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盛世婚宠,娇妻归来

更新时间:2019-11-13 09:39:34

盛世婚宠,娇妻归来

盛世婚宠,娇妻归来 沐青璃 著

已完结 乔绚,盛凉 总裁 情有独钟 灵异 古言

意外车祸身亡,乔绚重生回了自己婚礼的前一天,却被未婚夫撞见和小叔子在卫生间不可描述!临时更换新郎,她从大少奶奶变成了三少夫人!身份对换,她渐渐认识到前世丈夫的面

精彩章节试读:

第5章 自残

乔绚都不知道该怎么描述面前的场景,她看着盛凉光着脚站在洗手间的地板上,水不停地流出来,他手上的血滴落下去,染红了水池里的水,又很快被冲下去。

他的衬衣湿了大半截,双手撑在洗手台上,剧烈地抖动着,好像无法控制。

最让乔绚惊骇的,是盛凉此时的神色,虽然从她的角度只能看到他的侧颜,两边的发丝垂下,正好遮住了他的脸。

可是乔绚还是从镜子里看到,他眸子里的惊恐和无助,就像是一个濒死的人在做着最后的挣扎。

盛凉那张冷毅俊美的脸,本就惨白无色,现在更是白得像纸一样。

凄绝,震撼,乔绚只能用这样的词形容。

她愣在原地,不知道该作何反应,视线落在地上那把染着血的水果刀上,那应该就是刚才她听到的金属落地声的来源。

司令轻咬着盛凉的裤脚,不时地又松开叫两声,好像是在劝慰着他,在看到乔绚进来之后,司令又跑过来,蹲在乔绚面前,脑袋却转向盛凉,嘴里发出呜咽,像是在向乔绚求助。

乔绚从震惊里回过神,看了一眼四周,忙从旁边扯了一条干净毛巾,走过去按在盛凉还在流血的伤口上,然后她看到,他的左手手臂上,竟然密密麻麻全是伤痕,新伤旧伤,一道道的,看着就让人胆战心惊。

“是你把自己弄伤的?”这样的伤口,很明显就是自残,而且刚刚,这房间里就只有他一个人。

也就是乔绚的话音刚落,盛凉的眸色猛地一寒,突然就把乔绚推开,用力把她按在了洗手台上,双手扼着她的脖子,冷声问道:“谁让你进来的,你看到了什么,你看到了什么……”

后面这句话,他不断地重复着,像是机器一般冷硬,没有一点的感情。

从进门看到他的样子时,乔绚就察觉到了他的异常,乔绚的第一反应是,盛凉在吸毒。

但是好像,他的举动并不像是毒瘾发作时的症状,她努力掰着他冰凉的手,试图安抚他:“我什么都没看到,你先放开我。”

盛凉的喘息声很重,胸口剧烈起伏着,他的手也抖得厉害,忽然手一挥,就把乔绚推倒在地:“出去!”

乔绚看着他高大的背影,此时却显得那么无助和落寞,黑色的衬衣有些凌乱,映衬着他苍白的脸,整个人就像是一具骷髅一样。

乔绚心底蓦地一阵酸涩,说不出是心疼还是什么,她慢慢从地上站了起来,走到盛凉身边,拉住他一直放在水里的手,轻声说:“我帮你包扎。”

但是她的手刚碰到盛凉的身体,他像是条件反射一般,立刻就把乔绚推开了,乔绚本来就头重脚轻的,被他这么用力一推,身体冷不防地就向后倒去,后脑勺重重地撞在墙上。

乔绚只觉得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都不知道了,身体也无力地向下滑,而就在她快滑到地上的时候,一双冰凉的手忽然揽住了她的腰,一个柔软的凉凉的物体覆在了她的唇上。

她蓦地睁开眼睛,看到竟是盛凉正在吻着她!

第17章 情致

不过这个问题她并没有纠结太久,毕竟见过的人太多了,而且这个人很明显跟她的生活也不是一个轨迹。

乔绚转身回房间,打算换了衣服一个人出去走走,谁知刚一进去,还没来得及把门关上,一个高大的身影突然就闪了进来,她刚要大叫,嘴巴就被这个人捂住了。

“嘘,别叫。”那人一边把乔绚按在墙上,一边长腿一勾就把门甩上了,动作迅速一气呵成。

乔绚听出他的声音,再看到那张邪魅的脸,不觉眉心打结。

盛谦,他怎么会在这儿?

见乔绚没再挣扎,盛谦把她放开,笑着说:“别这么看着我,我会当你是在邀请。”

他的眼神很暧昧,是个女人都明白这句话里的意思,可惜,乔绚一向不解风情。

“你在跟踪我们?”不然哪会这么巧,他们前脚刚到,他后脚就来了。

盛谦完全无视乔绚眼里的质疑,身体靠了过去,凑近乔绚面前说:“是你,不是你们。”

从那天在盛家,乔绚就领教到了这位盛四少的嘴上功夫,真的是唯恐天下不乱,这会儿又跟着他们到巴黎,明显也是冲盛凉来的。

即便已经小心隐忍,盛华他们却还是这样不依不饶,盛凉在家里的处境是可想而知的。

乔绚不着痕迹地把他挡在一边,浅声说:“如果是盛华让你来的,你回去告诉他,他要的东西我真的没有。”

这个离间计并不高明,甚至说很拙劣,但是乔绚看得出盛谦的骄傲,他和盛华不是一母所生,他们也从来不是一个阵营,他肯定不愿别人误会他跟盛华是一路,所以乔绚才故意这么说。

但是,盛谦虽然纨绔,却不是头脑简单,他邪肆地笑着说:“我不喜欢女人在我面前耍小聪明,很无趣。不过,我对你说的东西很感兴趣,你交给我,我保证让你看到你想要的结果。”

“我说了,我没有。”看来盛谦也是知道的,可到底是什么东西,让他们都这么在意,而她自己却一无所知?

盛谦饶有玩味地笑了笑,抬手指了指自己的头:“在你这里,但是你记得,等你知道的时候,不要告诉任何人,尤其是我三哥。”

乔绚心里一怔,还想再问什么,盛谦却已经开门出去了。

但盛谦最后那句话,一直在乔绚脑子里回荡,尽管从一开始,她和盛凉之间就是利益关系,达到目的之后各取所需。

可是,她的底牌盛凉一清二楚,而盛凉的,她却一无所知。

盛凉这次这么急着把她带到法国,其实不是为了避人耳目,而是,为了她手里的东西不被盛华抢走吧?

想得太入神,她丝毫没注意有人已经站在她面前,猛地抬头看到盛凉,她吓了一跳,才想起刚才竟忘了关门。

“谁找你?”盛凉的语气依然淡淡的,像是随便问问,并不关心答案。

“没谁,是服务生。”乔绚心虚地别过头,拢了一下耳边的碎发。

盛凉低头看看她,又回头看了一眼走廊尽头的方向,许久才说:“去换衣服,我带你去吃早餐。”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