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一宠成瘾:娇妻无处逃

更新时间:2019-11-13 10:04:40

一宠成瘾:娇妻无处逃

一宠成瘾:娇妻无处逃 舞厘大头 著

已完结 卢颀爽,席睿滕 仙侠 校园 言情 空间

菜鸟娱记混进豪门宴会,本想偷拍几条八卦周边捞点外快, 没想到竟被陌生男人扑倒! 霸道总裁:“女人,你敢对我下药!我要办了你!” 天呐噜!他是不是误会了? 等等!他要做

精彩章节试读:

第9章 席少的恶趣味

两人纠缠许久,卢颀爽拖着疲惫的身子在浴缸里泡着。

卢颀爽听到席睿滕进门的声音,说:“席少,我洗好了,请问这里有衣服给我穿吗?”

“没有,这里只有我的衣服和睡袍,下午你就在这里呆着,等下班你和我一起走。”

卢颀爽看到席睿滕拿完浴巾消失了。

双手握拳,气呼呼的拍打着水面。

霸道,自私,无理取闹。

席睿滕听到浴室里的声音,笑了,这闷骚的女人太有趣。

“小东西,赶紧出来,不然你的皮都要发白了。”

席睿滕对着浴室里喊了一声。

卢颀爽慢悠悠的裹了浴袍出来,看到席睿滕已穿戴完毕正在戴手表和袖扣。

席睿滕看到裸露在外的大白腿瞬间咽了咽口水,这女人实在是个磨人的小妖精。要不是下午有重要会议他才不会放过她。

卢颀爽如一只被欺负的小白兔一样站着,擦着湿润的头发,她走到玻璃窗前俯瞰楼下的远胜,看到那霸气的大门,她早上就是站在那,被这混蛋看到抓到他的黑洞里。

“在这里乖乖等我。”

席睿滕出门前捏了捏卢颀爽的白嫩的脸。

直到席睿滕消失在屋子里,卢颀爽走到通往楼下的门。可是这扇门由密码锁和指纹共同连用,她根本打不开。

电梯更别想,自己的衣服已被撕了,这么到一楼出门会被所有人笑死,她可不愿意连自己最后的一丝尊严都扔掉。

“fuck!”

在楼下的办公的席睿滕突然打了一个喷嚏,抬头看向楼上,一笑,一定是那女人在咒骂他。

“对了,那讨厌的卢记不知跑到哪去了,我把她扔掉后就再也没有见过她。”谢杰西怕的是那女人在远胜走丢了

“不用找了,随她去。”

席睿滕毫不脸红的说瞎话,要是楼上的卢颀爽听到非气死不可。

“是,我先出去,2点在50层有个a市开发区会议,对手是ym传媒,负责人上官易晖。”

“嗯,下去吧。”

席睿滕心想上官的脑子不够精,要是把他玩的太狠,老爷子上官魏非气死不可,再且早上欠了他一个人情。

一个下午就这么过去了,席睿滕心里总会冒出那小东西的身影,连会议上都走神。

席睿滕进了办公室便往秘密楼梯上走,拿上吩咐谢杰西买的衣服,心想那小东西一定闷坏了。

一开门,就看到那穿着浴袍的女人坐在阳台上打电话。

“等会我们在公园里相见,老时间老地点。”

……

“嗯好,就这么约定了。”

卢颀爽转过身,脸上那灿烂的笑容还来不及收敛,全部尽收席睿滕的眼底。

卢颀爽看到他,脸上立马冰冷,能有多冷就多冷。

“怎么我很难看,需要你摆出一副死人脸?”

席睿滕想到她的表情就火,她从来没有在他面前笑的那么正常舒服过,顺手将衣服扔在沙发上。

卢颀爽还是硬挤出一个笑容看着她。

“呵呵,换上衣服,跟我下楼。”

席睿滕说了一句,便往自己的酒柜走去。

卢颀爽拿过袋子进了浴室,一拿出来,惊呆了,水手服?

这么短,这么露,情趣衣服,让她穿着下楼还不如穿着自己的破衣服,太侮辱她了!

“席少,能别这么践踏我?这种情趣用品我欣赏不来,还是请您送给需要它的的女伴吧。”

卢颀爽还是穿着一身浴袍的出来。

“这衣服怎么了,要么穿好跟我下楼,要么今晚就呆在这,你自己选。”

席睿滕听到情趣用品就明白了,谢杰西这不牢靠的。

“这衣服怎么了,要么穿好跟我下楼,要么今晚就呆在这,你自己选。”

席睿滕背对着卢颀爽自信的笑,小东西一定会穿的。

卢颀爽瘪瘪嘴,上衣,裙子什么都被他撕烂了。

心想穿这个衣服总比裹着浴袍好,轻轻骂了句:“变态!”

还是拿着衣服再次进去。

“好了,走吧。”

卢颀爽对自己的身材还是很自信的,这水手服一穿上,所有该突该凹的都展现出来,b罩杯在这衣服的小挤下变得更大了。

席睿滕挑眉,听到她的声音转过身,被她惊到,这白皙小脸微微低头,头发都高高的扎着,双手一直在扯短到不行的裙子。

席睿滕放下手中的酒,走过去,抱着她,闻着她身上的沐浴露的味道。

卢颀爽被席睿滕的动作惊到,这禽兽转性了,这么乖的温情的抱着她。

“你一定在想我为什么不碰你?”

席睿滕抚摸着她的背,激起卢颀爽一身的鸡皮疙瘩。

“若不是晚上我有事,我一定让你出不了这里,原来你穿这种衣服这么漂亮,以后我会给你常备着。”

“走吧,我送你回去,晚上我有事就不需要你陪了。”

太棒了,我都不用找借口了!

卢颀爽在席睿滕的身后哑声大笑,就差欢呼鼓掌了。

席睿滕一回头,看到卢颀爽不断拢紧自己的衣服,笑了,说:“别躲了,你身上哪块地方我没有看过。”

“我矫情。”

卢颀爽收拢了外套没好气的说。

“我也觉得。”

席睿滕看着她小白兔一般躲在角落里,邪笑。

第2章 禽兽,怎么又是你

席睿滕看着卢颀爽,疑虑。

她刚才不是来过了,他的酒才刚刚明还有一点。

席睿滕喝完杯中不多的酒,拿过托盘上的酒,正巧有人敬酒,席睿滕礼貌回应,小酌卢颀爽送的酒。

卢颀爽看到席睿滕饮了酒,马上回头走。

完美!袁伊雪满意的笑了放下酒杯。

“我照做了!”卢颀爽回到袁伊雪身边。放下托盘。

滚吧,我不想看见你。”

袁伊雪冷笑着把钱撒向卢颀爽脸上,不屑一顾地离开。

钱漫天飞舞落地,卢颀爽忍着屈辱把钱捡起来,眼泪沾湿她的脸。

卢颀爽,爸爸的医药钱比较重要,这么点屈辱打不到你!

席睿滕喝了酒,感觉身体发热,热的不正常!

酒有问题!

“席少,怎么了?”袁伊雪适时出现,看到席睿滕白皙脸上有些粉红,药效发作了。

袁伊雪刚假装扶上席睿滕,席睿滕啪的拍掉她的手,冷冷说道:“滚,离我远点。”

“刚才送酒的服务生呢?”

“她下班了走了。”袁伊雪胡编一个理由。

席睿滕皱眉,莫非是畏罪潜逃,心虚了?

席睿滕烦躁的用力扯开袁伊雪,径直快步往外走去。

席睿滕整个人很不舒服硬撑着往电梯方向走。

好热,怎么会这么热,好想要个女人……

难道是那种药?

席睿滕才走了没多少路,想进洗手间洗脸冷静冷静。

洗手间里面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席睿滕没有看男女厕所的牌子,朝着声音处走去,还没有进门,一个柔软的身子撞上了他的胸膛。

是刚才的女服务生!

卢颀爽护着额头,感觉都有脑震荡,又闻到一股子熟悉的迷迭香。

“是你,女人,你竟然敢对我下药!他妈的,我在这里办了你!”

“你在说什么,席少?”卢颀爽一步步的后腿,席睿滕一步步盯着她靠近她。

等等!他要做什么?他的手怎么搂上她的腰,还亲上了?

两片火热的嘴唇吻上她的双唇,卢颀爽刚要反抗,手刚举起来就被席睿藤拉进男厕,随便进了一个小间。

“呜呜……”卢颀爽不满的推攘着他离开他的身体。

卢颀爽还没来的及问什么,席睿藤满脸通红的睁眼吻着她,眼睛里有不明的欲望。双手牢牢禁锢着她,似乎在忍着什么,额头上都是豆大的汗珠,顺着他刚毅的脸庞滑下,消失在他的蓝色衬衫里。

卢颀爽一离开他的身体,马上猛擦自己的双唇,更加的鲜艳红肿,瞪着席睿滕大喊:“席少,你亲我干什么?”

席睿滕摇摇头,稍稍清醒一些,看的真真切切,是她端酒给他。

席睿滕实在忍不住身体源源不断叫嚣着的欲望,一拳打上卢颀爽身后的墙,卢颀爽都可以感受到墙面的震动。

“下药,下什么药?”卢颀爽不懂,抬头好奇不解。

席睿滕真想把着白痴般的女人折叠压缩好扔到马桶里冲掉,自己做的破事竟然还跟他装傻,该死!

“女人,别跟我比耐心,从没有人敢算计我,你竟然不怕死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玩我,就别怪我。”

席睿滕一把捏住卢颀爽的脸,将她梦推到后面的墙壁,卢颀爽觉得自己的心肝脾肺肾都要被震碎了,刚想破口大骂,席睿滕狠狠的捏上她的脸。

“你为什么给我下药?”

“什么药,我真的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卢颀爽看着席睿滕巨大的身体压向她,赶紧护着自己的包放到身后。

“又跟我装,是吧?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那就别怪我!”席睿滕半报复半因药效再一次吻上卢颀爽,又恶意的捏了她的胸一把。

席睿滕边吻上她堵住她的不满,边拖着卢颀爽往私人电梯走去。

一进私人的总统套房,席睿滕再也忍受不住,脱掉自己的外套,扒掉卢颀爽身上不爽的衣服。

卢颀爽身上瞬间从头凉到脚,她的身体咋一个陌生人面前暴露无遗,和计女一样,她的自尊,尊严全没了。

卢颀爽委屈极了,眼泪不断的掉落下来,死命的掐着同样半裸上半身的席睿滕,抓着他的背,用拳头捶打。

席睿滕被药效影响,没有理智,怀中的女人两条白皙细长的腿不断的摩擦他的精壮身体,席睿滕根本受不住,一个公主抱抱起卢颀爽,往里边的卧室走去,一进门就是最显眼的kingsize的藏青色大床。

卢颀爽被席睿滕扔在大床上,柔软的大床陷下将卢颀爽的身体包围,卢颀爽才有一点空隙呼吸,还未吸气,席睿滕便再一次扑上来压在他的身上。

席睿滕一手抚上卢颀爽的锁骨,一手将她的双手推上举在她的头上,席睿滕密密麻麻的吻落在卢颀爽的身上,在她白皙的肌肤上做上属于他的记号,一个一个的红晕显现。

卢颀爽在老手席睿滕面前根本无力反抗,很快稀里糊涂的软成一滩泥,晕乎乎的躺在大床中央任席睿滕上下其手。

席睿滕轻咬着卢颀爽的耳垂,稍稍分开她的腿,席睿滕的火热就猛地攻了上来。

卢颀爽紧咬着唇,迫使自己不发出声音。

在冲破那层膜的时候,席睿滕没有想到这年头这把岁数的女人竟然还有处的,看着卢颀爽疼的弓起了身子,席睿滕趴在卢颀爽的耳边,说:“女人,放轻松点,不然你会更疼。”

卢颀爽瞪了他一眼,偏头转过去。

席睿滕冷笑一声,继续身上的动作。

一夜沉浮……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