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天价婚爱,引妻入怀

更新时间:2019-11-13 09:57:22

天价婚爱,引妻入怀

天价婚爱,引妻入怀 轩雨幽冉 著

已完结 艾希,翰 未来 豪门 重生 历史

人们说,灰姑娘只要找到水晶鞋就能找到属于自己的白马王子,可是为什么她穿着水晶鞋,却等来了一个恶魔。“艾希,你被开除了!”她只是一个拼命想在这灯红酒绿的社会活下去走

精彩章节试读:

第34章 道歉

翰冷冷的瞥看了她一眼,就在手机上翻找了起来,他在找到那张照片后马上就按了删除删掉了那张照片。

随后,他猛地起身,一脸漠然的走到还未安装窗户的窗台边,提起手,用力的把手机给仍了下去。

只听一记“啪嗒”的声音,手机被摔成了两半。

惊!颖菲又被吓一跳,吓的脸色惨白惨白的。

“你给我听清楚了,我杜泽翰的女人可不是好惹的!”翰气势凌人的逼近颖菲,贴近她的脸,瞪大眼睛凶狠地说。

颖菲一个劲的点头,不停地说着“知道了”。

“滚!”

“哦。”

颖菲赶紧拿起包包,转身就跑啊。

“等一下!”翰忽然又想到什么,大叫了一声。

“啊?”

颖菲立马刹车,浑身发抖的转过身,可怜巴巴的看着翰,不敢动。

翰斜嘟着嘴巴,向那三个保镖又使了个眼色,随即,他们又冲上去一把抓住了她。

“你们干什么?想要干什么?我U盘都给你了啊,你还想怎么样?”颖菲顿时吓的哇哇大叫,眼泪又哗哗的流了下来。

“艾希的妈妈就是因为你这张照片才会从楼上摔下来,弄到可能会瘫痪那么严重,你说我会这么轻易让你走吗?哼!”翰恼怒的一阵咆哮,脸色铁青。

“她妈妈从楼上摔下来?会瘫痪?我,我不知道会弄成这样的,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恨艾希,我恨她我嫉妒她,为什么你们一个个的都喜欢她,为什么为什么!她到底有什么好,什么好啊!呜呜呜……我那么爱倪浩,可是倪浩就偏偏喜欢艾希那个女人!呜呜呜……”颖菲情绪失控的大声嚷嚷,把她心里的怨恨都说了出来,哭的很伤心。

翰沉默着,没有说话,因为他发现了这一刻最真实的她。

爱情这个东西,根本就没有答案不是吗?

“把她带上车。”说着,翰一个人先下楼了。

颖菲在哭,车轮在转,窗外的风景在移动。

翰握着方向盘,瞥看着后视镜里哭的像泪人似的颖菲,火气很大的吼叫起来,说:“哭哭哭,再哭我就让他们把你给轮了!烦死了,给我闭嘴!”

静,寂静。颖菲立马停止了哭泣,连擤鼻涕都不敢了。

半小时后,某社区医院门口。

“下车,下车!”

翰“砰”的摔门下车,把颖菲从车里拽了下来。

“你可以乱嚷嚷,可以喊救命,不过我保证你今后的日子一定不会好过。”翰嘴角上扬,凑到颖菲的耳边,丢下狠话。

接着,对她灿烂一笑。

颖菲咽了口唾沫,心脏扑通扑通的急速跳跃着,跟他走了进去。

观察室里的留观病人好像走掉了一批,现在里面的人明显空了很多,艾希还是愁眉不展的坐在里头,眼神呆滞。

很显然的,素萍还在怪她,埋怨她,没有给她解释的机会。

颖菲看着躺在床上的素萍,心里不由得一怔,她内底的良知在这一刻备受谴责,内疚跟后悔正在心中无形的扩大。

“如果,你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想你该知道怎么做了?”翰默然的看着她,淡淡地说。

从她那忐忑又不安的眼神里,翰知道她应该是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了,相信她,一定不会再胡说八道。

“颖菲?”

还是素萍先看见了她,叫了她一声,她刚好转了身,看见了站在门外的他们。

颖菲?艾希顿时也惊讶的别过头来。

翰?翰怎么会和颖菲在一起?无数个问号立刻挂满了艾希的整张脸,她睁大了眼睛看着他们,很莫名。

同样的,素萍也在为这个纳闷。颖菲也认识这个男人?

“阿姨,对不起!”

“诶,颖菲,你别哭啊,你哭干什么呀?怎么啦?”素萍见颖菲一看到自己就大哭了起来,立马紧张的问了起来。

呃?这?艾希真的被搞糊涂了,她只好看着翰,向他求救。

“来来来,擦擦脸,有事慢慢说,别哭了。”素萍连忙抽了些纸巾给颖菲,一副亲切和蔼的模样。

“阿姨,我早上跟你说的都是我瞎说的,艾希根本没有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更没有出卖自己去勾引男人。是我嫉妒她讨厌她乱说的……呜呜呜……对不起……是我把你害成这样的……呜呜呜……”颖菲一边说一边抽泣。

当拨云见日的晴朗驱散了那一片阴霾,当真切的悔意还原了事物的本质,是否那纷扰烦心的忧愁可以像海潮般退却,不再挤压心头带来平静和坦然?

颖菲走了,素萍睡了。走了的人,走的很沉重,睡了的人,睡的很困顿。

“伯母,艾希是您的女儿,很多时候父母应该给予子女最简单的信任不是么?”

翰的话一直在素萍的耳边围绕,他淡然沉着的样子,那一张气宇轩昂的脸,都深深的印在了她的脑海里。

然而,也正因为翰的出现,让她的心里七上八下的很不安,那深埋多年的愧疚和那几乎快被她遗忘的事情又再次掀起了心灵的漩涡。

素萍一看到翰就知道他是出自上流社会的人,一个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孩子,那言谈举止中无意显露的修养和那份高贵的气质,无时无刻的不在告诉我,他和我们普通人不同。

艾希,如果当初我没有自私的抱你回来,你是否也和他一样,会是一个高贵优雅的公主?

二十多年了,一晃眼竟然已经二十多年过去了……

那条水月项链一定是你父母特质订做了给你的,二十年前就能够给一个刚出的婴儿佩戴这么一条昂贵的项链,想来你的家世一定也非比寻常。

记得,项链的坠子里还有一颗很大的钻石,当时就把我给吓坏了。之后,我赶紧把项链里的钻石给取了下来藏在抽屉里,这一藏竟也藏了这么多年。

艾希,是我对不起你,让你陪着我们一家吃苦,过着贫穷被人白眼的日子。

医院对面有一家一茶一坐,翰见素萍睡了,就拉着艾希出去吃点东西,他知道她午饭肯定都没吃。

“你怎么会去找颖菲的?一定是听见了我妈的话对不对?偷听可是很不好的哦!”艾希和翰面对面坐在沙发座上,俏皮的提起手用食指指着翰,故作严肃的说。

“嗯,可偷情也是很不好的哦,我为了不让伯母误以为你跟我偷情,所以只好偷听啦。”

“喂!”

艾希立马嘟起嘴叫了起来,脸颊微微泛红。

“哎,你脸红哎了。其实,你喜欢我可以直说啊,我勉强一下可以考虑看看要不要跟你……”翰坏笑着调侃她,笑的很邪恶。

“我,我脸红也不会是因为你!谁喜欢你啊,你少自恋了!”

“是吗?”

“是是是是啊!超级自恋狂!”

艾希瞪大眼睛,语气极快又大声的嚷嚷起来,一副好正经好正经的样子。可是她越这样,翰就越喜欢惹她。

“啊,我突然想起来那个AT董事长的千金约我去吃饭呐,我先走了。”翰说着,一副很着急的样子就冲跑了出去。

“喂!你!”

我想潜你

大约一个小时后,艾希吃完东西,气呼呼的结完帐从店里走了出来。

“吃撑死我了啦,那个可恶的家伙点了菜又走人!搞什么嘛!什么AT的什么什么千金啊!讨厌!”

艾希一边走一边恼怒的自言自语,噘着嘴巴一脸不悦的样子。

嘿嘿。

此时,店门外的报亭旁有一个男子,坏笑着扬起了嘴角。随即,拿着一本杂志贼笑贼笑的向艾希走来。

“啊!”

“你真的很能吃哎,居然把我点的炒饭也都吃完了,真是一只小猪。”

翰冲上去一把搂住了艾希的腰,从背后抱住了她,还用力的将她死死的扣在自己的怀里。接着,还低下头凑近她的脸颊调侃她。

“你,你不是……”艾希微微侧过脸就碰触到了翰的脸颊,那轻点肌肤的感觉就像有一股电流在瞬间窜满全身。

“你说,我帮你和伯母和解了,你是不是该有点回报啊?”翰忽然一个松手,将艾希转了个身正对自己。

“什么回报啊?我,我又没叫你帮我和解!”艾希睁大眼睛很无赖的说。

“哦,那我刚才还帮你联系了一个骨科专家的朋友,而且他还答应留一间病房给伯母,给她亲自治疗。还说,过两天就能转到他医院去了。如果,你觉得也不需要我帮忙的话,那我现在就打电话给他说不用麻烦了。”翰说着就拿出手机,准备拨号。

“喂喂喂,等一下嘛,你朋友真的是骨科专家?他真的能治好我妈妈么?”艾希立马睁大眼睛的看着翰,一脸紧张。

“是啊,不过,那得看你的表现。”翰咧着嘴,两眼色咪咪的看着她。

“你想怎样?”艾希眯着眼睛问。

“我想潜你。”翰凑到她的耳边,轻轻地又极具暧昧的说着。

“我打你!个色狼!”说着,艾希唬这个脸,举起手就想要去打翰的脑袋,可是却很不幸的又被翰封杀在了他的怀抱里。

“你……”

“哎,在大街上打情骂俏的很不好哎,我们换一个地方啊。”

“喂,你!”

翰一把拽起艾希的手,就霸道的往马路对面走。

“你放开我啦!”艾希奋力的挣扎着,一阵嚷嚷。

“我帮你那么多忙,你难道不应该让我‘潜’一下嘛。”翰挑着眉,一本正经地说。

“神经病!”

“哇,你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排着队等我‘潜’呐,你应该感到很荣幸才对。”

翰走到凯迪拉克的车门前,一把暴力的把她推进了副驾驶里,“砰”的关上门,一脸臭拽又狂傲的模样。

这家伙不是开摩托车来的么?什么时候又变成一辆车了!一会儿银色一会儿黑色的家里车还真多!

第24章 凌晨的电话

夜,开始深了;风,开始肆意的吹。

月,变得黯淡,心,变得慌乱不安。

※※※

凌晨2点左右,寂静的杜家别墅里,整幢楼里的电话忽然一下子都响了起来;那原本清脆的铃音在此刻变得震慑人心,毛骨悚然。

佣人邱嫂立马从房间里冲到客厅里去接电话。

“喂……好的,请稍等一下。”邱嫂立马把听筒放下,急忙跑到二楼翰的房间,敲着门大喊说:“少爷,您的电话,说有急事。”

翰睡的正香呢,他皱着眉火气很大的把被子猛的掀开,伸手到床头柜去拿电话。同时,还冲着大门吼了一句,说:“知道了!”

翰拿起听筒,用半梦半醒般沙哑的声音说:“喂,我是杜泽翰。”

电话那头传来的消息一定很惊人,才让睡意正浓的翰一下子从床上蹦了起来,脸上的表情野在瞬间僵硬,肌肉都好像在抽经。

“啪”翰把电话一扔,匆忙的拿起外套就往外冲。

“少爷,这么晚了去哪里啊?”邱嫂神情担忧的问。

翰丝毫不理会邱嫂,头也不回的疾步走向门口,“砰”一下的摔门而出。

璟,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你好端端的去青浦干什么?又为什么会出车祸,那么严重的车祸!璟,你不能有事!我绝不会让你有事的!

深夜的上海市区道路简直就像高速公路一样,全然没有了车水马龙的景象;翰一路疾驰,全速前进,忧心忡忡。

40分钟,只用了40分钟,他就赶到了离自己家差不多有70公里的区级医院。

一阵猛烈的急刹车声顿时划破寂静的夜空。翰迅速的停好车,神色紧张的直往重症病房飞奔。

那急促的脚步声泛起的回音在整个楼道里飘散,听着不禁让人揪起了心。

“医生,我是杜泽翰,我朋友他怎么样了?”翰一脸焦急的问。

“幸好被人发现的早,总算是救治及时,并未造成大量出血的情况,现在他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不过,因为车祸是猛烈撞击在副驾驶的位置,所以导致他的右手粉碎性骨折,还有CT显示,他的脑部有阴影很有可能是头部珠网膜出血。”身穿白袍的医生专业的转述着璟的病情。

头部珠网膜出血?

“什么意思?”听起来好像很严重的样子,翰立马紧张的追问。

“就是指动脉或静脉异常破裂出血……”

“医生,我拜托你讲点听得懂的好不好?究竟会怎么样?”翰异常气愤的看着医生,他都急死了,还在给他上课,简直废话!

“他这段时间很可能会时而清醒时而昏迷,具体的状况呢也还不好说;只有先挂盐水,观察几天,看能不能把他脑袋里的淤血给消退。不然的话,就算他醒来,很有可能会阶段性失意,并伴有头痛耳鸣,颈椎酸疼等症状。”医生毫无表情,一脸官方的在解释,还瞪大眼睛看着他,示意他应该听懂了吧?

听后,翰的表情僵硬,显得有些呆滞。

医生见翰没有反映,紧接着又说:“我能够打电话通知你,那是因为他一直喊着你的名字,还在昏昏沉沉中告诉了我你家的电话。”

静,翰的脸犹如死寂般沉静。

半响,翰突然眼神发狠的一把揪住医生的领子,极具疯狂的咆哮起来,说:“如果你不能够还给我一个健健康康的璟,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包括这家医院!你听清楚了没有?听清楚了没有——!”

医生被翰发疯一样的怒吼,蛮不讲理的态度给吓坏了,他不由得吓的直打冷颤,下意识的拼命点头。

随后,见翰的手松软了下来,立马“咻”的闪人了。

翰的情绪很不太好,可谓是非常糟糕!

他神色凝重,一脸担忧的推开病房的门,小心翼翼的凑近躺在病床上的璟。

璟他浑身是伤,右手绑着石膏,鼻子里插着氧气管,脸色苍白的毫无血色,头部还抱着好多圈纱布。

此情此景,让翰看着揪心,只觉得心里一阵阵的刺痛!他缓缓地抬起手,抬起那双有些颤抖的手放在璟的手背上,情不自禁的流下了温热的泪。

默默的陪坐在他身边,轻握那双冰冷的手,心越加通了。

翰定睛看着璟熟睡的脸,听着那微弱的呼吸声,陷入了悲伤纠结的思绪,精神恍惚。

时光总是在不经意间飞逝,情感总是在不经意间累积。

其实,我早已习惯你在我身边。

其实,你早已经住进我心里……

※※※

在这个深夜,在这个安静的病房里,翰的眼前忽然浮现了10年前的一幕。

当时,他和璟只有十五六岁,那一年的夏天,他站在网球场上等璟,等了好久好久他才出现。

结果,脾气暴躁的翰立马对他大声吼叫起来,说:“喂,这几天你死到哪里去了?约你打个球还摆一副臭架子,现在几点了啊?不打了!哼!”

说完,翰很用力的把网球拍往地上一扔,火气很大的预备离开。

然而,璟却一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并未在意。

“翰,翰,你看,你看这个像不像你?我亲手做的哎!”

璟举着一个卡哇伊版和翰很像的洋娃娃,在他的面前晃悠,一脸灿烂的笑着。

可是,翰他却……

翰眉头紧皱,一脸恼怒的猛的拍打璟的手,那只洋娃娃就这样从璟的手中脱离,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惊、静、伤心。

璟的脸色一下子变了天,他翻眨着眼皮,目光呆滞的一直停留在那个娃娃身上。

心,在痛。

而翰根本没有察觉璟的变化,或者说他根本从来就不在意别人。

他还是一脸冷酷无情的对着璟咆哮,说:“你一个大男人的做什么洋娃娃,简直无聊透了!哼!”说完,翰还很不屑的瞥了他一眼,就这样从他的身边擦肩而过。

刹那,就在翰的肩膀碰触璟肩膀的刹那,璟轻声的说了一句话。他说:“今天是你的生日,我希望能送一个特别的礼物给你。”

说完,他弯下腰,漠然的拾起那个娃娃。

随后,低着头,转身。

翰顿时愣住了!他傻傻的站在那儿发呆!

良久,他才缓过神来,对着璟快消失的背影大声喊叫起来,说:“哎,哪有人送人家礼物又拿回去的啊?我又没说……没说我不喜欢。”

这时,璟他停住了脚步,可是却没有转过头来。

翰便立马跑了过去,把胳臂亲昵的架在他的肩上,一脸调皮的说:“对不起嘛,大不了,我的手腕给你打啊!来啊,给你打,狠狠的打!”说完,他一本正经的把手放在他的面前,示意让他打。

此时的璟,终于阴转晴的笑了,他实在没有办法对他生气。

两个花样少年,两个死党,两个身处豪门的少爷,在一个特定的环境下成长;彼此间的友情也随着生活的点滴,逐渐升华。

翰把璟一把拉到旁边的的椅子上去坐,随后拿过他手里的洋娃娃,左看右看横看竖看的不禁皱起了眉头。

接着,一脸很不满意地说:“哎,他的表情一点也不像我嘛,我应该是酷酷的才对啊!”

“我希望你每一天都能开心,所以做了这个笑脸的翰,这样子的你真的很可爱!”璟立马微笑着说。

“……”

无语中,瞬间布满感动,一股暖流不觉的涌向心头。

璟,谢谢你!

翰侧过脸看着璟,却没有把这句话说出口;因为,他真的不是一个善于表达自己的人。也许,是他长期一个人的关系吧,所以他失去了一些他原本应该拥有的东西。

记忆的长廊帮翰找回了那些快被他遗忘的珍贵画面,在读取了存档以后,他看着如今躺在病床上的璟,心情变得更沉重,更沉重了。

“璟,我来了,你的翰来了,不要再睡了,起床吧。”翰握着璟的手,浅浅地笑着,那帅气的脸庞底下泛着的,是那深深地酸楚。

旭日东升,月儿沉溺。

翰陪了璟整整一夜,期间,他都没有醒来。

6点半,推着餐车的阿姨进来送早餐,递给翰一碗白米粥,可是他没有未伸手去接,因为……他吃不下。

阿姨摇了摇头,走了。

这个时候,外面走廊里响起了此起彼伏的脚步声,越接近这个房间,响声就越大。随后,便传来了叩门声。

翰朝着那个窗口瞥了一眼,发现外面站着的是身穿黑色警服的警察;他下意识的皱了皱眉,站起身走过去开门。

“你好,我是刑侦队的队长傅勇明,我想这件车祸不单单只是一个意外;所以,希望你能协助我们警方调查。”副队长表情严肃的说。

“我……不太明白您的意思。”

翰一脸困惑,十分不解。

“因为,昨天我们有同事在澳门路附近,拖走了一辆红色的阿斯顿马丁敞篷跑车,事后查询了车主资料,才发现是这位濮阳璟先生的;而他事发的车辆,是一位姓刘的男子临时租借来的。”傅队长认真的解释着。

姓刘的?翰的脸色一下子深沉了起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