说我也大抵猜得到什么缘故,情感与你而言,黄三你二人不过各取所需罢了,除了点愤怒外,估计在你心中也掀不起什么大浪,能让你如此,估计就是工作的事情,我之前与你说过,你的能力存在问题,可你不听,我也没办法。”

“办法很简单,放下你心中的所有东西,那些原本你所认为的东西,我为你更改的文档在你电脑里其实是有底子的,你多看看,很多问题一比较你就能够发现。吃透那些东西也足以让你在公司立足了。”

“现实中,并不会有那么多人会因为你所认同的东西而给与你特权,每个人生活都那么不容易,凭什么纵容你?”

“我言尽于此,你好自珍重。”

挂了电话,冯瑶儿伏在书桌上,放声大哭了起来。

夜深了,收住了哭声的冯瑶儿紧了紧拳头,看向窗外的万家灯火。

“我会让你重新回到我身边的,我冯瑶儿从不服输,起码现在,你对我还有这怜悯,我们不是形同陌路。”

第1章 你这个要求有点高啊

故事发生在与地球几乎一样的世界内.............

华国建国前做过私塾先生的胡老太爷喜得曾孙,一番酒后,面红耳赤,双目惺忪,在一众农夫们期待的目光中,念叨了句:糊涂!!难得糊涂,哈哈哈哈。

于是主角就有了自己的名字,胡图。

就像这名字一样,他的一生也很胡图,稀里糊涂的大学毕业了,稀里糊涂的找不到工作了,稀里糊涂的在夜场找了份班上,喝喝酒,吹吹牛,稀里糊涂的名下就出现了大量的挂账,稀里糊涂的倒欠朋友8000多块钱被辞职了。

唯一不糊涂的好在还有朋友。

稀里糊涂的好了个女朋友,但稀里糊涂的因为自己不能人道而分手了。

“臊年,你渴望力量么?”

“不,我渴望钢镚与奶....子。”

“不,你的鸡儿说你并不渴望!”

胡思乱想中的胡图忽然回过神来,啥玩意?“你是谁?谁在说话?”

“吾乃诸天万界纵横四海横扫天下下流至极的九界淘宝系统,吾就在你体内。”

系统?胡图并不陌生,小说电影里一堆堆,只是从未见过如此膈应自己的系统。

“淘宝不是阿里的么?怎么成你的了?”

“淘宝是卖给你们这个世界的,九界淘宝是卖给其他世界的,同样你也可以从其他买入东西,咋样?有没有兴趣?干他N的一票。”

胡图内心蠢蠢欲动,谁不幻想自己得了系统从此走上人生巅峰啊,差点就要狠狠的点头了,不过很快,就压下了内心的冲动。

“需要我胡某人付出什么代价?”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赶快同意吧。”

胡图双目一瞪,你不说还没什么,这一说就感觉不是很良好了。

“你还是告诉我,你到底需要什么代价吧,不然我浑身不自在,也不会同意的。”

系统的声音有些讷讷,有些不好开口,“其实也不是大问题,就是需要你有很多的女人,这个很多嘛就是很多的意思,不能少于七个。”

啊嘞??

“七个那不是成韦小宝了么?要那玩意干啥,要那玩意干啥!我胡某人的身体你又不是不知道,各大医院都没有办法,拿过来我能做什么?”

“本系统也知道这个要求有些高了,但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至于你不能人道这个问题嘛,有本系统帮忙,你怕什么?”

胡图心中一团火苗瞬间点燃,燃烧了他的欲望之海,双目中放出光芒,“真能解决?”

“小菜一碟啦!”

“那挺好,这个要求虽然高了些,但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干了!”

系统良久无语,“你这贼厮虽然不堪重用,但这点品质,本系统甚为欣赏,要知道在制造俺出来的老大那里,女人是一种何其危险的生物,一个就已经招架不住,何况很多个,你很好,本系统很欣赏你。”

胡图心中想说,在这里也是一样样的啊。

嘴上却是好不在乎,“毛毛雨啦。”

“叮,九界淘宝网绑定中.......”

“检测宿主生存环境中.......”

“考核任务合成中............”

“叮,考核任务完成,宿主需在24小时内,在系统内消费20w能量币,,完成考核将真正获得资格,考核失败,抹杀宿主。”

闻言,胡图吓了一大跳,“你之前可没说会抹杀宿主?”

“哎呀,毛毛雨啦。”

胡图冷着脸,按理说,发布的任务应该都是可以完成的,所以当下并没有担心,走进卧室,盘腿坐在床上,神色肃穆,意识沉入系统之内。

良久,睁开双眸,“我QNMLGB,20w的能量币,那就是现实世界2000w的软妹币,你特么要我怎么完成?怎么消费?老子全副身家负6000啊,有那两千万,我何至于现在混成这个样子?”

“办法总归是有的,自己想,本系统概不负责。”

“我QNMLGB,你之前不是这样子的,态度完全不一样。”

“那时候你还没有确定,现在不一样了,还有,以后禁止辱骂系统,否则天雷伺候。”

胡图:“.............”

“你这淘宝网就一家店?”胡图盯着那家傲海小店,有些鄙夷。

“不,一个世界一家店,大千世界何其之多,九界淘宝网商店何其之多,你现在还没有通过考核,只能看到与你考核相关的店铺,还有一部分原因是你权限不够看不到。”

“A级别小店,傲海小店,店主傲海,来自修真文明世界。”

“驻颜丹:永葆青春,直至死亡。(服用驻颜丹以后,容貌将会定格在服下驻颜丹那一刻的样子。)售价:8W位面币。”

“洗髓丹:易经伐髓,强化体质。凡人服用后除去一身沉疴,在一定程度上增强体质,效果视服用者而异,修行者服用可净化资质,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一生只能使用一次。(PS:咱店里的洗髓丹可比隔壁那家基因文明的强化液好了多了。)售价:20w位面币”

“筑基丹:修士筑基期使用,增加筑基成功率五成,(未修炼者禁制使用,爆体而亡本店概不负责)售价:50w位面币。”

“千年人参:作用无需多说,售价:1000位面币”

“狐宠:已化形,单身修士的必备之物,售价1w位面币。”

........................................

呲溜,胡图吸了一口口水,双目放光,这特么.....简直太惊喜了,太特么好了有没有?别的不说,就那么一粒洗髓丹,下面还有不少的修真功法,这都是闪烁着金色光芒的好货啊。在这个世界之中,这些都是只存在于小说,电影,幻想世界中的东西啊。

我胡某人是没钱,但不代表别人没钱啊,嗯,我可以用别人的钱来完成我自己的任务嘛,这完全就是稳赚不赔的买卖啊。

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谁负谁胜出天知晓..........

胡图的铃声自打毕业之后就没换过,相对的,这个铃声也不怎么常听到,因为除了几个要好同学,家中父母之外,谁也不会对这个兜里只有2000块钱的家伙打电话。

有气无力的拿起电话,“喂,哪头啊?”

“二爷,是我,老三。”一听声音就中气不足,比现在的胡图还要有气无力,无精打采的,老三不是大学时候同寝的老三,而是从初中、高中、一直到大学最为要好的兄弟之一,有时候,胡图也挺羡慕小说里的大学同寝宿舍兄弟情义。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却没能拥有那么一份兄弟情。

“噗,老三啊,咋了?有气无力的,你小子不是回老家继承你爹的几个亿资产了么?还有什么不开心的,难不成昨天晚上玩得太过嗨皮,累坏了?”

往日里,胡图如此调侃,总能逗得老三一阵笑骂,然而这一次,老三却没有。

“二爷,我可能废了,咳咳咳,肺癌晚期,没治了。”

胡图嘴角扯出一个笑容,“老三,别闹,这个笑话不好笑,还有哪有拿自己身体开玩笑的?”

“我没开玩笑,是真的,二爷,我真的........我都不知道怎么办,我才小半生都没过,我从来没想过我会这么快面对死亡,你知道么?我怕极了,我拓跋这二十几年,身边酒肉朋友一堆,但真正的兄弟只有你。”

“几家大医院确诊之后,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给你打个电话,我.......我真的......我特么都不知道怎么说。”

三儿有钱!还有很多钱。几乎在第一时间,胡图就想到了洗髓丹,还有老三的一大笔钱。

“啊哈哈哈哈,瞌睡了就有人送来热枕头。”

电话那头听着胡图声音的拓跋野一愣,“爷,我癌症晚期呢,给点面子行不行,没开玩笑,你是不是看我以前哪里不爽啊?得知我重病,居然是这个态度。”

胡图收住了笑声,“别介,别介,老三,一时失态,一时失态,你在哪里。”

“首都肿瘤医院。”

“我下午订机票,晚上到肿瘤医院,等着。”胡图没有多言,语气与之前的咸鱼样子有些格格不入,一个双肩背包,一身换洗衣服,身上揣着仅有的2000多块钱,定了下午的机票,出门拦了辆出租车,朝着机场而去。

老三拓跋野,是胡图在县城上初中的时候认识的,一个带着城里孩子的好奇,一个带着农家孩子的坚韧与野性,两人一拍即合,成了最要好的朋友,一路从初中混到了大学,拓跋野180多的身高,比胡图高出一个脑袋。

身材伟岸,上半身简直就是完美的倒三角,武力值是胡图的几倍,这大概也是家学渊源影响,用老三的话来说,就是:像二爷你这样的弱鸡,我老三能打一打。

在古代那就是妥妥的武林俊杰啊,这么一个壮如牛的家伙,突然病倒了?尽管胡图心里千百个不信,但事实就摆在眼前,老三从来不会在这种事情上跟自己开玩笑。

大学毕业后,拓跋野就被老爹召回去当继承人培养,胡图一个人回了老家市区,各自忙着,电话联系比男女朋友还要紧密。

两年多过去,社会的染缸却并没有让两人的这份情谊掺杂丝毫杂质。

一千三百多的机票,胡图用着都感觉肉疼,人生第一次坐飞机,有些忐忑,小说里总有人会劫机,自己心里总感觉不踏实,可小说里除了劫机还有艳遇,又让胡图有些小期待,总而言之,这一趟心情很复杂。

第一次的时候,或许心情都是这么复杂的。

事实上,直到飞机落地,胡图才发现,自己想的都多余了,现实中,自己这一趟既没有劫机,也没有艳遇,一个多小时的飞行,昏昏靠过去,醒来就到了首都机场。

电话几乎在开机的一刹那,响了起来。

“二爷,到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