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医冠情受,老公惹不起

更新时间:2019-11-13 10:19:45

医冠情受,老公惹不起

医冠情受,老公惹不起 如微 著

已完结 凌邵天,安小乔 总裁 穿越 言情 空间

安小乔,21世纪新型女性,上得了厅堂,下了得厨房,打得过小三,赚得了软妹币。最重要的是,她是个远近闻名的按摩大师,没错,按摩!但非常不幸的是,她惹上了总裁大人凌邵

精彩章节试读:

第14章 斗不过

林仙儿看着安小乔离开,满脸得意,再度驱车以女主人的姿态进入城堡。

祥叔摇头看了一眼已经离开的兰博基尼,转身原路返回,刚回到城堡,就看到刚才那个趾高气昂的女人像个八爪鱼挂在凌邵天的身上。

扭着水蛇腰撒娇:“邵天,刚才来的时候在门口碰到一个女按摩师,好嚣张啊,我不过是随口问了她是什么人,她竟然爱答不理的坐着你送的兰博基尼车子扬长而去,真是气死我了。”

这演技,没拿奥斯卡正是屈才了。

凌邵天不予理会,伸手将她拉开:“你来干什么?”

对呀,被门口的那个女人气的,连正事都忘了,她今天来可是有很重要的事情。

低头抬眼小心翼翼的看着凌邵天的脸色,轻声开口:“过几天就是你公司的年会,我,我想跟你一起参加,可以么?”

公司的年会,每天的这一天,也正是他被凌邵峰用枪打伤的日子,多么讽刺的一天,一边庆祝他辉煌的成就,一边却提醒着他的辉煌是以失去男人的尊严为代价。

脸顿时黑了下来,视线平淡的落在林仙儿的眼里,尽管平淡却让她不寒而栗。

林仙儿知道自己逾越,连忙开口:“要是不方便就……”

话还没有说完,只听凌邵天淡淡的嗯了一声,算是答应。

以为自己是幻听,她瞪大眸子紧紧的盯着凌邵天,心中却是沸腾一片。

他竟然答应了。

“好了,年会过几天就要举行,去准备吧。”凌邵天声色清冷打发她离开。

“嗯,好。”林仙儿满心欢喜的点头,然后乖巧的离开。

看着妖娆的身影离开,祥叔缓缓上前,手里拿着一份文件来到凌邵天的面前,话还没有开口就听到他问:“刚才在门口,发生了什么?”

他可不信林仙儿是个会吃亏的主。

看来少爷还是在乎安小姐的,祥叔欣慰,淡声回应:“林小姐打了安小姐,说她用身体换的车子。”

凌邵天的眼神陡然犀利,冷然一片。

祥叔知道,这是少爷生气的表现,连忙又说:“安小姐什么都没有说就离开了,应该是不想惹麻烦,要是少爷为此生气惩治林小姐,恐怕只会加深林小姐的仇恨。”

到时候受伤害的就是安小姐了。

看着他神色缓和,祥叔心中明了举着文件又说:“深蓝科技的总裁送来一份合作方案,您要看看么?”

深蓝科技的老总蒋威,是严希正的岳父。

而严希正,竟敢派奸细来偷拍他的照片,还威胁要将他跟安小乔的关系曝光,把他当冤大头让安小乔来要钱的男人。

这种渣男,怎配继续伤害安小乔,这种垃圾公司,又怎配跟我合作!

“一家要倒闭的公司,跟我谈合作,无非是为转危为安,想被我收购,我的公司不收垃圾,直接灭了”凌邵天淡淡的应着。

凌邵天我行我素,一贯的雷厉作风。也正是因为这一点他才能将LK商业帝国发展到亚洲第一的水平。

商场如战场,任何一个小的决策都要经过深思熟虑,这个深蓝科技早就可以宣布破产了,死死硬撑,就是想让LK跟他们合作,凌邵天又不是冤大头,任人宰割。

况且这个严希正还得罪了他,没有将他在兴化市除名已经是便宜他了。

祥叔当然知道凌邵天的性格,可是这件事跟安小姐挂着钩,他不得不说几句,合上文件劝阻:“少爷,此事恐怕不妥。”

微微一愣,他抬头看着祥叔,等他继续说下去。

“刚才安小姐问我严希正怎么样了,看她的表情还是在乎那个人的,如果此时毁了深蓝科技,严希正的日子就更不好过了,安小姐要是知道,肯定会伤心,说不定还会不顾一切帮他。”

安小乔会为严希正伤心,想到这一点,凌邵天的心里顿时蹙起一把怒火,燃烧整个胸腔,冷冷应道:“哼,我的女人,也敢为别的男人伤心?”

“少爷,安小姐是个好姑娘,严希正配不上她。”祥叔语重心长的又说了一句

他的女人自然也只有他能配得起,可是他为什么要在乎安小乔伤心与否?他们两个不过是契约关系而已,不帮!

转而却想到安小乔那天为严希正要死要活的模样,他一阵烦躁,对上祥叔的目光他又问:“她真的问严希正了?”

说到底还是不想让她伤心。

看出自家少爷的纠结,祥叔连忙开口:“其实深蓝科技的老总跟老爷是多年的战友,少爷,看在这个情分上,饶了他们吧。”

良久,凌邵天才明白,原来蒋威是因为这一层关系才好意思开口谈合作,但商场可不是谈情面的地方。

于是,凌邵天想出了一个折中的办法,他伸手拿起深蓝科技的案子吩咐:“任他们自生自灭去好了。”

听到他这样回应,祥叔嘴角动容露出一个安心的温笑。

相对于城堡的安静,市区的车水马龙才是这个城市的真正主题,拉风的兰博基尼一路奔驰,一路引得旁人侧目,终于在宽敞的十字路口旁停下了车。

安小乔下车后对着保镖:“你把车开回去吧,刚才已经说过我不会要这辆车子的。”

她的话让保镖蹙眉,连忙下车急切的回应:“安小姐,您就开回去吧,这是总裁交代的任务,要是不能完成,他肯定会开除我的,我一家老小就靠我一个人养活呢。”

那可怎么办,她真的不能收下这辆车啊。

小白兔终究还是斗不过大灰狼,连大灰狼身边的小喽啰也斗不过,欺负她善良,竟然拿一家老小来威胁。

安小乔开着拉风的劳斯莱斯幻影来到医院附近的咖啡厅,顿时引来无数围观,没办法她只能找个安静包厢,她可不想当动物园里的猩猩遭人围观。

安静的包厢里只有安小乔一个人,已经打过电话给夏媛媛,她说会在十分钟内赶到,看了看手表,她拄腮透过窗户看着外面的车水马龙,搜寻着夏媛媛的身影。

夏媛媛的身影没有看到,无意间发现另外两个熟悉的人,她的继父跟名义上的妹妹。

安小乔突然想到从前在陈家受到继父严厉刻薄的对待,还有妹妹更当她是个的拖油瓶,根本不配享受他们家财富所带来的优渥生活。

所以从小到大她跟这两人的关系一直不好,他们来这,要是看到自己肯定少不了一顿奚落。

庆幸自己选的是包厢,这样碰到的几率会很小,起身去卫生间,刚出包厢的门,就听到熟悉声音中带着一丝惊讶的呼喊:“安小乔?”

转身一个西装革履,温文尔雅的男子正一脸欣喜的看着自己。

“李沐觞?”安小乔也是一愣,惊讶市长的儿子竟然出现在这小小的咖啡厅里?

第16章 羞辱

李沐觞温文尔雅,帅气有型,贵气逼人的外表下藏着一颗冷静睿智的心。

这正是陈欣怡心中所想的白马王子类型,身家又出生名门,更是倾慕不已。

即使是陈欣怡也知道,兴化市可是华国最繁荣的都市,能够在这里做市长那背景自然雄厚,甚至是根深蒂固。完全不是她父亲这种民营企业家所能够比拟的,平民与贵族的差距看起来是一线之隔,其实千山万水。

李沐觞的形象在陈欣怡的眼中无限高大,如果能够嫁给李沐觞,无异于鲤鱼跳龙门!

想着,陈欣怡打定了决心,她必须主动出击。

“不好意思,我失陪一下。”她说着也起身离开。

站在长廊的拐角等着李沐觞,不经意却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震惊之后转身果然看到让她窝火了十几年的那个人——安小乔。

可是李沐觞竟然对她温柔的笑,他们竟然认识。

“我刚才加你微信,怎么你不回啊?”李沐觞再次碰到要离开的安小乔,忍不住上前问了一声。

安小乔一愣,这才想起来,手机放在了车上,连忙解释“哦,手机没在身上,待会我会加你的。”

“恩,好,那你忙吧,有空一起吃饭。”刚才的阴霾在听到安小乔话后瞬间一扫而空,脸上再次露出温暖的笑,举起手机对她示意,电话联系。

“嗯,好,有空联系。”安小乔淡淡的应着。

李沐觞见她答应心中高兴,雀跃的离开,见他没有踪影之后,夏媛媛搂着安小乔的胳膊笑的暧昧凑上前:“唉,我敢打赌,他肯定对你有意思,那小眼神放出来的光都能把人溺死。”

安小乔淡笑不语,心知肚明。

两人的低语声不偏不倚的落入了李欣怡的耳中。

李沐觞竟然喜欢安小乔?

这样的事实狠狠刺激着陈欣怡,这个贱人!

她想都不想迈着高傲的步子,瞒眸怒意冲上前站在她的面前。

啪,一巴掌打在安小乔的脸上。

“李沐觞是我的未婚夫,你竟然勾,引他,安小乔你这个白眼狼,我爸爸养你这个拖油瓶这么多年,到头来你竟然跟我抢男人,果然是跟你那个狐狸精的妈妈一样,勾,引男人的本事一套一套的。”陈欣怡满脸愤怒,狰狞的看着安小乔,极尽的侮辱。

拖油瓶三个字,让安小乔的怒火爆炸到顶点,挥手一巴掌摔在陈欣怡的脸上:“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勾,引他了,陈欣怡我告诉你,你陈家的东西送给我都不稀罕,如果你在这样跋扈,我不介意遵从你的意愿把李沐觞给勾引过来,让你哭都没有眼泪,不信我们走着瞧。”

两人从小就不对付,安小乔为了妈妈一再忍让,一直到自己独立走出陈家的大门为止,她都是低眉乖顺的,因为不想让母亲难做。

继父的冷漠无情和妹妹的欺负她都能忍,可是母亲的熟视无睹才是她真正离开那个家的原因。

当初她离开陈家的时候,母亲却半点阻挠的心思都没有,活像是安小乔的离开对她来说是一种解脱。

她永远不会忘记那个下雨的晚上,自己拖着行李箱离开的时候,母亲一脸冷漠的样子,从那以后,她就决定对陈欣怡的挑衅不再隐忍,因为她的委屈妈妈根本不放在眼里。

犀利的回击,让陈欣怡顿时愣住,随之而来的是更加疯狂的怒意,一个箭步冲上前去紧紧揪住安小乔的头发,狠狠的拖着。

咒骂怒吼:“你这个贱人,竟敢打我,看我不好好教训你。”

重心不稳的安小乔顿时摔在地上,夏媛媛见到好友被欺负,连忙上前将陈欣怡揪住,挪开之后连忙拉起好友。

“神经病吧你,滚开,再让我看到你欺负小乔,揍死你。”夏媛媛霸气的看着倒在地上的陈欣怡怒吼着。

陈欣怡从未受到这样的欺辱,感觉天崩地裂,怒红的眸子露出吃人的凶光,刚要起身反抗,却看到拐角处的三人走来,一秒变莲花,委屈的瘫在地上:“安小乔,我是你继父的女儿,名义上的妹妹,不过是误会了你跟我男朋友李沐觞说几句气话,你就联合好姐妹把我打成这样,你怎么下得去手?”

优雅的坐姿,低着头,泪水划过脸颊,满是委屈的话,完完全全一支白莲花啊。

安小乔不予理会,拉着好友直接往电梯走去。

“站住……”一声厉喝,陈绍祥满脸冷意拉起女儿走到安小乔的身边。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这句话一点也不假,刚才还是张牙舞爪的像个泼妇,秒变温柔如水林妹妹。

夏媛媛看到这幅景象顿时想说,还有比这儿更神乎其技的演技了么。

只见安小乔深吸一口气,冷漠的对上陈绍祥的脸,淡淡说道:“怎么,陈叔叔要为欣怡妹妹的一面之词再次惩罚我么,这样的事情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毕竟我只是妈妈带进你们陈家的一个拖油瓶不是么?”

“我感谢陈叔叔养了我那么多年,但这些年来我搬出家后努力工作,大半的工资都打入你的银行卡里,如今已经十万整了!”

“所以……我不欠你的!”

安小乔说到这里的时候,泪水不争气的在眼眶中打转,这些年的辛苦一幕幕的回荡在自己的脑海之中,没有亲情的生活将是怎样的苍白与黑暗?

幸好有严希正,幸好有爱情……

可如今,就连爱情也离她远去,终于,泪水决堤。

“你!”

安小乔的话语让陈绍祥愤怒不已,就连脸上的褶子都拧在了一起。

旁边可是堂堂兴化市的市长,他居然被一个小丫头说得一点还击的余地都没有,就连你吃我的喝我的还敢欺负我女儿?这样的话都说不出来!

民营企业家怎么可以如此丢面子?所有的气愤和怒火终于爆发,他高高的扬起手来,准备再像以前一样,将安小乔的嘴角打出血,又或者,直接打晕过去。

陈欣怡的眼中闪过一丝快意,这样的畅快,感有多久没有享受过了?她就是喜欢看安小乔倒霉,一切能够让安小乔痛苦的事情都令她兴奋不已!

重重的巴掌夹着风声马上就要落下。

只听啪……的一声,这一声嘹亮而又熟悉的脆鸣绕在众人的耳畔,但众人皆愣在了一旁。

李沐觞一只大手瞬间拦住陈绍祥,紧紧的握住他的手。

男人如一把犀利刀,为心爱的女人披荆斩棘。

他护在安小乔的前面,一脸清冷,鹰隼的眸光紧紧盯着陈绍祥:“陈董,做为一个长辈,不问青红皂白就动手打人这似乎不妥吧?”

李沐觞上前护着安小乔,这是所有人意料之外的,特别是陈欣怡,看到自己倾慕的男人竟然为安小乔出头,心中更是愤怒,眸光啐毒般盯在她的身上恨不能将她碎尸万段。

“你没事吧?”李沐觞见陈绍祥表情呆滞之中夹着一抹震惊,便松开了他的手。

连忙转身心疼的看着安小乔脸上的五指印,轻声细语的问。

她摇摇头,后退一步轻声说道:“多谢学长关心,我还有事,先走了。”说完拉着夏媛媛离开。

两人离开,却带走李沐觞的心思,半晌之后,他转身走到陈欣怡的面前,阴翳的目光对上她的眸子:“陈小姐,把仅仅只见过一面的男人称为未婚夫,对于你这样的家教,我实在不敢恭维,不好意思,我先失陪。”

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

见势,陈绍祥大骇连忙走到李国成的面前,急切的解释:“李市长,误会,这……这……”

刚才对陈欣怡的好感顿时被此事闹的全无,看了一眼二人,也没好气的吭了一声,面色铁青的离开。

安小乔一路走,一路落泪,她不想让自己哭的,这么多年她一直在告诉自己一定要坚强。

但泪水根本不听自己的指挥,像断线的风筝一般止都止不住的疯狂流浪,越过鼻尖,越过脸颊,越过下颚,顺着脖领浸透了衣衫,染湿了整个青春。

夏媛媛出乎意料的没有阻止安小乔,她知道,只要安小乔哭出来了就好了,今天的一句我不欠你的!

正式终结了她灰暗的寄宿生活。

“安小乔,如果我是男人,我一定娶你,如果我爱你,我一定给你买辆兰博基尼。”

夏媛媛话音刚落,只见一辆低调奢华的兰博基尼映入眼帘,安小乔掏出钥匙,只听滴滴一声。

“上车。”安小乔此时已经不哭了。

留下夏媛媛下巴都掉在地上的表情。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