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灵异科幻 > 最后一个天师

更新时间:2019-11-13 10:24:11

最后一个天师

最后一个天师 花与剑、 著

已完结 张三开,花二九,花与剑、 总裁 种田 重生 穿越

天师这个称号自古以来便一直存在,东汉葛玄、东晋许逊、北魏寇谦之等等都是如雷贯耳的角色,在当时呼风唤雨。 到了当代,天师依然存在,只不过大隐隐于世,形同路人而已。 其中

精彩章节试读:

第15章 破肠烂肚

我动不了了,完全吓傻了,血不断的在流,只能挺尸一般的躺在那,颤颤巍巍的伸出了自己的手,摸着血,浑身上下都不由自主的颤动了。

害怕,寒彻心脾的害怕,主要是流血过多,身体已经发凉了,让我的心更慌张,事情到了这一步,已经完全失去控制了。

“谁,谁来救救我啊。”

这一瞬间,我想到了福禄寿,福禄寿这个鬼去叫的胡小奇,这两个人如果这时赶到,我就有救了。

但前后脚顶多十几分钟的事,福寿禄是不可能赶回来的。

自己还是太嫩了,被黑骨奶奶把玩在鼓掌之内。

喘着气,颤抖着身体,看着肚子附近还在被蛊虫啃食,根本是无可奈何,很快就随着血液流的太多,冰凉的身体,动都动不了了。

也如花二九领走时说的那样,一夜的时间,我就会被啃的只剩下了骨头,到时没人认出来是我,“这伙人真他妈的心狠手辣,丧尽天良。”

一伙东三省的关外猛人。

也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这回我算是彻底载了。

躺在暗沟里,看着树影婆娑下的月亮,咽着吐沫,不由自主的又想起了丁家村的那些事。

转眼间也就三四天,可就是这三四天却给自己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由得一阵苦笑,“丁家村啊丁家村,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小爷我还没弄明白呢就这么死了,心有不甘啊。”

居然苦笑起来。

用尽最后的力气伸出颤颤巍巍的手去摸了摸我手腕上的那条红绳,所谓的因缘绳,连这个东西具体是什么也没搞清楚呢。

一阵无奈,“命里该着,无力回天啊。”

精通命数的我,还掐指给自己算了算,在证实一下,是不是命丧于此。

结果这时却是突然红绳开始发热,开始散发出极大的热量,一瞬间出现,从我的手腕处传出,开始传遍我的全身。

很快,冰凉的感觉就一去不复返了。让我大为惊奇,浑身上下都是热气嗖嗖的在身体里穿梭,直接就到了我的腹部,流血和被蛊虫啃食的地方。

眨眼即逝,这一下,热乎乎的能力就把蛊虫给弄走了,蛊虫好像害怕那股热量一样的四散而去,离开了我的身体,开始往旁边逃。

蛊虫一旦离开了寄主,又没有地方寄存,很快就会死亡的,尤其是这种并不是很厉害的蛊虫,吱吱叫着,死了。

像是夏末秋初的知了一样,死了一地。

这还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我的肚子那里,被那个什么古曼巴破肚而出的地方,烂肉一块了居然开始愈合。

“太不可思议了。”

我感受着热量,拼命的靠在暗沟上坐了起来,低头看去,神乎其神,想到了很多传说中的记载。

肉白骨。

洞府神仙的额能力啊。

现在感觉就是了,破肚烂场正在自己复原,不,不是自己复原,而是那股由因缘绳带起的热量在帮助我恢复。

“这东西到底是什么啊,居然如此神奇,至宝啊。”

“那个女人来头必然很大啊。”

除了惊叹就是惊叹了。

而我这般胡思乱想了一阵,我的肠子已经完好无缺了,破开的肚皮恢复了,简直超乎想象的让我不由自主的去摸了摸。

虽然依然很痛,却是真的好了,“肉白骨,这就是传说中的肉白骨啊。”

在看这个因缘绳,就如同看到很多神话传说中的宝物一样,笑了,“我命不该绝啊。”

上下打量自己,恢复如常了,前后脚的事,彻彻底底的大逆转啊,只剩下不可思议的笑了。

这时又看了一眼酒店的后窗,想来黑骨奶奶花二九是算不到我还会神奇的恢复吧,绝对会下她们一跳,但也知道,此地不能久留了,如果因缘绳不在散发热量,我很有可能因为失血过多昏倒在此,到时就有可能带来第二次的危险。

便立刻步履蹒跚的向着后山跑去。

而在我的意识中小树林穿过去就该有一条主道了,到时只要拦上一辆车就可以彻底安全,溜之大吉。

结果这时我步履蹒跚的在月光中走着走着,却突然看到了一个围栏,挡在了我的面前,我扶着树绕着走了走却依然不能过去。

“不记得这里有什么栅栏啊?”

因缘绳虽然还散发着热量但明显不如刚才了,我体力慢慢有些不支,就也不敢多等,只得弯腰找了一个空隙比较大的地方,钻了进去。

“希望能敢快找到人帮忙吧。”

快步向着外面跑,这时在看就明白了,“这个地方必然是有人租下,开垦出来种桃树了,要不然不会如此。”

全是桃树,就也怪不得会弄下栅栏了,“找到果农也可以让他们帮忙,只要能先隐藏起来就行。”

保命要紧,走进了桃树林。

扶着桃树走来走去的我此时已经开始流虚汗了,就加紧了步伐,小声呼喊起来,“有人吗?有人吗?”

可不管我怎么喊都没有人,呼喊声只得越来越大,越来越大,可就是没人,让我不禁有些害怕,体力越来越不好。

结果却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这时树影婆娑的走着走着,我低头喘气时,居然看到了刚才我气急时掰下的树枝,“我一直在往前走,怎么又走回来了,这不可能啊。”

傻眼了。

掐指一算,蒙圈了,“奇门遁甲、九宫八卦之术,这里怎么会有这种布置啊,太奇妙了。”

惊了,来回在一看,每棵桃树间的距离都是严格规划出来的,我以为自己一直往前走,却是深陷其中已经不知道准确方位了。

这不是天无绝人之路啊,而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啊,本就性命只在旦夕之间,居然还误入了这等奇幻之地,这就是索命的鬼啊。

“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弄的我“啊!”“啊!”大叫,呼喊,“弟子深夜闯入此地绝对是无心之举,无心之举啊,还请前辈放过让我出去,要不然弟子我的性命就在着旦夕之间了。”

“还请前辈高抬贵手啊,弟子赔礼了,赔礼了。”

弯腰呼喊,却是根本不管用。

我就又往前走了走,到是稍微明白了一些。

我曾在一本古书中看到过,种植传说中的仙家蟠桃是可以在人间实现的,得有失传已久的布阵之法,层层叠叠的种下。

按照九宫八卦的命数去种,越外面的桃树长的越快,越往里面的桃树长的越慢,尤其是最中间的三颗,种在阵眼之上。

利用外面的灵气拱卫里面的阵法,需要十年才会长成,十年才会开花,十年才会结果,前后最少三十年,而结出的果子就是蟠桃,无上至宝的存在,仙家蟠桃,笑了,“既然没人管我,我又误闯进入此地,那我就做次偷吃蟠桃的孙猴子,先保命要紧。”

如果已经结出了桃子,我吃下,必然会对我的身体有百害而无一利,此时又想不到其他办法,只得快速穿插着向这里面而去,希望老天再帮自己一把,“我不能死在此地啊,一定要找到阵心,找到阵心。”

第6章 喜事登门

这次上了饭桌,我可小心了,左右看着,还有那碗黄金肉,金灿灿的看起来依然很诱人,像是红烧肉,也像是豆腐。

回想起来昨晚吃时似乎是很美味。

却不敢在动筷子了。

“吃,吃,吃,这些饭菜可都是常见菜了,三开师父你尝尝,你尝尝,这回绝对没有你没吃过的东西了。”

夹了一些青菜给我。

青菜我还是敢吃的。

点了点头,动了筷子。

肉啊鱼啊,一点没敢动,就吃青菜和米饭。

村长敬酒与我,“您喝点酒吧,老吃青菜米饭什么意思啊,好像我们招待不周似的。”

“不喝了。”

时刻保持清醒,就这般干干巴巴的吃过了午饭。

这时呢,村长丁宝财就和我说,“三开师父,那个,你也看过村里的大概情况了,就去和丁大爷说说吧,他是村里的太上皇,怎么着都得说两句,事情他做主,说过了,您的事就也算是完成了一大半。”

早结束早好。

“行啊。”

我便有进了里屋,还是那个样子,里面乌烟瘴气的围坐着那帮老人,一个个的面色铁青,黑色发紫的嘴唇,黑黄黑黄的牙齿。

一屋子活死人。

进去后,丁大头驼着背坐在里面,抽着烟,一双大大的眼睛泛着绿光的看着我,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我直奔主题的说,“丁大爷,你们村的风水我看过了,其实应该很多人都看过了,不难,我也不说那些故弄玄虚了,你们村夹在两座山之间,两座山还是都是横着的石板山,怎么说呢,就像是一个棺材把你们村加在了中间,风水很不好,而其他两个出口,左进右出,代表生死,生门还被你们村的坟地堵死了,阴气太重,再加上做死人买卖阴气就更重了,所以生不出男孩,而且,还容易能招鬼来啊。”

把鬼字说的很重。

就是提醒对方,我已经知道了,别整那些没用的,没有意义,你们才是罪魁祸首。

丁大爷抽着烟直直的看着我,点了点头,默认了,沙哑的嗓子说:“三开师父,这话我们记下了,知道了,嗯,我看你年纪轻轻的有如此成就,县长都是你的座上宾,就是不知有没有婚嫁啊。”

“丝??????”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愣了。

刚才给自己算了一卦,才算到自己喜上眉梢,桃花上门,怎么就突然扯到了这件事情上啊,难不成是想把他闺女嫁给我,让我做他的上门女婿。

那可不成,不能和鬼做亲家啊。

我连连摇头,“我还不大,没想过这方面的事呢,丁大爷,咱们还是聊聊你们村子风水吧,我看啊,你们村子想改变风水也不难,村子也有钱了,就把前面的山炸开,炸得粉碎,一下子一马平川的风水就彻底好了,在把坟地整修整修,到时就剩下后面一座山了,这可就是好风水了,对了,你们村子还有一条河,引过去,靠山面水必然会多子多孙的。”

“不行,不行。”

老人们叫唤上了,“不能炸山,不能炸山,干什么都不能炸山。”

“对,对,对,绝对不能炸山。”

激动的好像是炸他们家的房子一样。

事就在这呢,这村子的祖先落脚点恐怕当时就是这么选的,这些人才能死不死活不活的成为活死人。

我不言语了。

“都闭嘴。”

丁大头开了口,“村子的风水我们知道了,我呢,看三开师父年轻有为,仪表堂堂的想和你接上一门亲家你看怎么样啊。”

又是这事。

我又给自己暗暗算了一卦,还真是,桃花运气挡也挡不住了。

“三开师父在县城看是大名鼎鼎的人物,是不是看不上我们村里人啊,不瞒你说,我们丁大爷的孙女可是一等一的大美女,看上你了。”

村长挤眉弄眼的冲我一笑。

还推搡了我一下。

我后背发凉,这都什么和什么啊,连忙说道:“我真心没有娶亲的想法呢,还是算了吧,算了吧。”

“不能算啊,怎么着也得看看啊。”

那些老人就拥了过来,你一言我一语的说道:“对,对,对,别辜负了丁大爷的一番心意啊。”

“丁大爷在村里一言九鼎,你这么拒绝大爷,不好吧。”

“是啊,是啊,还是见见吧。”

变成了拉郎配。

我糊涂了,“我是过来看风水的,不是来这相亲的,相亲的事咱们再说,还是接着说风水的事吧。”

风水的事却是没人聊了。

“你这人真不够意思,都到了我们村了还不给点面子,就是让你看看,你能少几斤肉啊。”

“是啊,看看又怎么了。”

让人头都大了,主要丁宝财早就串通好了,也在那说,“就是见一见,见过之后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我心中憋闷,却也是无可奈何,只得点了点头,“行,见一见。”稀里糊涂的就同意了。

这一下,全笑了,“这才对吗,这才对吗!”

我就又说,“丁大爷面子我给了,见一见,但话咱们得说在前头,是这样的,给你们村子看风水这事啊,我顶多就这么多的本事了,我也告送你了,不行我就把钱退给你,至于这结亲一事,没有父母的话,我是不敢答应的。”

“行,行,行。”

丁大头那边点了点头也答应了。

算是互相都有了让步。

时间此时正午,正好。我就说,“那就见见吧。”

谁曾想,村长笑道:“丁大爷的孙女现在不在我们村,得晚上才能回来,你在跟着我走走看看,咱们啊到了晚上再见。”

笑呵呵的拽着我直接告别了那群活死人。

我一把晃开了丁宝财,“你这是什么意思啊,话都没说完呢怎么就把我拽出来了,还有你是不是什么都知道啊。”

“我能知道什么啊。”

丁宝财乐呵呵的说,“我名为村长,其实就是个跑腿的,都是那些老人家说了算,走,走,走,我带你在看看我们村的情况,看完了,您那一百万不就到手了。”

还说道:“放心,这钱是一家一户出的,你来了,家家户户得看到不是,看到了,就也没人要了,这钱就百分之百是你的了。”

这些话虽然用处不大,却是说到了我的心坎上。

对于这一百万我还是不想退的。

结果这时,却突然发生了事,昨晚陪同我的那个小姑娘跑了过来,嚷嚷道:“村长,村长,二大爷他们家的那个上门女婿又闹着自杀呢。”

“自杀!”

村长跺脚骂娘,“真他妈的会找时候,人还没死吧。”

“没死,不过现在闹得都动了菜刀,你赶紧去看看吧。”

村长看了看我,发现我脸色不对,笑呵呵的说,“没事,没事,我去去就回。”

我对他们村的上门女婿正好奇呢,一直无缘得见,尤其是我还要和丁大头的孙女相相亲,更得看看了,“别介,我得跟着你去看看,别想瞒着我。”

“没什么可看的,就是张家长李家短的那点破事,你去了也帮不上忙,二丫,你带三开师父在走走。”

“哦!”

我就笑呵呵的说了,“你让一小丫头跟着我,就不怕我跑了啊,我跑了你怎么和你们的那位太上皇丁大头交代啊。”

“这个??????”

村长迟疑了,最后只得同意,“三开师父那您跟着来看看吧,不过这里面真没事,就是一些闲的蛋疼的小事。”

带着我去那个二大爷家。

没到门口呢,就已经听到了响动。

里面一个男人在那喊开了,“都给我滚蛋,滚蛋,谁他妈的也别想拦着我,你们别想在糊弄我,我必须走,必须走,这丁家村我一秒钟都带不了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