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将后

更新时间:2019-03-13 22:22

将后 将后

将后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白决分类: 古代言情 主角:兰溪,虞浅兮,董彰

穿上亡兄的那副铠甲,齐国女将军熊琰便发誓,终止战乱,只为守护。可似乎兄长的死暗藏着巨大阴谋,而线索直指齐国王都!是昏君当道、妖人祸国还是另有隐情?星辰下无言的展开

本书标签: 兰溪,虞浅兮,董彰

精彩章节试读:


齐王宫,怀惜殿。公子晗与谢兰轩两人这日可谓是偷来半日闲,一说一笑地正朝着小沐的住处怀惜殿走去,可还未进门,就被一团黑影撞开。“大胆,是谁这么无礼?”谢兰轩怒骂一声,还未来得及回看那逃开的黑影,却见小沐提着裙摆从殿门里追出来,嘴上还连唤着几声“姑娘”。“沐姐,可是何事?”公子晗与谢兰轩见她面色急切,赶忙上前讲她扶住并询问道。“阿晗,你们来了,就是你们前日送来的姑娘,醒来了,方才我不过问了她两句,不知怎的,她便疯了一般往外跑,你们快去追她,可别出什么事……”小沐惊魂未定喘了几口气匆匆说道,只是她话都未说完,身旁的公子晗身影一晃,已经追了出去。小沐只得对着另一旁的谢兰轩询问道,“现在怎么办?”谢兰轩看看好友离去的方向,又回头安慰小沐,“小沐姐你先别慌,我先随阿晗去看看,你先去悄悄通知我哥。”说罢他也追着公子晗去了。“唉,对,对,去找兰溪。”小沐似乎终于找到了个可行的方法,一人在原地缓了缓,镇定了许多,立马向外快步走去。淳雪宫外,似乎是一个盛大的朝会刚刚散去,正有许多侍者在默默地收拾着盛宴后遗留的碗碟陈设,有的在清理道路的洁净。大臣们稀稀拉拉已经离开了不少,只余两位极其年少的臣子在后慢慢走着。那两位少年臣子,其中身材较高年龄偏长的那位身着铠甲,该是位武将,而另一位身着黛青色的官袍,身佩白玉,应是位文臣。“熊铮将军,舍弟不懂事,上次贪玩同公子晗坠入陌梨池,幸得熊铮将军相救,还未亲自向将军拜谢,此番兰溪便先代舍弟谢过将军,改日再由兰溪带着舍弟亲自上门言谢。”那位少年文臣停下脚步,对着身旁的少年武将恭敬作揖道。他身旁的熊铮对于他如此客气,反倒有些不好意思,赶忙将他扶起,爽朗一笑,“谢上卿何须如此多礼,方才对着燕国的使团,难道行的礼还不够多吗?又何必再对着自己人客气。”谢兰溪知道熊铮是个豁达、不拘小礼的人,便也不再多说下去,只在暗中思索着不能再纵容兰轩的性子,得马上挑个合适的日子把他押去熊府向熊铮道谢。两人并肩而走,正一同聊着方才燕使团来结盟的事情时,却有一个急促的脚步过来,从他们身后拉住了谢兰溪。“小沐,公主?”谢兰溪转身正好用臂弯扶住几欲跌倒的小沐,看着她慌忙的样子,赶忙询问,“可是发生了何事?”小沐本是天生娇养的公主,这一路跑来已是拼却了全力,她喘了几口气,赶忙拉住谢兰溪的衣襟道,“阿晗他们,带回来的那个女孩……跑了,阿晗他们去追,我生怕会出意外,所以赶忙来寻你……”“他们往哪个方向去了?”“陌梨池。”又是陌梨池?小沐面前的两人对望片刻,顿时产生不好的预感。谢兰溪示意小沐不要太过担心,又招来一旁的奴仆吩咐他们照顾好公主。“公子晗今日不是偶感风寒,所以才不能来迎接燕使团的吗?怎么才过一会儿,又去追什么女孩了?”熊铮疑惑道。“此事容后再与将军解释,现在可否请将军随兰溪同去?”“好。”********************齐王宫,陌梨池。待得谢兰溪与熊铮来到池边之时,池中景象让他们震惊万分,大约有七八个人在水中挣扎,这个池子是连同宫墙外的掖泱河,由浅到深的,除了那几个在深水中挣扎的人,浅水处的几个太监侍从还不断往深处走,似乎是想要救人,但看他们的样子根本就不识水性。熊铮他们赶忙拉回几个还在水边的人,看着他们慌慌张张的样子,熊铮赶忙问道,“公子晗呢?”“在,在,里面,最深的地方,兰轩大人为了救他,也跳进去了!”其中一人指着陌梨池喊道。“什么?”谢兰溪震惊望向池中,却根本看不到他们的影子。“兰溪别急,我去找他们,你叫几个还没下水的把近水的几个都拉回来。”熊铮一边脱下盔甲一边说道,谢兰溪还未来得及反应,他已跃入池中,向深水处游去。“你们几个,快去把那些跟着下水的拉回来,公子晗他们由熊铮将军去救。”“是!”谢兰溪知道救人不能耽误片刻,赶忙吩咐下去,随后却又想到了什么,拉住其中一人冷言道,“你可知公子晗是为何到那去的?从池边树上掉下来,可掉不到那么深的地方。”“回,回兰溪大人的话,公子晗他,不是从树上掉下去的,是他自己跳进水中,然后自己到那里去的。”那个侍从颤栗着身子,惶恐回答道。“胡说,你的意思是公子晗是要轻生了?”谢兰溪虽还是个少年,却是不怒而威,此时真的动了怒更叫他人惧怕。那名侍从扑通跪下,拼命说道,“不不不,属下并非此意,公子晗是为了舟上的姑娘,公子晗在岸边唤她回来,姑娘没有听,他便要亲自过去带她回来。”“舟上的姑娘?”谢兰溪环顾四周才发现平日系在池边的那扁小舟不见了,而远眺池中心,似乎是真有一叶小舟在飘飘摇摇。与此同时,熊铮终于回来了,他将两人拉至池边,众人拖上来一看,正是公子晗与谢兰轩。“兰轩!阿晗!”谢兰溪轮流叫喊着他们的名字,他们仍脸色苍白,昏迷不醒。“压肚子,让他们把水吐出来。”熊铮缓出一口气,对谢兰溪说完后,又贯入水中把其余的人救上来。待得熊铮把所有人都救上来后,公子晗与谢兰轩已悠悠转醒,熊铮上了岸,走到公子晗身边查看,本来还是意识模糊的公子晗望见了他,忽然清醒了过来,一只手用力抓住他的手臂。“公子晗?”熊铮想拿开他的手,示意他先放松好好休息,却没想到此时的公子晗却有如此大的力气,熊铮怎么都挣不开他的手。“把她带回来,把那个姑娘带回来……她,不会水,身上还有伤,现在,很危险。”显然他手上有力,却仍未好转,说话断断续续。“姑娘?你是说舟上的那个姑娘?”谢兰溪试探地问道。公子晗点点头。熊铮扭头看着水面,再看看面前虚弱的少年,又起身潜入水中。当他终于将舟上的那个女孩带到公子晗面前时,公子晗缓缓睁开眼睛。女孩已经停止了哭泣,她轻轻走到他的身边,蹲下身子,犹豫了片刻,握住他的手柔柔地拍了拍。在客栈她昏迷之时,他也曾这样来安慰她,原来她都知道……公子晗拼命扯开嘴角,想向她露出一个完整的微笑。“不要……再跳上舟去那个地方了,很危险的。”他小声耐心地对着那个女孩说,“那个池子的水虽然通向外面,但是有宫墙围着,你是出不去的……”看着女孩脸上虽仍是平静,眸子却黯淡了几分,他又急忙说,“你想出去,我可以送你出去,但是你出去,你会去哪儿呢?还是回到原来的地方?你身上的伤有的是在原来的地方弄的吧?如果……真是这样,那我宁可你讨厌我,也不要放你走。”女孩低着头不说话,公子晗挠挠头,不知方才是否说错话了,他看着头上一方蓝天,自顾自叹道,“方才看你哭得那么伤心,我真的很失落,我从来没有想到,会有人这么讨厌这里。因为这里是我家啊,是我从小长大的地方,呵呵,虽然我也经常想要溜出去,但是无论溜到哪里,终归会回到这里,回到家里来,我觉得这里除了大一点,也没有什么不好的。所以,我从来都没想过,会有人,这么地讨厌我家。”听到公子晗的话,一旁的熊铮默默叹了叹,一座宫殿,埋没了多少红颜白骨,消磨了多少雄心意气,又有多少人穷极一生都在想着逃离这座宫殿。而公子晗终归还是个无忧无虑的少年,又身份尊贵,别人摆在他面前,供他眼睛浏览的都是最美好的东西,所以他自然也认为这一切都是美好的吧。这些话,熊铮自然都没有说出来。“你不要走了,待在我身边,我会保护你的!”停顿片刻,公子晗突然脱口而出,而当他看见女孩晶亮的眸子在望着他时,又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嗯……虽然我也没有什么大的本事,但是我会拼尽全力让你不会再哭得这么伤心,不不,是不会再让你哭了,只要,只要你留在我身边。”“你是……在可怜我?”这是公子晗认识女孩那么久以来,听到她对他说的第一句话。女孩肯说话了,他自然欢喜,只是他不知道女孩这话意思何在,最后他愣怔片刻,抬头叹息道,“也许,是吧。”“嗯……”女孩像是得到了答案,又对着他轻声说道,“我不讨厌你。”待得遣了侍女将女孩送回怀惜殿后,公子晗才想起来,他跳下水后,谢兰轩为救他也一起下去了。他扭头张望着好友的身影,却见谢兰轩正坐在他身后,休息了许久,身体已无大碍,只是当发现他正在寻找自己时,一双幽幽的眸子直瞪着他。“兰轩,你没事吧?”“现在才想到我?”公子晗听着他嘴上的抱怨,心中却感激万分,正要开口,谢兰轩一拳击在他肩膀上打断他,“你我之间,就不说谢了。”正值此时,收到讯报的萧王后终于赶来,当她看到心爱的儿子已经脱险,大松了一口气,只是又看到他湿漉漉的样子,又无比心疼,赶忙唤人送他回寝殿沐浴。“母后,先前我在沐姐那里,看到一名侍女,很是喜欢,可否让她来我宫中?”公子晗走前还不忘拉着他母后的手,微笑道。可萧王后明显一心都在关注他是否身受风寒,对于这样的小事,她也不多加理会,“只要沐儿同意,你想怎样都行,快走吧快走吧,都别再受凉了。”公子晗依旧微笑点头。于是从此以后公子晗便多了一个名叫小舟的侍女,那名侍女虽是沉默寡言,却也乖巧懂事,公子对她宠爱有加。*********************“在此处过得可好?”正在殿门外扫地的小舟听到一个声音,她抬起头,看见宫墙边站着一位美丽的女子,很年轻,却梳着发髻,她猜想,该是宫中的哪位夫人吧。她恭顺地行了礼,回应道,“回夫人的话,小奴一切都好。”“呵,夫人?我不是什么夫人,两年前曾有个人说要娶我,最后他走了。”小舟觉得她笑得很好看,只是她的笑却像是蒙上了一层霜,让人意外地冷。“那您是。。。。。。”“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知道你是谁,燕国的翎公主。”女子微微颔首,像是在同她打招呼,却让她觉得心惊。“啊。”小舟的扫把跌落地上,她故作镇定道,“您说的是谁?”“生母是一名卑微的婢子,从小多受人欺侮,此番来齐国充当质子,是因为你那更受宠爱的王姐不愿前来。你在到达齐王都之前跳入箐水河,想要逃跑,却意外被公子晗所救,他们将你带到了你本该来的却最不想来的地方,齐王宫。”女子看着她的拳头随着自己的话一点点握紧,复又一笑,“我说得对吗?”“你想。。。。。。如何?”小舟咬牙问道。“呵,看得出公子晗很喜欢你,他是不让你干这些杂活的吧?”女子一眼瞥过地上的扫帚,带着让人猜不透的笑,“若五年后,你还能待在他身边,还能得到他的喜爱,便到西边的玲珑塔找我。”“若我不去呢?”“来找我,我可以给你一个选择自己命运的机会。”女子面色平静,却叫人不敢质疑她的话。“那。。。。。。我可以选择一直留在他身边吗?”小舟犹豫许久,终于鼓起勇气对那个女子问道,可是她抬头一看,长长的宫墙,空无一人,自然也无人应答。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
  2. 现代言情
  3. 古代言情
  4. 总裁豪门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