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我曾深爱你

更新时间:2019-11-13 10:16:48

我曾深爱你

我曾深爱你 佛前小木鱼 著

已完结 云浅,秦明, 陆少擎 虐恋情深 古言 鬼怪 轮回重生

为了爱情,云浅顶罪入狱。出狱当天,事业有成的爱人抱着大学的校花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云浅,你配不上我!”云浅恨不得撕烂他那张伪善的脸:“是!我配不上你!人怎么能跟狗

精彩章节试读:

第16章 想来就来走就走

云浅猛然回神。

“对不起,对不起。”云浅慌慌张张地将手里的咖啡放在书桌上,头也不敢抬,心跳如鼓。

许久,头顶传来一声低笑。

云浅错愕的抬头。

发现陆少擎已经从椅子上站起来,他走到自己面前,居高临下,墨色的瞳孔里暗芒涌动,“我好看吗?”

声音低哑,如同魔鬼的诱惑。

云浅跟被洗脑一样,呆呆地点头,“好……好看。”

“呵……”

下一刻,男人冰冷的呼吸喷在她的脸上,语带嘲讽,“不好看,你怎么舍得次次都卖给我,对不对?”

他的话,让云浅从天堂坠到地狱!

那天晚上的事……于她来讲,简直是噩梦!

后退几步,遮掩住自己的失态,“陆先生,我们能换个话题吗?”

陆少擎见她退后,瞳孔愈发幽深,不发一言地再次靠近她。

云浅心里一慌,缓缓地,不动声色的继续后退……男人似乎是玩游戏上瘾了,紧跟着云浅的步子,她走两步,他就逼近一步,皮鞋落在木质地板上的声音,哒哒的,跟踩在人心头一样。

直到,男人被灯光拉得漫长的影子,彻底罩住云浅。

直到云浅的后背,碰上冰凉的墙壁,退无可退。

“陆先生!”云浅慌乱地开口,眼神四处乱瞟,“你……你到底要怎么样?”

陆少擎盯着她颤抖的睫毛,心里有些发痒。跟羽毛在心尖撩过一样。

他伸出右手,拇指和食指扣住云浅的下巴,逼着她抬头看自己,一字一句,语带压迫,“我记的我在医院的时候说过。”

云浅一蒙:“说过什么?”

陆少擎勾唇,唇角带着冷色,“不要再来招惹我,否则我怕我控制不住自己。”

“啊!”

云浅低叫一声,脸色愈发难看。

她也没想到,她跟陆少擎还会有这种……孽缘啊!

“陆先生,最后一次,以后我们绝对不会再见面了。”事已至此,云浅只能干巴巴地开口。

“想来就来,想走就走?”陆少擎嗤笑一声,“你当我是什么,要饭的?”

云浅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别被陆少擎身上骇人的气势吓到,“那你到底要怎么样!”

男人居高临下地盯着她,许久都没说话,但身周,确实浓的化不开的令人窒息的空气。

直到云浅的耐心快被耗尽的时候,才听他缓缓说:“考虑一下,做我的爱人吧。”

云浅脸色猛地变白。

爱人,是情人的意思吗?

他……为什么……这么糟蹋她!

就因为上次KTV的事?可她有选择吗?那是奶奶的一条命啊!

屈辱感涌上来,云浅不用照镜子也知道,自己的瞳孔,一定红的吓人。

“呵……吓成这样?”陆少擎不悦的声音在云浅头顶响起,他忽然收手,意兴阑珊地扫了她一眼,“算了,我也不逼你。”

云浅大喘一口气,惨白的脸色缓缓回升……

“周福。”

陆少擎意兴阑珊地把周管家唤过来,让他把云浅带走。

而他,则坐在电脑前,继续今天的工作。

云浅临离开书房前,回头看了一眼——

他的身影夜里显得高大而神秘,他的五官虽然冰冷,但却俊美非凡……

神秘、多金、有权有势,云浅有那么一瞬,觉得自己太矫情了,有个这么好的男人找上门,她为什么不顺势贴上去,以后日子还能好过一点。

可是……

贴上去之后呢?再被甩掉吗?

凌晨两点。

陆家书房。

陆少擎结束一天的工作,合上电脑。疲惫地揉了揉太阳穴,关掉屋内的灯饰,离开书房。几个藏在暗处的保镖也急忙跟着出来。

周福就站在书房外。

见陆少擎出来了,有些心疼地说:“总裁,您每天都工作到这么晚,也要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体啊……”

陆少擎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周福急忙跟上,“厨房做好了宵夜,您要吃点儿吗?”

陆少擎摇头,他现在没有食欲。

走了几步,陆少擎忽然主动开口,“她呢?”

周福眼睛一亮,“您是说云小姐,她已经睡着了,房间里安装有摄像头,您要看吗?”

为了保障陆少擎的安全,陆家除了陆少擎的卧室,每一个角落都安装着24小时摄像头。

云浅的房间自然也在内。

没想到,平时习以为然的陆少擎,听了周福的话后,眉毛蹙起来,淡声吩咐,“把她房间的摄像头取了。”

周福愣在原地,“可是,总裁……”

“恩?”陆少擎撇他一眼,眼底冰冷一片。

第6章 我不喜欢别人反抗

见人昏了,周止晴也有些后怕。

她挽住秦明的手臂,心有余悸地说:“阿明……我们先走吧?这个老不死的身体本来就不好,别真闹出人命,最后把责任怪到我们头上……”

秦明也有些心慌,看了一眼快哭惨了云浅,心慌变成烦躁。

不就是一个户口本吗?至于?

算了,下次再来吧,反正云浅那么听他的话,说不定到时候会主动送过来……

想到这儿,秦明急忙揽住周止晴的腰,“走吧,今天说好去拿产检结果的,你肚子里孩子重要。”

周止晴闻言,幸福地依偎在他怀里,轻蔑地扫了一眼云浅,两人不动声色地离开了房间。

云浅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离开的。

她现在只有满心的悔恨!

如果她早一点回来看奶奶……如果她早一点把秦明赶出去……如果当年……

秦明!周止晴!我绝对饶不了你们!

拿餐巾纸擦了擦奶奶嘴角的白沫,云浅在屋里找了一圈,悲哀地发现连电话都没有,没办法打120急救,她便把奶奶背在自己的背上,跌跌撞撞地冲出院子,冲到马路边,想拦截一辆车送她到医院。

没想到,无论是出租车还是私家车,看着她带了一个昏迷不醒的老人,都怕惹事上身,停都不停,疾驰而过。

云浅快绝望了。

又有一辆车从远处开过来,云浅一狠心,把奶奶靠在路边的电线杆上,想也不想地冲到马路上,正对着那辆车开来的方向!

她要逼着人停车!

嗤啦——

车轮子碾过车道,车头距离云浅三公分的位置堪堪停下。

云浅吓的脸都白了,双腿发软。就在刚才那一刻,她似乎以为自己要被撞死了!

还好,她还活着!

云浅冲到驾驶窗外面,惨白着脸,乞求着车内的人,“先生,能不能麻烦您送和奶奶去一趟医院?您放心,我给您双倍的车费……求您了,我奶奶她快不行了……”

车窗缓缓摇下。

露出一张冷厉的侧脸。

男人扭过头,蹙眉,不悦地看着云浅,声音冷淡,还带着一丝嘲讽,“找死是吧?”

云浅却在看清他的五官后,猛然僵住。

她指着这个男人,不可置信地说:“你,你……”

眼底带着难掩的惊恐!

他是昨天晚上那个男人!她好心救他却被他……

陆少擎也眯起眼,鹰一样犀利的眼神落在云浅的脸上。

是她。

昨天晚上,他被人陷害喝了助兴药,又被支走身边的保镖,差一点就着了道。

是这个女人叫了警察,还被他……第二天被手下找到的时候,这个女人已经消失了。

没想到,这么快又见面了。

想起昨晚她大腿上殷红的血迹,陆少擎眼色柔软几分。

“你奶奶的怎么了?”

他的声音不似昨晚的沙哑,可落在云浅的耳朵里,仍然跟恶魔一样!

云浅浑身颤抖,哆哆嗦嗦说不出一句话。

她想跑!可是她腿软没有力气跑!

“上车。”

陆少擎看不得她这么一副见鬼的样子,挥了挥手,弹开后车门。

云浅终于找回了一丝意识。

不管这个男人曾经对她做过什么……救奶奶最重要!

慌慌张张和他一起将奶奶抬进后车厢,云浅正要跟着进去,被陆少擎抓住。

云浅打了个哆嗦,惊恐地看着他,“你要干什么!”

陆少擎眯眼,“坐副驾驶,我有话跟你说。”

云浅急忙摆手,“不用了,我在后面还可以照顾……啊!”

陆少擎不等她挣扎,拦腰抱起,直接将她塞到副驾驶的位置,冷冷一笑,“我不喜欢别人反抗。”

云浅闭上眼,身体颤抖不已。

她,好怕他!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