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不相信爱情

更新时间:2019-11-13 10:01:25

不相信爱情

不相信爱情 芳沉心落 著

已完结 秦昆仑,石晶晶 未来 种田 穿越 民国

六年的感情,弹指间,灰飞烟灭。我,石晶晶,无语问苍天。他,秦昆仑,仿佛一盏明灯,照亮了我那颗绝望的心。谁知他已经是有主之人。我冷笑着,不知是为秦昆仑,为唐欣,

精彩章节试读:

第13章 误会

秦昆仑开着车,我们一路上都没有说话,只要他心里有了我,等他们结婚后,我就要施展我的全身魅力,让唐欣尝尝被抛弃的滋味,我就把秦昆仑还给她。

母亲肯定不会赞成我的想法,瞒着她就好,不能让秦昆仑和她见面。

车缓缓地停了下来,秦昆仑叮嘱我道。

“你的脚还没有好,如果现在走动,摩擦了伤口的话,好起来需要一段时间。到时候你需要请假休息,恐怕就不能上班了。”

我紧咬着嘴唇,不理睬他。固执地打开车门,刚伸出的脚碰到了车门,我忍不住呻吟了一声。秦昆仑拉着我的手臂,

“晶晶,别固执了,我背你回去。”

我回过头,看着秦昆仑那张好看的容颜,怎么也收不回我的目光,还有那颗狂跳不止的心,他的关心让我陷得只怕更深。

我们两人傻傻地凝视了许久,才移开了彼此的目光。

我乖乖地伏在他的背上,手紧紧抱住他的脖子,希望他不会忘记我们今天的亲密接触。

“晶晶,以后要是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还是可以找我的。”

我隔着衣服,亲了一下他的后背,我感觉到他的身体在颤抖。

“好的,大叔。”

我嗲声嗲气地回答着。

“我有个朋友在电视台是中层领导,我找个时间和他说说,让他给你个机会,能不能抓住就看你自己的本事呢?”

我听他这么说,激动得真想从他背上跳下来,我非常自信的说。

“大叔,您放心,我肯定不会让您丢脸的。”

秦昆仑仿佛也感受到了我的兴奋。

“晶晶,我很喜欢你现在说话的声音,嗲声嗲气的说话我有点不能接受。”

我没有想到秦昆仑的口味这么特别,陆子文就说我嗲起来很有味道,我恶狠狠地在秦昆仑的脖子上亲了一口,秦昆仑一啰嗦,我差点就掉到了地上。

“晶晶,小心。”

黑暗中闪出了我妈妈的身影,她托住了我要滑下来的身子。

我没有想到我妈妈会到这里等候,一时间尴尬无比,妈妈肯定看见了我刚才的主动。

“妈妈,您来这里做什么?”

妈妈有些难为情,

“您是秦先生吧?我是晶晶的妈妈,我叫石雨樱。”

秦昆仑放下我,

“石伯母,您好,我叫秦昆仑,是晶晶的朋友。她的脚受伤了,所以我才会背着她,您看着很年轻,比我想象中要漂亮。”

妈妈眼里满是疑惑,显然已经看到我刚才亲吻秦昆仑脖子的举动。

“我已经到了,你现在可以回去了。”

我不耐烦的朝秦昆仑摆摆手,希望他可以赶紧离开,免得我妈妈问东问西的,以后不知道要撒多少谎才可以弥补过去。

“秦先生,已经到了家门口,就上来喝杯茶吧?我家晶晶打扰你的地方肯定很多,以后还要请您多多包涵呢?”

妈妈热情地对秦昆仑说着,

“妈妈,人家是大忙人,还有事情,哪个和您一样,这么清闲的?”

妈妈依然不肯让秦昆仑离开。

“大晚上的,还能什么事情?你的脚不能走路,我又背不动你,难道去喊你曹伯伯过来背你吗?”

我一听说曹老头的来背我,我感觉到了后怕。

“我自己能走。”

我刚迈出一步,脚上疼得厉害,我忍不住叫了一声。

“哎呀。”

秦昆仑反应很快,立刻就抱起了我。

“晶晶,你小心点,我说的话你是一点都不放在心上,现在知道厉害了吧?”

我竭力保持着和秦昆仑的距离,不想让妈妈联想到男女友情之外的东西。

“怎么会?我是怕我妈妈误会。”

我低声说着,

妈妈伸长脖子,想偷听我和秦昆仑的低语。

“秦先生在哪里高就呢?不会也是电视台的吧?”

我听见妈妈问这个,心里着急得很。

“我在刑警队工作,是个法医。我和晶晶是碰巧认识的,不是她的同事。”

妈妈非常满意秦昆仑的回答,我双手紧抓秦昆仑的衣服,心里非常紧张。

“您看着很踏实稳重,结婚了没有?”

我知道妈妈很满意秦昆仑,这完全是在打探他的个人情况。

“我目前还是单身。”

妈妈眼里闪闪发亮,我想她肯定误会了。

“我家晶晶也是个乖女孩,很小的时候就帮我做家事,人非常勤快,又吃得了苦。您也看到了,她是要身材有身材,长得也很漂亮。大学刚毕业,是个出得厅堂,下得厨房的女人。找到她,您将来肯定会很幸福的。”

秦昆仑笑了,看着我的眼神也很特别。

“您说得很对,晶晶的确是个很优秀的女孩子,可惜我认识她迟了点。”

妈妈的脸立刻就暗淡下来,我只好低着头不做声。

“一点都不晚,一切都还来得及,我家晶晶还没有男朋友,您不是还没有结婚吗?可以重新考虑一下,我看你们两个很合适的。”

我把脸埋进秦昆仑的怀里,妈妈这是多想我可以嫁出去啊!

“来不及了,我已经答应别人,男人要言而有信。”

已经到了铺子门口,曹老头慢悠悠地从我家里走出来。

“晶晶,你总算回来了,你妈妈都要急死了,不回家也不说一声,真是越大越不靠谱了。”

我听他这么说,脸色就变了,一个修鞋的老头凭啥教训我。

“老曹,我家晶晶给我说了的,你不知道情况不要乱说,多谢您呢?我家里来了客人,就不留您坐会儿了。”

母亲见我变了脸,立刻解释给曹老头听。

曹老头看了一眼秦昆仑,背着双手走了。

“妈妈,我不是说过叫您不要和他来往的吗?您怎么把铺子都放心的交给他呢?您是不是把他当成家人对待呢?”

妈妈讪讪笑着,

“你总不在家里,我天天看着铺子也累,有时候曹老头就换换我,店里生意全靠他帮忙,才会这么好,我只是感激他而已。”

秦昆仑已经看出我对曹老头极为反感。

“我看那老头人很和蔼的,你妈妈要进货什么的?也需要个帮手。再说远亲不如近邻,有这么好的邻居,你应该感激人家才对。”

妈妈的脸上全是欢喜之色。

“秦先生说得对,当初要不是曹老头帮我们,晶晶哪里能完全学业,他是我们家的大恩人呢?我这辈子都还不清欠他的情。”

我很不高兴的白了秦昆仑一眼,我的家事轮得到你发言吗?

“我有些累了,想上去休息。”

秦昆仑看着那窄小的楼梯,

“我抱你上去吧?楼梯有些陡。”

我立刻打断秦昆仑的话,阁楼那么小,转个身都困难,新买的公寓是期房,还要等大半年的时间才可以入住。

秦昆仑没有理睬我的话,把我抱在胸前,我们两个人的身体紧紧贴在一起,他坚硬的腹肌让我大吃一惊,这男人的身材也太好了点,浑身上下都没有赘肉。

妈妈在后面欢天喜地地跟了上来,见我坐在了床上,脸上笑成了一朵花。

“秦先生累了吧,坐在这张椅子上,它可是我家晶晶的宝座,谁人都不许碰的。”

我的高跟鞋已经被秦昆仑丢到了一边,他仔细的看着我的脚。

“恢复得不错,你等会睡的时候再涂一遍草药,明天起来就可以活动了,但是不要做太剧烈的运动,会扯开伤口的。”

说完,从身上掏出一个小瓶子放到我手里。

“晶晶,你的脚怎么弄成这样呢?到处都是伤,怎么回事?”

妈妈看见我的脚,眼泪直往下掉。

“石伯母,晶晶的脚就是磨破了点皮,明天就会好的,您不要太担心,我给的药膏非常好用。”

妈妈很相信秦昆仑的话,

“既然秦先生说没有事,我就相信了,这个死丫头凡事都喜欢自己解决,什么也不告诉我?我总是你妈,社会经验比你丰富多了。是不是哪个为难你呢?妈妈立刻就去找他。”

秦昆仑看着放在一边的高跟鞋,眉头紧皱。

“你每天不都是要出外勤的吗?干嘛穿这么高的鞋子,而且质量也太差了点,不磨破脚才怪?”

妈妈立刻把目光转向了我,眼里满是疑问,我很讨厌秦昆仑的自作聪明。

“是安老师的要求,说是让我练习,出外景遇到情况要跑动时,不会穿高跟鞋出洋相就不好了。我也不喜欢穿高跟鞋,为了做个合格的记者,我拼了,这小小的高跟鞋算什么?”

秦昆仑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我,

“你真是太傻了,哪个外景记者会穿这样的地摊货,不伤到脚才怪。明天我帮你定做几双鞋,让他们送到你这边来。”

妈妈的眼睛笑成了一条缝,

“那多谢秦先生的美意了,鞋子钱我们自己付。”

妈妈总算是聪明了一会,这种便宜不能占。

他抓起我的脚,拿起我放在桌子上的白纸,把脚的大小画了出来。

“你的脚明天不能穿高跟鞋,我先让他们送两双运动鞋过来,你这两天就轮换着穿,脚好了才可以穿高跟鞋。”

妈妈从厨房里端来一杯自制的蜂蜜茶。

“秦先生,您喝口茶,我们没有什么可以感谢您的,这茶是我自己想出来的,对身体非常有好处,您看我家晶晶就没有生过病。”

秦昆仑喝了一口,

“非常好喝,天色不早了,我告辞了。”

妈妈慌里慌张的让开路,

“秦先生,您慢走,我就不送了。”

妈妈听见楼梯的声音消失了,笑眯眯坐到我身边。

“晶晶,你的眼光不错哦,找的这个男朋友我很满意,我看你对他也是情根深种了,准备什么时候办婚事?妈妈现在可没有钱帮你办嫁妆。”

我着急得厉害,

“妈妈,我还年轻,没有考虑过结婚,大叔他已经想结婚了,我们不在一个频道上。铺子里没有人,您赶紧下去吧?”

妈妈非常不理解我的想法,

“这么好的男人,你不赶紧给他套住,要是再玩下去,他就是别人的老公呢?”

我知道妈妈误会了,

“他本来就是人家的男朋友,和我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妈妈惊得嘴都合不拢,我就知道她会有这样的反应。

“人家有女朋友,你还主动亲人家脖子,我告诉过你多少次呢?做什么都行,千万不要做小三,你是不是忘记了。”

妈妈死命的抽打着我的后背,没有打几下,就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第1章 相逢

今天是陆子文二十四岁生日,我和他是大学校友,他大我二岁,现在是一家连锁超市里的高管。我们认识有六年的时间,相爱也有五年了。

陆子文是个很低调内敛的男孩子,做事非常沉稳,把生活和工作安排得很妥帖,他就是我这辈子最想嫁的男人吧?

我们每周约会,总是我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他会很认真地听我说那些琐碎的小事。

我的人生一直很顺利,没有遇到过太多的波折。我和母亲在应城租房住着,她开了一家杂货铺子,靠它的收入我勉强读完了大学。然后在电视台找到了一份助理记者的活,工资不高,还异常辛苦,可是我已经很满足。

前段日子,我的处女作问世了,得到了报社主编的好评。我拿到了一笔不菲的稿酬,心里非常激动,和我的好友兼闺蜜程景慧走遍了大街小巷,看中了福地的一套小公寓,我定了房子,付了首付。

今晚我想把它作为礼物拿出来送给子文,希望他可以向我求婚,然后开始我们两个人的幸福生活。景慧说我们认识得太久了,到了该成家的年纪,我也想结束单身生活,无奈子文一直按兵不动,让我等得心急如焚。

我也算是逼婚了,特意找到了应城最豪华的酒楼。就是我面前这座气势恢宏的城堡,名字也很好听,叫爱琴海。

我和程景慧东张西望打量着城堡内的格局,生怕踩碎了脚下的玻璃地砖,看着里面侍者彬彬有礼的样子,我觉得早就应该和子文到这种有档次的地方潇洒一回。

“我走了,剩下的全靠你呢?晶晶,我等着你的好消息,要是成功了,你可要好好犒劳我。”

我朝景慧挥动着手,信心十足地说道,

“我知道啦,你放心,肯定成功。”

望着景慧离去的背影,我看了一下手机,离子文下班的时间还早,我怕打扰他的工作,发了一个短信给他,说我在爱琴海等他。

我正欲上三楼的包间,却发现大厅靠窗的地方有个女人的身姿非常养眼,她身上散发着优雅和干练的气质,一身合体的西服让她在大厅里显得鹤立鸡群,我有些花痴地移不开目光。她对面坐着的男人是如此眼熟,我的心漏了半拍。

使劲地揉了揉眼睛,那个坐在她对面的男人不正是我心心念念的陆子文么,我的脚再也移动不了分毫。我不敢相信,听到手机的响声,我低头瞧了一下,是子文回的短信,一个字好。

难道是我看错了人?那男子一身合体的西装,显得很有气势,特别是手腕上那块表,不会是便宜货,我的子文肯定买不起。

正欲上楼去,耳边传来那男子的声音。

“玫瑰,我今天有事,就不陪你了。”

我的心被狠狠地撞击了一下,声音是那样的熟悉,我肯定不会听错。五年的时间,我已经听得出子文的脚步声,何况是他本人的声音呢?

“今天是你的生日,我已经和朋友说好了,给你弄了个聚会,你不可以拒绝哦?还有你的几个好兄弟都会来帮你庆祝的,如果有事的话,你先忙,我们会等你的。”

“取消吧,我没有时间。如果你喜欢的话,可以和他们玩一玩,钱算我的。”

我感觉心在滴血,呆呆地看着他握着那女人的手。

鬼使神差的走到他们身边,傻傻地看着陆子文,悲戚地问道,

“子文,你不是说今天很忙吗?怎么会在这里?”

陆子文看见我,显得很意外,我和他的消费水平一直停留在应城的各大便宜餐馆,从来没有进过这么高档的地方,我就是怕他有压力。

“玫瑰,你先走,我有点事要和朋友说说?”

朋友?我的心撕裂般地痛疼着,我拦住玫瑰的去路,

“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玫瑰不解地看了陆子文一眼,

“我和他的关系还用解释吗?大家都知道的,我们是青梅竹马,这是我的订婚戒指,你又是谁?不会是看着我家子文英俊潇洒,就痴心妄想了吧?你也不看看你的模样?”

我不顾玫瑰的鄙视,望着面前完全陌生的陆子文。

“她说的都是真的吗?”

陆子文不敢正视我的目光,看着窗外优美的风景,答非所问。

“我会解释给你听的。”

转过身准备拉着我离开。

我推开他的手,

“我现在就要知道,当着这个女人的面。”

玫瑰愣了一下,很淡定地走到我面前。

“小妹妹,我叫吴玫瑰。我和子文早就订过婚了,两家也是世交,我们结婚是迟早的事情,而你永远都是他身边的一朵野花。今日既然知道了我和子文的关系,以后就不要缠着他了。”

我有点张口结舌,看着面前优雅得体的女人。

“你一点也不介意我和子文的关系吗?”

玫瑰看着自己白嫩的手指,

“我和子文还没有结婚,他怎么玩我都不在乎,只要结婚后一心一意对我就行。”

我的心仿佛被狠狠地涌了一刀,

“陆子文,你太过分了。”

“玫瑰,还不走?”

陆子文的语气极其严厉,我有些诧异,这还是我所认识的子文吗?

玫瑰很友好地冲着我笑了一下,就消失在我的视线里。

我倔强地望着面前真心相待了五年的男人。

“我想知道是不是真的,你能给个肯定地回答吗?”

陆子文见有人围上来看热闹,拥抱着我。

“我们借一步说话,有很多事情你不知道,我是有苦衷的。”

我想推开他,但是力气没有他大,反而被他拖着上了楼。我死死抓住楼梯,硬生生地把要涌出来的眼泪压了回去,不想再听他的任何解释。

“放开我吧?陆子文,我们完了。”

陆子文紧抓着我的手,

“晶晶,我们都有五年的感情了,你就不能多给我点时间吗?玫瑰是和我一起长大的,但是我们不是恋人,我不爱她,我爱的是你。”

我的眼里有了雾气,

“这么说,你一直以来都劈着腿,我真的很佩服你,你是怎么做到的?难怪你总说很忙?原来是忙着和两个女人谈恋爱。”

陆子文非常地烦躁不安,望着紧握着楼梯不肯松手的我。

“晶晶,我现在已经快要说服家里了,你再给我点时间,他们肯定会接受你的。”

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我猛地咬了一口陆子文的手,他下意识的松开了。我从楼梯上站起来,飞快地向门外冲去。看见爱琴海门口停着一辆车,我打开车门。

“师傅帮帮忙,我有急事,要快点离开这里。”

那司机回过头来,瞧了一眼满是泪痕的我,犹豫了一下。

“去哪里?”

我擦了一下眼泪,才发现司机有一双明亮的大眼睛,长美入鬓,非常地英气,身上有股儒雅的味道,比我家陆子文更加成熟稳重,我愣了足足有三十秒的时间,随口说道:

“哪里都行,只要离开爱琴海就好。”

车子往前开着,我嚎啕大哭起来,没有想到我最信任的陆子文也是个渣男,让我特别难以接受。就算是此刻,我都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车开了许久,缓慢地停了下来。

“擦一下眼泪吧?别哭了,我听了心里也很难过。”

那男子递了一张纸给我,

“谢谢。”

我虽然很伤心,但是我还是忍住心中的伤悲,很客气地回了一句,

“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那男子的眼神极其温暖,我别过头去,才发现车内非常干净。东西都放置的紧紧有条,我意识到这不是一辆出租车。

“对不起,我刚刚遇到了一点意外,把您的车当成出租车。”

那男子依然凝视着我,

“没有关系,我是一名法医,帮助别人也是我的工作内容。更何况我什么都没有做,只是开车带你走了一段,实在没有什么值得感谢的?”

法医不是都戴着眼镜,一脸严肃的样子吗?怎么可能是这么英俊的男人呢?不会也是骗我的吧?我感觉自己有了心理阴影。

“您看样子不像。”

我脱口而出地说了出来。

“你指得是外表吗?好多人都这么说。刚才是不是和男朋友闹误会呢?看你哭得这么伤心,看来这误会的程度不轻啊!”

听他这么一问,刚止住的泪水又落了下来。

“我现在心里非常难过,今天本来是我男朋友的生日,为了给他个惊喜,我花费了很大的心思。刚刚我才知道他早就有个青梅竹马的恋人,而我变成了人人讨厌的小三。”

他有些同情地看着我,

“恭喜你,你又恢复了单身,像你这么漂亮的女子肯定有男孩子追。我有很多优秀的同事,可以帮你介绍一个靠谱而优秀的男人。”

听了他的话,我的心情稍微好了点。

“我才遭遇到背叛,不敢再相信爱情了。”

他抬眼看了一下手表,

“我开玩笑的,局里还有个会议等着我去主持,如果你没有事的话,可以下车了吗?”

我满脸通红,慌慌张张地从车上走了下来。

“对不起,耽误您的工作了,谢谢。”

他非常客气地对我笑了笑,就把车开走了,我才想起还没有问他的名字,心里感觉非常地失落,呆呆站在原地许久,才醒悟过来。

我跟程景慧打了电话,她很快就过来了。

“陆子文这么爱你,我觉得不可能背叛你,是不是你误会什么呢?”

程景慧看着我哭红的双眼,搂着我,极力安抚着我那颗受伤的心。

“你知道的,我眼里容不下沙子,他纵然有一千个理由,也不能这么欺骗我的真情,你是没有看见,他手上的那块手表就很值钱,我那套房子恐怕他也瞧不起。”

我非常伤感地说道,

“算了,就当被狗咬了一口,以后你肯定会遇到更好的男人,让陆子文将来后悔莫及,我说刚才他怎么狂打我的电话,以为你们好事已成。”

我听景慧这么说,

“不许理他,我再也不想看到这个人呢?”

程景慧勾搭着我的肩膀,

“咱们喝酒去,一醉解千愁。”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