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都市职场 > 大小姐的贴身高手

更新时间:2019-03-13 22:12

大小姐的贴身高手 大小姐的贴身高手

大小姐的贴身高手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子非子分类: 都市职场 主角:陶然,苏婉玲

道门嫡传人陶然,带着道门风水绝学九宫飞星术,却是走出了佛门圣地普陀山。展开

本书标签: 陶然,苏婉玲

精彩章节试读:


普陀山是佛教四大名山之一,历来素有“海天佛国”、“南海圣境”之称,山内洞幽岩奇,古刹琳宫,终日佛音梵唱不绝。但其中却有一处幽静的小山谷,隐匿于群山之间,甚至就连那些常年呆在普陀山的佛门弟子都很少有人知道。该谷常年云雾缭绕,即使偶尔有山风吹散了谷中的浓雾,那浓雾也会在短时间里,迅速回笼过来,因此得名回风谷。

与之奇特的地理位置相比,更加让人惊叹的反而是回风谷里面的往生观:一个佛教名山当中,本就不应该存在的道观!往生观的观主,是一名自称为往生子的老道士,白须白发,具体年纪已不可寻。

夏日的午后,往生子像往常一样,一身白色道袍飘逸出尘,背绘阴阳八卦图,静坐在道观内的蒲团上面。他手持拂尘,双眼微闭,嘴唇快速地翕动着。但是因为诵念的速度实在太快,让人根本就听不出来到底他是念叨了一些什么东西,只能听到“嗡嗡嗡”响个不停。

良久,一直坐在那里的往生子,缓缓睁开眼睛,抬起头望向大殿上方的横梁,说道:“缘来聚,缘去散!小子,你我缘分已尽,该是你出山的时候了!”

那里,此刻正斜躺着一名脸色有些惨白的俊秀少年。他嘴里叼着兔耳草,双眼微闭,看起来也就一米七五上下的个头儿,身材瘦削,穿着一身土灰色的布褂子,一双清澈的眼睛,好似一汪清水。

他是当年往生子外出游历时捡回来的孩子,名叫陶然,取自陶渊明的诗句:“更待菊黄家酝熟,共君一醉一陶然。”

听了往生子的话,陶然从横梁上坐直了身子,低头斜看了眼下面的老道,一脸不屑地说道:“呵!老头儿,别整那些幺蛾子,整天就想把我赶出去,我才不去外面的花花世界呢,那么多漂亮娘们儿,我怕我会忍不住犯戒啊!”

“下来!”往生子嘴角胡须抽动了一下。这混小子从来就没有尊师重道的觉悟,每次都直呼他老头儿还不算,嘴上更是没有半点礼数可言。

“我不,要是你能保证不让我出山,我就下去!”陶然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又继续躺在了横梁上。他对外面尔虞我诈的花花世界并没有多大兴趣,哪有在这深山之中悠闲自在的好,至少这里没什么烦恼。

心中默默算了一卦,料定那些人也快到了,往生子狡黠一笑:“混小子,我要是能让你在那些人来之前,把你弄下来,你就答应我的话,抓紧滚蛋!要是弄不下来,这事儿就当我没说过,怎么样?”

“别扯那些没用的,能让我下来再说吧!”陶然浑然不动,惬意的闭着眼睛,随意答复了一句,他习得老道一身阴阳八卦、推演卜算的本领,自然知道往生子说的来人是谁,但他也对自己现在的本事很有自信,纵然敌不过老道,至少坚持个半炷香的时间还是能做到的。

与此同时,在云雾缭绕的回风谷外,直通往生观的唯一一条羊肠小道上,一行五六名身高一米八几的年轻魁梧壮汉,跟在一个打扮得体的中年人身后,朝着大山深处的往生观走去。

走在前面开路的一个壮汉,双手不停拨开两旁延伸出来的紫竹枝叶,回头冲走在后面的中年人问道:“刘管家,这个叫什么观的,真是小姐的未婚夫住的地方?我们小姐的未婚夫不会是个道士吧?”

说话的这人名叫虎子,上身穿黑色无袖T恤,在他那壮硕的身体衬托下,T恤紧紧贴着身子,突显出一身夸张的疙瘩肌肉,两臂因为开路的原因,被紫竹划出一道道红印子。但对他来说,这点小划痕比起当年接受的地狱式特训就天差地远了。

听到前面开路的壮汉询问,后面另一个平头青年绘声绘色地接口道:“我们小姐将来要继承亿万家产,怎么可能嫁给一个道士?这要是传出去,苏家在京海市还不被别人笑死啊!到时候别人问起未来的姑爷:‘姑爷,你有这么多钱,有什么梦想吗?’姑爷说:‘嗯!我要到珠峰顶上,建一个世界上最大的道观!’哈哈,尼玛笑死我了!”

“哈哈哈……”这青年的调笑顿时让其他人也跟着哄笑起来。

而身为此行主事人的管家刘海岩,听罢停下了脚步,一脸无奈地说道:“谁知道老爷子怎么想的,就那么一个宝贝孙女,嫁给谁不好,嫁个道士!不过别怪我没提醒你们几个小子,这个世界你们没见过的神秘东西太多了,一会儿到了往生观,都给我老老实实的闭上嘴,别多说话,最好一个字也别多说!”

一路疾行赶来,着实让平日里养尊处优的刘海岩累了个半死。他大口地喘着气,从西裤口袋里掏出一块白手绢,擦了擦额头的汗水。老爷子对这件事很重视,身为这趟差事的负责人,他又不能穿的太随意,在这连风都吹不进的山谷密林当中,着实热的遭罪。

使劲咽了口唾沫,刘海岩抬头眺望着前方,透过紫竹林能够隐约看到那往生观的影子。俗话说望山跑死马,看来还有段不近的距离。他躬身双手撑着膝盖,一脸不情愿地直起身说道:“走吧,早去早回,等回了酒店,说什么我也要好好冲个凉水澡!”

说完,刘海岩起身冲身后的几名青年招招手,同时示意前面开道的壮汉继续向前。似乎是怕刚才的提醒没什么作用,走了几步后,他再次转过头,肃然望着身后几人重复了一遍:“都给我记住喽,一个字都别多说!”

“嗯,我们记着呢……”几名青年壮汉随意地点了点头,显然并没有放在心上。

在小道的尽头,往生观根本就不大的三清殿内,三柱静心香立在三清神像前的紫砂大香炉中,青烟袅袅直上,可是刚上升了没多高,就被突然扑来的一股凌厉劲气吹的飘向神像。

往生子手中拂尘一甩一收,立于大殿正中,会心一笑,他跟陶然斗法数十回合,虽然陶然一直处于下风,但相比三年前却是精进了很多。能有这样一个天赋绝伦的衣钵传人,老道深感欣慰,纵然以后陶然会结婚生子,并不会真正出家,却也总算没断了传承。

过了一会儿,他左手缓缓抬了起来,整个手臂像是没有骨头一样,在半空中就这样柔软地前后晃动了几下,虚空勾画出一个阴阳鱼图案,遽然喝道:“混小子,小心了!”话还没说完,手掌猛地一发力,一个阴阳掌印隔空打出。

就在往生子打出那一掌印的瞬间,他手掌前的整个空间似乎发生了扭曲一般,瞬间变得不真实起来,一连串看起来如同水波的劲气,急速朝着前方的一根立柱印了过去。

“砰!”

一声闷响,像是真的被什么东西狠击了一下似的,整个红色立柱顿时轻轻摇晃了起来,因为年久失修的缘故,那立柱上面的红漆扑簌扑簌地掉落一地。立柱一晃,带动着整个三清殿开始轻微的摇晃起来,越高的位置,晃动的幅度也就越大。

“哇靠!老头儿,你竟然耍赖!”

往生子刚一出手,陶然就反应过来这老道要干什么,可是他还没来得及伸手去抓旁边的一根竖梁,那剧烈的晃动便瞬间袭来,直接将陶然晃了下来。幸好陶然反应及时,在从横梁上掉下来的瞬间,双手快速抓住了横梁,整个人就这样吊在了半空中,脚尖在距离地面还有不到两米的地方打着摆子。

“嘿嘿,老头儿,你输了哦!”陶然一脸戏谑,腾出一只手来对往生子竖起了中指,可是却发现往生子只是笑看着他,手中拂尘轻轻挥了一下!

就在这时,陶然头顶突然传来一声脆响!

“咔嚓!”

“啊!老头儿,你卑鄙!”往生子竟然不惜冒着道观倒塌的风险,将一股暗劲作用在了他抓住的那根横梁上,直接导致横梁从中断裂。

由于身在空中无处借力,外加事发突然,前一刻还在美滋滋打着摆子的陶然,下一刻却屁股先着地的摔了下来,疼的他揉着屁股,直呼老道为老不尊,对后生晚辈还使用这种下作的小伎俩。

年久失修的,不仅仅是那根立柱,横梁同样也是,这座往生观从明朝年间就已经存在了,如今过去了五百多年,现在早就风雨飘摇的。陶然抓着的这根横梁,因为承受了他的重量,再加上往生子施加暗劲,自然会断成两截,幸好只是断了一根,不然整个三清观非得塌了不可。

“呵呵,混小子,知道姜还是老的辣了吧?不要说什么手段下作,事前你又没说什么手段可用,什么手段不可用,就乖乖认输吧!”

往生子手抚胡须,开怀一笑,对付陶然这种毛头小子,他能用的手段太多了,即使陶然天生聪颖,也不过是个不谙世事的半大小子,还嫩着呢。至于道观的修缮,反正很快就会有冤大头上门,他这才故意借机将道观弄的再破一点,到时候直接让他们出钱就是了。

“老头儿,我不想出去,你别逼我!”陶然一脸决然地望着往生子,十分倔强的说道。他脸色经过刚才的斗法,变得更加苍白,没有半点血色。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
  2. 现代言情
  3. 古代言情
  4. 总裁豪门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