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都市职场 > 这个女鬼有点婊

更新时间:2019-11-13 10:21:34

这个女鬼有点婊

这个女鬼有点婊 铁骑 著

已完结 林正,张晓雪,铁骑 仙侠 种田 历史 鬼怪

在火葬场当保安其实我是逼不得已,但这才第一天夜班你这女鬼就色眯眯地看着我,还说要和我冥婚,我滴神呀,吓死宝宝了!虽然我很帅,但还没帅到人鬼通吃的地步呀!什么?你居

精彩章节试读:

第02章 吓死我了

晚上需要踩点的地方无非是办公大楼、家属招待厅、停尸间和火化大楼。

我和黄毛他们将火葬场大门关好之后,便让胖子留在门卫室守着监控,我们三个人去里面逛逛。

火葬场嘛,没什么大不了,我心里这么想,虽然我听到停尸间这等鬼地方心里面有点虚,但是我想又不是我一个人在这,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办公大楼每层都要签到,而且离大门口最近,所以对于我们三个来说,当然是第一个要去的地点。

分工比较明确,这办公大楼一共六层,我负责底下两层,上面四层是黄毛和小眼睛巡逻的地方。

在楼梯的拐角我们就分开了,他们同时上了电梯,而我却是在一楼的拐角这里,对着墙壁上的表格,签下了名字和时间,代表我今晚这边已经巡逻过了。

巡逻的工作的确是简单的很,但是我们三个居然都傻乎乎的,大概是第一次巡逻没有经验的关系,居然忘了带手电筒,还好外面的月亮比较大,使得我现在还没有那么紧张。

我走到两楼,这里白天我来过的,那吴经理的办公室就在这里,我几步走到巡逻点打算签到的时候,却是发现前方走廊好像有一道黑影闪了过去。

嘶!我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是什么鬼,难道那黄毛和小眼睛吃饱没事来吓我?

慌忙的把二楼的签名写好,我摸了摸口袋,掏出打火机点了根烟,这个时候一阵脚步声从楼梯口传了过来。

听这个脚步声,我第一反应是黄毛或者小眼睛,只是奇怪的是这两个家伙不是乘电梯上去的吗?怎么下楼就走楼梯了,是不是有病呀,换做是我,肯定直接电梯到一楼。

不过我想到这里的时候,脚步声却是没有了,而且四周寂静的可怕,我心跳都开始加速了,虽然刚才那个黑影我安慰自己说是幻觉,但是我现在一个人真的害怕,不行,我可不想呆在这鬼地方。

想到这里,我急忙一个转身,抬腿就往二楼的楼梯口跑了过去,这地方我感觉有点邪门,话说那黄毛可是话唠,可是这栋大楼居然连声音都没有,只有我的呼吸。

我这一跑,整个走廊上都传出了我的脚步声,我沿着走廊一直跑,跑的我都开始大喘气了,我居然还没有跑到楼梯拐角。

大把的冷汗从我的额头流了下来,不是热,是冷,我现在绝对是浑身冷汗,哪里有这种事,这巡逻点到楼梯拐角也就隔几间办公室,哪里会有这么长的距离?

就在我惊疑不定的时候,前方走廊的扶手铁栏杆上面突然出现一道白色的身影,披头散发、看不清脸,但是她‘咯咯’的笑声把我吓傻了,我连我手指上夹着的烟头烫到我了我都没反应,瘫坐在地上,拼命的大喊。

“别过来,别过来……”我连续大叫并且比划着我觉得有用的东西,甚至最后把观音菩萨都搬了出来,希望可以把这白色的身影吓跑。

“你在干嘛?”

‘啪’的一声,有人拍了下我的肩膀,此刻我满头大汗的抬眼,却是见到黄毛和小眼睛两个家伙站在我面前,他们奇怪的看着我,又看了看四周。

我深深的呼了口气,哆嗦地从口袋里掏出香烟点了一根,扶着墙慢慢的站了起来。

“喂,你一惊一乍的,怎么回事?”黄毛看到我的不对劲,他拍了拍我的脸。

“你们刚才一直在楼上没有下来?”我擦了擦额头的汗,背靠在墙上。

“没有呀,不是刚下来吗?”黄毛疑惑地回答我。

还好黄毛和小眼睛及时出现,现在那走廊铁栏杆上哪里还有什么东西,我心里面真的很害怕,我刚才可是连两楼的走廊都走不出去,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是老一辈常说的‘鬼打眼’。

小时候老人家在讲鬼故事的时候,经常说起夏天去竹林中打麻雀的事,晚上去竹林里打麻雀,麻雀越打越多,但是就是走不出这片竹林,而有经验的老猎手,他们通常会坐下来抽上两根烟,等感觉正常了再走,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居然会遇到这种事情,难道这火葬场里真的有鬼,或者说我刚才是自己吓自己,所以才会疑神疑鬼?

我重重的呼了口气,说了句‘走’,带着黄毛和小眼睛两个人离开了这个诡异的办公大楼。

这种遇到鬼的事我可不想马上说出来,现在又没确定,万一说出来被黄毛和小眼睛笑话怎么办?我可是刚刚才竖立起来的威信。

从办公大楼出来后,我一直在想着刚才看到的白衣身影,那人脸也看不清,却直直的站在二楼的栏杆上,难道是这个鬼以前跳楼死的,可是不对呀,两楼难道也能跳死?头正好着地?

“喂,你在想什么呢?看你满头大汗的。”小眼睛早就看到我的不对劲。

正当我们说着话,却是见到那小胖子拿着手电筒往我们这边跑,边跑还边大喊:“有鬼,有鬼,妈的,我们别干了,快逃!”

小胖子的话让我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难道门卫间里还有鬼?如果真是这样,我们晚上可就真没地方呆了,只能各自回家。

黄毛和小眼睛先是一愣,他们互相看了对方一眼,接着却是见到黄毛脸一横,几步跑到胖子面前,抢过他的手电筒对着自己的脸一照,黄毛整个脸都被手电筒的光亮照得恐怖起来,特别是眼睛。

“我就是鬼!”黄毛阴森的说道。

“啊,鬼呀!”胖子大叫后退,拔腿就跑。

“回来!死胖子你吃错药了,我是你老大!”黄毛见到胖子撒腿跑,忙大声喊。

我也是吓了一跳,丫的,这黄毛我看脑子有病才对,难道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吗?不过被黄毛喊了一声后,那胖子终于是停了下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吓死我了,吓死我了!”胖子摸着自己的胸口,重重的喘气。

“瞧你那德性!”黄毛撇撇嘴,接着把手电筒丢给了胖子:“你不是说有鬼吗?鬼呢?”

我几步走到胖子面前,半蹲了下来,现在的我心跳应该是最快的,因为我刚才在办公大楼可是真的见到了那白衣服的鬼,那么长的头发,应该是女鬼。

“你们刚才走了后,我,我就无聊,用监控来看你们的位置,结果我看到有白衣服女鬼,他一会儿在楼梯出现,一会儿又在走廊出现,吓死我了,对,对了,你,你不是也看到了吗?你还在原地拼命跑?”胖子越说越激动,最后的话更是让我的心‘咯噔’一下,脸都煞白了起来。

“你也看到了?”黄毛和小眼睛眉头一皱,他们都看向我,而胖子说出来的话现在都已经快让我奔溃了。

必须离开这个地方,这地方绝壁是有鬼出没,火葬场守夜三千块一个月,这钱哪里是这么好赚的,说不定工资还没挣到,命没了,我心里面现在考虑的是第一时间离开这个鬼地方。

“不错,刚才我看到白衣服女鬼了,我以为是我的幻觉,但我怎么知道胖子你也看到了!”我尽量保持平稳的呼吸站了起来,并且转身看了眼背后的办公大楼。

当我转身看向办公大楼的时候,我居然看到那白衣服女鬼还在二楼的栏杆上站着,他朝着我们这个方向,张开手臂,那脑袋左右直直的动了两下。

我的举动让黄毛和小眼睛也看了过去,结果‘哇’的一声,他们两个跑的比我还快,胖子更是连滚带爬的直奔火葬场大门。

第07章 惊魂一刻

听到吴队这么说,我心里总算是踏实了下来,不过我还是要事先和萍儿姐说好,我必须要告诉她我今晚要出去一趟,不管怎么说,她已经算是我在这里最亲近的人了。

挂断电话后,我便几步走到还在房间玩电脑的萍儿姐。

“萍儿姐,今晚我要出去一趟,别等我了,我一定回来。”我开口说道。

“啊,你今晚要出门呀。是不是有什么危险的事,我看你今天一整天都心神不宁的样子。”萍儿姐暂停了电脑里播放的电影,她担忧地看着我。

“没事的,我相信如果今晚解决了的话,犯人一定会绳之以法,而我也就可以洗脱嫌疑了。”我安慰萍儿姐。

萍儿姐起身看着我,就这么看着我,她今天穿着黑色的紧身皮裤和白色的吊带衫,那玲珑有致的身体展露无遗,特别是这黑色紧身皮裤,我感觉我对皮裤过敏,看到了就会想紧贴过去,汗,我在想什么呢,今晚可是还有大事。

“真的会没事吗?我好担心你,我怕你一走就不回来了。”

萍儿姐上前一步直接把我抱住,这么近的距离,一对饱满更是紧紧贴着我,而且由于靠的比较近,我都能听到萍儿姐的心跳声,至于我的小腹更是好像被点燃了,小丁丁隔着我的牛仔裤紧紧贴着她皮裤外围的大腿中央,一股炙热的感觉传了过来。

“额,萍儿姐你放心就是了。”我尽量保持着平静的心,今晚我可是有重要的事情,而且可能还会因此和葛祥大战一场,虽然我不知道到时候我能对他造成什么伤害,但是我必须时刻保持最佳状态。

“我怕你离开我!”萍儿姐不管不顾地抱着我,这令我心下感动的同时,对着她的小嘴更是亲了过去。

这一亲,一股电流在我身上传达开来,我的心跳更是急速加快,真的好幸福,萍儿姐不仅人好,而且丰满性感,要是真的一辈子在一起,我真的会幸福死的。

萍儿姐保持着抱着我的姿势,她没有回避我的举动,反而是迎合着我,我一把抱住萍儿姐,两步就把萍儿姐压在了床上。

小丁丁此刻顶着萍儿姐那,虽说我们都穿着衣服,但是却可以感受到彼此,萍儿姐的脸越来越红,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我笨拙的挤开她的贝齿,和她的粉舌缠在了一起,与此同时,萍儿姐更是紧紧抱着我,回应着我。

我受不了了,我感觉我已经浑身被萍儿姐点燃了,我巴不得现在就和萍儿姐产生异肤之亲,双手更是从她的腰肢往下滑去,触摸到了那挺翘的肥臀。

“额!答应我,一定要回来!我想和你永远在一起!”萍儿姐轻声呢喃。

进展到了这一步,我已经心满意足,虽然我很想今晚留下来和萍儿姐同度云霄,但是我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我不能太急,我如果真的爱萍儿姐,我要对萍儿姐负责,对自己负责,首先我今晚必须活下来,必须给萍儿姐一个依靠。

有些东西其实并非要一定得到,等你想得到的时候它自然会是你的,两厢情愿之后,需要彼此依靠,爱是付出,不是暂有,我想我必须有资本让萍儿姐跟着我,而不是现在。

思维到了此处,我冷静了下来,虽然我和萍儿姐此刻都默认了对方,但是我希望把最美好的时光留在今晚之后,希望我可以平安无事的回来,希望我可以再回到宾馆的房间看到萍儿姐那熟睡的模样。

“萍儿姐,我一定会回来的!相信我!”我坚定的开口,并且终于从萍儿姐身上翻了下来。

“嗯,你一定要小心!”萍儿姐整理了一下衣服,她坐在床边看着我说道。

“今晚我和吴队长一起去的,你放心,我一定不会有事。”我俯下身再次亲吻一下萍儿姐的额头,认真地说道。

......

夜幕之下,我坐在一家便利店的门口连续抽着烟,直到我将第五根烟屁股丢在地上的时候,我终于看到了吴队。

咦,怎么吴队还带着许宛如,他难道不担心有危险呀。

“林正,让你久等了,因为刚才我和宛如在调查另外两个你说的死者,所以耽搁了。”吴队几步走到我面前,他开口说道。

许宛如看到我后,她对着我点了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今天吴队和许宛如都没有穿警服,他们便装出警,我想这也是不想太过张扬引人注目吧。

我看了一眼许宛如,她虽然是我的高中校友,但是在气质方面的确是变化很大,今天她穿着一套休闲的运动服,扎个马尾辫,手里拿着一个文件。

“吴队,我们就这样步行去火葬场吗?”我看了看时间,忙问道。

现在是晚上九点,离张晓雪所说的亥时还差一些,因为根据古代人的说话,一天是十二个时辰,对应二十四个小时,亥便是一天最后一个时辰,也就是最后两个小时。

晚上十点到十二点便是亥时,现在出发的确是刚刚好。

“嗯,走过去就行,开车动静太大。估计半个小时应该可以赶到。也不知道我那几个兄弟现在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吴队开口说道。

“队长,赵峰他们吃过晚饭后就没有和我们联系,要不要我打个电话去问问情况?”许宛如看向吴队。

“没有必要,他们没打电话就说明一切正常,我们这就出发!”吴队微微摇头,接着第一个对着一处小巷走了过去。

看着吴队果断的身影,我忙跟了上去,心里却在思考吴队今晚到底有没有带枪,怎么我没有看到。

下意识的,我看了看吴队的腰际,果然,我看到吴队的腰上鼓起了一个东西,我想那应该是吴队的配枪。

视线转移,我看了看许宛如的身影,她就走在我前面,她和吴队还有一些事在商量着,他们好像发现了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但是吴队对此并没有发表任何看法。

对于这些事情我选择缄默,我相信不管是什么事,只有亲眼见到才最具有说服力,人们常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就算我看到妖魔鬼怪,我告诉别人别人会信吗?不错,除非他们亲眼所见,否则他们肯定以为你在吹嘘或者精神有了问题。

顺着小巷直接拐到水泥路上,这一段路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路灯,要走到一半,却是见到前面道路上,一辆黑色的轿车急速驶来,这车开着远光大灯,照得我和吴队两人眼睛都睁不开。

“啊,是吴队!小李,快停车!”一道撕喊声下,这辆车在靠近我们的时候直接一个急刹车。

“嗯?怎么回事?你们怎么这么狼狈?“吴队眉头一皱,他已经认出这辆车,这是吴队安排去盯着葛祥的几位警员。

这车里有两位警员,开车的叫李军,他长得很壮实,但是现在紧张之极,额头全是汗,而另外一个叫赵峰,之前在许宛如口中提到过他。

“吴队,快上车,有一大批魔鬼在追我和小李!”赵峰大喊着,而在黑色轿车后面,更是有着密密麻麻的黑影在火速靠近,他们的速度虽然比轿车慢些,但是要赶到我们这边也应该一两分钟的事情。

吴队和许宛如对视一眼,他们的表情震惊到了极点,许宛如正是在第一时间拉住我的手,在打开轿车的后门时,钻了进去。

挂档,油门,唰!

抛起一股灰尘,我们坐着的黑色轿车一溜烟的窜了出去,而此刻通过后视镜,我和所有人都看到那些黑影正在渐渐被轿车所抛离,而直到这一刻,我们都重重地呼了口气。

“那到底是什么?”吴队惊魂未定,他压住心中的震惊,开口问道。

“队长,那葛祥今天晚上突然在火葬场里点着蜡烛口中念念有词,我和小李就问这老头在干嘛,他说今天他按照惯例要祭祖,但是万万没有想到,本来还算正常的火葬场,居然突然冒出很多尸体,这些尸体都从停尸间跑出来的,其中几个还对着我和小李冲了过来。”赵峰大口喘着粗气,他显然是吓坏了。

“你们没带枪吗?”吴队眉头紧皱,他单手托着下巴问道。

“六发子弹射出四发,那些会动的尸体根本不怕子弹,就好像行尸走肉一般,那个葛祥在搞出这些魔鬼后,还说要将所有接手这个案子的警察都杀光,他,他简直不是人!”赵峰讲到最后,都开始紧张地结巴起来。

“怎么回事,我们怎么开这么久还在这条路上!”小李发颤地开口。

一听到小李的话,我的心咯噔一下,完了,最不希望发生的事情发生了,这肯定是鬼打墙,也可以说是鬼打眼,看来那葛祥老头今晚要大开杀戒,把我们都杀了。

“小李,赵峰,换弹夹,今晚可能要大战一场了!许宛如,快打电话到警局,把值班的兄弟都叫来支援!”吴队大声说道。

小李闻言直接一记急刹车甩尾,车子横停在马路中央,包括吴队在内的三人严正以待,而许宛如更是好像被吓坏了,她恐惧地看着窗外,只见在窗外的稻田里,有着密密麻麻地黑影在靠近着。

我看着外面这么多的尸体在靠近,心下也是吓了一大跳,但是好歹我之前在停尸间门口已经见过这种恐怖的事,所以不管怎么说,已经没有第一次那么害怕了。

吴队、赵峰、小李他们三个人连续开枪,那些尸体在被击中之后,都是一个踉跄,接着居然是再次靠近,要把他们杀死显然是无法做到的。

“队长,枪没用,根本杀不死他们,我们该怎么办?”赵峰双手发抖的连开数枪,但是这根本就无法阻止这些尸体的步伐。

“看来已经被那个葛老头变成僵尸了,僵尸可是打不死的。”吴队猜测的说道。

“吴队,我们快要被包围了,回去的路都已经被这些东西封死了,只有将葛祥制服,我们才会安全!”我灵机一动,想到了至关重要的一手。

在我看来,这些尸体既然从停尸间里被葛祥召唤出来,那么这葛祥的目的肯定是要把我们阻挡在外面,当然了,借这些尸体的手把我们全部杀死,这对他来说可是好事,因为他可没有直接杀人,今晚除了我们几个,又有谁会知道葛祥还会控制尸体呢?

时间就好像停止了,吴队在听到我的建议之后,他思考了几秒,接着却是大喊道:“小李,既然退路被堵,那么我们杀回去,我倒要看看这葛老头怕不怕子弹!”

“好!”小李满口答应,一个挂档,油门猛踩下去。

‘呼’一声,马达的轰鸣声下,对着已经爬上水泥路面的几具行尸走肉撞了过去,这惊险的一幕,居然让我想起来生化危机,只是生化危机里面,那可都是T病毒携带者。

连续的碰撞声下,车子前脸更是凹陷下去,至于挡风玻璃更是呈现蜘蛛网状的龟裂,不管怎么说,那一滩滩血腥气味,顿时令的赵峰都按耐不住,差点呕吐,至于许宛如,更是浑身都发抖大叫着,想她这么年轻的女孩,何曾经历过如此恐怖和血腥的场面。

时间过得很快,在我们冲破阻碍往回赶的时候,那些尸体也是迅速对着火葬场方向追了过来,他们这种锲而不舍的做法明显是被葛祥控制的。

也就几分钟的工夫,车子一下子便已经开到了火葬场门口,但是出乎意料的是,那葛祥老头却是笑眯眯地站在门口,在他左右,站立着黄毛他们三人。

此刻黄毛他们三人的表情还是狰狞恐怖的很,不仅浑身血迹斑斑,而且看到我们过来之后,更是好像活人一般的直接冲了出来,这速度比那些尸体还要快上很多的样子。

砰砰砰!

吴队对天连开三枪:“葛祥,放弃抵抗,否则现在我就枪毙你!”

看到吴队鸣枪,我心下却是暗道吴队傻,现在都什么时候了,居然还浪费子弹,这葛祥明摆着已经派出黄毛他们攻击我们了,要是我肯定直接射杀。

“哈哈哈哈,愚蠢的东西,你以为区区一把手枪就可以杀我?”葛祥哈哈大笑,双手更是不知道在掐着什么手印。

“是吗?”小李嘴唇微压,他对着葛祥更是连开三枪。

于此同时,吴队和赵峰的扳机也一动,对着葛祥开枪了。

砰砰......

连续的枪声下,只见那葛祥身体表面浮现一道金色的光幕,只要是击中到他身体范围的子弹居然是全部掉落在地面之上,根本就无法对他造成任何伤害。

“什...什么?”赵峰和小李张大着嘴巴,脸色难看到了极点,至于吴队,更是大叫:“小李,愣着干嘛?把那三个僵尸给我挡住!”

吴队的话一下子让小李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他方向盘往旁边一打,直接将火速靠近的黄毛三人给撞翻过去,接着小李还不死心,对着火葬场门口的葛祥冲了过去。

耳边传来风的呼啸,许宛如更是已经被吓晕了过去,这种局面下,女人的确是没有插手的必要,如果今晚不能解决葛祥,我想我和吴队他们都要交代在这里了。

葛祥看到车子靠近,他居然是不躲不避,只见他双手冒出金光,对着火速靠近的车头一推。

轰的一声,整个轿车都掀翻了过去,我和吴队他们哇哇大叫,拖着许宛如从车底爬了出来,而现在,那黄毛三人又靠近了过来。

我的脚本来就已经受伤,现在行动颇为不便,但是吴队却大声说着要我保护好许宛如,而他自己更是把卡在驾驶座上的小李给拉了出来。

“哈哈哈哈,都去死吧,你们死了我又可以多几个精纯的魂魄给鬼王了,这样我就可以延续几年的寿命,哈哈哈哈!”葛祥大笑着,那笑容是如此的狰狞恐怖,而我听着这些更是头皮发麻,原来,原来他要用这种歹毒的手法来换取他的阳寿。

吴队脸色铁青,他拉出小李之后更是和赵峰背靠背举着枪,黄毛三人靠近他们就用枪爆头,但是奇怪地是,连头部被打中的黄毛,只是动作慢了一拍,根本就没有倒下。

“队..队长,我可能快不行了,我的胸骨和方向盘撞到一起,现在都...噗!”小李半跪在地上,他话还没说完便一大口血喷了出来,这血中居然还夹杂着一些破碎的心脏。

刚才葛祥双手大力一推,车子直接倒飞出去,这冲击力下小李的前胸和方向盘狠狠的撞击到了一起,不仅胸骨断裂,而且还倒刺到了里面的器官,想来真的是活不久了。

“不!我们是一个警校出来的,你不能死!”吴队大声嘶喊,那悲凉的一幕下,更是自腰际操出一把瑞士军刀,浑身燃起一股战意。

“杀!”双脚一蹬,吴队对着黄毛三人就是一个冲杀,那身手简直快的很。

而看到吴队的动作,赵峰也是面露决然,他侧身掏出警棍,加入战斗。

唰啦啦!

血腥味越来越浓郁,吴队的刀的确够快,那黄毛在十几秒内居然被吴队把双手给卸了下来,至于赵峰,更是连续挥动警棍,如此一来,黄毛三人一下子失去了战斗能力,毕竟死尸本来就没有战斗天赋,再被人无情破坏四肢,就算是老虎也只是拔了牙的老虎。

“葛祥,我要你命!”吴队一脚把黄毛踹出老远,对着葛祥狂奔过去,而我更是拦腰抱着许宛如,呆呆地看着这一幕。

叮叮叮!

一连串的金铁交击声下,吴队对着浑身冒着金光的葛祥连续挥出数刀,但是这就好像是击在了水泥钢板上,根本就无法对葛祥造成任何伤害,说穿了,这葛祥连子弹都不怕,他难道还怕刀?

“愚蠢的东西!”葛祥嗜血冷笑,他一把抓住吴队的右手,接着一个反转。

咔咔!

“啊!”

吴队失声惨叫,一只胳膊居然被葛祥直接折断,这葛祥简直太恐怖了,令的刚要冲过来的赵峰露出了恐惧地眼神,握着警棍的手更是抖的厉害。

“想杀我?哼,老子子弹都不怕还怕你这把刀!?”葛祥怒喝一声,弯腰将吴队掉在地上的瑞士军刀拿在手里,一个紧握,居然在下一秒变成了麻花状。

恐怖!

这葛祥的力量实在是恐怖,赵峰看到这葛祥的动作,更是大惊后退,根本就不敢上前一步,至于后面黑暗中的水泥路上,那些尸体更是往火葬场大门这边挺进。

“好了,都去死吧!”葛祥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只见他双手金光一闪,比出两个中指直接捅进吴队咽喉,吴队居然连惨叫声都没发出,便是已经被他杀死。

血淋淋的手指从吴队的脖子上抽了出来,葛祥几步对着赵峰走过去,而我更是双脚一软,瘫坐到了地上。

“太强了,连子弹都不怕,还可以拥有金刚不坏的身体,我真傻,我还不如多活两天,我情愿这葛老头主动来找我时再死,哎,萍儿姐,我,我看来不能回来见你了。”我看着葛祥一步步靠近已经走路都不稳的赵峰,在我眼里,赵峰肯定会继吴队之后,第三个被杀死的警员。

咔嚓!

一道脆响声下,赵峰的头被葛祥一个巴掌,三百六十度旋转,鲜血更是飚射了出来,显然赵峰已经被葛祥一招杀死。

“哈哈哈哈,臭小子,叫你报警,我看还有谁能够帮你!”葛祥将沾满鲜血的双手往嘴里舔了舔,他狞笑地几步走过来,就这样看着我。

真的没有人可以帮我了吗?我真的要死了吗?

我心里默默地想着,但是当我再抬起头来的时候,却是见到葛祥脸色大变的连番后退,一股狂风从后面刮了过来。

轰!

一道炸响声下,葛祥原本站立的地面居然直接出现一个破碎的水泥坑洞,一把红光闪闪的剑直直地插在地面上。

“葛老道,你今晚杀了那么多人,难道不怕报应吗?”一道黑色身影在下一秒直接出现在我身侧,他单手一指葛祥,怒气冲天。

我愣愣地看着半路杀出的神秘人,结果却是发现!

黄瞎子,黄虎!

我,我一下子激动了起来。

“哼,我鬼道的事你天一宗别来掺和,否则你信不信我将你天一宗踏平?”

葛祥双眼微眯,他看向黄虎的表情有些忌惮,但是他能够说出这番话来,那么显然是有把握和黄虎战斗了。

“你先抱着这丫头回去,这葛老道我来对付!”黄虎一脸慎重地转身对我说道。

我起身将许宛如抱了起来,转身看了眼来路,结果我发现本来还迅速靠近的那些尸体现在都已经一动不动的倒在了地上,想必黄虎刚才已经破除了这葛祥的法术,只是这葛祥表面那金光,黄虎真的可以对付吗?

“哈哈哈哈,对付我?你师尊也就略胜我三分,就凭你这个半路出家的道士也想对付我?”葛祥哈哈大笑,他对着黄虎几步踏出。

我当然知道不能在原地耽误黄虎的战斗,虽然我不知道黄虎到底能不能战胜他,但是我听葛祥的话,好像黄虎的实力不咋地。

靠,什么黄虎,他可是我的师兄,我应该叫他黄师兄,今天不管怎么说,哪怕师兄落难,我也必须要捡回他的尸体亲手埋葬。

汗,我到底在想什么,师兄一定会赢得,一定!

我抱着许宛如已经离开了他们的战斗区域,而吴队的身上,那手机铃声却是一直在响,我想再过不久,吴队的那帮警局值班的兄弟就会赶到吧?可是他们来了又能帮什么忙,这葛祥可是连子弹都不怕。

叮叮叮!

一连串的金铁交击声下,黄师兄拿着散发着红光的剑连续砍杀,而葛祥居然单凭双手就能抗住。

“你居然有金刚符!”黄师兄脸色难看。

“哼,虽然是一次性符文,但是要在短时间内杀掉你应该够了。”葛祥冷哼开口,他的动作越来越快,而黄师兄更是力有不逮,节节败退。

“会一点三脚猫功夫便想来找我麻烦,不知死活!”

葛祥突然双手化拳,他第一拳击到了黄师兄的剑上,这把剑一下子被他打得震开,接着第二拳葛祥直接轰击到了黄师兄的胸口。

嘭!

一道闷响声下,黄师兄就像是断线的风筝,被葛祥击出了十几米。

黄师兄倒在地面,口中鲜血狂吐不止,他单手掐出一个兰花手印,强忍着伤口传来的剧痛,硬生生地站了起来。

“桃木剑吗?怎么好像灵力不足的样子?”葛祥看了一眼黄师兄手中的剑,此刻这把剑上的红光已经消失不见,变成了一把普普通通的木剑。

“杀你够了!”黄师兄突然双眼爆出一股杀意,一大口鲜血喷在了木剑上,接着此剑突然光芒一闪,爆出一团耀眼的红光。

“童子之血!你个臭道士居然还是童子身!”葛祥见此脸色大变,他难以置信地看向黄师兄,那浑身金光更是一阵涨缩。

“还不快走,别在这里碍手碍脚!”

黄师兄背对着我,他大喝一声,接着连人带剑,冲杀而出。

“给我挡!”葛祥双臂爆出金光,对着黄师兄不退反进,怒冲而来。

嘭嘭!

连续两拳直接打到黄师兄的胸膛上,黄师兄的身体更是发出一连串的脆响,接着倒飞出去,砸落在了地面上,而葛祥一击得手之后,却是单膝跪地,一口黑血狂喷而出。

“黄师兄,黄师兄!”我放下许宛如,对着黄师兄倒地的区域跑了过去。

只见那葛祥低头看了一眼他的心口,黄师兄的那把桃木剑此刻正直直的插进了他的胸膛,在胸口留下一个剑柄,在他的后心,却是冒出一个血淋淋的剑尖。

“你,你居然破了我的金光体!”

这是葛祥最后一句话,这句话说完之后,他一头栽倒在了地上,而此刻我抱着黄师兄,却是心痛到了极点。

“师兄,你挺住,我马上打120救护车,你千万要活下去。”我抱住黄师兄,心中悲凉。

“师弟,师兄我经脉寸断,无法续命,今日本该就是我的劫数,你一定要将我天一宗传承下去!”黄师兄说到这里,却是两眼一闭,咽了气。

抱着黄师兄那逐渐冰冷的尸体,我几步走到葛祥的尸体旁,我看了看那把插在葛祥胸口的木剑,此刻这把剑居然裂开很多缝隙,想必这把剑今日一战,却是也终结了他的使命。

哔哔!

一道道警笛声由远至近传了过来,七八位身穿警服的男子在几分钟后终于是出现在了火葬场门口,他们震惊地看着四周那一具具尸体,特别是在看到吴队三人的尸体后,整齐得把帽子摘了下来,他们哪里会想到,吴队他们今天这一次出警,居然是这等结果。

“小张,马上封锁现场,小黄,联系这里的负责人,最好把监控录像全部调出来。”带头的一个络腮胡警察平复了一下心情后,开始着手处理残局。

我因为在案发现场,所以又一次被带到了警局,而这一次的笔录也是做得非常详细,从和吴队一起去火葬场见到好多尸体,再到葛祥那非人类的妖法,这些笔录做完之后,那警察便根据火葬场门口的那监控进行了比对,并且还封锁了消息。

这件案件只能用诡异和残暴来形容,一个晚上的洗地加上警局将消息封锁,第二天也没有任何关于这件事的新闻,而我,终于在凌晨,疲累不堪的回到了宾馆的房间。

回到房间,我一屁股瘫坐在了地上。

我,我没死,我活了下来,但是,但是吴队、小李、赵峰,他们却死了,他们都是好警察,小李和吴队还是一所警校毕业的好友,想不到,想不到因为我,害了这么多人。

“小林子,是小林子吗?”萍儿姐大叫着,接着打开灯,她愣愣地看着我,看着我这么颓废地坐在地上,翻下床便紧紧地抱住了我。

“回来就好,只要平安就好!”萍儿就这么抱着我,她嘴中不停着安慰我。

我不敢把这件事情的真相告诉她,昨晚可是死了很多人,黄虎师兄的死更是救下了我,可是,可是我欠吴队他们一条命,他们都是为了我才死的,我心里真的很有负罪感。

就在我为此伤心难过的时候,一道声音居然在我耳边想了起来。

“谢谢你,谢谢你又一次救了我!”

这是张晓雪的声音,虽然我不知道这声音来自哪里,但是她真真切切的出现在我的耳边。

我想骂她,骂她为什么要我去火葬场,骂他为什么知道这么危险还让我去,就因为她希望我救她吗?可是她知不知道,因为这,我们死了很多人,那些本该没有必要送命的人民警察却是付出了生命,还有,还有我的黄虎师兄。

我内心狠狠的痛骂她,而张晓雪好像知道我的心情,她连续说着对不起,并且还告诉我一个惊天大秘,她居然说,说那葛祥并没有死。

“萍儿姐,我想先洗个澡!”我缓缓的起身,给了萍儿姐一个放心的眼神。

萍儿姐见我心情平复了下来,她点了点头:“嗯,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看着萍儿姐再次钻进了被窝,我终于呼了口气,希望她不知道这个房间里还有一个女鬼。

我走进洗手间,将淋浴开到最大,在我面前,张晓雪的身影再度出现。

“林正,我知道都是我不好,我不该叫你来火葬场,但是你知道吗?如果你今晚不来,那么吴队他们也逃不出葛祥的手心。”张晓雪说道。

“你是说吴队还是会死吗?你,你肯定早就知道黄虎师兄晚上会来帮我,所以你才让我去的对不对,你害死了黄师兄,你还害死了吴队他们,你真残忍!”我怒视着她。

“没错,我的确是要借黄虎的手杀葛祥,葛祥就是该死,他害死了那么多人,你知道他收集了多少人的魂魄吗?你知道他让多少人无法转世吗?你根本不知道,另外我告诉你,要不是我替你决定,你怎么死在葛祥的手里都不知道!”

“那我谢谢你了,谢谢你提醒我!哼,我想你该走了,这里不欢迎你!”我懒得搭理她,何况她只是一只女鬼。

“别忘了葛祥还没死!今天黄虎虽然灭了他的肉身,但是他的魂魄却是在第一时间逃走了,我告诉你,现在的葛祥才是最可怕的,他可以用任何身份靠近你,而只有我可以看破他的魂!”张晓雪说完这句话,却是消失在了我的视线之内。

我心头的愤怒一下子收敛了起来。

没死?葛祥真的可以以灵魂的形态出现?就像张晓雪一样?那为什么葛祥死了之后会更可怕,难道葛祥的魂魄很强?他可以夺取别人的肉身来靠近我!

“等等!”我冷声开口。

“放心吧,现在葛祥的魂魄应该在一个秘密的地方休养,你和我都找不到他,不过一旦他出现在你附近,我肯定会第一时间告诉你,另外,你必须记住一点,不要相信任何人!”张晓雪的声音再次出现,接着,便再也没有任何的动静。

细细地思量着张晓雪刚才说的话,我走到淋浴下面,任凭那冰冷的水冲洗着我的身体,现在开始,我将是天一宗的弟子,我叫林正,我要复仇!

天开始蒙蒙亮了起来,而我洗完澡之后便几步走到阳台点了根烟,虽然我知道萍儿姐肯定没有睡着,她有些担忧地看着我的背景,并没有打扰我。

不要相信任何人?张晓雪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之前在拜入天一宗前,张晓雪还说小心那个道士,不要被道士利用,她说的分明就是黄虎师兄,而黄虎师兄都为了救我而死在了火葬场,他能够利用我什么?至于让我不能相信任何人,那么难道说现在和我最亲近的萍儿姐也不能相信吗?

我微微呼了口气,我感觉这样想下去,我肯定会疯掉,我不是一个多疑的人,如果心中一直想着如何防着别人,那么我肯定会累死。

之后我再也没有考虑多少,我走进房间拉上窗帘,我想今天白天就好好休息一下,昨天晚上的确是太累了,根本就没有好好睡过,而当我躺在床上之后,萍儿姐却是钻进了我的被窝。

心跳突然一下子提速了起来,汗,萍儿姐虽然穿着睡衣,但是里面可是真空的呀,她怎么可以爬到我床上来,虽然我对此并不反感可能还窃喜。

“我想陪你一起睡。”萍儿姐躺在我的胸膛上,眨巴着大眼睛看着我。

“你是不是也一夜没睡?昨天晚上叫你别等我的。”我抚了一下她的长发,心里有着一股温馨。

“我真的好怕你不回来了,看到你刚才那样子,我真的好担心你,小林子,一切都过去了,我们好好开始新的生活好吗?”萍儿姐看着我,一字一句的说道。

“嗯。”我点了点头,虽然身边有美女躺着,但是我并没有那股本能的冲动,也许是因为昨天晚上真的太累,也或者是因为有着心事所以没有往其他方面去想,总之在浑浑噩噩间,我终于是熟睡了过去。

......

当我睁开双眼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三点的样子了,要不是肚子实在太饿,我感觉应该还要睡到傍晚。

“你醒啦?肯定肚子饿了吧,我们去外面吃东西吧!”萍儿姐见我醒来了,忙坐到我的床边看着我。

“嗯。”我顺势坐了起来,而萍儿姐拿出之前给我新买的衣服丢了过来。

“萍儿姐,你真漂亮。”我有些愣神地看向她。

今天的萍儿姐穿着一条黑色小皮裙,上半身搭配的是一件非常大方的粉色修身衬衫,透过这衬衫,我都能若隐若现地看到里面那红色的文胸,不管怎么说,萍儿姐这么漂亮,穿什么都会让我眼前一亮,而且她那乌黑飘逸的长发更是束在身后,真是窈窕素女,不,应该是熟女,毕竟这种打扮已经可以说带有风情但又不会感觉肤浅,不想一些外面夜总会的小姐,一个个油头粉面、花枝招展。

“小林子,你穿这一套一定很好看,赶快洗漱一下,我也感觉有点饿了。”萍儿姐笑了笑,把衣服递给了我。

白色T恤加黑色休闲裤,感觉还不错的样子,我穿好之后照了照镜子,就好像找回了那种恋爱的感觉。

当一个男人已经不会注重外表,那么他就像乡下的村姑一样,已经没有了让异性刻意关注他的资本。

当然了,女人如果都已经不开始打扮自己,那么她们肯定也是没有任何想要吸引他人的想法了,不过萍儿姐这种,哪怕穿的素一点,也是可以迷倒一大片的。

从宾馆出来,萍儿姐便带我去她以前休假经常去的一家四川饭馆里,我们点了三个菜一个锅,而我大概是真的饿了,居然让服务员给我加了三次饭。

“小林子,吃慢点,那么急干嘛,又没人会和你抢。”萍儿姐笑着看着我,她推给我一杯温水,生怕我吃的太快而打嗝。

“真好吃,我很久没吃到这么好吃的菜了。”我喝了口水,笑着说道。

“嗯嗯,那下次再带你来!”萍儿姐给我碗里又夹了一个红烧鸡翅。

而我们这一桌吃饭的动静,却是吸引了其他一些食客,当然了,其中很大一部分的男人都盯着萍儿姐,毕竟萍儿姐今天穿着的是短裙,那洁白的大腿已经暴露在了空气中,这对于他们而言,也许会是增加食欲的调味剂。

“萍儿姐,能不能以后别穿这么暴露就出来呀,那些家伙的眼睛一直都没离开过你。”我轻声地说道。

我这话一出口,萍儿姐马上小脸羞红了起来,但是接着却是看着我诡秘一笑:“你吃醋了?是不是不想别的男人看我?”

“额,我,我只是不想让太多人注意你嘛。”我抓了抓后脑勺,有些尴尬。

“噢噢,我还以为你喜欢我,所以不允许我在别人面前穿着暴露,原来不是这样呀?”萍儿姐似笑非笑地开口。

我听到这句话,一下子就急了,刚要解释一番,却是见到隔壁桌的一个花衬衫男子突然双目冒出凶光,对着我和萍儿姐这边冲了过来,他手上正拿着一把短刀。

“不好!”我感觉危险来临,一把把萍儿姐推开,抡起地上的凳子迎了上去。

啊!啊!

萍儿姐吓得大声尖叫着,而这个男子却是闻所未闻,他被我用凳子砸到之后根本就好像没什么事,一脚直接踢在我挡在胸前的凳子上。

‘砰’的一声,我整个人直接倒飞出去,而萍儿姐更是大呼着救命,那饭店的老板显然是和萍儿姐认识,他从吧台处操出一根铁棍,便迎了上去。

“是男人的一起上,这种光天化日行凶的杂种必须要交给警察!”饭店老板一棍挥出之余,忙大喝一声。

此话一出,除了几个看戏的男的在短时间内离开饭店,其他几个刚才偷窥萍儿姐的汉子终于是出手了,也许他们仗着人多胆子大些,也许他们都想认识萍儿姐并且可以在萍儿姐面前邀功,反正这些先不管,这花衬衫的男子居然是追着我不放,饭店老板那几棍子敲在他身上他根本就不回头,握着刀对着我胸口猛刺了过来。

我急忙在身侧的桌子上乱摸,不管是碗筷还是碟子拿到手就往他脸上扔,我甚至,我甚至在这花衬衫男子的眼神中看到了一丝嗜血的疯狂,这种眼神我只有在葛祥身上看到过。

不好,难道说这是葛祥灵魂所操控的身体吗?他居然真的追到这里来了。

我心下大惊,而另一方面,由于人多的缘故,花衬衫男子终于是不敌,被饭店老板一记重重的闷棍,干翻在了地上。

“小姐,你放心,你朋友没事,我们已经报警了!”

“小姐,我是**医院的外科医生,你朋友的伤口最好尽快消毒缝合一下。”

两个献殷勤的男子跑到萍儿姐前安慰着她,而我终于是在饭店老板的搀扶下坐了下来。

脚上原本缝合的伤口好像再次裂开了,这伤口看来是麻烦的很,至于刚才那花衬衫男子更是差点刺中了我,要不是饭店老板那一记闷棍,我也许不死也被刮层皮了。

在场的几个汉子五花大绑的把花衬衫男子绑了起来,而也就五六分钟的时间,我看到许宛如和另外一位叫刘科的警察冲了过来。

“又是你?”许宛如惊讶地看着我。

“法医,过来看看这嫌疑犯有没有生命危险。”刘科喊了一句,此刻在饭店外的一个白大褂法医男几步走了进来。

“头部遭到重击,我试试看吧!”法医翻了翻花衬衫男子头部,并且拿着手电扒开眼皮照了照,接着他慎重地说道。

“嗯!”刘科点了点头,他随即更是看了我和萍儿姐一眼。

这个刘科我虽然没有照面过,但是他好像对我的情况有些了解的样子,毕竟吴队他们的死和我脱不了干系,这件事在警局内部,可是人人皆知的。

法医用大拇指刻了一下花衬衫男子的人中,想不到也就几秒钟,花衬衫男子却是苏醒了过来,并且他看向四周的目光有些茫然。

“带回去!”刘科看了一眼,他站了起来。

“等等,你们干嘛把我绑起来,你们抓我干嘛?”花衬衫男子好像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大惊地叫着。

”那么多人都看到你拿刀杀人,你居然还狡辩!”

“就是,警察同志,我可是亲眼所见这家伙拿着刀刺那个年轻人的!”

“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呀,要用命抵!”

“还好我们及时出手,否则就真酿成大祸了!”

四周一道道的议论声下,那花衬衫男子更是百口莫辩,至于刘科和许宛如更是在询问饭店老板一些情况并且在给众人做着一些笔录。

我瞄了一眼那花衬衫男子,他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四周,就好像他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小林子,先去医院处理一下伤口吧!”萍儿姐说道。

笔录做的很快,当然了,我也只是旧伤复发,和萍儿姐去镇上的社区服务站包扎了一下后,便告诉萍儿姐,让她暂时搬离宾馆,我总感觉今天这事有些蹊跷,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可能葛祥老头真的没死,他可以附身到别人身上害我。

......

“小林子,你真的要去道院吗?”当我和萍儿姐匆匆的在酒店门口办理退房手续后,萍儿姐再次问我。

“嗯,我还有些事情要办,我更不想你有事。”我点了点头。

萍儿姐听到我这么说,她终于是答应了下来,我看到她有些紧张的眼神,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总感觉萍儿姐和我之间,好像有些什么事情,当然了,到底是什么事我真的是猜不到。

时间过得很快,当我把行礼都放进一辆出租车后,萍儿姐终于是做出一个打电话的手势,并且消失在了我的视线中。

“葛老头,你如果真要杀我,那么你有来吧,我今晚开始就在道院等你!”我心中默默地想着,接着招了一辆出租车。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