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我把爱埋葬,独留你心伤

更新时间:2019-11-13 10:23:00

我把爱埋葬,独留你心伤

我把爱埋葬,独留你心伤 柠檬 著

连载中 安月歌,林向辉,柠檬 重生 情有独钟 豪门世家 古言

为报复出轨老公,安月歌设计将小三四叔勾上床,让他成为我她的剑,虐小三,斩渣男。大获全胜时,林向辉负手而立对她说:“此生,我将给你万般宠爱!”时光荏苒,誓言犹在

精彩章节试读:

第9章 怂货

看谈鸣这样,我整个人立刻被怒火点燃,用力的往他腿上踹了一脚:“你们不是普通关系吗?怎么滚到床上去了!”

谈鸣本来就心虚,被我这一踢,直接坐到地上,挡着身体的衣服也被他坐在屁股下,那东西直接暴露在我面前,我真恨不得立刻拿剪刀将它切下来喂狗。

大姐是有备而来,她似乎是看出我想法,从兜里掏出把水果刀递给我。

我把刀拿在手里,谈鸣吓得直往后退,说话都结巴起来:“月歌,你冷静点,我错了……”

我才不听谈鸣说话,作势真要去割他那东西,他吓得尿了一地。林莹莹见状,又气又急,可她不敢吱声,此时她脸都被打肿了。

一直站着没说话的阿龙忽然开口:“安小姐,我已经把他们苟合的画面录下来了,我手机像素不错,高清的,你需要的话,我把视频传给你……”

谈鸣一听这话就发疯了,从地上爬起来,往阿龙这边扑,想要抢手机,阿龙抬腿一脚就穿在他肚子上,直接把他踹飞。

谈鸣哼哼着哀求我:“月歌,看在咱们夫妻一场的份上,你饶过我一次吧……”

“离婚!”我打断他的话,冲他吼:“夫妻共同财产都归我,房子也是我在还贷,那房子我不要了,折现把钱给我!”

谈鸣脸变得惨白,他想让我净身出户,没想到最后真净身出户的是他。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小声嘟囔:“月歌,你真的要这么绝情吗?”

我冷笑,懒得跟他废话,丢下句要不给钱,要不就等着在他们公司网站看不雅视频后,转身走了。

从酒店出来,阿龙让帮忙的大姐先走,他见我情绪还很激动,就提议送我回去。

他送我到我租的小区门口,我问他调查费多少,他却笑着说钱林向辉已经帮忙付了。他还说,其实他手头上是有活的,如果不是林向辉特别交代我的事情比较紧,他肯定不会这么快就着手调查。

我心里一惊,眼眶一热,差点哭出来。自从我奶出事到现在,每次帮我度过难关的,就是这个我一直怀疑别有用心的男人……而每次想害我的,却都是我的枕边人。

阿龙见我这样,有点不知所措,从兜里掏出根烟,下车抽了起来。我趁着机会,慌忙擦了擦眼角的泪水,然后也跟着下车。

“有什么需要,再给我打电话。”阿龙说。

我犹豫半天鼓足勇气跟他要了林向辉的电话,他有些惊讶的看着我,但也没多问,很爽快的把林向辉的电话号给了我。

回到家我纠结好久,才拨通林向辉电话,电话响了半天,他也没接,我就给他发了一条短信,原本要说很多话,最后只发了谢谢你三个字。

发完短信,我还是将手机死死的抓在手里,心里有些慌,有点期盼林向辉能给我回个消息,却一直没等到。

晚上六点,我去医院看我奶,手机震动了下,我拿出来看,是林向辉发来的短信。

“九点,紫荆花饭店,8608。”

简短几个字,却暗示一切。

第12章 体贴

我一边告诉自己冷静,一边快步走回到客厅,冲外面喊:“你们给房东打电话没?!”

“小姐,你就让我们进去检查下,两三分钟的事情,等下我们还要去别人家!”男人明显不耐烦。

我不再说,对方见我不开门,也不再跟我废话,直接动用工具。

我住顶楼,对面邻居一家三口出国旅游了,此时此刻,我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听着工具开门的声音,我感觉自己心脏都快停止跳动了。我开始漫无目的在屋里打转,最后心一横,跑到厨房把菜刀拿在手里,等下他们要是真闯进来,至少我还能抵抗一下。

等我再回客厅,门都被弄变形了,眼看他们就能冲进来。

我情绪彻底崩溃,拿着刀的手直哆嗦,在我声嘶力竭的救命声中,大门被踹开。

两个男人瞬间就冲进了,我心想这次完了,可紧跟在他们后面,阿龙带着几个人也冲了进来,很快,阿龙带来的人很快就将那两个人控制住。

我腿一软,一屁股坐到沙发上,与此同时,走廊又传来脚步声,片刻,林向辉就站在了门口,看见他我很吃惊。

“怎么回事?”他看了我一眼,问阿龙。

阿龙说:“还不清楚,等下我把他们带出去问问。”

林向辉点点头,让阿龙先把人带了出去,而他则走到沙发旁坐了下来。我蜷缩在沙发里瑟瑟发抖,心里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

他们肯定是婆婆找来吓唬我的,目的就是为了把视频要回去。他们之前应该踩过点,谈鸣给我打电话,估计是为了确认我是否在家。

一想到谈鸣如此无情,加上后怕感袭来,我眼泪不由自主流下来。

“没事了。”林向辉安慰我说。

我抬头看着他,刚想用手擦眼泪,他却阻止我说:“你手受伤了……”

我低头看,这才发现手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划了个挺深的口子,血不住的往外冒,之前没注意,现在隐约还有点疼。

“你家医药箱在哪里?”他又问。

我说在卧室床头柜里,他从沙发上站起来,不一会儿,他就提着药箱回来,从里面找出碘伏。

“可能会疼,忍一下。”他沉声说了句。

他拿出棉签先替我擦了擦血,然后又沾了些碘伏,碘伏擦上的一瞬间,我下意识想往回缩手,他像是早知道我会这样,抢先抓住我手。

他手上动作很轻,也很专注认真,那样子不像是在处理一个小伤口,到像是在做一台大手术,此时的他,跟平时给我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给我擦了两遍碘伏,他又替我上好云南白药,包上纱布,才抬起头。

温热的感觉从他手掌传递而来,他灼热的气息轻抚到我脸上,我心猛烈的跳动着,虽然我们曾赤裸相对,但他还是第一次如此柔情的看我。

一瞬间,客厅里的气氛变得暧昧而尴尬。

我想说点什么打破尴尬,忽然安静的客厅传来敲门声,我慌张的抽回手。

门外传来阿龙的声音,他说:“林总,已经都问出来了。”

林向辉嘴角微微上挑,别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我慌忙低下头,他才说:“进来吧……”

阿龙走进来,把事情跟林向辉说了一遍,跟我猜的差不多,唯一有点偏差的是,找人这件事是林莹莹做的。

林向辉听完点点头,站起身往外走,走到门口,他见我还坐在沙发上没动,就停下脚步转身说:“跟我走。”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