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都市职场 > 我的绝品校花

更新时间:2019-11-13 09:57:48

我的绝品校花

我的绝品校花 页岩 著

已完结 聂飞,林湘,司马静茹 总裁 未来 鬼怪 穿越种田

被贬下凡被封印的真龙太子聂飞,历经七世情劫,变成了一个平凡的穷学生。机缘巧合之下,封印解除,从此霸气外露,尽显英雄本色。校园里呼风唤雨,只手遮天,各种校花更是贴身

精彩章节试读:

第6章争风吃醋

聂飞来上学的第一天就打伤了校长的干儿子孔亮,虽然不是什么大场面,但还是在整个高一年级引来了不小的轰动,一时间被高一年级的学生传得满天飞,各班的男生女生都跑来高一、三班的教室目睹聂飞的风采,当一些女生看到聂飞长得帅气高大却穿得土不啦叽的时候就非常失望,不过这只是对于一些庸俗的女生来说。

当然还有另一部份女生,被这个长相帅气,面容冷酷的男生所倾倒,更让这些女生崇拜的是他的胆识。而一些其他班的男生则对这个新来的穷小子,不屑一顾,特别是那些有钱有势的混得又很好的男生,就跟孔亮第一次见到聂飞是一个感觉,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

自从聂飞昨晚跟着林湘老师去马校长办公室回来之后,聂飞也就把心思放在了学习上,也没管其它的事情,只是时不时看看美女,打打望什么的。特别是司马静茹,这个美貌如花,表情跟林湘老师同样冰冷的冰美人,更是近在咫尺,想不饱饱眼福都难。

相对于其他女生来说,司马静茹似乎对聂飞并没有什么好感,在她眼里无非是长得帅点罢了,脾气有时候很怪,打架厉害一点而己。平时上课连正眼都不会瞧聂飞一眼,这也给聂飞心理上带来了不小的压力。

倒是许海燕经常一下课就跑来聂飞的位置上东拉西扯的,经常买来好吃的东西请聂飞,惹得班里其他男生眼红,特别是袁少华,更是心生嫉恨。

这袁少华长得非常的有魅力,在高一年级里也算得一霸,绰号华少,对孔亮这种角色根本没有放在眼里,那怕他是马校长的干儿子,原因就是袁少华的父亲是一家集团的老总,势力在渭城也是相当的庞大,基本上可以和周氏家族抗横。

从初中开始,袁少华就同许海燕同班,那时候袁少华就喜欢上了许海燕,但华少追求女孩子从来不强迫,这也是他不同于其他小霸王的地方,就是这种不同之处,让学校很多女生都为之倾心,誓死非他不嫁,然而华少却是一个痴情种,对许海燕的心从未有过丝毫的改变。现在看到许海燕主动对聂飞那么好,心中醋意大发,心中暗暗发狠,一定要把聂飞从许海燕身边赶走,因为他华少想要的东西,还从来没有过得不到这几个字。

孔亮对聂飞的恨意自然不比袁少华小,但想到行里有规定,不许去学校闹事,只有等聂飞出了学校再找他报仇,但要是聂飞不出校门那怎么办呢?难道让自己一直忍下去。

当看到许海燕对聂飞大献殷勤的时候,他就想到了一个办法,那就是借袁少华之手来除掉聂飞。于是孔亮时不时在袁少华面前告诉他关于许海燕对聂飞怎么怎么好,让袁少华吃醋,好动手除掉聂飞。

“你他妈的少来,我知道你被聂飞打伤了心里不爽,有本事自己去找他,别来让我作你的刽子手,再说,你让我帮你搞聂飞,你配吗?以后要是再在我面前提许海燕的事,小心你的另一只手也作废。”袁少华狠狠的警告了孔亮,弄得孔亮十分尴尬,不过没办法,就算袁少华动手打他,他也只有挨打的份。

虽然袁少华不会帮孔亮,但内心却被孔亮说中了要点,这聂飞一日不除,他的小辣椒就永远不会回到自己身边,只不过他比起孔亮来说,他会更加的沉着冷静。俗话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现在虽然是当务之急,一个月总不晚吧!一个月,对,一个月以内,一定要让聂飞卷铺盖走人。华少在心中暗自发狠。

“飞飞哥哥!”许海燕娇声的说道,看了看司马静茹坐在聂飞的旁边,她也不管不顾的亲热叫着聂飞,“这是我给你带来的法国汉堡,还有牛奶。”

“中午吃什么?我请你去吃大餐好不?”许海燕总是有空就跑来找聂飞说话,站在聂飞旁边就像一只小鸟,总有说不完的话,有时候司马静茹看到许海燕一来,立马走到边上,而许海燕也就高兴得坐在司马相茹的位置上,拉住聂飞的胳膊问长问短的。

“呵呵……谢谢!不过我要跟我妹一起。”聂飞微笑着说道,完全跟打架时的那个冷酷无情的聂飞盼若两人,这也是许海燕喜欢他的地方。其实只要聂飞不发怒,给同学们的感觉到还是挺亲切的,只不过大家都见识过他打孔亮的那个场面,真的可以用冷血两个字来形容。不过渐渐他们发现,聂飞其实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坏,完全是一个纯朴的乡下小子的样子。

“没关系。”许海燕大方的说道,“叫你妹妹一起撒,你妹妹还不就是我妹妹哟!反正都是我请客。”

“这……不太好吧!我又没帮你什么忙。”聂飞拒绝的说道。

“飞飞哥,没事的,我先请你,以后有需要你帮忙的我再叫你好不好?”许海燕甜甜的笑着说道,满眼放光。

这些都被袁少华看在眼里,渐渐聂飞就像他心里的一根刺,不拔掉会痛不欲生。想自己追求小辣椒三年了,还从来没有碰过她一下,而现在她竟然毫无顾忌的在他面前挽聂飞的手,真是太过份了。

而谁也没想到的是,这些也被周蝴蝶看在眼里,只是这个女生不善言表,即使心中对聂飞早已倾心,但始终难于启齿,毕竟才认识不过几天而已,那能如此轻易的爱上一个人呢?也许只是对他那天的表现表示感激罢了,但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有一种酸酸的感觉。

因为许海燕的热情,大多时间聂飞都被这个小辣椒缠着,但聂飞不但没有感到讨厌,反而还喜欢上了这种感觉,因为许海燕总能逗得他哈哈大笑。也因为此,聂飞想跟周蝴蝶拉近距离总是不能如愿,惟有晚上下课回到寝室,想从刘强口中打听关于周蝴蝶的一些事来。

但刘强这小子不是做探子的料,瓜头瓜脑的,开学都好几天了,和周蝴蝶说话不超过十句,那又能打听得出什么来呢?这让聂飞很是恼火,不过这些小小的不悦,总能在白天被许海燕的笑声一扫而空。

城南中学从一开始就不平静,聂飞的学习之路又怎么能够这样顺利。仅仅过了一周,也就是在周末,上午的时候突然有一伙学生来到了高一、三班的教室,扬言要找聂飞。来的人是高一、五班的赵云,外号赵飞龙,身高一米七五左右,是整个高一年级的四大天王之一。

这四大天王其中就有华少袁少华,赵飞龙赵云,青面虎王啸天,小霸王张益。四大天王基本上算得学校的风云人物,就算是高二、高三的年级霸主,也得对他们礼让三分。

整个高一、三班的学生见赵飞龙赵云带着人马来到教室扬言要找聂飞,心中都在担心会不会找聂飞麻烦,如果真是要找聂飞麻烦,那这次聂飞肯定死翘翘了,因为他们都知道这赵云的厉害。

这聂飞从何洋波口中也早知道来人的势力,不过他并没有害怕什么,因为他也没有得罪过他,所以并不放在心上,很自然的来到教室外面。

“你就是聂飞?”赵云微笑着问道。

“正是,你是赵云是吧!”聂飞从赵云的穿着和发型判断他就是何洋波口中所说的赵飞龙赵云。只见赵云胸前戴着一根黄金十字架项链,平头后面一条小辩子直垂腰际,身穿黑色的骷髅T恤,一条牛仔裤上数十个破洞,显得十分的潇洒。

“你也知道我是谁?那我就给你直说了吧!”赵云理了理脑袋后面的小辩子,自以为很帅的说道:“听说你打架不错,如果你愿意跟我混,叫我一声大哥,我保你在学校平安无事。”

“我不混。”聂飞冷静的说道。

“不混不行,如果你不愿跟着我,那今天我就要让你吃点苦头。”赵云突然变了脸色,威胁的说道。

“我不跟。”此时聂飞不知道为什么内心有一种强大的欲念想要暴发而出,但他自己想起林湘老师的忠告,所以极力压制住,可脸上却仍旧表现出了十分傲慢的表情。

赵云还是头一次被一个新生这样傲慢的和他说话,于是闭了闭眼睛,打了一个响指。这响指一响,身后十几个人高马大的学生朝聂飞围了上来,拳打脚踢的,刚开始聂飞只感觉无数的脚和拳头打在自己的身上,直打得自己全身疼痛,而他心里也一直记住林湘老师所说的话,叫他不要打架,可这些疼痛一次次触动着聂飞的神经,加上赵云在外面不停的狂笑,这令他终于忍不住愤怒了起来。

一声暴喝,提起一个学生就是一拳打了过去,只见那学生满脸是血的被聂飞扔了出来,紧接着又是第二个,每打一拳,聂飞的怒火就上升一层,而且每一拳,聂飞像是从中找到了快感,打得越是凶猛,刚刚还是被人围攻的困境,突然之间就然就变了,赵云带来的十几个人一个个爬在地上不停的哭叫着,基本上每一个人都被打得鲜血横飞,只见整个楼道上到处都是血液,这一下把赵云也着实吓了一跳。

这些都被班里的学生看在眼里,男生们此刻有一种把聂飞当英雄来崇拜的感觉,而女生们更是当伟人来崇拜,因为这个在她们眼里的帅哥竟然这么的强大,而男生们此刻也有光荣的感觉,毕竟这件事说出去也为高一、三班争光,自己作为高一、三班的一员,自然也算有份一样。

赵云虽然被吓了一跳,但到底也是高一年纪四大天王之一,岂能如此不堪一击。当聂飞打完最后一个小喽啰之后,聂飞几乎无法自拔,简直就要冲过去殴打赵云的冲动。不过此时赵娟儿却冲了进来,拉住聂飞的手哭叫道:“飞哥,别打了,别打了好不好?”

是啊,难道我喜欢打架吗?聂飞在心里不停的想,又想起林湘老师的话来,于是渐渐平静了心绪。

“你还要让我跟你混吗?”聂飞此时很嚣张的问道,那眼神带着傲气逼视着赵云,使人不寒而栗。

“当然了!哈哈……”赵云并没有被聂飞刚才的暴行所吓倒,“竟然你这么不识抬举,那我们手上见真招吧!”

“娟妹!你让开些。”聂飞被赵云这种无视彻底激怒了,刚刚才稳住的心神又开始动荡起来。

“哥,要是你听话,我什么都答应你,你不要再打了好不好?”赵娟儿此时两眼泛红,一颗颗泪水就这样从眼眶里掉落。

“妹,如果哥随便就这样被人欺负,以后还会有谁来保护你!”聂飞把嘴靠近赵娟儿的耳朵,轻声的说道。

“你走开!”聂飞朝赵娟儿怒吼了一声。此时许海燕,司马静茹,周蝴蝶一个个看着聂飞,都在为聂飞担心不已,因为她们都知道这赵云不是好惹的,不过又看到聂飞如此的英勇,试问那一个女孩子不为此心动呢?

赵娟儿听到聂飞的怒吼,只好静静的站在了一边,此时聂飞跟赵云两人就站在过道上,所有的人渐渐的退了开去,因为他们不想因为看热闹而被误伤。

只听得啪的一声,赵云上身的黑色骷髅T恤应声而破,全身的条形肌一股一股散发出来无穷的力量,而左臂上赫然纹有的一条青龙缠绕着整个手臂盘旋而上,在肩膀上张大着巨口,显得十分的霸气。而此时整个过道上竟然异常的安静,就算掉下来一根针都能听得见声响。

只见赵云突然飞起一脚就往聂飞头上踢来,那速度快得惊人,而那一脚更是刚劲有力,夹着破空之声朝聂飞袭来。聂飞本能的用胳膊挡了一下,只感觉整个手臂都为之一麻,好强大的力量。

一腿未中,一腿又来,聂飞连续的用胳膊挡了赵云十腿,只感觉两只手臂酸软无力,再这样下去,只有被踢死。然而没有怒气的聂飞,根本就没有多少力量,之所以能够承受赵云十腿,完全是因为自身乃真龙下凡,拥有强大的体魄才硬接下来的。

“聂飞,加油!”这个声音竟然是袁少华。他竟然喊聂飞加油?

其实袁少华因为许海燕的事情,对聂飞本来怀恨在心,但此刻看到赵云欺负到自己班上的同学,要是聂飞输了,自己也脸上无光,连自己班上的同学都被人家弄去当小弟了,自己还有脸在这学校混吗?而能够在这种情况喊聂飞加油的,也只有袁少华才有这个胆量。

聂飞看了看袁少华,因为他并不知情袁少华对他的怨恨,所以对袁少华表示感激,但正是这么一失神,赵云的一腿竟然踢中了聂飞的头,一时间聂飞只感觉天旋地转,差点晕死过去。就在这刹那的时间里,聂飞突然像看到了什么,满地的尸体,血流成河,一个个笑靥如花的女子在他面前消失,心疼的感觉弥漫了全身,让他的每一根神精都颤动起来。

怒,是的,怒气,此时充满了全身。

双眼通红的聂飞,在看到赵云又一个飞腿踢来的时候,一个拳头砸了过去,和赵云的腿来了个硬碰硬。手臂的力量如何的强大,也是无法和腿比的,不过这一拳到还占了上风,赵云只感到腿脚一麻,差点站立不稳,而聂飞的手臂也被这一腿踢得发麻。

速度,聂飞根本没有顾虑手臂的疼痛,又一拳挥了出去,而赵云因为腿脚的一麻,竟然忘了现在可是在打架。见聂飞的拳头挥来,只好挥拳硬接。强大怒气跟真龙体魄所合成的气量有多么可怕,可能赵云也只有等从医院出来了之后才能明白。

只听喀嚓一声,赵云整个小臂都被打得脱节,随着疼痛的传递,聂飞的第二拳又打中赵云的胸口,又一声肋骨断裂的声音响起,而赵云的整个身体随着聂飞发出的力量惯性地向后倒飞五米之远,然后跌落在人群之中引来一阵阵尖叫。

赵云还没来得急惨呼,聂飞就已经窜到他的面前,左手提起赵云那条曾酷到让N多女生尖叫的小辫子,直接将赵云的身体提到了空中,右拳也跟着朝赵云的脸上挥去。如果这一拳砸下去,赵云不死也得变成痴呆。正在这个时候,忽然一只纤弱的手紧紧拉住了聂飞的手臂,然后一张冰冷却美丽的脸出现在聂飞的面前。

“住手!”那声音带着强硬却又显得软弱委屈,正是高一、三班的班主任林湘老师。

“林老师,我……”聂飞把赵云放了下来,看着林湘老师那清彻含水的目光,刚刚暴怒的情绪忽然之间就荡然无存。此时赵云已经被聂飞强大暴发力吓得呆住了,完全忽略了身体的疼痛,只剩下无边的恐惧,真是太可怕了。

第1章降世孽龙

城南中学气派的大理石校门,像一位战神一样矗立在聂飞的面前,他就像一个卑微的小妖站在星光耀眼的天神面前,显得那样的胆怯和无地自容。

聂飞祖祖辈辈都是以务农为生,家境贫寒,但是他学习刻苦用功,加上自己聪明伶俐,所以成绩在学校一直都是名列前矛。虽然家境不好,但是聂飞却仍旧感到幸福,因为他的父母非常的疼爱他,老师同学,邻居乡亲都非常的喜欢他。他从来没有因为出生贫寒而感到自卑过,可是原本一个很幸福的家庭,却因父亲的死,而变得悲惨起来。

那一年他七岁,原本健壮的父亲却突然生了一场怪病,临死的时候父亲拉着聂飞的手对他说:“飞儿,爸爸以后再也不能爱你们了,你要照顾好妈妈,你是家里唯一的男子汉,所以你要坚强。爸爸希望你做个顶天立地的好男儿,知道吗?”

“爸爸,我知道了。”聂飞早已泣不成声。

“不要哭,男子汉流血不流泪,爸爸只不过暂时离开你们而己,但你要相信,爸爸永远是陪在你身边的。”父亲用手抚摸着聂飞的小脸蛋,然后就闭上了眼睛,永远长眠。

没有了父亲,聂飞的生活更加的艰苦,他一直靠母亲给别人做针线活来供其读书,于是聂飞变得更加的刻苦用功,他希望有一天能够长大成人,赚很多很多的钱来抱答他的母亲。可是命运却如此不公,在父亲去逝的第二年,母亲却出了车祸,从此天人相隔。也就是在这时,聂飞的命运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他的性格也渐渐变得孤傲起来。

父母双亡,这对聂飞无疑是天大的打击,由于没有什么亲戚,于是聂飞便成了孤儿,幸好村里人都心疼聂飞,其中有一家姓赵,主人叫赵鹏,由于没有儿子,便把聂飞收养了过来,从此聂飞便成了赵鹏的养子。

赵鹏有一女儿,名叫赵娟儿,她和聂飞年纪相仿,从小就是同班同学,加上聂飞被赵鹏收养的关系,赵娟儿从小便叫聂飞哥哥,而聂飞也把她当作亲妹妹。赵鹏一家也都是农民,所以心地善良,对聂飞比对亲生女儿还要好,这对聂飞在心理上是很大的安慰。但是由于要供聂飞上学,贫穷的他们简直是雪上加霜,所以在生活上总是显得非常寒酸。这使得聂飞总觉得很亏欠赵家,于是发誓将来一定要出人头地,让这对善良的父母过上好的生活。

现如今聂飞以全市第一名的身份进入了城南中学,而妹妹赵娟儿和村里伙伴刘强也以同样优秀的成绩一同考入了城南中学。他们一行三人,走了几十里山路,第一次来到了城市里,站在中学大门的面前,感觉即兴奋又失落。因为城南中学不只是学习优秀的学生,更多的是家里有钱有势的学生,在整个渭城来说,城南中学绝对算得上是最好的学校,也是最贵的贵族学校。

聂飞三人之所以能够进入这里上学,完全是因为三人的成绩在全市都是前几位,所以该贵族学校才会免除一切费用让他们到这来学习,因为作为贵族学校,名气总不能和实力相差太远,所以像这样的尖子生,他们是很原意花代价的。他们三人来这上学不但可以不教学费,每月还可以得到两百块的生活费,这对于聂飞和赵娟儿来说,那是一件比什么都幸福的事。

但此刻他们站在城南中学的门口,看着那些学生穿着时髦,以前的优越感也突然荡然无存。聂飞向另外两人招了招手说道:“走,我们一定会好起来的。”

此刻在白云之端,站立着两个怪人,一个红发紫唇,面若猛鬼。一个蓝眉赤目,形若虎豹。这二人正是琅琊二仙,他们正站在云端之上俯看着聂飞走进城南中学的大门。

那红发仙朝蓝眉仙说道:“你说这条孽龙今生能够修行圆满,重归仙位吗?”

蓝眉仙哈哈大笑:“这条孽龙以前放荡不羁,骄纵狂妄,仗着父亲是龙王,经常到处沾花惹草,只是没想到他胆子也太大了,竟然在王母娘娘的仙桃会上调戏仙子,这王母是谁啊?也敢在她面前放肆,要不是看在龙王的面上,早已打得他魂飞魂散,如今王母将其贬下凡间历经七世苦难,也真是难为他了,现在他己经历经六世轮回,饱受人间疾苦,一生行善方算功德圆满,否则功亏一篑,永不归位,我看他前面六世都功德圆满了,这一世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

“呵呵……”红发仙长笑一声,“我想也是,虽然这孽龙暴唳成性,终究还是做神仙的好,看他已经做了六世好人,这一世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既然这样……”蓝眉仙阴笑两声,“我们何不去喝几杯,王母命我两兄弟看视这条孽龙七世,真是苦了我们了,干脆先去喝两杯,反正差事也基本完成,何愁这么一时三刻呢?”

“好啊。”红发仙说完,便携蓝眉仙两人飘飘离去,却未曾想到,如此玩忽职守,却造成了一场人间浩劫。

聂飞一行三人走在校园里,立马引来众人围观。俗话说美女爱帅哥,帅哥爱美女,这学校就是频频发生这种男欢女爱的场所。此时的聂飞虽然还不到十五岁,却已经长得英俊挺拔,一米七的身高再加上冷俊的脸庞,犀利的眼神,随便一个细微的动作,都显得那么帅气逼人。加上常年深受失亲之痛,从灵魂深处表现出来那种冷峻的气息,更是令众女生心花怒放,欲罢不能。而赵娟儿那一身出尘脱俗的乡土气息,加上苗条的腰枝,倾国倾城的脸蛋更是让众男生顿生爱慕之情。相对于聂飞和赵娟儿来说,刘强则显得极为普通,虽然和聂飞都是穿着朴素,却总让人感觉一副土得掉渣的穷酸样,并且身上背了三个麻布口袋,更像是从乡坝头出来的。所以学生们都把目光聚集在了聂飞和赵娟儿两人身上,根本没把刘强放在眼里。然而当这些目光投射到聂飞身上的时候,聂飞总感觉到他们这是一种嘲笑和藐视,因此心里竟然生起一团无名之火,显得极为愤怒。心里虽然不爽,但也不能怎么样,只好加快脚步,早点报名完事。

“飞哥,他们是在看我们吧!”刘强侧过脸看着聂飞,突然冒出一句傻不啦叽的话。

“废话。”聂飞朝刘强骂了一句,然后带着赵娟儿径直朝教学大楼走去。

“等等我啊!”刘强急喊道:“你们慢点,东西全让我扛,也不等等我。”

“快点。”聂飞也有些不耐烦的停下来朝刘强喊道,心里却直乐,谁叫你喜欢我妹,要喜欢我妹当然得下点苦力才行。

当他们走到教学楼签到的地方,发现哪里早已人山人海,站在公示栏面前,他们在上面各自寻找着自己的班级。

“哥,我们在一个班呢?你看,高一、三班。”赵娟儿兴奋的说道,然后用手先后指着公示表上自己的名字和聂飞的名字。

“哈哈……”刘强乐得哈哈大笑,简直手舞足蹈。

“什么事啊?有这么高兴吗?”聂飞瘪了瘪嘴,很不屑刘强这种傻不啦讥的行为。

“我…我…”刘强显然是结巴了,“我他妈的和你们是一个班。”

“哎!”聂飞和赵娟儿同时叹了叹气,然后丢出一句,“早看到了,这也值得这么激动啊!!!”

“当然呢?”刘强得意的笑道:“我想和你们在一起嘛!”

“别说了,哥哥,强哥,我们去报名吧!”赵娟儿说着便拉着聂飞朝报名处走去,独留下刘强一个人背着几个大麻布口袋跟在后面,像极了他们的跟班。

其实刘强当这个跟班也没人逼他,完全是他自愿,谁让他从小就喜欢上了赵娟儿,虽然年龄还小,不过这小子的心像秋天的苹果,基本熟透了,所以才会做这些傻事。名言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更何况赵娟儿还是一朵未开放的牡丹呢?能不尽心尽力吗?

由于学生众多,好不容易三人才找到了高一、三班的报名点,却因为人多挤不进去,于是三人只好站在外面,让刘强一个人去排队。

刘强虽然心甘情愿为赵娟儿鞍前马后的服务,可是一想到自己背着几个大包排队真是丑死了,于是把包在肩上抖了抖,示意我背着东西,然后很不满的说道:“我背着包怎么排队啊?”

“强哥哥,你去吧!把包放下我们看到就行了!”赵娟儿拉着刘强的胳膊撒娇着说道:“强哥哥最好了是不是。”

刘强这人心就是软,最见不得的就是赵娟儿撒娇,只要她对他一撒娇,叫他上刀山下油锅他全身也都会充满了力量,于是只得把包放到地上,独自跑去排队去了。

“妹妹,你渴不渴,哥去帮你买点水喝。”聂飞见太阳晒得有点厉害,关切的问道。

“算了,等下找到了宿舍我打开水喝就好了,买一瓶水要花两块钱实在太贵了。”赵娟儿摇了摇头说道。

聂飞看了看赵娟儿的脸,此时她的脸上挂满了汗珠,在阳光的照射下更显得光润动人。不过聂飞此刻心里想的却不是美色,而是想她显然是渴得不行了,走了几十里山路,包里带来的水早在半路上就喝光了,大半天都还没有吃过一口饭,更没有喝一口水,还是忍不住的说道:“妹妹,你把包看好,我去去就来。”

“嗯,你去干嘛?”赵娟儿问道:“你可别去买水啊!太浪费了。”

“知道了,我去上个厕所。”聂飞点点头说轻声的说道,然后就飞快地跑开了。

“嗯,那你快去快回!。”赵娟儿朝聂飞喊道,看着聂飞那挺拔的背影渐渐消失在人群之中,突然心中一片惆怅,少女的心事又有谁能明白呢。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