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幻想异能 > 古剑传闻之元羲篇

更新时间:2019-11-13 10:27:33

古剑传闻之元羲篇

古剑传闻之元羲篇 隐山 著

已完结 薛鸢,陆葵 腹黑 豪门世家 贵族 空间

天荡山修行弟子薛鸢在夜间巡逻之时,发现门派一柄贵重宝剑被盗。心急之下她下山前往追查宝剑下落,却发现盗走宝剑的人只是个不谙世事的少年。当她想尽方法劝说少年归还宝剑之

精彩章节试读:

第5章 虚与委蛇

“好大的城楼啊!”

走到城门前,鹿茗赞叹的说。

进了城里,薛鸢总算歇了口气,这一路走来,自己是在太累了。而相反的是,鹿茗依然精神十足,正左顾右盼的四处张望,寻找着新奇的事物。事实上,似乎城里的一景一物在他看来无不都是新奇的,总是习惯性的一只手挡在额头向远处眺望,然后抓耳挠腮的乐呵呵的笑着。

大概这就是他表现喜悦的独特方式吧。

相比之下薛鸢却极为困乏,她从内心里对这个一路的同伴厌倦透顶。

薛鸢领头到了一个比较清静的客栈住下,安顿好之后,薛鸢进了自己房里准备好好歇息片刻。

“你不在自己房里呆着,到这里来干什么?”薛鸢正准备关上房门,却见鹿茗出现在自己房外,似乎是有什么事情。

“那个……我想在外面玩一会儿,你去吗?”他抓着自己的后脑勺问。

“天快黑了,”薛鸢看着外面的天空疲倦的说,“我不去了。你最好也别到处乱跑!”

“哦……”鹿茗答应着,慢慢吞吞的回去了。

真是个怪人。

薛鸢关上了房门,心里想。

她实在太累了,走了一整天的路,而且中途还没怎么正经吃点东西,现在吃过饭又有地方可以休息,她也根本顾不得其他事情了,只想倒头舒舒服服睡上一觉。

当她躺在床上时,她又觉得自己根本没办法安心睡着。

此行的目的就是为了追查到盗剑贼的下落,追回宝剑。可是跟盗剑贼一天的接触下来,自己却感觉对方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可恶,他只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傻子。想到自己反倒还要为一个来历不明的盗剑贼负责,给他安排住处,提醒他不要到处惹麻烦,薛鸢觉得自己碰上的事情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恍然间薛鸢又觉得自己有些可笑,毕竟自己跟他不熟,完全没必要为他做多余的担心。现在最重要的,还是想办法说服他把剑送回天砀山去……该怎么跟他说呢?

薛鸢感觉到有些困意了,干脆这样和衣躺着,拉过被子的一角盖住了上身就迷迷糊糊睡着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等薛鸢醒来时,镇子已经相当安静了。大概街上的行人乃至客栈的客人也都歇息了。

薛鸢感觉屋里有些闷,就走出房门,准备出去透透气。

外面院子里,清风徐徐,是北方初夏夜晚的特有气息。漆黑的夜空中,繁星闪烁着。

薛鸢在院子里走了一圈儿,聆听着草丛中鸣虫的叫声,心里想着要是自己没遇上这件事情,大概在天荡山会比现在要闲适和愉悦得多,至少不必为明天该怎么做而担心……

想到这里,薛鸢有些无奈的转过身向鹿茗房间的方向看了一眼。随即,她发现鹿茗的房门是敞开着的……

这么晚了,他还没休息吗?薛鸢想,好奇的走了过去,往房里看了一眼。

屋里没人。

不会是趁机逃跑了吧,薛鸢心里一惊。要是这时候因为一时大意失去了盗剑贼的踪迹,自己得担多达罪责。

薛鸢赶忙顺着敞开的房门闯了进去。

还好,不像是走掉了的情形,薛鸢眼尖的发现那柄剑还被放置在床铺上。

等薛鸢完全镇定下来,又觉得自己实在是太过于敏感了。

大概他只是没听从自己的嘱咐,一个人出去玩了吧。薛鸢想。

不过随即,薛鸢意识到自己考虑事情是多么的不周全,自己居然从未提防过那个盗剑贼!

如果对方是十分有心计的人,假装听从薛鸢的安排在客栈歇息,然后趁着薛鸢放松警惕,带着宝剑逃掉了,薛鸢又该如何打听他的下落呢。

看来对方的确毫无心机。

可是,他又为什么要闯到门派盗走那柄剑呢?薛鸢想不明白。

她也不打算深究,便准备转身回房里去,她需要好好思考下如何应对这个盗剑贼……

第二天一早,薛鸢便准备施行起昨天晚上考虑好的计划。

这个计划并不冒险,但能否成功也都是个未知数。

“走吧,我们上街四处转转,帮你打听一下,或许有人能看懂你那幅地图!”薛鸢主动对鹿茗提议道。

接下来的时间里,他们两人开始在大街上四处询问地图上标注的几个地名,或是干脆拿出那幅地图来,让人帮忙看。然而整个上午的时间里,既没有人看懂了那幅地图所描绘的区域,也没人能对地图上标注的地名给出个圆满的说法。

然而薛鸢并不为此感到气馁。

她并非当真要帮鹿茗寻找回去的方法,她不过想带着盗剑贼、还有那柄剑四处招摇过市,引得街上人们的注意。只有这样,才能方便下山追查盗剑贼下落的同门找到自己。

薛鸢知道以自己的能力应付这么头疼的问题必然行不通,她只能寄希望得到同门的支援,把这个棘手的事情交给更有经验的人来处理。

有时候薛鸢甚至冒出这么个大胆的想法来,既然鹿茗对这里的任何地方都不熟悉,自己甚至可以假意带他四处打探,然后绕着跟先前来川都不一样的路回到敬天镇,之后再把他骗回天荡山。

这实在是个把宝剑带回门派的绝佳方法,毕竟即便是同门赶过来支援,估计对于如何把这柄宝剑运回门派也都是个难题。

当然,薛鸢并没有将这个想起来简单易行的办法施行起来。她一方面觉得这么欺骗鹿茗自己实在于心不忍,自己这样做跟欺骗老实人、欺骗傻子没什么区别(虽说鹿茗盗剑的行为丝毫不是一个老实人该有的行径,何况此举给自己带来了不少麻烦)。另一方面,薛鸢权衡了一下还是觉得此举风险很大,如若被对方识破,不仅给自己会带来危险,搞不好还会彻底失去盗剑贼的行踪。

她起初觉得,自己的这个计策应该是很有可能获得成功。虽然薛鸢并没有刻意留下什么线索方便别人追上他们,可从敬天镇到这里路途并不算遥远,应该很快就会有门派弟子追查到这里来的。

然而现实却让薛鸢有些失望不已。薛鸢带着鹿茗尽量都在人多的闹市假意四处打探消息,然而直到快要天黑了,仍旧没有其他同门的消息,这让薛鸢有些大失所望。

一番思量之后,薛鸢又有了其他注意。与其等候门派找寻盗剑贼下落到这里来,不如自己主动向门派发求救信请求支援。

她真心懊恼为何没有早些想到这个方法。

到了晚上,薛鸢趁着鹿茗休息之后,悄悄来到了驿站,她想尽快给门派发送消息。

“老板,我想送一封信,尽快送到天荡山!”薛鸢对驿站伙计说道。

“我们最远只能送到北边的敬天镇,用信鸽去,很快。明天一早放出去,不到两个时辰就能送达!”驿站伙计说道。

“不能帮忙送到天荡山吗?”薛鸢问。

“那这个就实在无能为力了,”伙计为难的说,“您也知道修行门派的规矩,我们外人一般很难进入那里。即便是信鸽,要飞那么远也不太可能,我们的鸽子都只传到到附近的大小城镇。”

薛鸢有些为难了。如果信只能送达敬天镇,自己的信何时能被门派收到就实在很难说了。

薛鸢很清楚门派的规矩,派中弟子往来的信件都是弟子下山的时候顺带捎回门派的,如果运气好自己的信能够明天抵达门派然后得到门派支援;可如果运气不够好,自己的信件要等到两三天后才被门派收到也是有可能的。两三天时间,薛鸢实在不敢担保自己有办法困住盗剑贼不离开这个地方。

“没有其他方法吗?”薛鸢焦急的问。

“敬天镇的驿站,经常有天荡山的弟子下来取信。你将信件传到哪里,运气好的话很快就有人能带上山了。”伙计说,“姑娘你若是真有急事,倒还不如派个人亲自送到山上。”

薛鸢叹了口气,为这种无奈的境况感到头疼不已。左右两难之下,最终她还是决定碰碰运气,将信件交由驿站伙计,嘱咐他一定要在明天尽早发出去。

回到客房,薛鸢心里暗自祈祷老天保佑,这封信一定要尽快被同门弟子带回门派。

她深信门派收到信之后,一定会及时派人来跟鹿茗交涉的,这样自己就可以抽身出去,让这趟十分无趣的“旅行”划上终点。

她心里幻想着第二天门派弟子赶来,很顺利的把宝剑夺回。

可是一想到跟自己同行了两天的这个不通世故的盗剑贼,薛鸢却觉得自己心里交织了同情和歉疚的复杂心情。不知道门派会对他的盗剑行为作出怎么样的惩罚,也不知道他能否为自己的行为有一个合适的辩解。虽说自己完全是为了追回门派的东西不得已对他施行阴奉阳违的诡计,可薛鸢总觉得自己这样有些对不起他。

“我实在没理由为这个不相干的盗剑贼担忧那么多!”薛鸢最终狠下心来告诫自己。

第27章 回山复命

“哎呀,真倒霉……”许怡叫道,“偏偏在这里碰上了陈季师叔!”她们已经在开始往天荡山上走了,行走到半山腰,却发现陈季师叔正带着两个弟子从山上下来。许怡躲避不及,只好闪到薛鸢身后。

“师叔!”薛鸢道,迎了上去,分别又跟两位师兄弟打了声招呼。

“小鸢,你回来了!”陈季道。

“薛师妹可算是回来了,”于良道,“自从哪天剑悬阁门前的剑被盗,听说你去追赶盗剑哪天起就一直没回来,门派里为了找你可是费尽了周章!”

“真不好意思让大家担心了……”薛鸢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回来就好。”陈季道,“上山了还是亲自去向掌门把事情经过禀告一下吧,掌门一直很担心你的安危。”

“嗯……”薛鸢答应着说。

“是啊,薛师妹要是在晚几天不会来,估计掌门要亲自下山去找你了。”夏威也说道。

薛鸢听得出对方是在开玩笑,可也还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想着自己下山那么久全然没顾及到门派在全力寻找自己的下落,自己呆在家里一连好几天只顾着好好休息。

“许师妹,你一直躲在后面,以为我们当真看不见你吗?”于良道,想把注意力从有些尴尬的薛鸢身上转移开。

“师叔好,二位师兄好……”许怡无奈,松开了一直拽着薛鸢后襟的手,轻声细语的问候了几声。

于良和夏威有些忍不住笑了。

“又上山来看夙安师兄了?”徐慧说。

“是啊……他在干嘛?”许怡直截了当的问道。

“你上去就知道了……”夏威说。

“好了,闲聊的到此为止了,”陈季催促的说,“还是正事要紧。”

“也是,我们下山还有事,改天再聊吧。”于良说。说完便跟在了已经在往下走的陈季后面。

“走了啊……”夏威也只好打了个招呼,跟在了后面。

“他们下山干嘛呢?”他们下山已经走了很远,许怡这才问道。

薛鸢摇了摇头。

“我也不知道……看他们形色匆忙,像是有急事……”

“最近门派好像特别忙,却不知道是什么事情……”许怡突然说,“好几次上山都能看到有长辈师叔他们下山办事,而且总一副忧心忡忡、似乎有大事要发生的神情……”

“剑悬阁前面,又悬了一把什么样的剑在那里啊?”

已经要到剑悬阁了,薛鸢老远就看见了剑悬阁前的高空,悬挂了另一把剑在那里。

“不清楚,”许怡只顾着往前走,头也不抬的说,“谁管这些啊。先前那把被盗了没几天,就挂了另一把在哪儿了。”她说。

到了那柄剑悬挂的位置下面,薛鸢特意走过去仰着头看了看。跟先前那柄剑比起来,两把剑风格大不相同。除开剑身上那古朴的纹路,以及它可能比普通的宝剑要长一些之外,这柄剑跟普通的剑比基本没什么两样。大概也正是因为这样,给人的感觉,它没了先前元羲剑悬挂在哪里时的那种气魄。

“我先去找夙安师兄了……”许怡说,丝毫没有兴趣在薛鸢站立的位置多呆,也不等薛鸢回话,就只身往天齐阁方向去了。

薛鸢则独自朝着天仙阁走去,那里是掌门处理日常事务的地方。薛鸢心里期盼着能在路途中遇见一位可信的人,告诉她为什么门派没有对元羲剑被盗追究下去。可直到她走到目的地,才看见一个也许能给予她答案的人——那是一直侍奉在掌门左右的弟子,吴允。

“吴师兄!”薛鸢上去打了声招呼。

“薛师妹回来了!”吴允道,“可真是难为你了,剑悬阁前宝剑被盗,你奔波那么些天才回来!”

薛鸢感到有些难为情。

“对了,吴师兄,听许怡师妹说,掌门吩咐不再追究盗剑一事,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她问。

“说实话,这个我们也不太清楚……”吴允说,“当天听说宝剑被盗,掌门便觉得这事十分蹊跷。那柄宝剑一般人根本难以驾驭,更别说云寂师叔当初将剑升到空中的时候为了防止它再次掉下来,还设置了防护措施……第二天,掌门去了一趟无稽崖去了解剑得来历,回来后只说是盗剑一事无需再追究了,也没对我们多做解释。”

“这样啊……”薛鸢听完他的话,越发有些疑惑了。难道掌门人是当真了解到了剑是被其主人的儿子拿走的?这种解释未免太荒唐了,他们都没追查到盗剑贼的身份,怎么可能就在那么短的时间内知道了宝剑是被谁拿走的……

思索半天也不会有什么结果,薛鸢觉得自己还是不要枉费心思了。于是她问道,“掌门在里面吗?这次下山让众多师叔师伯他们担心,我还是去向掌门禀告一下吧……““也好,”吴允说,“掌门在里面呢,你进去吧。”他说。

薛鸢便踏入了天威殿。

寂月掌门依然是头戴落霞冠,身着掌门服饰,一副威风凛凛的样子,虽然是一位女掌门,却有毫不输给任何一位男子的气派……她正在给他身边的另一位侍从安排事情。薛鸢等到她交待完毕了,这才走了过去。

“掌门师叔!”

“是小鸢回来了!”掌门转过身来,面带笑容的看着薛鸢。“下山那么多天,一直没有听到你的消息,你的师傅和一些师叔都担心你是不是遇上了什么麻烦。如今看着你平安归来,也总算可以让大家放心了。”

“是弟子无能,让掌门还有师傅他们担心了!”薛鸢说。

“无妨,”掌门说道,“你没事就好。这件事情原本不是你所能预料到和能处理的,难为你了。盗剑一事我已经和其他各派掌门商议过不必追究了,你也安心回去歇着吧。”

薛鸢没想到这么几句话就算了结了,她原本以为掌门会问起当晚追寻盗剑贼的经过,以及这些天自己的行踪,她来时的路上还犹豫着是否应该将事情经过原原本本如实的禀告给掌门……

过现在也好,无需多费口舌。

回到自己的住所,发现里面已经大不一样了。卧室宽敞了许多,其他原本住在一起的师姐妹好像都已经搬出去了,床铺上空无一物,只剩下自己的东西还没动。

“耶?薛师姐!”门外有人从这里经过,不经意探头往里面看了一眼,惊讶的说道。

“冯师妹……”薛鸢立刻认出那是自己的同门,冯珊。

“听说你回来了,我还以为是她们骗我的呢!”冯珊笑着走了进来,亲切的说,仔细打量了薛鸢一番。“哎呀,在外面受苦了啊,瘦了都!““哪有啊。”薛鸢笑着说。像是回到了以前无忧无虑修行的日子,薛鸢很开心跟自己的同门说说笑笑。

“她们都下山了吗?”薛鸢指着另外几张空着的床位问道。

“陈师姐提前下山了,其他两位搬到其他地方住了——你不知道吗,继续留下来的弟子已经享受高级弟子的待遇了,住单人房间,每天自由支配课程之外的时间!”冯珊兴奋的跟薛鸢解释说。

“真羡慕啊。”薛鸢说,“以前总是羡慕师兄师姐她们,如今也轮到我们自己享受这种待遇了。”

“是啊……”冯珊说,却突然神情黯淡了下来,“可惜啊,你没打算继续留在山上……要不然……”

“你怎么知道?”薛鸢惊讶的问,想起自己从未对她说过不继续修行的话。

“许怡跟我说的,”冯珊解释说,“刚才在后山上课碰见她了——她显然是来找夙安师兄的——她对我说你回来了,我一开始还不相信呢!”

“反正在山上待了那么久,我的修行也没什么成果,不像你们……”薛鸢说,“我觉得自己还是放弃继续修行,回家陪着父母要好……”

“我还不是一样,资质不比你好……”冯珊突然叹了口气说,“不过我回家也没事做,肯定是被父母逼着早点嫁人,还不如呆在山上清净……”她说着,不由得格格笑了起来。

薛鸢不置可否的笑了两声。

“许师妹还在后山?”

“不清楚,课程结束我就回来了,她大概还在等夙安师兄吧。”冯珊回答说,“怎么,找她有事吗?”

“我同她一起上山的,”薛鸢解释说,“还想着如果她要下山可以跟他一起。”

“你去后山看看吧……”冯珊建议道,“不多说了,我饿了,先回去吃点东西。中午没怎么吃,上了接近半个时辰的周易课程,早就心力憔悴了。”

薛鸢忍不住笑了,“那你去吧……”薛鸢开玩笑的说,“别太专心了,身体要紧。”

“专心什么啊,根本听不懂,所以觉得特别难熬……”冯珊说,一边抱怨着,出了房门去。

薛鸢在屋里呆了一会儿,想起自己准备下山的话还是先将东西收拾一下比较好。但她转了半天也没发现自己有多少可以带走的东西,只有一些衣物是自己的,然后就是几本书——不过薛鸢也没打算要了。箱子里还有自己的一些银子,薛鸢都取了出来,想起还欠许怡几两,等下得还给她。

打点好一切,薛鸢坐在了床沿上,愣在那里,有些惆怅不已……

“你还在这里啊!”

薛鸢抬起了头,看见许怡走了进来。

“没在后山等夙安师兄了?”薛鸢笑着问道。

“他一下午的课程,懒得等了。”许怡有些丧气的说,在薛鸢身旁坐了下来,“你见过掌门了?”她问。

“嗯……”

“你跟她说了吗?”

“说什么啊?”薛鸢问。

许怡不耐烦的翻了翻眼珠子,“你不说你要提前下山的吗?”她说,“不要告诉我,你临时改主意了!”

“没有哇,”薛鸢说,“……我只是……不确定这么做好不好。”薛鸢有些疑虑,虽说提前下山没什么不对,可毕竟修行期没满,就像是在半途而废的放弃修行一样,薛鸢觉得跟掌门打招呼提前下山总是有些过意不去。

“什么可不可以啊,我陪你去跟掌门说。”许怡说,拉着她就往外走。

薛鸢没办法,跟着她又回到了天威殿外。

“你去吧,我在这里等你。”许怡狡黠的说。

“就知道你没那么大胆陪我见掌门的。”薛鸢说。许怡在一边咯咯的笑着。

薛鸢只好自己走了进去。

掌门没在里面,只有吴允一个人在哪儿。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