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幻想异能 > 盛宠之战王狂妃

更新时间:2019-11-13 09:59:59

盛宠之战王狂妃

盛宠之战王狂妃 雨雪霏霏 著

已完结 易蔻筠,向夜臻 宠婚 情有独钟 穿越 穿越种田

“怎么?殿下这是怒了么?”易蔻筠笑的愈发欢快。“别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您忘了,这可是您教我的,要笑。”“是吗?那今日,本王不介意再教你一样新东西。”易蔻筠

精彩章节试读:

第1章 路遇劫马车的

“易蔻筠,不准倒下,不准软弱,坚持住……”北康国都岚城之外的一条泥泞小道上,易蔻筠不断的警告着自己。

然而,多日的奔波和劳心,她已经发起了高烧,难以支撑下去。

倒地的那一刻,她的双眼里仍旧充满了不甘,死死的盯着天空:“我易蔻筠今日不死,迟早有一日会再回来。”

“哒哒…”车马踏泥的声音由远及近,也惊醒了易蔻筠。

“公子,前面有人。”一位头戴纱帽,身着收口大袍,脚踩弯鞋,标准北康打扮的人向身后豪华马车里的人说道。

一路上,为躲避官兵,易蔻筠都是避开官道大道的。却不曾想,会有看上去价格不菲的马车会路过这里。

马车里一位男子掀开了车帘,他只是朝易蔻筠的方向望了一眼,然后就又放下了车帘。

“不中用了,不必理,继续赶路。”马车里,男子语气老成的声音传出。

“是。”

然,马蹄经过易蔻筠身边的时候,她突然伸出了脏兮兮的双手,强撑着不适,眼疾手快的紧紧抓住了马的一只后蹄,用劲一拉。

马儿瞬间受惊嘶鸣,躁动不安,连带着马车也开始剧烈晃动,那名仆从一个踉跄,被甩下马车几丈远。

易蔻筠体力已经严重不支,而马因受惊暴走,前蹄即将朝她踏下。

千钧一发之时,易蔻筠拔下发间的金簪,双手举着,刺向马的前腿。她知道,马踏下来时的力道愈重,金簪愈能刺入更深一分,她存活的几率就愈大一分。

“嘶……”还未等易蔻筠的金簪刺下,马吃痛的声音再次传来,马蹄也随机转了些方向,堪堪落在了易蔻筠的耳旁。

是那位少年,此刻,他正站在马背上,手握缰绳,阳光下,如同尊贵不可冒犯的神邸,高高在上睥睨着易蔻筠。

易蔻筠艰难的抬头,望了那少年一眼,眼角滑出一滴泪,然后彻底失了知觉。

“公子恕罪。”那名才从地上爬起来的仆人见了如此场景,又立刻匍匐在了地上,头如捣蒜般求生。

这位主子可是北康的战王府世子——向夜臻,却不知何由五岁时就被北康的皇王一道旨意送去了空沧山,那虽是天下武学至高之地,可也是个各路人士齐聚的散杀之地。据传闻,这位世子,脾性乖张,最喜杀人,稍不合他意就难逃一死。

那名仆从正心里哀怨着自己究竟是倒了几辈子血霉,才被派了秘密接世子回府的任务。

许久未传来声响,那仆从抹了抹头顶的汗珠,偷偷抬起头来,却不曾想,竟看到世子竟一步步走近地上那人。

完了完了,老天保佑那人最好是已经断气了,要不落在世子手里,就真的是生不如死了。

向夜臻小心伸出食指,去叹了叹易蔻筠的鼻息。

还有呼吸。

下一步,意料之外,向夜臻竟然抱起了易蔻筠,连日的沧桑,她身体十分轻盈,向夜臻不悦的蹙了蹙眉,犹豫了一下,还是抱着她朝马车走了去。

“还不过来驾车?”不一会儿,马车里再次穿出声音,那名仆从才反应过来,合上了因惊讶而大张的嘴巴,急急忙忙地上了马车。

岚城很快就到,战王府外,时隔多年的再次回归,向夜臻百感交集:父王,我回来了,这一次,我不会让战王府再隐忍。

“把她安置到后院。”丢下这句话,向夜臻就急急奔去了父王的房间。

易蔻筠再次醒来已是三日后。

“娘…”她昏睡中仿佛又回到过去,娘总是在夜晚轻手轻脚进她的房间帮她盖被子,她和仆从们在院子里嬉戏,娘坐在亭子里一针一线的在她的衣角绣着木梨花,然后,爹也回来了,她甜笑着在爹爹怀里撒娇。

可当她再望向亭子里的时候,娘已经变成了一堆灰烬,她再回头,连爹也变成了浑身鲜血,那日的厮杀再次出现在她的脑海。

她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换了,易蔻筠开始急急在床的周围翻找,那本秘籍可万万丢不得!

“哎呦,你可算是醒了。”易蔻筠正翻着,一位穿着粗布却头戴银钗的妇人走了进来,“再不醒,可就莫怪我把你丢出王府了。”

“王府?”易蔻筠不解问道,她只记得那日有少年强势驭马救了她,怎会和王府扯上干系,难不成…?

“那该死的陶赖,王爷派他出个城,他竟捡了你回来。得了,看你样子也恢复的差不多了,好歹是陶赖塞过来的,往后,这玉林苑的后殿,就由你打扫了。”那妇人像是给了易蔻筠天大恩赐般摆摆手说道。

“等等,你如何称呼?还有,我身边原来的东西呢?”易蔻筠赶忙叫住了她。

第15章 秋华阁

好一会儿,谷素吃饱喝足了之后,开始对着易蔻筠说教。

“小丫头不能这么没有礼貌,按辈分,你该唤我一声谷爷爷,或者,唤我谷谷主。顺便一问,知道绝音谷吧?”

易蔻筠以前听母亲说过,这片大陆东阳、北康、南阙、西原各占一方,而正中心处,是各方势力混乱所居的地方,一处是空沧山,那里杀手组织林立,山顶处却有着四海享誉的佛教大家空沧寺。

而另一处,就是天下兵刃兵法汇聚之地绝音谷,有传言绝音谷外阵法古怪却威力巨大,百余年来擅入者死,极为神秘。

如今眼圈的这人,难道竟就是绝音谷的谷主?

易蔻筠眼神复杂看着她。

“好了好了,”谷素被她看的不舒服,干脆给她解了穴,“不过先说好啊,我给你解穴,你不许闹腾。”

易蔻筠点头示意。

“你一直在找我?”易蔻筠不解问道。

“是啊,找了整整十二年八个月零二十一天。”谷素掰着手指头心累的说道。

易蔻筠觉得好笑,十二年前她可是才出生不久,这老头找她做什么?“你定是找错了。”易蔻筠笑着说道。

“不会,你是东阳易家的女儿,你母亲是木梨夫人……”谷素还没说完,就被易蔻筠打断了,“闭嘴”。

她的来历,在东阳境内应该是被抹的干干净净了,眼前的这人是如何得知的。

“不说就不说,凶巴巴的干什么嘛。”谷素老顽童似的嘟着嘴说道,而后又跳上了屋顶,“有人来了!”

“易蔻筠,我杀了你。”谷素身影才闪,颜姣就提着剑杀了过来。

但是在易蔻筠门外守着的那些侍卫也不是吃素的,他们立即阻拦,谁知颜姣像是失去了理智一般,提剑就开始与侍卫厮杀。

湘王颜禄下狱的事,一道早就传遍了六宫,易蔻筠也知道了,但至于颜姣为什么会找到这里来,八成是被人当了靶子了。

“我知道你所来是因为什么,但我可以告诉你,颜禄的事情,和我没有干系。”易蔻筠对着正在打斗的颜姣冷冷说道。

“易蔻筠,谁相信你的鬼话,早知今日,在战王府时我就该让父王毒死你!”颜姣一时口不择言大喊道。

“什么,给我下毒的人,不是战王府的人么?”易蔻筠大脑飞快的运转着,一件件捋着发生过的事情。

侍卫阻拦颜姣不敢伤着她,毕竟湘王未定罪,颜姣背后还有梅清公主,但这也给了颜姣脱身的机会。

她趁侍卫收手的空档,提着剑就朝着易蔻筠刺来。

众侍卫想要阻止,但已经来不及。

谁料颜姣在离易蔻筠还有两步的时候,突然一个不稳,生生跪了下去,手中的剑也飞出去好远。

是谷素出的手。

“小唯,推我过去。”

易蔻筠居高临下,眼神里含有肃杀之气,盯着颜姣,声音冰冷,问道:“你,方才说什么?什么下毒?”

颜姣失了理智,大笑道:“易蔻筠,战王府,秋华阁外,你忘了不成?”

秋华阁,那是易蔻筠唯一一次在暗卫的重重包围下逃出了玉林苑,却又被擒住的那次。

“再见了,战王府。”

易蔻筠跳出了玉林苑的最后一道围墙后,潇洒的挥了挥手。

却在围墙之外,有另一个黑衣之人在等着她。易蔻筠一直以为那是战王府的暗卫,离逃走就剩临门一脚的,她不愿放弃,就和那人交起了手。

但渐渐易蔻筠就发现了不对劲,往日那些暗卫虽然也阻着她,但不会像今日这样招招下杀手,她敌不过,只能设法逃走,最后躲在了秋华阁外的一颗古树上才逃了过去。

她一直以为是她的出逃触怒了暗卫,才招来了杀手的。

也是那次,她发现了战王府的大秘密的。

那时易蔻筠正准备离开,却看见一道影子飞快的略过古树,进了秋华阁。

已是深夜,何人会至此?

阁里很快掌了灯,易蔻筠疑惑,华秋阁和玉林苑后殿阁湖相望,明明方才还有人来巡视玉林苑,偌大的战王府,却有人深夜光临荒废已久的阁楼,难道府里的巡夜侍卫都没发现不成?

“快点些,主上已经到了。”

易蔻筠听到了一堆人靠近华秋阁,望过去,尽是一些披甲戴盔之人,而领着他们的人,易蔻筠见过,是陶赖。

战王和刘嬷嬷都说是他救的她,可她记得,救她的是名少年,那少年抱着她的时候,她还有一丝的清醒。

古树的位置上正好可以看见屋子里的全景。

端坐上位的,是一位黑衣劲装的蒙面之人。但看陶赖和底下人的样子,对他很是尊敬。底下的人不知在说着什么,那人的眉好像越蹙越深。

子时将至时,里面的人才陆陆续续出来,一如来时,很快消失在黑夜中。

“听得到什么么?”易蔻筠趴在古树上,突然身旁有一道声音问道。

“离这么远,能看清都不错了,哪里听得清…”易蔻筠正思量着武将为何会在深夜来此见一个蒙面人,下意识的回答道。

等等……

好像有什么不对劲……

果然,易蔻筠扭过头时,那一袭黑色劲装的人,轻立于古树的枝桠上。再往下看,那些武将正一个个眦目冷笑着看着她。

易蔻筠顿时感觉后背一阵发凉。

“你自己下去,还是本王帮你下去?”那人扬言威胁道。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