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玄幻奇幻 > 都市之逍遥诸天

更新时间:2019-11-13 08:56:42

都市之逍遥诸天

都市之逍遥诸天 湖中人 著

连载中 方泽 仙侠 娱乐圈 情有独钟 言情

五年前的一次救人举动,却招来无妄之灾,从牢狱中走出,方泽发誓,曾经的仇恨要用鲜血来偿还!复仇中卷入武者江湖,机缘中获得超强异能,神秘莫测的禁区世界,广阔无垠的星空

精彩章节试读:

第6章 梨木藏精

仅仅一夜,本是迷茫无望地命运便发生逆转般地变化。

方泽走下楼,步伐稳而坚定,多年不曾再见的自信重新挂在脸上。

大厅餐桌上,早餐早已准备好。

油条,包子,馒头,一小碟花生。

杨沛一手油条,一手招呼,“哎哟!娃子不得了,昨天被叔灌了那么多酒,竟然还能起得来啊!”

白虹端着一盆酸辣汤从厨房过来:“小泽,怎么不多睡会儿?”

“叔,婶,睡不着了,精神着呢!”

方泽来到桌前,拿起油条就咬。

“有精神好啊!有精神好啊!”

杨沛大笑,使劲拍着方泽的肩膀。

白虹给方泽乘了一碗酸辣汤,上下打量了方泽,笑道:“恩!没有说谎,精神头不错!”

“既然这样,娃子,不如今天就给叔帮忙吧!”杨沛突然道。

方泽笑道:“好啊!没问题!叔从小教我的手艺,我可是一直还记得呢!”

杨沛是一名木工,手艺不赖,因舍不得离开家乡,一直就在周边找活,活不多,但凭着良好的口啤倒也让老杨家吃喝不愁。

当然,也仅仅如此罢了。

其实方泽一直觉得杨沛不愿意离开小河村,是因为舍不得老婆。

白虹给了杨沛一个响栗:“小泽别听他的,净瞎扯!你就乖乖给婶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再工作不迟!”

方泽笑道:“没事!婶,蹲了几年牢,都快生锈了,动动也好!”

听到方泽如此坦然地说起坐牢的事情,杨沛与白虹两人对视一眼,眼中都有讶意。

杨沛大笑,比了个大姆指:“好,这个,小泽,今天起叔就不叫你娃子了!长大了!”

方泽哭笑不得。

白虹微笑,笑容慈祥,她给方泽又乘了一碗:“你叔说得不错!我们家小泽长大了!”

早餐过后,杨沛便收拾工具,带着方泽骑着摩托出门了。

一路风景如画。

“叔,咱们村周边的环境还是跟以前一样!”

杨沛大笑:“是啊!不然叔怎么会乐不思蜀呢!现在依山傍水无污染的地方可不好找了!”

“叔,让你乐思蜀的是婶吧!叔,以前我就一直很想问你一个问题,你到底是怎么把婶泡到手的?”

“你小子,是你婶倒追叔的行不!”杨沛笑骂。

两人一路说笑,很快到达目的地。

这是一幢三层半的小别墅。

杨沛把工具卸下,方泽赶忙接过,他笑着介绍:“这家主人姓徐,听说家里有人病体虚弱,需要山清水秀的地方养病,便来咱们小河村建了栋别墅。接到这单生意,叔下半年是不用愁了!”

方泽笑笑,跟着杨沛进了门。

一进门,便看见一些工人正热火朝天地工作着,见到杨沛进来,纷纷停下打了声招呼。

“嘿!杨师傅,您来了!这小伙子是谁哪?”

“我家小子,带来帮忙!”杨沛朝每个人都递了根烟。

一名中年汉子点了烟,大笑道:“杨师傅,这就是您的不对了,没听说你家有小子啊!”

“对啊!对啊!杨师傅您从哪冒出来的崽子!”

工人们起哄。

杨沛拍拍方泽结实的肩膀,笑道:“怎么着?不是亲的,更似亲的,你们有意见啊!”

“哪敢!原来是干儿子!”

“您老有福了,这小伙子看上去就精神!”

“我知道了,莫非是给婉清的童养夫吗?”

杨沛笑骂道:“呸呸,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干你的活吧!”

众人哄笑。

方泽听着众人调侃说笑,哭笑不得。

“什么精神?这小子才从号子里出来的!”

哄笑声中,一声不和谐的声音突兀地出现。

众人疑惑,把目光望向声音的来源。

杨沛脸色立时拉了下来,斥道:“杨安,你个兔崽子,说什么呢!”

一个身形瘦削的小伙子从里间下来,见杨沛阴沉着张脸,顿时吓了一跳,但依然犟着嘴说道:“叔,我又没说错!”

“你找揍是吧!”见杨安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杨沛怒了,被方泽拉住。

方泽朝杨沛摇了摇头。

杨沛冷哼一声:“哼!你小子牛了,倒是德性了!”

其中一名工人小声问道:“杨师傅,咋回事?”

杨沛没好气道:“怎么?老李,你老小子啥时候也嘴这么碎了!”

老李脸色一红,摆摆手道:“没事,俺嘴贱!”

“有什么不能说的!强暴犯而已,叔您护着他干嘛!”杨安见杨沛护着方泽,有些不爽,直接开口道。

气氛仿佛一下子冷了下来,众人看向方泽的目光一时充满异样。

杨沛老脸一沉,一个大耳刮子立时甩了过去。

清亮而突然的响声把在场的人都吓了一跳。

杨安一手护着被打的脸,不可置信地叫道:“叔,您打我,我可是您外甥,他就是一个外人,还是一个罪犯!”

杨沛双眼睁得老大:“谁让你嘴贱,给老子干活去,不想干了是吧!”

杨安捂着脸,恨恨道:“不干就不干,跟这样的人在一起干活,老子觉得磕碜!”

说完,人便甩门而出。

“干活了,干活了,麻溜的!”

老李开口。

其他人见此尴尬情景,急忙各散各的。

方泽叹了口气:“叔,您没必要打他!这种情况我有心理准备!”

“别人说什么我不管,但我老杨家的人,不能!”

杨沛拍拍方泽的肩膀,沉声道:“放心,那小子要是再敢嘴欠,看叔不抽死他!”

方泽心下感动,点点头。

“好,干活去!”

看着前行的高大背影,方泽心中有些复杂,若是没有他,自己现在应该已经去找那个人玉石俱焚了吧!

“愣着干嘛,快跟上!”

杨沛响亮的声音传来。

“来了!”

方泽笑笑,急忙迎了上去。

从小跟着杨沛,方泽对于木工活也是驾轻就熟。

尽管离开几年,但开始上手后,方泽却没有一点生疏感,在一些家具上的精美雕工更是让在场的工人都啧啧称奇。

大家互相说笑,赞扬着,一时忘了之前的尴尬,仿佛忘了他的身份。

一上午的时光很快过去,开始有工人陆续走了。

这时一声惊呼突然传来。

“不好,杨师傅受伤了!”

听到工人的呼叫声,方泽立时放下手中的尖,立时飞奔过去。

“怎么了?”

众人只觉眼前一花,方泽已经来到跟前。

“见鬼了!”许多人心里嘀咕。

杨沛捂着右手,鲜血淋漓,不断流淌。

方泽把杨沛手摊开,只见他手臂处一大道口子撕裂,深可见骨。

见此,众人都不由倒吸一口冷气。

“叔,您这是怎么弄的?”

方泽皱眉,双手在杨沛手背上轻点,鲜血顿时止住。

在场的工人见此神奇的情形不由愣住,杨沛更是连疼痛都忘了。

“娃子,你这是什么操作?”

杨沛一个大老爷们说话都不利索了,甚至都忘了疼痛。

方泽一愣,随即打了个哈哈:“那个,我在里面跟一个习武的老师傅学过几手。叔,您刚才干嘛了!”

“这个我来说,”旁边的老李开了口道:“刚才老杨只是照常拿起工具想要切割那块黄花梨木而已,没想到又出事了!”

闻言,方泽抬起头:“又出事?”

“对!”

老李与一众工人脸上都露出心有戚戚的模样。

“前阵子其实不是我们这一拨人在做这里的活!”

老李点了根烟,才继续说:“听说这家别墅的主人已经请了三拨人来过了,刚开始都好好的,但只要一碰这块木头,几乎人人受伤,其他人害怕得不敢再来!”

“是啊,我听说其中有一个做木活的,都残了,还好这家主人还算不错,赔了不少钱,一辈子衣食无忧都行。”

“那几个师傅都是附近有名的几位老师傅,从没失手过!”

“最后还是老杨胆大,接了这活!我们看老杨来,就跟着来了!没想到做了快一个月,到现在才出事!”

众人七嘴八舌,把原因说了个大概。

方泽若有所思,来到众人眼前所说的黄花梨木前,仔细打量。

这块黄花梨木长两米,宽35公分,可能是年份的原因,褐中藏真,纹理交错变化繁复,繁复中又似有规则,仔细一看,竟隐隐让人有沉迷眩晕之感。

方泽以真元震醒自己,眼神一凛,总算知道为什么那些老师傅们都会失手了。

“主人,可以拿下它,这块木头已经快成精了,有培养价值。”

紫宵的声音蓦然响起。

第17章 初见武者

年轻男子见打掉自己匕首的竟然只是一个塑料吸管而已,神情一震,望向方泽,眼中有着极度的震惊。

他深深地看了方泽一眼,没有选择继续,而是立马飞速逃离,连目标也不要了。

“倒是有眼力!”

方泽有些意外,来到徐素仪跟前:“你没事吧?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你认识我?刚才是怎么回事?我迷路了!”

徐素仪一脸迷糊,还搞不清发生了什么。

方泽苦笑:“我认识你父亲,刚才那个人好像想杀你!”

徐素仪小口微张,一脸震惊:“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方泽耸耸肩:“你跟你父亲来的,他们在哪个包间?”

“我忘了!我跟父亲他们去的时候没在意。”徐素仪脸色通红,似乎为自己的迷糊有些不好意思。

方泽点点头,能理解,毕竟这小姑娘的日子几乎都是在床上渡过的,不通事理很正常。

“我帮你问问吧!”

“小姐,小姐,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行一从另一边跑了过来,他依然如方泽以前所见,黑西服,面无表情,即使语气焦急,也从脸上看不出来。

方泽笑道:“正好!”

行一朝方泽点头:“方先生也在这里!”

“恩,刚好碰见。行一,刚才有人想杀她!”

闻言,行一眼突露杀气:“谁?”

方泽饶有兴致地盯了行一一眼,遂摇头说道:“不知道,被我打断就跑了,看身手,不是一般人!”

“谢谢方先生,您又救了二小姐一命!”行一朝方泽鞠躬。

这个鞠躬真心实意,方泽看得出来。

“客气了,徐先生也帮过我!”方泽扶起他。

行一点头:“好,恩不言谢,那我们先走了,老爷在上面等着。”

“恩!”

方泽摆摆手,示意明白。

两人刚走,方泽的电话又响了起来,原来是杨婉清。

进了6楼包厢,杨婉清同事的热情超乎方泽的想象,尤其是在刘明心添油加醋地描述今天在她店里的事情后,让气氛更加的热烈。

“来,让我们再敬婉清的男朋友一杯,没有他,那件事没这么容易解决!”

杨婉清的一名男同事站了起来,他的样子已经大醉,说出的话让杨婉清脸都红了,却让她的所有同事更加热烈地起哄。

正在这气氛最热闹之时,包厢的门轰地一下被踢开,王洪恩带着几名身穿武馆服饰的人冲了进来。

原来那天被方泽揍了之后,王洪恩越想越不是滋味,想到曾经他老爸提过有个老友在市里开了家武馆,拳脚功夫不错,真材实料,就上门搬救兵去了。

接下来,王洪恩也四处打听方泽的消息,知道他今天会陪杨婉清来参加聚会,立马带人冲了过来。

“王少爷,你怎么也来了?来来来,既然来了,一起喝一杯!”

一名医院的领导显然知道王洪恩的身份,开口邀请。

谁知王洪恩压根不理他,而是脸色铁青地朝方泽喝道:“好啊,你这缩头乌龟,躲了一个月,终于舍得出来了,林远师傅,我说的就是他,帮我狠狠地教训教训他。”

林远看起来30来岁,身体结实,体态剽悍,他一身黑色武服,左胸口绣着“天宏武馆”,站在那里,倒也令一般人不敢小视。

方泽奇异地看了一眼林远,他是第一次在现实中看见真正的习武之人。不过这个林远依他估计,不过是后天四层武者,还不够看。

林远冷笑地看着方泽,咧开嘴道:“怎么个狠法?”

王洪恩看了看挽着方泽手臂的杨婉清,厉声道:“你能怎么狠就怎么狠,打伤打残最好!”

“王医生,你这是干嘛呢!”

医院一群人见王洪恩几人面色不善,也看出不对劲来了,纷纷劝阻。

林远活动了下双手,发出清脆的响声,更直接推开了一名上来劝阻的医生,他朝方泽喝道:“方泽是吧!听说你很能打,出来露两手,让我开开眼。”

同行的几名武馆学生大笑,一脸轻蔑地望着方泽。林远可是他们武馆的大师兄,有他出马,一个刚出狱的混混能干什么!

王洪恩也一样,他朝那些一脸莫名的前同事说道:“你们别多事,这是我跟他的私人恩怨,看你们还跟他称兄道弟的啊!你们不知道这就是个披着人皮的狼,他就是一个无耻的强暴犯,刚从监狱里出来,想不到吧!”

越说,王洪恩越兴奋,能在他得不到的女人面前邸毁羞辱她的男人,他感觉非常的解气。

此言一出,一干医生都是不能置信,愣愣看着方泽。

杨婉清怒斥王洪恩:“你还能再无耻点吗?你怎么会是这样的人!”

“我就是这样的人,这才是我!”

王洪恩彻底颠狂了,冷笑一声。

“好了,别废话了,我还要回去练武,速战速决。”

林远打断了王洪恩的话口,朝方泽走了过去。

“是谁给你的自信啊!”

方泽喝了一晚上,依然没有醉意,一直饶有兴致地看着王洪恩几人表演。

林远一愣:“什么?”

方泽摆摆手:“没什么,顺便问一句,像你这样的人多不多?我是指习武有成的!”

林远皱了皱眉头:“你还不够格知道,吃我一拳!”

他走的似乎是刚猛的路子,一拳打来,虎虎生风,刮在医院的一些人脸上,隐隐作痛,吓得他们急忙让出了地方。

“小泽小心!”杨婉清看眼前这人似乎不好惹,急忙拉着方泽想跑,却没拉动。

方泽安慰着杨婉清:“姐,真没事!”

边说,他只是轻轻一抬手,林远看似充满力量的一拳便被方泽紧紧握住,动弹不得。

林远一惊,他使劲全力试了试,发现竟脱不出方泽手掌,冷汗瞬间流下,他想了想,咬着牙一个凌空侧踢朝方泽脑袋直直踢了过去。

后天四层武者,力气是常人的四倍,这脚要是踢实了,肯定终生只能在病床上渡过了。

方泽眼中冷芒锐利,抬手一转,只见林远整条手臂被扭曲,连带整个人被凌空翻转一圈,接着被一脚踢出,直直砸在王洪恩一伙人身上,砸得他们头晕眼花。

而首当其冲的林远最惨,一条手臂已被拧成麻花状,痛苦地在地上不停哀嚎。

突然的变化惊爆在场众人的眼球。

包厢内一时安静了下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