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玉质风骨

更新时间:2019-03-13 23:24

玉质风骨 玉质风骨

玉质风骨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云蒙居士分类: 古代言情 主角:南风,红玉

她说;情根深种,奈何缘浅,你我注定咫尺天涯两相望。他说;生一次,活一世,爱护你是我唯一的使命。红玉是寄养在道观里的公主,过完了十五岁生日她就要回宫和父皇母后团聚,展开

本书标签: 南风,红玉

精彩章节试读:


大正皇朝,天圣十四年七月。

虽是新秋可夏的余韵依旧。

挺拔俊秀的云蒙山被成片成片郁郁葱葱的绿木环抱着,林壑优美,鸟鸣溪流。如此青山秀水仿佛天上仙境移居到了尘世间。

玉虚观坐落在云蒙山顶上,古香古色的道观里常年累月有修道之人在观里清修,时不时也有云游的远客来造访。

玉虚观一侧有一所不起眼的小院落。

院落里花木成畦,一间厨房,两间茅屋。。

茅屋虽简陋却是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

另外还有一处秋千,秋千上一位锦瑟华年的女子正悠然的荡着秋千。

但见秋千上的女子身材身材娇小婀娜,一身红衣如火,,面若桃花带露,唇如樱桃点点,目若秋水含情,眉若晓月弯弯,青丝如云微垂。但见此女子闲静时如姣花照水,行动处似弱柳扶风。红衣衬托下更显得她冷艳逼人。肌肤纯白胜雪。眉目间既有旁人无从亲近的清冷,但又不失这个年岁女儿所特有的天真无邪。

就在此时一个十岁开外的小道姑从院子外进来,缓步到了秋千下。

小道姑朝秋千上的女子深施一礼;“师叔;师尊有请。”

一听师尊有请女子忙从秋千上下来,然后默默的随着小道姑出离了这所院落,踏着如玉的青草地直接朝旁边的道观去了。

来到道观女子直接去到了道士们歇息打坐的第二道院落,然后到了一处禅堂。

曲径通幽处,禅堂草木深。

来到禅堂女子便直接推门而入,然后朝莲花蒲团上坐着的那位身着深紫色道袍,而且已经发如雪的道姑见礼;“弟子红玉见过师父。”

半晌,莲花蒲团上的老道姑才缓缓的把微闭的二目睁开;“无量天尊,玉儿你起来吧。”

于是红玉便缓缓起身,然后在老道姑对面垂首而立。

这位老道姑便是玉虚观的观主,道号云林。

云林老道姑仔细打量了站在自己对面的红玉半晌才又缓缓开口;“玉儿;你十五岁生辰已过,你我师徒缘分已尽,明日你便可下山去和你的父皇母后还有兄弟姊妹团聚了。”

一听要自己下山红玉的眼圈儿立马就红了;“我不想和师父分开,我想一直留在师父身边修行。”

老道姑听罢微微一笑,“徒儿有此修行之行是好,然你与道家无缘,你尘缘深深,滚滚红尘才是你的归宿。”

“即便玉儿没法成为师父入室弟子,只要让徒儿继续在师父面前聆听教诲也好。”红玉正色道,她的态度和口气一样固执。

面对红玉的固执老道姑又一次念了一声道号,然后才继续说;“你既已于道家无缘何苦强求,道法自然,只要你心中有道,即便在万丈红尘深处你依旧可以是你。你我师徒只有十五年的缘分这是天意,你的父皇和母后正对你朝思暮盼,你该和他们团聚了。今日你我就此作别,明日你便直接离开云蒙山,不可有半分留恋。”

红玉知道这就是天意,自己无力违背,只好朝自己的师父磕了头,她最后一次听了师父的讲道,然后含泪离开了禅房。

红玉年方十五,她本是当今皇帝慕容伊川与皇后萧宛若的次女,被封为安泰公主。十五年前七月初一红玉出生,当时还是福王妃的萧宛若难产,就在她命悬一线的时候云林老道姑跟她的朋友古风到账恰好刚到,用九转心丹救活了生命垂危的福王妃萧宛若,通过占卜算出刚出生的这个小丫头跟自己的母亲生辰八字相克,若想破解,母女必须相离十五年,这期间母不见女,女不见母。

于是刚出生的这个小女婴就被云林道姑带到了云蒙山,成为了自己不记名的弟子,这个女婴就是红玉。一年以后红玉的父亲慕容伊川谋取皇位登上了九五之尊的宝座,便册封他的妻子萧宛若为皇后,他们的长女慕容茜雪为安乐公主,次女慕容红玉为安泰公主。

十五年来红玉一直没有离开过云蒙山,她是被一群道姑养大的,由云林道姑亲自教她读书识字以及学习武功。十岁以后红玉离开了玉虚观,在旁边建起了一所小院落独立生活,每日按时去道观隔着师父修行。

红玉见过自己的父皇慕容伊川,还有她的长姐安乐公主慕容茜雪,弟弟太子慕容云开,还有被他父皇视为心腹的安公公也是江湖第一大帮派火龙帮的帮主上官天绝以及他的妻子林素素等。因为和自己的母亲宛若皇后八字相克,十五年红玉一直没有亲眼见过自己的娘亲,无数个夜里她曾与娘亲在梦中相逢,可醒来后只有无尽的黑夜和枕上未干的几许冷泪。

红玉知道她的父皇为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这次下山除了和父母团聚,还有就是和未婚夫完婚。

对于未婚夫红玉的印象还算不错。她的未婚夫名唤萧顺安,是荣国公府的世子,俩人年岁仿佛。这两年萧顺安曾多次来云蒙山看望红玉,俩人曾切磋过诗书,相处很是融洽。红玉的记忆里萧顺安是一位翩翩美少年,儒雅温良,器宇轩昂,可情窦初开的她却没有想过有朝一日自己会嫁他。

明日要下山,红玉的心情还是激动的,整晚都没怎么睡好。好不容易到了天亮红玉便起床梳洗打扮,自己给自己做了早饭。

吃罢了早饭以后红玉就去玉虚观跟众道姑们洒泪告别。红玉很想再次跟师父云林道姑道声别,可昨天师父就说今日不许自己来道别了,无奈之下红玉便含着泪在师父打坐的禅堂外磕了头,然后三步一回头五步一转身的离去

2

黄昏渐远,夜幕微垂。

宛若望着窗外渐渐灰暗的天色显得无比落寞。

身旁服侍的贴身宫女春香轻声道;“皇后娘娘;该用晚膳了。”

良久,宛若才把目光从遥远的天际收回,然后自言自语道“天又要黑下来了。”

春香接口道;“是啊,一天又要过去了。”

就在这时候殿外突然传来了宫女喊皇上万岁万万岁的声音,旋即,皇帝慕容伊川那充满威严的声音响起;“免礼平身吧。”

紧接着殿门开启,慕容伊川大步走了进来。

春香忙上前见礼,而宛若却依旧在远处。

这些年来宛若很少在自己的日月轩给慕容伊川行大礼,这是当初慕容伊川在登基以后对她的承诺,人前我们是君臣,人后我们是寻常夫妻。

当初慕容伊川谋权篡位时宛若竭力协助,他曾许她一世繁华,六宫无妃。可这一世繁华有了,只是六宫却未能无妃。慕容伊川给予宛若的除了皇后之位,还有在常人看来超乎寻常的宠爱,即便如此宛若却依旧郁郁寡欢,因为男人许自己的六宫无妃无能兑现,多少个夜她的夫君在别处笙歌,而陪伴她的只有孤灯,还有对于女儿红玉的思念。

见礼毕,春香就忙着掌灯,慕容伊川走到宛若身边坐下。

流年转,岁月过,江山依旧,只是朱颜改。

如今的慕容伊川已年过不惑,风华绝代虽不减当年可眉目间却有了岁月沧桑,两鬓已生白霜。宛若也已是三十几岁的女人,因为多次生产她的腰身早已没有最初的婀娜纤细,可她依旧是红衣如火,依然是眉目清冷,不过眼角眉梢平摊了几许凄凉与落寞。

“看你闷闷不乐可有心事?”慕容伊川柔声关切道,接着把手抬起轻轻的去抚宛若那蹙起的双眉。

宛若淡淡道;“也无心事,只是在想咱们的红玉也许已经启程回京了,只是她不许我们派侍卫去接,非要一个人一边游历一边回京,我这心理还是不自已的担忧。”

慕容伊川道;“这是玉丫头的决定,我也无可奈何,这丫头和你年轻的时候一样的固执。”

之后宛若又陷入了沉默。

“昨晚我去了德妃那里我知道你心中不快,故此本想处理完了政务就来陪你,怎料刑部尚书呈递上来一些必须马上批复的要案才耽搁了。”

宛若淡淡的回了一句;“我是皇后,自然要大度,后妃雨露均沾才好。皇上去德妃那里,去贵妃或者潘妃那都无妨,只要别忘了珍重自身就好。”

宛若的淡然冷静要慕容伊川觉得特别不自在,从俩人最初到如今他怕的不是宛若跟自己大哭大闹,怕的是她对自己的去留表现的云淡风轻,不屑一顾。昔日他是亲王他渴望得到宛若全部的心,如今他是帝王,他依旧害怕宛若的心灰意冷。

对于慕容伊川而言他可以征服天下,纵横沙场,唯独没法完全征服他身边这个女人的桀骜不驯。

很快晚膳摆上,慕容伊川携宛若的手去用膳,这一顿宛若用的很少,如此慕容伊川也就没了食欲。

晚膳以后慕容伊川还是硬带着宛若出了日月轩,去到御花园散散步,同时吩咐乐师在不远处的临春阁上弹奏轻缓的曲子。

在闲步中慕容伊川会和宛若说一些朝政上的事以及和大臣之间的事,而宛若不但会仔细倾听,还会给一些有价值的见解。对于慕容伊川而言宛若不只是他的爱妻,他的红颜,也是他的女诸葛。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
  2. 现代言情
  3. 古代言情
  4. 总裁豪门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