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灵异科幻 > 白执事

更新时间:2019-11-13 09:41:29

白执事

白执事 我本佛 著

已完结 搞笑 仙侠 历史 言情

我瞒着爷爷接了一场白事,没有想到因为这场白事,我踏上了一条不归路……

精彩章节试读:

第7章 冰火两重天

枯瘦老者说我体内没有什么气,我也不懂,只好等着爷爷的回答。

但是过了一会,爷爷并没有说话,因为爷爷现在在我的背后,我也不知道爷爷在做什么。

枯瘦老者见爷爷没有理会他,接着又说道:“以前你说你的那个儿子不适合学道,你没有教他,但是我看你孙子可是个学道好料,你怎么也没有教他,难道你真的准备把你们唐家的手艺带到棺材里面去?”

“你就别在问了,赶紧施针吧。”这次爷爷回答了枯瘦老者。

枯瘦老者微微摇了摇头,又从盒子中取出一枚金针,扎进了我的耳门穴,也就是耳屏上切迹前,张口呈现凹陷处。

这次并没有多疼,并且还没有点舒服,酥酥麻麻的感觉。

接着枯瘦老者一下子取出四枚金针分别扎进了我的,晴明穴,人中穴,膻中穴,人迎穴。

枯瘦老者再把金针扎进我的人迎穴的时候,我忽然感到一阵头晕。

炸完这个四个穴位之后,枯瘦老者将手中的盒子放在了地上,然后右手结成剑指,嘴中念道:“杳杳冥冥,甲乙丙丁,庚辛壬癸,八大天丁。急應吾口,急應吾心。通靈報指,不得稽停。急急如律令。”、

咒语声停止,枯瘦老者剑指顶端泛起了红光,看的我颇为震惊,接着枯瘦老者快速用剑指在身上点了几下,然后指间的红光就消散了。

我被枯瘦老者剑指点过的地方,都变得炙热了起来,如同被火炭烤着一样。

枯瘦老者做完这些,额头出现汗珠,看来他刚才连点那几下,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他擦了下额头的汗珠之后,有些疲劳的说道:“真的是老了,才多大一会就吃不消了。”

“行了,老吴头你就别装了,我看你这几十年手中的功夫都没有落下。”爷爷走到了我的面前。

“你赶紧在帮你孙子做一层防护,你孙子体内一点炁都没有,光靠我的纯阳指点两下,是挡不住接下来的寒气的。”枯瘦老者将地上的盒子给捡了起来。

爷爷点了点头,从衣兜中拿出一张符纸贴在了我的额头上,手中就掐起晦涩的法印,大声念咒:“陽晶陽晶,飛罟火輪。日華輝耀,蕩滌陰雲。火車火車,雷令之家。鞭韃猛馬,速降丹霞。”

爷爷贴在我的额头的符纸就泛起一道灵光,接着我就感觉到,符纸开始散发出来丝丝热流拥进我的身体。

很快我的身体就变得非常发烫,也开始流汗,我感觉我的身体就快变成一个火炉了。

枯瘦老者从盒子中六根白色细丝,分别系在扎在我身上的六根金针上,白丝的另一端全都被他系在他的手指上。

枯瘦老者就盘坐了起来,闭上了双眼,嘴中念道:“天地化炁,陰合陽神。上炁下降,二炁交騰。上降下聲,霹靂發聲。三五雷神,殺伐將軍。雷聲普化,元亨利貞。急急如律令。”

枯瘦老者系着白丝的手指都泛起寒光,寒光顺着白丝慢慢的扩散到了金针上面,金针就变得闪闪发亮,变得有些刺眼。

但是我很快就感觉到了有一些不对劲,我被金针扎着的地方,开始感觉到阵阵的凉意,并且还在快速朝着我的身体各个部分散去。

我身上的那些热量很快就被这些凉气压制了下去,只有枯瘦老者点的那个地方和爷爷贴符纸地方没有感觉到凉意,其他的地方都开始冰凉,我浑身开始冒起了白雾。

我原先流出的汗都结成冰渣,眉毛上面都结成一层,我刚才如同在火炉中一样,那现在就如同在冰窟窿一样。、

我现在终于知道枯瘦老者为什么要让爷爷在我的额头上面贴符了,就是为了抵御这寒气的,如果爷爷现在没有贴拿到符,说不定我现在已经成为冰块了。

我想张口问枯瘦老者什么时候才能结束,但是我已经让冻的,话都说不清楚了。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原本被枯瘦老者仍在地上的替命纸人忽然自己站了起来,我见到这幕被吓了一跳,这纸人竟然是活的。

“嘎”“嘎”“嘎”纸人站起来,发生一阵奇怪的笑声,它的眼睛还泛起了诡异的红光,他看了我一眼,就朝着我扑了过来。

我想躲开,我的已经被冻的僵硬了,不能动弹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我纸人朝我扑来,就在纸人朝我扑来的时候,爷爷一下站到我的前面,伸手抓住了纸人。

纸人被爷爷抓住就想挣扎跑掉,爷爷快速拿出一张符纸贴在纸人的身上,纸人挣扎的力度就变小了,爷爷一共在纸人身上贴了三道符纸,纸人才彻底停止挣扎。

“老吴你快点,那人已经察觉有人在破解纸人替命术了。”爷爷控制住纸人对着枯瘦老者说道。

枯瘦老者闻声,猛地睁开了双眼,眼中闪过一丝精光,然后一下子站了起来,插在我身上的金针一下子被全都被他给拔了下来。

接着枯瘦老者又从盒子中拿出一枚金针,这枚金针是最大的一枚,他一下子把这枚金针扎进我的头皮中央,嘴中还大喝道:“破!”

“啊”我就痛叫了出来,十分疼痛,就如同脑袋被锤子给敲打了一般。

这时,爷爷手中的替命纸人一下子着了起来,爷爷立刻把手中的替命纸人扔在了地上。

爷爷看到替命纸人烧着了,原本紧绷的脸一下子放松了,枯瘦老者也将金针从我的头皮上面拔了出来。

看着枯瘦老者和爷爷的样子,纸人替命术应该是被破掉了。

爷爷拿出又拿出三张符纸贴在我的身上,很快我全身冷意就消失了,身子就恢复了正常。

但是我还是保持着盘坐姿态,问爷爷纸人替命术破解掉了没有。

爷爷对我点了点头,说破掉了,我可以站起来了。

我听完大喜,就连忙站了起来,对着枯瘦老者不停的道谢。

如果没有枯瘦老者施法相救,我可能只能等死了。

枯瘦老者却对我连连摆手,说不碍事。

“老吴,你现在有什么打算吗?”爷爷开口问枯瘦老者,我知道爷爷又要和枯瘦老者说我听不懂的话了。

“还能有什么打算,他找来,我自然要离开这里了。”枯瘦老者想了想有些无奈的对着爷爷说道,“你也和我一起走吧。”

爷爷摇了摇头,说道:“我和你不一样,我不能离开。”

枯瘦老者可能就聊到爷爷会这么说,叹了一口气说道:“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像原先一样那么重情,你要是不重情,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了.”

接着枯瘦老者从怀中拿出一个木制的令牌递给了爷爷说道:“这快令牌能打开我这小屋子所有的阵法,我要离开了,这令牌就给你了,这小屋子我经营了二十多年了,如果有什么危险就来这里躲一躲,我这小屋子应该能撑不少时间。”

爷爷接过令牌复杂的看了一眼枯瘦老者,没有说什么。

“还有你孙子的气穴已经被我给打通了,将来学习你的本事会顺利不少,我知道你不教你孙子本事是为了保护他,但是现在那人已经寻来了,你在不教他本事就是在害他,这都是命,躲不掉的。”枯瘦老者把所有的金针都收拾进了盒子。

爷爷点了点头,说道:“老吴我在求你一件事情。”

“说吧。”枯瘦老者淡淡的说道。

“如果我孙子能躲过这劫,以后在遇到什么危险,还请你出手帮助他。”爷爷诚恳的对着枯瘦老者说道。

第23章 风水说

我和爷爷回到家,爷爷就走进厨房做饭了,我早就饿的不行了,爷爷做好饭我就海吃了一顿,然后就跑到房间打坐了去了。

一直到黑天我才走出房间。

爷爷已经在门口等我了,爷爷手里还拿着一把短小的铁锹,显然爷爷已经做好要挖林凡墓的准备了,爷爷见我出来对着我说道,“去林凡的墓看看。”

我就和爷爷走了出去。

林凡母亲说把林凡和他的父亲埋在一块了,我只能隐隐记得林凡父亲埋的挺远的,具体位置却是不知道了。

我就问爷爷还知道林凡父亲埋在哪里不?

爷爷笑了笑对着我说道,当初林凡父亲的墓穴也是他给点的,位置自然记得的。

爷爷既然知道林凡父亲的位置,我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就跟着爷爷朝村子外面走去。

我和爷爷出了村子,爷爷就带着我朝村子前面一个小陡坡走去。

我和爷爷走到小陡坡上面连一块墓地都没有见到,我就问爷爷是不是带错路了,爷爷摇了摇头,指了下陡坡东面一块松树林说,林凡的父亲葬在哪里。

那我就好奇了,林凡的墓地在那边,爷爷带我来这里干嘛?

爷爷看我满脸疑惑就对着我说道,“来这里我是想观察下村子的风水,我能感到村子阴气一下增加了不少,想看看是不是村子风水发生了变化。”

爷爷说完就把拿出一块罗盘,爷爷这次拿出来的罗盘是带有指针的,然后遥望着村子,拨动起来了罗盘上面的指针。

风水之说自古以来就存在,人们尤其重视风水,盖新房子要请人选风水好的地方,死后也要选个风水好的墓穴,可见风水在人们的心中有多重要。

在好的风水地方建房子或者建立墓穴,都会带来好运气,要是把墓穴和房屋建在凶地之上,小则诸事不顺,大则家破人亡。

我小时候听爷爷说过一件奇事,说是一个风水先生生前给自己选了一块墓穴,他对后人说,要是他死了就把埋进那快墓穴。

他儿子也听话,等风水先生死后,就把风水先生给埋进那块墓穴,说来也奇怪了,自从风水师葬进了那块目的,风水家就好运连连,他的儿子下地干活捡了一件古董买了一大笔钱,然后坐上了生意,做生意也是非常顺利,很快就成为附近有名的富豪。

风水师的儿子发达了之后,就萌发了给他爹迁坟的念头,因为他爹自己选的墓地,是个坑洼之地,一道雨季他爹坟墓就被水给淹了,风水师的儿子不忍心在看到自己老爹坟墓被淹,就请了其他风水先生给他爹寻了地方,就动手把他爹坟墓给挖开了,挖开之后,风水师的儿子就差点哭了出来,因为他老爹的棺材常年被水给研磨,早就变得腐烂不堪了,风水师的儿子就给自己老爹重新打造一口名贵的棺材。

风水师的儿子就把自己老爹的棺材给撬开了,风水师的儿子刚把棺材撬开,棺材里面就冒出一股白气,等白气散去之后,风水师的儿子就傻眼了,因为他老爹的尸体一点都没有腐烂,反而变得非常温润,就如同一块人形玉石。

不过这样场景没有持续多大一会,风水的尸体的快速的风化了,变成了白沫,随风消散了。

风水师的儿子就问他请来风水师这是怎么回事,那个风水师本来就是个二吊子,那样见过这样的场景,当即就傻眼了,什么也说不出来。

风水师的儿子见自己老子连渣都没有了,也没有办法在迁坟了,只好在把坟墓给封上了。

从这之后,风水师儿子的生意也不在顺利,还长长赔钱,很快就破产了,到了后来,风水先生的儿子就病死了。

后来有一个道士听说了风水师儿子给老子迁坟的事情,就跑到风水师墓地看了一眼,然后就叹气不已,说这本是口好穴,名字叫聚财穴,谁把死者埋在这里,死者的家人就会财运滚滚,可惜的是,风水先生的儿子不懂,将坟墓给破开了,就泄了财气,一口好穴就白白坏了。

我当时听完爷爷说完这个故事的时候,也是唏嘘而已,这也愿不得风水师儿子,他也是好心做了坏事。

“走吧,村子的风水没有问题。”爷爷拍了拍的肩膀把罗盘给收了起来。

我见爷爷测完村子的风水就收回心神,和爷爷一起往东边的松树林走去了。

在路上我问爷爷,怎么换罗盘了,爷爷笑着说道,罗盘分为号几种,探察风水当然要用风水罗盘了,那个没有指针锈迹斑斑的罗盘是寻阴罗盘,是用来探寻阴气的。

我点了点头,没有想到小小的罗盘还有这么多道道,看来我还有许多东西要学啊。

我们和走进松树林,就惊起了一群鸟,夜里的鸟儿都非常警觉,一点动静都能惊动他们。

有鸟飞是好事,起码能证明这林子是安全的,因为鸟儿只会在安全的地方栖息。

进了林子,爷爷辨别了下方向,就领着我朝一个方向快步走去,我和爷爷在林子走了五分钟,在两个连着坟包前停了下来。

眼前这两个坟包,一个是很久以前的,一个人新的坟包,新的坟包上面铺着花圈,墓碑写的正是林凡的名字。

爷爷走到林凡的墓前,伸手抓起一把坟头土搓了搓,然后说道:“这坟子两天之内被人给动过。”

爷爷这样说,看来这林凡的墓真的被人给挖过了,爷爷说完就绕到林凡的用手中的铁锨挖林凡的坟墓。

很快林凡的坟包就被爷爷给挖平了,棺材也露出来,但是看着林凡的棺材没有半点被打开的痕迹,但是林凡的尸体确实出现在了后山的洞中。

这时我又响起了,爷爷曾经对我的话,不能把问题给想简单了。

爷爷没有林凡的棺材从墓坑给拖出来,而是几掌把棺材钉棺钉给震了出来,然后掀开林凡的棺材,棺材里面是空的。

见到这个结果我和爷爷都没有多大的反应,因为我和爷爷早就知道林凡的尸体不会在棺材中了,我们打开林凡的棺材只是为了寻找是谁把林凡尸体放到后山的线索而已。

打开棺材爷爷就仔细棺材起来了棺材,到了最后竟然跳进棺材中,过了一会爷爷就从棺材里面跳了出来,把棺材给盖上了,然后把林凡的棺材给重新填好了。

我问爷爷找到什么线索了没有,爷爷摇了摇头,说没有找到任何的线索。

我就问爷爷怎么办?

爷爷想了想就对着我说道:“去张虎的墓地看看。”

张虎和林凡都是被凡珍给害死了,现在林凡的尸体出现意外了,那么张虎的尸体也极有可能出现意外了。

张虎的尸体埋在那里我和爷爷知道,张虎的尸体被他父母给埋到一处河流的边上。

葬张虎那块墓穴还是爷爷点的,那块墓穴是张家老早请爷爷点的,是给张虎爷爷准备的,没有想到张虎死到了他爷爷前面,张家就把张虎给葬到那块地上。

张家和林家是白发人送黑发人,这一切全都远凡珍,如果见到凡珍一定要把凡珍给打的魂飞破散。

爷爷从怀中拿出三柱香插在林凡父亲的墓前点燃,说了声多有得罪就带着我离开了。

我径直去了张虎的坟子,我们快要张虎坟墓的时候,离着老远就看到有人在挖张虎的坟墓。

我和爷爷看到这墓就往张虎的坟墓跑了过去,等我们跑到张虎坟墓前,发现挖张虎坟墓东西的是......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