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轮回劫:花若殇

更新时间:2019-03-13 23:25

轮回劫:花若殇 轮回劫:花若殇

轮回劫:花若殇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微末温暖分类: 古代言情 主角:湘晚荷,微末温暖,风意晗

湘晚荷本是由天雪山上一朵碧色莲花幻化而成,一朝犯错,被贬入轮回,七世之劫,千年不得归!他道,“红尘劫难,陪她一渡,世间磨折,愿为她顾。七世轮回,我已错过许多不管结展开

本书标签: 湘晚荷,微末温暖,风意晗

精彩章节试读:


天空灰蒙蒙的,还伴有乌云弊日,风声呼啸,不出明日,应该就会有一场大雨欲来了。

湘晚荷在街上溜达,这天气很好,正合她意。昨日她写了一纸箴言给刘大哥,让他仿着那字刻一块石碑出来,石碑越旧越破越好,刘大哥动作很快,不出半日就完工了。现在她的初步计划已盘算好,只差人手去执行了,在街上随便拉几个人几两银子打发了当然不行,用人不疑,不能信任之人也绝对不可以用。正当她胡思乱想时,前边传来一阵热闹的讨论声,还夹杂着讽刺嘲笑之声纷纷传进她耳朵。

“呵……,这小子真有意思,只见人家都是卖身葬父,卖身救母什么的,他倒好,卖身救爷,哈哈…………,真稀奇!””

“人家那都是女子卖身,这小子竟也学人姑娘家那一套,也不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本事!”

“咦,吴兄,你这说的是什么话,人家有没有那个本事,你又没看过,怎么会知道?不如…………”,他话峰一转,笑的极其猥亵,“何不把这小子拾掇拾掇干净了,弄你床上去试一试不就知道了!”

“唉,王兄,你这说的是什么话,你干嘛不自己去试试,我可不像你一样,男女都爱,我可只喜欢女人!”

“哎呀,吴兄,不就是一个臭小子么,至于你这么急红了脸不,不如我请你去春风楼喝一杯去,就当我陪罪了!”

“这你说的啊,走啊”两人嘻笑怒骂着走了,并没有注意到身后有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他们,眸中似有火焰在燃烧!

湘晚荷勾勾唇角,笑容有些讽刺,果然啊,人性,才是这世上最肮脏的东西了,摇摇头准备离开,眼睛扫过人群猛然顿住,然后她撞进了一双黑如子夜般的眸子,里面有火焰在燃烧,她心里突然一震,那样一双眼睛,多么像…………曾经的自己!当年的那场宫变,母亲的遗言、决绝无情的眼神,风栖宫冲天的大火,荒无人烟的后山上,她也是那样仇恨绝望的眼神,想阻止想挽回,一切却无能为力,心里难过的要死掉,哭声撕扯着心肺也发泄不了,泪眼模糊中,却有一双手轻轻地遮住了她的眼睛,冰凉入骨的温度为她遮掩了那一夜怒火。是的了,她终究是有个人陪着她的,而这个少年,她从那双绝望如渊的眼睛里,看到了不甘,看到了挣扎,看到了野兽般的不死、不屈,不死、决不休,她,喜欢这双眼睛!

湘晚荷拔开人群走了进去,众人都奇怪地看着她,不明白这个女人想干什么,难道她想买了这小子么?女人买男人,不可能吧!

少年跪坐在那里,背脊却挺的笔直,脸上很脏,身上的衣服又破又旧却比一般的乞丐要干净,头上插着根稻草,身前的地面上用碳笔写着“卖身救爷”四个大字,除此之外,别无他物。湘晚荷直直走到他面前,伸手摘下斗笠,望着他的眼睛。

“我可以帮你,但我不买你””,她道。

周围轰的一声,人群激动了。

少年的眼睛刹那间亮起涌上狂喜、惊讶、不解、犹豫…………随后渐渐堙灭,他摇摇头,“我不能白要你的帮助,我可以替你干活,但现在…………我………等不了那么久了”,他道,声音渐渐低了下去,最后几个字犹如呢喃,透着一种无力的哀伤。

“我不买你,我也可以帮你,但你以后必须得跟着我,万事都得听我的,我许不了你什么,也承诺不了什么,你也可以拒绝,决定权在你,”湘晚荷望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地道

少年,漆黑如夜的眼睛有片刻的恍惚,似是不敢置信,随后慢慢的亮了起来,涌出狂喜,激动,坚定……,半响,他轻轻点点头。

“好”他道。

湘晚荷跟在少年身后,穿过一条偏僻的巷子来到一间废弃的小破屋里。屋子里充斥着一股潮湿的霉味,角落里垫着一张破草席,草席上躺着一瘦骨嶙峋的老人,花白的头发散乱,蜷缩着身子,身上盖着一层破麻絮,身子还在不停的唰糠似的抖动,伴随着阵阵咳喘,嘶哑的声音似要把心肺都要咳出来般。旁边还蹲着一个男子,一头杂乱的头发,也是一身破衣,脏乱不堪,听见脚步声回头,待看见进门的少年时,一下子跳了起来,冲到少年面前“二蛋,你爷爷刚才又咳血了,咳了好多血,怎么办?怎么办呀?”他奥恼的抓抓头发,似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又跳起来“对了,你不是去赚钱去了吗,怎么样?怎么样?赚到钱了吗?”少年听到他说老人咳血了,早一把推开了他,冲到了老人身前跪下,“爷爷?”他慢慢的抚开老人脸上散乱的头发,贴进他耳边轻轻叫了声。

老人缓慢的睁开双眼,看着少年,干裂的嘴唇动了动,声音嘶哑沉不清“逸之,你…………咳咳,你不用管我,我一把老骨头,早已……咳咳……早已无用了,孩子…………不要浪费力气了、啊”咳咳,他伸出手似乎想要拍拍少年,却忍不住又咳了起来。

“爷爷,我有钱给你看病了”,少年声音喑哑,似乎哭了,随即又惊喜起来,“爷爷,有好心人收留了我,愿意帮我们,走,我们现在就去医馆!”说罢就要扶起老人,刘二连忙上前去帮他。

少年背着老人,走了几走了几步却又回头,望着一进门就抓着他说个不停的男子,犹豫了一下,终于开口“狗剩哥,谢谢你这么久以来对我和爷爷的照顾,你是我流落到这里以来,第一个友好对我,把我当朋友看的人,谢谢你,以后,我们就此别过罢”,说完,扭过头背着老人,身影跨出了门外。少年脊背微躬,背影却笔直,步伐坚定的一步步走向远方。湘晚荷望着他的背影,一瞬间眸中闪过无数的情绪,最终归于平静,她向刘二使了个眼色,刘二掏出锭银子扔给狗剩,也跟着出了门外。

狗剩从刚才看见湘晚荷一进门就给傻住了,刚刚才回过神来,又被二蛋这番话给惊住了,呆呆地站在原地,久久回不过神来,连刘二扔在他手上的银子都没察觉。

“我是不是在做梦?”半响才回过神来,呆呆的道,随即伸出右手狠狠朝自己脸上扇了一巴掌,“呃,痛~!”他哀嚎出声捂着脸,刚才好像听到什么东西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他低下头,地上锭五两的大银子,银光闪闪的正朝他招手,他眼睛眨了眨,涌出狂喜,发财了啊,这些银子都够他买间房娶媳妇了。他捡起银子,放嘴里咬了咬,磕的他猛龇了龇牙,随即欢天喜地地奔出了小破屋子。

一行人来到医馆,留着八字胡须的老大夫,眯着一双眼睛号了老半天的脉,在少年都快把眼登穿了时,才颤悠悠的吐出几个字,“风寒已久,寒毒已入肺腑,需调之,养之,切记、切记”,然后又开了一大包的药,什么养肺啊养喉啊,补药什么的,花了八两银子,刘二瞪着老大夫买心不情愿的掏了银子。

一个普通小工一天的工钱也才几个铜板,难怪这孩子给几两银子的药钱给逼的无法了,才想出了这么个以身卖钱的法子。湘晚荷叹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谁人知??

湘晚荷拍拍他的头,就像曾经无数个时间凌哥哥对她那样,安慰他道,”没事了,有我呢,你爷爷定会好起来的”。

少年抬头看着她,眼中闪过希冀、激动、万幸………等一一系列情绪,他道,“北宫姑娘,我也是个重诺的人,我答应以后跟着你,就决不会实言”。

“我知道”,这孩子从走出破屋子的那一刻,就决定了要和过去断绝一切,他所做所说的都在表明他的决心,她又岂会看不出。湘晚荷笑笑,“你比我小一岁呢以后就叫我姐姐吧”!

湘晚荷后来才知道少年并不是叫什么二蛋,原名沈逸之,是原兵部尚书的幼子。两年前遭朝中奸人陷害,被满门抄斩,兵封尚书府时是被老管家藏在地窖的酿酒桶里才躲过一劫的,而老管家当年曾在兵场上混迹过,有幸躲过了官兵的搜查,自此主仆爷孙俩开始了东躲西藏的日子,两个月前流浪到此,老管家又不幸染了风寒,才落魄至此。

湘晚荷把爷孙俩接回了客栈,又给买了一些生活所需品。扔给深逸之一套男子衣裳,湘晚荷把他赶进了房间去洗澡。

过了好一会儿,沈逸之才磨磨蹭蹭的出来,似乎有些不好意思。湘晚荷抬头瞟了他一眼,这一眼之下却愣住了,少年刚洗过的头发黑如锦缎,湿湿嗒嗒的散在肩头,映衬着少年因羞涩而微微发红的双颊竟透着几分可爱,秀挺的鼻梁是一张樱花般的唇,微微垂下的眼睫浓密纤长如胡蝶轻舞,宛如女子般秀气的面庞,唯有一双浓墨般的眉,眉峰微微凌厉,如一把刚出鞘未经打磨的宝剑。让整张脸少了几分女子的秀丽,却多了一分男儿生性的刚毅。虽是一身普通的蓝色衣衫,却自有一种秀雅如竹的清逸风姿。不愧是将门之后,端看这几分气质,就不是普通人家的孩子能有的。

湘晚荷眨眨眼,“逸之,先前看你脏兮兮的看不出模样来,没想到洗干净了竟是这样的,果然是人需衣装马需鞍啊!”

低着头还在害羞着的某人抽了抽嘴角,果然啊,能在大街上堂而皇之地说出要你了的女人就不是一般人!

沈逸之摸摸鼻子,抬头看她“北宫姐姐,”他说“你帮我改个名字吧,沈逸之已是过去式了!”

他的目光有些悠远,似在怀念又似在告别,还有痛苦与挣扎都被一种名曰坚定的东西隐藏在了眼底。

湘晚荷看着他,眼底墨色涌动,半响,却突然笑了。

“知翼,就叫知翼吧,申知翼!”她道。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
  2. 现代言情
  3. 古代言情
  4. 总裁豪门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