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都市职场 > 鬼盅

更新时间:2019-11-13 09:55:54

鬼盅

鬼盅 言小莫 著

已完结 孟贾,东方杨,莫悠悠 搞笑 总裁 宠婚 虐恋情深

那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工作日的早晨,晨雾已然退散,清风徐徐。 东方洒下的一抹红霞,可是正在赶路的东方杨丝毫无暇欣赏这春日盛景,他一心想着的,便是早些赶到海上市重案组,

精彩章节试读:

第十六章水落石出

当天晚上的深夜12点。莫悠悠假装成莫琪儿躲在他的家里在床上假寐。

而实际上他从来都没有任何一个放松过警惕因为他知道今天晚上就应该是凶手,动手的那个时间。只是他们都不知道凶手会在什么时候突然出现会在什么时候突然想躺在床上的这个假的莫琪儿下狠手。

不过他们基本上都能猜到抹角楼最终结局如果不是因为他们提前介入的话,莫琪儿很有可能就会跟之前的3个受害人一样,只是一个结局,死。

在暗夜里东方杨甚至紧张得大气都不敢出,他其实不是怕。

他不怕今天晚上做的布局会出任何的纰漏因为这是他跟朋友有两个人布置了很久的一个局,他也相信慕容优其是不会让自己受伤,他唯一怕的一件事是。

原来自己第一次以重案组刑侦人员的身份出来办案。在真正面对凶手的时候,原来自己还是会有一种恐惧的感觉并不是恐惧他的行为作风,或是恐惧它会在最终的抓捕过程中,对自己造成威胁,而是原来自己第一次亲身体验过重案组的刑侦工作之后会发现这份工作原来是这么大的压力。他需要肩负太多太多的东西,所以只能一次又一次的逼着自己去承受哪怕自己原本就承受不来可是因为他所在的几个职业的特殊性,他必须要逼着自己去接受,哪怕是整个案件走入了一团迷雾到了迷宫再也找不到出路的时候他也要逼着自己冷静下来去找到那条可能会通往出口的那条路。

然而往往在找到这条路之前,他们需要走过太多太多,不知自己都不知道要如何去,经过的那些荆棘的路线每一条选择每一个路径都有可能带给自己完全不一样的,整个事情的结局。

他们不知道的总是在接触最终的真相之前他们需要走过多少弯路?走过多少他们不知道该如何取舍的无聊的道路,但最终通向成功的道路总是那么的麻烦,至少因为它是潜藏在许多错误的道路之中的。东方杨想到自己在这个案件当中花了太多太多的力气去分析和构架,只是为了找到一条能够适合整个案件走势或者说,结构的一条获取看起来正确的道路然而也只不过就是或许罢了,连他们谁都没有办法给出任何一个肯定的答案,一切都不过是靠着凭空猜测而已。

也是在这个案件的侦破过程中让董方阳再一次理解到其实他应该相信自己的第六感觉,作为刑侦人员虽然很多时候要与证据说话,但是该相信直觉的时候也应该要毫不客气地相信自己的直觉判断,因为这个直觉和判断是,自己能够第一时间最快速的反应到可能的凶手的这么一个途径,如果他不能好好利用的话就会把时间浪费在猜测和构想一些可能并没有什么作用意义的陆地上而这些东西往往是会给真正的凶手以喘息的时机很有可能最终就会造成无头公案的这么一个情况。

从目前对于现在这个案子的分析和真实的情况来看,他觉得自己就是因为太过固执,所以走入一定的误区,如果自己能够对自己的第六感有一定的坚持的话,可能他们会在更进一步地找到这个,真相之前,就保护好所有可能会因此而受伤的人。当然不管事情的真相究竟如何?他们现在都已经近竭尽自己的所能地保护所有该保护的而且他们也在尽力的寻找事情的真相只为了给所有人一个简单却又,郑重的交代。虽然是逝者已矣,但是对于活着的人还是这些逝去的灵魂他都必须要尽自己的全力给他们一个最好的安慰,这就是把事情的真相给公之于众还他们所有人一个明白。

距离刚才钟声超过12点的午夜已经过去了好几分钟,但是始终都没有任何的动向不光是莫悠悠,甚至连东方杨也都有些耐不住,难道他们的猜测错了吗?

难道法医对于死者的阵亡时间鉴定出在什么问题吗?可是不应该是这样子的科学的判定很多时候都是完全正确的。他们唯一能够做的事情就是继续等待继续等待那个凶手的出现等待最好的时机,把凶手当场捉拿归案。不管是盟友还是东方杨他们两个人都在互相鼓舞着等待着最好的时机,等待着一切水落石出的那个时候因为他们谁都不知道接下来。会遇到怎么样的一个情况,但至少他们愿意彼此相互扶持这就是他们作为重案组工作人员。彼此作为同事朋友的一种依托。

这一点也是孟贾一直以来都非常高要求的一种状态,他们作为一个始终都在生死边缘线挣扎的警种。不管是到了什么时候都是那种要相信自己的队友相信自己的战友相信自己的判断的这么一个得不面对或者是信任的选择。因为只有当他们愿意把自己彼此的生命交托给彼此的时候,他们才可以,在最严酷的战斗中获得成功。

还是别担心吧,他总会来的,大不了就是多等一会儿罢了。莫悠悠相比,东方杨倒是会淡定许多。但其实他心底也是担忧的,因为谁也不知道!

谁也不知道凶手到底会以怎么样的一种姿态出现在他们的面前到目前为止。还以为丁唯一的鉴定结果就是所有人都是因为失血过多而亡。

他们可没有打算为了这个案子真的付出自己的生命,所以该小心的时候还是得小心翼翼的。

你一会儿记得千万小心一点,不要逞强。交给我来处理就是了。东方杨想了想还是谨慎的劝解某悠游岛毕竟这是对付,凶手,所以不管什么时候他们都必须要是非常小心翼翼的,对方手里有什么样的武器他们现在根本都不清楚。

虽然说,莫悠悠和东方杨出来的时候他们两个人都彼此配了枪,但是,他们肯定是不可能在现在这个时候就对凶手动手的,因为他们还没有了解最真实的那个状态他们需要遵守活着来给他们解释整个案件的,一切缘由只有当他们能够理清楚所有的一切的时候才可以把凶手交给人民去审判。让凶手最终获得他该有的所有的惩罚。

而这个,让遵守生或者死的审判的权力始终都不在魔游游甚至在东方杨的手上他们必须要吧,双手完好无损的交托给人民群众由人民去裁定他的生死。

“放心吧。我有分寸好的。我也是警校毕业的,虽然是女生,但是功夫可并不一定比你差。再说了,这凶手也不见得有什么能耐。得到时候才知道呢,现在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在意识到东方杨在为自己的人身安全担心的时候。莫莫悠悠倒是突然之间淡然了。单凭这个在质疑他的工作能力的同事,其实他更为这个新来的同事担心毕竟她从来都没有真正接触过刑侦案件没有真正接触过重案组工作中,所接触到的那些凶神恶煞的凶手,如果他在抓捕的过程中,一不小心受伤的话其实也是一件挺无语的事情。“我觉得你还是小心一下你自己吧,这是你第一次办案吧!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要逞强逞英雄就是没有意义的。”

一定要和凶手斗智斗勇但是绝对不是逞英雄。

为了想要抓住这个凶手有点无所不用其极毕竟在这个案件刚刚发生的那一刻开始,他就看到了东方杨想要,手刃凶手的决心但其实很多时候如果他因为自己的不成熟而做出了过激的事情。可能会造成一个很遗憾的结局,虽然他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是他还是必须要提醒一下这个新来的小弟。

“放心吧,当初我在警校的成绩是全优。哪里可能被这种小子给伤到了。你还是操心操心,你自己吧!”

东方杨言和莫悠悠两个人就这样对着彼此互相紧张,哦不对也不是紧张,只是彼此关心而已。

就在他们互相关心的那个当口,其实他们已经忘却了身在等待的这个着急的感觉,因为他们知道,只要他们耐心地等待下去他们最终迎接的就是整个案件最终的胜利,和最终的光明他们能够还所有已经逝去的人,一个最真实的真相,当然虽然很残忍。但是至少会让他们死得其所,不管他们是冤枉的还是说有什么难言之隐的话,终究他们都是获得了事情最终的真相。

莫悠悠原本还准备开口说些什么人却是突然间听到了来自门口的一些动静连忙噤声。

房间的门被小心翼翼的扯开。没有任何声响就是透着一点微弱的从窗户边传来的月光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进入到了莫提尔小姐的。房间里。莫悠悠有河东帮人在这个瞬间甚至不敢多说一句话就怕自己一不小心的某个动作突然打扰了。突然闯进这个屋子里的某个人。

他们一开始准备偷梁换柱的时候就已经预感到了有这个时候,所以他们希望能够等凶手把所有她想做的事情都做了的时候,他们才最终出现能够最终抓个现行,而且是,他们偷梁换柱的根本意义之所在。

除了保护莫琪儿小姐的人身安全之外,他们更重要的是,要能够将这个凶手最终行凶的部分时,请彻底的抓存证据呈现给人民警察。即人民大众当然最重要的是,因为这个证据是能够直接证明凶手行凶的重要的手段。

在黑夜当中,莫莫悠悠并不能很直却的看到凶手的面容情况,所以他根本就无从判断这个人到底是谁?

一直躲在暗处的东方杨始终都在等待时机,找到最恰当的时机出现将凶手制服但是因为。凶手自从走进屋子以后始终好半天都没有动作,甚至让人怀疑他是不是只不过就是突然之间来到这个屋子里的一个小偷罢了,跟他们想要找的那个凶手根本就是两样的。

好在没过多久,凶手终于有所动作了,他举起了拿在手,而扬起手想要去击打的那个位置就是莫悠悠现在所在的那个位置。他其实是想要把莫琪儿给杀了但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如今躺在床上装作是没醒过来的人其实应该是莫悠悠。

所以在他手还没有落下的那个瞬间莫悠悠就一个翻身,将一切躲了过去。更重要的是莫悠悠一副正在睡梦中的样子,眼睛都未曾睁开却是刚好避过了那个要命的一击。甚至连动手的那个人都有着其不知道现在面对的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是不是一切真的有这么的凑巧,否则怎么会在这样的一个时间点,遇到种种的一些事。就在自己想要杀了他的那个瞬间他居然可以用一个转身就走了,直接的躲过去了这是恰巧还是另有原因。

而目莫悠悠的一个翻身确实被东方杨看在眼里。

第三章初遇命案

“喂,你好,这里是重案组。”

“郊区赌场发生命案,好的,请您详细地说一下具体信息。”莫悠悠自然地拿起笔来记录着关于案件的重要讯息,“好的,我们马上就到。”

“郊区发生命案,死者是赌场老板。”简单地将事件复述了一遍之后,莫悠悠转头对着孟贾,等着他的最终吩咐。

“没有其他多余的讯息了吗?”孟贾无语,就这点资料,他们也只能出去案发现场看了再说。

“没有什么有用的价值。”莫悠悠将刚刚听到的讯息在脑海里过了一遍,除了说了下案发的地点和死者的身份之外,没有任何对于案件有价值的线索,无奈地摇摇头。

“这样,悠悠你跟我去现场看看,至于其他人,先原地待命。”孟贾下了吩咐,“把跟死者有关的讯息都调出来,先从外围开始梳理。”

“是。”

众人闻言,当即收了想要下班回家的念头,在重案组的工作就是这样,谁管你是什么时间,在什么地方做什么事情。只有一条,在需要的时候,必须要马上出现,把一切的事情都按照吩咐的那般处理好。

“对了,你也跟我走。”

东方杨眼见着莫悠悠跟着孟贾走远,刚想要说些什么,却见孟贾突然转身喊他,“东方杨,跟我走。”

“是。”

东方杨赶紧跟上。

原本还以为自己是个小新人会被直接排除在外,却是没想到孟贾竟然愿意第一次就把他带在身边,这让东方杨不由得神气了几分。想着应该在自己在警校的成绩足以说服孟贾给自己这个机会,证明自己的实力。

“悠悠姐,刚刚还有什么其他的线索吗?先说来听听。”

刚一上车,东方杨就抑制不住自己内心深处的激动,忙不迭地追问道。

“没有。”

莫悠悠很是无语,“刚刚不是都说了嘛。”

莫悠悠没来由的觉得身边的这个人很烦,也不知道组长是想的什么,竟然愿意把这个新人带在身边,谁知道他一会儿还会出什么幺蛾子。

“……”

东方杨无语,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莫悠悠会给他这么一个答复。

孟贾此刻倒还是一副处变不惊的样子,“既然出来了,一会儿就好好学。”

之所以会带着东方杨,其实孟贾本意不过是想要搓搓他的锐气罢了。从东方杨的简历和刚刚一天的表现来看,他还是没有了解重案组工作真正需要的是什么。

既然他这么期待着想要出警,看看真正的命案刑侦,那便让他如了愿,但若是他连这个都坚持不下来的话,就实在是不适合刑侦工作。更不适合在重案组工作。

“是。”

当然,在东方杨的眼里,这一切可不是什么考验,“我一定会努力的。”他已然将这一次当做了对他的认可,所有人不过就是在等着看到他的实力罢了。他对自己有着绝对的信心,也相信自己必然不会出错,只会让众人心悦诚服。

除了靠着他们在日常的案件中积累起来的经验之外,再无其他。

就这一点上,莫悠悠还是很佩服孟贾的,因为他是完全靠着自己多年来在重案组的摸爬滚打才有了现在的一众服帖的小弟。

莫悠悠这两年看惯了太多的人想要质疑或是在孟贾面前显示自己的过人本领的人,最终都在孟贾面前败下阵来的案例。

“那些不是经验吗?”

东方杨自然不可能这么轻易地认输,他所有的骄傲都是从警校而来的,不管在那段时光里自己付出过什么,但终究,他所得到的,始终都比他付出的要多。

“你到时候就知道了。”

闻言,莫悠悠很是无语的笑了笑,她自是能够了解东方杨想要在众人面前出风头的这个行径是为了什么,只是,以她自己的实际经验来看,在孟贾面前玩这种游戏,无异于自己作死。不过,她自然也是不会告诉东方杨这些事情的。既然有人想要自己找死,她倒是不介意继续看戏。毕竟这种事情也不是什么时候都有的啊。

一路上,东方杨一直都紧紧地咬着莫悠悠要让她告诉自己更多的关于那个案子的事情,这一点,让莫悠悠很是无语。报案的人现在她都还没见到,难道就凭着一个报案的电话,她还能知道什么跟案件非常重要的信息吗?

多年的实战经验告诉她,这是不可能的。虽然她不明白东方杨为什么会愿意死咬着自己不放就为了追这么点讯息,但她不得不承认,被一个小屁孩这么追问的感觉真心不好受。

“想知道什么你一会儿自己去现场看不就知道了。我又不是神仙,我怎么可能知道那么多?”莫悠悠很是无语,随即转头,不再理会他。

东方杨见状倒是一脸的委屈,“我不过就是想要多了解一些讯息罢了。”

“悠悠,还有多久能到。”

孟贾一路都把他们两个人的对话听在耳中,对于东方杨,到目前为止,他还是迟疑的。毕竟这么年轻,做事有些时候太冲动。这一点,看来现在就已经暴露无疑了。

做他们重案组刑侦工作的人,没人会把这些报案人的一些乱七八糟的废话放在心中,他们最重要的,就是凭借现场的勘察,从证据入手,来破开一些迷雾,最终还事情以真相。

至于像是东方杨这样子的,紧紧地咬着报案人提供信息的人,不得不说,是重案组工作的门外汉。

“快了,大概十分钟吧。”

莫悠悠看了眼手机导航上的地址,回复道。

“行了,那就都收收心吧,别把时间浪费在无聊的事情上,还是想想一会儿该怎么处理吧。”

孟贾冷酷地甩了一句之后,便不再说话。

“又不是我。”

莫悠悠闻言,却很是郁闷,她还真不知道今天自己是招惹了哪路神仙,为什么刚刚在办公室的时候,他跟自己对着干,现在好不容易出来办公了,自己居然还躺枪。

“什么叫做无聊的事情?”

东方杨愤愤不平,“报案人提供的线索很多时候是会被人所忽视的。我刚刚查看了咱们重案组过去一段时间的卷宗,其中不乏有一些案件最终是从报案人入手而最终解开一切事情的真相的不是吗?”东方杨自顾自地说道,“既然过去有案例可巡,这也正好就说明了报案人的信息对于我们破案的重要性啊。既然如此,我们重视报案人提供的信息有什么不对?”

闻言,倒是让莫悠悠愣了愣,她仔细地回想着刚刚报案人给的那些个信息,除了时间地点和事件之外,好像没有其他的内容了。

“现在,我们除了知道在郊区的赌场发生了命案,赌场的老板死了,其他一无所知。你觉得这点内容能够帮助你做些什么?”

“我就是觉得,我们一定要密切重视报案人提供的信息,那些东西对于破案可能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莫悠悠显然完全没法理解东方杨为什么会紧紧地咬着这些没有用的东西跟自己过不去。“按照你的说法,我们在接到报案的时候,就应该把整个信息都录音下来才对咯。”

“悠悠姐,你知道的,我不是这个意思。”东方杨一时间百口莫辩,他不知道自己该如何解释这一切。

从进入重案组工作之后不久,组里的接警任务一直都是由莫悠悠来处理的,而东方杨此举无疑是在怀疑莫悠悠的办事能力。

坐在一边的孟贾一直都没有开口说话,相反,他在思考刚刚东方杨说的那些事情。

他说的不假,在重案组过去的案件当中,的确有从报案人作为突破口而最终把整个案子圆满的解决掉的个例。虽然他没有说话,但是他不得不承认,东方杨说的是对的。任何一个案件当中,报案人这个环节在很多时候是被他们所忽略掉的。

而往往,这样子的一个忽略,会成为他们在之后,甚至很长的一段时间的一团迷雾。

“行了,都别废话了,下车。”

车子才刚刚停稳,孟贾便当先走了下去,一句话,生生的将他们两个人的话题到此打住。

他们才刚一下车,就往案发现场赶去。

整个案发现场现在已经被当地的公安机关派人给保护了起来,除了周边有一大堆看戏的人群之外,莫悠悠环顾四周,似乎没有发现有任何可疑的迹象。

东方杨忙不迭地想要去事故现场看看,他希望能够马上找出一些关于这场命案的一些线索,让自己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处理好这一切。

只是,因为他刚来,当地的派出所民警根本就不认识他。

他才刚表现出想要上前看看的欲望,就被制止了。

“对不起,您不能进去。”

“我是重案组的,请让我进去勘察现场。”

东方杨显然没有想到自己好不容易都已经到了案发现场了,居然还会被人给拦着,不让自己进去勘察现场,还要怎么破案?

“不好意思,案发现场不容随意进入,请出示您的证件。”

显然,东方杨低估了驻在事发地点的办事干警的执着程度。不管他怎么解释自己的身份,始终都没有人愿意相信他。

他回头去看莫悠悠和孟贾的时候,才发现他们两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站在自己的身后,好整以暇地看着眼前这一幕。

孟贾的脸色倒是一如既往的阴沉。

不过莫悠悠,她好像憋的很辛苦。

一直想笑,但不知道是不是迫于身旁孟贾的威慑力,始终都不敢有所表现。

“悠悠姐,你快帮我解释一下啊。”这个时候,东方杨是没什么心情去触孟贾的霉头的,所以也只能转头向着莫悠悠求援。

不过,莫悠悠好像压根就不打算搭理他。

“重案组孟贾。”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