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一夜撩情:霸道总裁娇宠妻

更新时间:2019-11-13 10:17:11

一夜撩情:霸道总裁娇宠妻

一夜撩情:霸道总裁娇宠妻 妖娆 著

已完结 白璇,楚楠渊 总裁 贵族 历史 言情

再次见面,他居高临下地对她说,求我。那时候的她惨遭背叛、抛弃,绝境中的她舍弃了尊严。她嫁入豪门,成了他的妻子,也成了外人眼中的狐狸精、上不了台面的女人。白璇:

精彩章节试读:

第10章 回家

白璇若是在这里看见萧染这狼狈的模样,必定会笑的前仰后合。

等到她抓着男人的手跑到了酒吧里面,她才在闪烁跳跃不定的灯光中看清楚这个男人的脸。

“楚楠渊?”

她一脸惊讶的看着这个含笑看着自己的男人,刚刚救了自己的人是他?

楚楠渊笑着问她:“我以为你不认识我了?”

认识!怎么不认识?你可是夺了我初夜的混蛋!

当然,她并没有说出这话来,只是皮笑肉不笑的点了点头说:“认识,认识,怎么不认识。”

说完就想溜走,他一把抓住她的手,说:“你认识秦穆?”

秦穆?

她有些茫然的摇了摇头说:“不认识啊,怎么了?”

楚楠渊有些怀疑的看着她,眯了眼将她打量了一番说:“也是,你一个土兮兮的穷大学生怎么会认识黑道的千金。”

白璇把这句话的重点放在了土兮兮和穷大学生上,有些气愤的说:“管你这人什么事情?”

他闻言不禁一挑眉毛,她的心竟然也随之一跳。

“你是我的未婚妻,怎么不管我的事情?”

她愣了愣,甩开他的手说:“臆想症发作了?别想多了。”

说完就要走,楚楠渊的声音不大不小,却在这嘈杂的环境中清清楚楚的传进了她的耳朵里。

“你母亲治病不需要钱么?”

她身子一僵,什么话也没有说就去了吧台的后面。

楚楠渊看见她单薄的背影在这个鱼龙混杂的地方显得极其不同,总觉得心中有一处地方有个东西正在破土发芽。

白璇戴上口罩,重新拿了调酒杯站在吧台里的时候,这一层已经没有了楚楠渊的身影。她稍微松了口气,走了就好,她还怕他再做出一些不轨的事情。

舞池中忽然开始出现了骚动,有三分之一的人都拿起了衣服和自己的东西从后门出去了,众人除了白璇都似乎没有被这骚乱惊动一般,继续做着自己的事情。

“冬瓜,怎么回事?”

她忍不住问身边的服务生发生了什么事情。

服务生一个带着口音的南方人,在这酒吧中工作了好几年了,平时大家都把他叫做冬瓜。

冬瓜带着口音说:“知道吗?刚刚后面箱子里发生了殴打事件。”

她当然知道,她还差点因为救了那个女人被殴打。

“诶,璇儿,是你叫的权哥们过去的吧?”

冬瓜忽然有些崇拜的看着她,白璇一脸茫然的点了点头。

“他们出去跟这有什么关系?出去打群架了?”

冬瓜白了她一眼说:“你知不知道秦穆?”

她若有所思的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就是刚刚楚楠渊说的黑道千金?

“刚刚你救出来的那个女人就是秦穆!”

白璇不禁吃了一惊,想到刚刚自己多管闲事要不是楚楠渊及时出现,自己现在应该已经倒在了地上了吧。

有些心有余悸,也有些吃惊。

她也并没有奢望什么黑道老大来报恩,从此以后她就钱权不缺的事情了,现在她的心思全在挣钱为母亲治病的事情上,相反,她还希望他们不要找上来,她并不想参与这件事情。酒吧的骚乱持续了几分钟就过去了,客人也陆陆续续的离开了。

白璇换好了衣服走出酒吧的时候,A市高楼大厦的头顶上已经微微泛白了,清晨要来临了。

若是现在赶回去,她还能再睡两个小时,然后收拾一下就要去学校了。

想到这儿她忍不住的打了个哈欠,单薄的身子晃了晃想一张纸片就要倒下了似的,好在她深吸了两口气之后便站稳了身子。

她如今这么瘦弱的身子,有些营养不良还是全拜薛常昊所赐,这么几年,若不是为了挣钱供他们二人吃住上学,她也不至于落得这般田地,连母亲病重被赶出了房子都不知道。

思及此,她有些红了眼眶,落得如此地步只能怪自己,当初那么全心全意的去爱一个人,如今却被背叛,是自己瞎了眼。

她忽然有些自嘲的抹了还未来得及掉落下来的眼泪,心道果然一闲下来就会东想西想的,还是先努力赚钱,把母亲的药费凑够吧。

“嘀——”

刺耳的车喇叭声在这条正慢慢恢复宁静的酒吧一条街显得十分惹人注目,有路过的行人坏心情的骂了几句,白璇并没有转过身去,而是朝人行的路边走了一些,没想到身后的车子又朝着她鸣了喇叭。

她转身一看,是一辆亮灰色的豪华跑车,车篷未开,里面坐着的是一手靠着窗边,另一手搭在方向盘上的楚楠渊。

不由自主的皱了皱眉头,车主发现她这个小动作之后有些不悦,将车开至她的身边说道:“上车。”

白璇不禁后退了一步,摇着头说:“我为什么要上车?”

他有些不耐烦的看向前方,冷冷道:“你如果不想今天让你们学校都知道你是楚楠渊睡过的女人,就乖乖给我上车来。我不说第二遍。”

她吞了吞口水,骂道:“真是混蛋!”

楚楠渊却像是没有听见一样,还没等她系好安全带就发动车猛地开了出去,吓了她一跳。

“慢点慢点!”

他极轻极轻的笑了一声,但还是被白璇听见了,她有些不服气的说:“你笑什么?”

他看也没有看她一眼,忽略过这个问题,说:“你家住哪里的?”

白璇不情不愿的报了出租房的地点,没有看见楚楠渊皱了一下的眉头。

那地方是A市廉价的出租房的聚集地,那里的条件不好,治安也十分差,虽然收的价钱十分的便宜。

眼见就要到了楼下,却因为一条只能三个人并肩走过的小巷子开不进去车,楚楠渊才停了车,否则照他这个架势,恨不得把车子开到屋子的门口去。

有刚刚晨起早跑的年轻人,无不羡艳的打量着这辆车和车上的人。

毕竟这里住的要么是大学生,要么就是来A市奋斗的人。

白璇看他没有下车的意思,终于有些放松了下来,假意的邀请说:“上去坐坐?”

楚楠渊摇了摇头说:“今天就不去了。”

今天就不去了。

白璇嘴角有些抽搐吗,不过现在不上去就算了,以后她是绝对不会放这个意图不轨、来路不明的男人去自己家的。

第15章 医药费

白璇没人捂着嘴了,这下被人抓住了手就惊叫着求救。

慕紫阳被她吓了一跳,去还是死死的攥着她的手,将她拉到了包厢中,门外的人是一群打斗的混乱。

但在见血之前,权哥带着一众保镖上楼来了,将两伙人分开之后就进行了逐客令。

这酒吧不是单纯的娱乐场所,背景有多大没有人知道确切的消息。

白璇听见门外没了嘈杂的声音,而抓这这这自己的人也松开了自己。

她带着防备的看着慕紫阳,问道:“你是谁?”

他笑的温文尔雅,跟这昏暗又糜烂的环境格格不入,说:“不记得我了?”

他这么一说,白璇努力回忆在哪里见过他,最后只是觉得他长得熟悉,却实在是没有其他的记,只当是他是点过酒的客人,点了点头,察觉到他似乎并没有恶意便说:“刚才我还以为你会见死不救”

慕紫阳笑意更深了,摇了摇头说:“我这么像是见死不救的人吗?”

她看着他也摇头,刚要说话,包厢的门忽然被打开了。

楚楠渊黑着脸看着坐的极近的两人,上前去拉起了白璇对含笑的慕紫阳说:“多谢慕少爷刚刚对我未婚妻的帮助,日后我会让人来公司道谢的。”

说着就拉着白璇往外走,慕紫阳错愕了一瞬时,然后又勾起了唇角。

楚楠渊护着的人?

怪不得。

另一间包厢中。

萧染坐在包房的沙发上,秦穆坐在她对面,隔着一张长长的低矮桌子。

一旁的薛常浩握着萧染的手,安抚着她。

“你到底想怎么样?”

他似乎还没有看清楚自己的形势,一边虚张声势一边发虚的紧紧的捏着萧染的手。

秦穆撇了撇嘴,让旁边打算上前教训一下这小子的人不要轻举妄动,她问道:“你是萧染的男朋友还是白璇的男朋友?”

他不知道她问这话是什么意思,但还是说:“现在是萧染的男朋友。”

秦穆皱了皱眉头,然后又像是察觉了什么有趣的事情说:“你抢了白璇的男朋友?”

萧染这几日被父亲从这酒吧接回去之后就没有再敢出门,只因为秦家的电话总是会打到她那里,扬言要她在A市混不下去。

早知道那天晚上就听白璇的话把这位姑奶奶送走了,不,或许在她不小心踩到自己的时候稍微讨好一点她就能跟她做朋友了,也不会在秦家要请自己到muse酒吧坐坐时,父亲最多只能派人跟着自己却不能强硬的不交出自己。

现在她坐在这里面不知道将会发生什么事情,而外面的人也进不来

她不禁看了看身边的薛常浩,此刻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他身上了。

她摇了摇头说:“不是的,是白璇破坏了我们的感情。”

话音一落,薛常浩扭过头奇怪的看了一眼他,而在她乞求可怜兮兮的模样下,他竟然默认了她的说法。

秦穆冷笑一声,转过身去问身边的人:“我住院这几天用了多少钱?”

“四万元。”

她点了点头对薛常浩说:“既然她是你的女朋友,那她该付的医药费应该你给我吧?”

他支支吾吾的点了点头,秦穆也满意的点了点头,对身边的人说:“给他一个星期的时间,不许让他在muse做一个星期,挣够了钱还我。”

说完就让人带着薛常浩出去。

薛常浩有些无措,一个星期怎么可能挣到四万元?在这个酒吧,都是他们的人,他更不能挣到了。

而她这个意思就像是监禁他了,什么时候把钱给够才能离开这个酒吧自由活动。

秦穆却好像知道了他的心思,好心的提醒道:“你可以把你的存款都拿出来噢。”

说完就不管吵吵闹闹的,说要一起带走萧染的薛常浩,硬是让人给他拖了出去。

萧染没了依靠,一下子变的虚弱畏畏缩缩的,坐在那里好不自在。

秦穆站起身来都吓得她差点也站起来,身边却有人将她按在沙发上。

“你呢,我也没什么要求,既然钱有人帮你还了,那就算算我们只见的事情。”

她走近,俯身看着萧染,勾着唇角笑的十分邪魅,竟然像是地狱里的修罗。

萧染抖得像个筛子,磕磕巴巴的说:“我,我不是故意的,你饶了我”

她笑了笑没说话,转身给剩下的人使了眼色之后就出了包房。

包房外似乎是刚刚发什么过混乱,有服务生在收拾落在地上的摆饰,她下了楼梯,白璇在这里当调酒师,她现在想去告诉她,她帮她对这一对狗男女出了一口恶气。

刚刚下了楼梯就看见一个男人抓着白璇的手十分关切却又是生气的样子询问她什么,白璇却是不停的往后瑟缩,似乎想挣扎开。

她见状刚想叫他住手,就见男人拉着她往后门走去了。

秦穆立马跟了上去,最后看见他们在一间杂物房前停下了。

“楚楠渊你松开我,我不想去指认什么,他们只是一群喝醉了的混混罢了,现在没事了不是挺好的吗?”

白璇一脸为难又焦急的说了这些话,原来是认识的人。

楚楠渊不依不饶的拉着她就要进去,说:“不能让他们白欺负你了,你是我楚楠渊的女人。”

话毕,白璇竟然笑了,她有些气愤的甩开他的手说:“请你不要再说这种话了好吗?”

说完就转身跑开了,秦穆一下子出现在两个人的视线中,双方都吓了一跳。

白璇轻轻的皱了眉头,还没有说话就听见一道温柔的男声说道:“不用指认了,他们就是那些人,而这些人也都是因为你楚楠渊才找上了这个小姑娘的麻烦的。”

楚楠渊看见从楼梯口走过来的慕紫阳,面色变得有些难看,想把白璇拉到自己身后来,却被秦穆抢了先。

她将白璇拉到自己身后,看着慕紫阳悠悠走近站在她们两个前面对楚楠渊说:“她并不想跟着你去,你就不要强迫她了。”

“不要你管。”他冷声说完,然后对在慕紫阳身后的白璇说:“过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