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都市职场 > 都市凡人传

更新时间:2019-11-13 10:03:49

都市凡人传

都市凡人传 醉秋风 著

已完结 刘龙 架空 民国 穿越种田 轮回重生

我是一个奋战在水利第一线的小职工,却因缘巧合有着各种奇怪的朋友,有神秘的相师,有逝去的英魂,有美丽的狐女,有凶恶的大蛇……从此,我放飞了自己。奇怪的朋友,神秘的世

精彩章节试读:

第6章 我是蚂蚁卑微地寻找着伟大

夜冷了,月也冷了,风冷了,水雾也冷,我的心是热的,我很确定,我的梦想就是跟着阮小二把堤围管理好,确保防洪安全。

朦胧中,我看到一个解放军战士在堤围巡视,不由莫名其妙,这个时候,不可能有防洪部队出现,遂走过去认真一看,还真是一名战士,只是为何他军装那么湿那么脏?

“你好,这里是施工工地,没有许可,是不能进来的。”我走过去提醒道,虽然我心里有些虚,可这也是职责所在。

战士回过头来,一抹脸上的水,定定地看着我,正看得我两脚发软的时候,才喃喃道:“真好,有你们这样负责的工程师,真的很好。”

我偷偷看了地上的影子,才放下心来,闻言谦虚道:“我们是水利人,只是在做本职工作而已,当有洪水来临的关键时候,还得靠你们这些子弟兵啊。”

战士笑了,露出阳光般的笑容,“你都说我们是人民子弟兵了,为了人民做点事情,不也是我们的本职吗?”

是啊,都是本职,可每个人都能做好本职吗?

一句话拉近了我们的关系,我掏出一根烟递过去,“我是蚂蚁,兄弟你怎么称呼?”

“蚂蚁?这名字好奇怪哦,我叫江涛,本地人,对这一片很熟悉,你要是有什么不了解可以问我。”

战士很年轻,十七八岁的样子,可我本能地尊敬他,解释道:“蚂蚁是我的笔名,我叫李天赐,堤防管理处的职工。”

江涛摸了摸脑袋,问道:“天赐,为什么要取这么奇怪的笔名?”

我笑了笑,对这个不通人情世故的战士很有好感,解释道:“蚂蚁,卑微的蚂蚁,你不觉得我就像一只卑微的蚂蚁吗?每天忙忙碌碌,都不知道自己干了啥。”

江涛也笑了,“是啊,我也是卑微的蚂蚁啊,当年大洪水来的时候,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能干什么,只能用身体去阻拦它,却完全没有用处,哎,我比蚂蚁还不如。”

我闻言不由一愣,心里怪怪地,让我想起拔剑时的滔天洪水,知道遇到无法解释的场景了,这是二十多年前的烈士?

这是鬼魂?为什么会有影子?

可我莫名其妙地不觉得害怕,反而有种亲近的感觉,嘴里喃喃道:“我是蚂蚁,卑微地寻找着伟大,我……曾经追求的,你已经实现了。”

江涛笑道:“我不伟大,伟大的是你们,只有你们,才能真正降龙伏虎,才能让大江戴上枷锁,二十几年无患。”

我心里莫名发堵,莫名惭愧,面对烈士英魂,我这些年都干了什么?莫名地我想起阮晓,我认识的人里面,恐怕只有他才能真正面对江涛吧。

就在我无地自容的时候,江涛拍了拍我的肩膀,那触感很冷很冰,可我心里很火很热,对他的认同,我竟然比得到领导表扬还要激动。

“要注意我们脚下这一段,大概有五十米,我知道你们在处理基础,可沉积沙层下面,还有一层淤泥,我不懂技术,但我知道你懂,你知道怎么做,是不是?”

看着他期盼的眼光,我点点头,沉声道:“涛哥你放心,我明天会安排人补测,对设计方案进行修改,绝对不会让你失望。”

江涛肯定地道:“嗯,我相信你。”

我肃然道:“我知道该怎么做!”

江涛就这么笑着,那么阳光,就这么慢慢走了,消失在寒风中,我的泪水不知不觉流了下来,又在寒风中慢慢变干。

良久,我才放下心事,回去休息,我知道,明天等着我的,又是一件破事,这件事,与班长无关,我得自己扛。

然而,事实证明,这事还真轮不到我扛。

第二天,班长顺利召开了协调会,包括设计代表在内,都认可了施工单位提出修改配合比的方案,也因此,阮小二在工地竖立起无边的威望。

当我要求补测的时候,竟然没有人提出异议。这是我第一次如此爽快地享受了一把狐假虎威。

面对阮小二的事后的质疑,我强硬地把阮小二按倒在地上摩擦,让这只土匪真真切切做了回阮小二,只回了一句,“关你屁事!”

有时候男人之间的感情,就是这么不讲道理,有时候男人之间的信任,就是这么莫名其妙,就用这种大家都莫名其妙的方式,我完成了江涛的嘱咐,心情愉快得难以言表。

工程进行的很顺利,工地热火朝天,或许是三家单位联手精心修改的施工方案让林总很满意,合作进入蜜月期。

偶尔我也可以偷偷懒,比如去找刘龙喝喝茶什么的。

我一直都很喜欢和刘龙喝茶聊天,也总喜欢从刘龙嘴里掏出一点故事来听听,顺便骗点稿费,可每次都会感到后悔。

刘龙讲的故事,怎么说呢,很残酷的故事也能让你领略到美,很美的故事却又隐藏着残酷的真相。

今天刚好我轮休,和一帮朋友聚会,聊到泰戈尔的诗,世界上最远的距离,是鱼与飞鸟的距离,一个翱翔天际,一个却深潜海底。

这首现代诗,曾红遍大江南北,亦给改编了无数版本,大家无意中聊起,皆兴趣盎然,唯独刘龙神色黯然,看上去有些尴尬。

我有些奇怪,又不好打断朋友们的兴致,遂疑惑地看着刘龙,他轻叹一口气,抬眼看向茶室老板,轻声道:“最遥远的距离,其实就在这里。”

清馨茶室,老板叫做郑文清,刚过而立之年,帅锅一枚,而且身上有一股书卷气,温文雅尔,接人待物,都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他事业有成,尚未成家,可偏偏连恋爱经历都没有,这就让人费解了。

难道是gay?不要怪我思想龌龊,这事确实让人难以置信!

我用奇怪的眼光盯着刘龙,预感其中必有精彩的故事,刘龙仿佛看懂我的思想,只是鄙夷地看了我一眼,眼神却落在泡茶的小妹身上。

小妹叫温馨,很温馨的名字,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清馨茶室就是她家开的。

作为茶室的常客,我当然知道,那只是错觉而已,茶室老板其实是一个连男人都喜欢的帅锅,然而,此时的我,莫名地感觉到其中的关联。

温馨二八年华,秀丽端庄,一副小家碧玉模样,看起来比一般中学生要成熟的多,就像刚成熟的蜜桃,总是引诱人去采摘。

难道是茶室老板的养成游戏?

想到这儿,我不禁舔了舔嘴唇,不禁暗叹,城里人可真会玩。

“啪”一声,刘龙仿佛真的能读懂我的心思,一巴掌扇在我后脑勺上,“想什么呢?”

我惊醒过来,为自己龌龊的想法感到愧疚,可温馨真不是一般人啊,人家十六岁都在学校读书呢,可据我所知,她可是从未上过学。

我瞄了一眼温馨,看她泡茶真是一种享受,忍不住大声问道:“文清,小馨该去上学了吧,就算你家庭教育再好,最好还是参加高考,去上个大学呗!”

茶室和谐热烈的气氛就这么被我打破了,就像风起时,那波光粼粼的湖泊,被我砸下了一颗大石头,简直“余韵”无穷,朋友们的兴趣也从泰戈尔转到温馨身上。

“文清别理他,这小子喝醉了!”刘龙对我的鲁莽显得极为愤怒,低声斥道:“蚂蚁,你这是极不礼貌的行为!”

喝茶会喝醉吗,我想会的,此时此刻,我也觉得我喝醉了。

在那脱口而出的瞬间,我就知道错了,所谓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虽然我没有骂人,但这隐含揭短的问题,显得我非常不厚道。

事实上,不仅仅是我,一众朋友也觉得郑文清做得不对,在现代社会,这种行为太过另类了,若非刘龙神色严厉,只怕起哄的人会更多。

虽然如此,茶室已弥漫着好奇,疑问的眼神纷纷飘向茶室老板。

郑文清对着刘龙笑了笑,显得并不介怀,然后用一种很深情的眼光看着温馨,笑道:“我觉得这样很好啊!”

好不好,众说纷纭,事实证明,温馨各方面素质远超普通中学生。

可他看温馨的眼神,很深很深,深得让我寒毛竖起,一股莫名的感觉侵袭而来,我正想开口问他为什么,郑文清已低声道:“我怕一转身,就再也见不到她了。”

这句话很低沉,让人无形中感觉心情沉重,我心里亦是沉甸甸的,温馨问道:“哥哥,我不明白。”

“以后你会明白的。”

郑文清笑了笑,还是那么温和,那么儒雅,可我明明听到那种沉重又无奈的味道。若说无奈,温馨更是无奈,嘟哝道:“每次都是这样回答我,一点新意都没有。”

“蚂蚁,不要把你的观念强加在别人身上,ok?”刘龙一直盯着我,直到我低头承认错误,才罢休,“小馨虽然没有上过学,但她的学识,比大多数大人都要强。活着不轻松,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对吧?”

“刘叔叔,你太高看我了……我只会泡茶啊!”

不仅仅是我,朋友们都听出刘龙的圆场之意,同时也对刘龙的话表示赞同,小小的风波最后以温馨的谦虚结束,但这件事并未结束,因为刘龙的故事还没来得及讲。

此时此景,当然不能讲故事,后来,刘龙终于经不住我的水磨工夫,给我们讲了这个故事。

第41章 金胖子

叶落无奈摇摇头,还是走了过去,从指尖逼出一滴精血,唐棠抓住叶落的手,按住符文上,符文发出一道红光,顿时消失不见。

契约一成,金娃娃跳了起来,发出一声“耶……”,然后跑过来,抓紧我的裤脚,一步步爬了上来,最后坐在我肩膀上,大笑道:“我终于自由了。”

我一脸懵逼,想把金娃娃摔下去,又舍不得,问道:“怎么回事?”

“哎呀,给小子骗了。”唐棠一拍脑袋,懊悔道:“这是蛊王,同时也是阵眼,不认主,它根本就走不了。”

叶落翻着白眼,我蛋疼地道:“我说这破娃娃又不是我的,怎么就赖上我了?”

我盯着叶落厚道:“叶落,把你儿子带回去。”

叶落抬头望天,“今天天气不错。”

我求助般看向唐棠,唐棠抬头望天,“嗯,今天天气不错。”

我突然觉得胸口一凉,低头一看,我的哥,金娃娃尿了我一身,气得我把金娃娃抓下来,一巴掌拍在屁股上,“小屁孩,人家迎风尿十米,你特么尿我一身?”

金娃娃委屈道:“我这不是还小嘛!”

我气得把他一丢,转身就走,岂知一道金光闪过,金娃娃骑在我肩膀上,两手搂着我的脖子,我甩都甩不开。

我特么听到那两个坑货在我身后偷笑,一口老血就想吐出来。

唐棠笑道:“天赐哥,你就认命吧!”

叶落安慰道:“天赐,你放心,每个月的抚养费,我会定时打给你。”

我圈圈你个叉叉,实在无力生气,垂头丧气道:“走吧。”

天气有些凉了,我诧异地抬头望天,“天气是不错。”

阵眼在我身上,阵法已破,温暖如春的风水宝地慢慢和外界接轨了。

叶落带我们从另一个出口,果然看到山民尸体,金娃娃轻轻抚摸着我的脸,怯生生道:“这些都是当年炼的蛊魂咬死的,跟我无关。”

叶落冷冷问道:“那些蛊魂呢?”

金娃娃应道:“刚刚在炼蛊穴被我吃掉了。”

叶落冷哼一声,并没有发作,也没对儿子表示更多,只是默默和我们一起,挖坑埋了这些山民。

“我要诛绝五毒教,你们谁也别拦我!”

叶落杀气腾腾率先走了出去,我和唐棠对视一眼,都看到对方的愤怒,跟随而去。

一路上毒虫遍地,叶落剑出如风,金娃娃大吼一声,“别动手,都是我的。”

话音刚落,金娃娃从我身上蹿了出去,抓着毒虫往嘴里塞,而且速度奇快,真是生冷不忌。

叶落看了看自己的剑,又看了看金娃娃,尴尬。

一路向前,营地已毁,我们看到的是新营地,走到门口,叶落拄剑而立,大喝一声,“五毒尊者何在?”

帐篷被音波震得不住颤抖,营地里人声鼎沸,纷纷走了出来,全是牛高马大的白人,为首一员大汉,问道:“Whoareyou?”

叶落冷冷道:“讲人话!”

“你是昆仑的人吧,只有昆仑才敢这么嚣张。”白人大汉冷笑道:“联盟成立,没有你们东方人什么事了,五毒尊者已经逃跑,你们也赶紧滚蛋。”

“你疯了,他是东方落叶剑!”后面有人把大汉拽了回去,然后另外一人走了出来,恭敬道:“奥丁见过东方落叶剑,五毒尊者确实被我们打跑。”

叶落眉头皱起,那个白人左右回顾之后又道:“我们准备进入禁地,还请叶落剑阁下回避。”

叶落尚未回答,我向前一步,笑道:“奥丁先生,你不知道这里是华夏的国土吗?”

奥丁看了我一眼,然后看着叶落笑道:“落叶剑阁下,神秘禁地出世,无关国度,有缘者得之,不知阁下以为如何?”

叶落冷笑道:“你是西方神山的人吧,这么说,神山密地现世,我也有份咯?”

奥丁微笑道:“若有机会,届时必将欢迎阁下参与。”

这是典型的空口忽悠,说到底,还是欺负我们人少,叶落再厉害,也不过一人一剑,至于我和唐棠,怎么看都像普通人。

叶落显得有些犹豫。

我看出来了,他想去西方捡便宜,但有不想就此放弃,有损国威。

我笑了笑,“奥丁先生,你裤子要掉了!”

奥丁不屑地嗤笑一声,右手却不由自主摸了一下腰带,这一摸就出问题了,因为全神贯注防着叶落出手,所以手上力量犹存,这一摸,腰带就断了,裤子唆一下就掉下来。

奥丁大惊失色,倒不是怕丢人,而是那张乌鸦嘴实在太准了,他摸不准情况,所以不敢多留,微蹲提起裤子,掉头就走。

奥丁一走,其他人就尴尬了,蛇无头不走,可也不是谁都能做头的,沉寂了一会,又走出一个大汉。

我淡淡笑道:“这位先生,小心脚下。”

大汉一低头,看到一个蝎子正竖起尾巴,刚好就在他下脚的地方,不由大吃一惊,收脚后退,踩在一个小坑上,不过他身手不错,借力一个后空翻,吧唧,摔倒在地。

我慢慢鼓起掌来,“真是漂亮的后空翻,可惜了,落在蛇的尸体上。”

倒也不是他身手不行,而是他本来身体失衡了,再躲闪的话,谁知道还有什么意外?奥丁的例子就在眼前啊!

现场静悄悄的,大汉摔倒在地,还在躺尸,目有惊色看着我。

人群中走出一个金发碧眼的高挑美女,嗯,这大洋马长得真心不错,皮肤不像普通人那样粗糙,五官也很精致,关键是身材爆表。

她微微一笑,媚态顿生,竟然有种挑逗的感觉,“神秘的东方先生,禁地很危险,我们可以一起啊!”

虽然咬字很别扭,但是声音很好听,我心情不错,不想再纠缠,笑道:“你们还是走吧,禁地已破,留着也没什么意思!”

一群西方大汉闻言大惊,顿时各显神通,升空的升空,爬树的爬树,一眼望过去,果然山谷已经出现,再非之前迷雾的情况。

我看着一个个失望的西方大汉,摇摇头调头就走,“谁敢破坏山谷,谁就永远留下吧!”

唐棠和叶落冷哼一声,跟着我离去。

“先生,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我回头一望,大洋马想追又不敢追,遂笑道:“有缘再会。”

唐棠轻声道:“天赐哥,你好像对漂亮女士特别优待?”

“去!你用膝盖想出来的结论?”我都不屑解释,“哎呀,金胖子呢?”

叶落莫名其妙,“什么金胖子?”

唐棠看出我的把戏,笑道:“天赐哥,我一直在等你说,妞,你裤子要掉了。”

“龌龊!”

回到营地,叶落交代了两句,就带着金胖子独自走了。

叶落不说,我也知道他要去追杀五毒尊者,我本来想去,但是唐棠告诉我近期不要出国,只好作罢。

任务完成,野狼亲自送我们回了青山。

好死不死,送回管理处,看着远去的直升机,我有些尴尬。

天都快黑了,我和唐棠累得够呛,饿得要死,看看周围熟悉的环境,早知道留在部队吃饭了。

得找个地方吃饭,唐棠道:“天赐哥,不如去楼外楼吧。”

我反正无所谓,应了一声,突然想起今晚没地方住,又犹豫了。

楼外楼有的是地方给你睡,关键是在那儿睡觉就是煎熬啊!

唐棠看出我的犹豫,幸灾乐祸笑了起来,“天赐哥,你答应了,可不能反悔。”

我一脸无奈,这货难道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

出门打滴,唐棠把我送上车,就自个跑了,让我先去,他随后就到,我就特么想抽他一顿。

再临楼外楼,我心情有些复杂,步入帝王厅,就听到一阵阵琵琶声,这尼玛十面埋伏是谁弹的,给我粗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想起蛇魂的十八面埋伏,我脚软。

里面很热闹,菜热,汤热,人也热,赵巍四人组带着家属已等候多时。

“天赐哥,你回来了。”赵巍老实客气问候,身边有个美妇微微笑着。

“可别,叫我天赐就行了。”

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这个高大威猛的中年人喊我哥,实在有点受不了。

胡风和张海就不够老实,身边两个明明是和无衣差不多的美少女,他们笑吟吟看着我,“天赐哥,出去泡妞也带我们,太不够意思了。”

挖槽,这两货,会不会说话的?早知道带一群美女蛇回来给你作伴。

“滚蛋,哥从不泡妞的好吗?”我没好气应道。

朱国强正儿八经介绍道:“我女朋友兰兰,这位是名震青山的李天赐,你叫天赐哥。”

兰兰甜甜喊了一声,“天赐哥。”

兰兰长相普通,顶多也就七十分,身材倒还不错,落落大方,看来是真爱。

我笑道:“不客气,算起来你还是我嫂子,见我天赐就行了。”

朱国强见我客气,笑得很愉快,“天赐,没什么事儿吧?”

“没事。”我大手一挥,“就是肚子饿了,先吃饭。”

琵琶声突然停了下来,无衣抱着琵琶走了过来,“天赐哥,你忘记我了?”

咦,好像真的忘记无衣了,我哈哈大笑,掩饰着尴尬,“无衣琵琶弹得很好啊!”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