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重生之痴相公

更新时间:2019-03-14 13:11

重生之痴相公 重生之痴相公

重生之痴相公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流云覆凉分类: 穿越重生 主角:简清,霍彻

从捡到他的那一刻起,他就黏上了她整天跟在她的身后叫着“娘,娘,娘……”嫁给他之后,他又跟在他的身后叫着“娘子,娘子,娘子……”展开

本书标签: 简清,霍彻

精彩章节试读:


简父听见院子里的声音,急急忙忙走了出来,“怎么了?我在屋里就听见你俩说什么呢!”一看这场景,就知道,一定是他们家那个不省心的媳妇,又欺负他老实懦弱的女儿了。

李氏赶紧走到简父身边告状,开始挑拨是非,“爹,昨个,清儿一夜未归,我啊,怀疑她是去见情夫去了。”

简父听了,顿时气红了脸“怎么可能,清儿她。。。”。

简父的话还没有说完,李氏就被拉走了,没等她反应过来,脸上便狠狠的挨了一巴掌。

简父定睛看去,是简杰带着郎中回来了,原来简杰一回来就听见自家婆娘在破坏清儿的清白,清儿一个还没有嫁人的姑娘,若是坏了名节那还怎么嫁的出去。

再说了李氏所说的也都是子虚乌有的事情,简杰听了之后更是怒不可赦。

况且还是在有外人的情况下,她这么说,若是不及时澄清,清儿的名节可就真的毁了。

所以他一回来就给了她一巴掌,并怒斥道“你这恶婆娘,清儿昨天为了给你找衣服,迷了路才会在荒郊野外渡过了一夜,你身为嫂嫂不对清儿关心安慰,反而污蔑清儿的清白,有你这么做嫂嫂的吗?你这个恶婆娘,我今天就要休了你!”

李氏一开始被打蒙了,她嫁到这个家里来,张扬跋扈惯了,她嫁的这个男人从来没有厉害过她,她知道这个家里的男人都很老实,妹妹简清更是懦弱无能,所以,这个家一直都是她说了算的!

这是她头一次知道,原来老实人也会发飙,而且一发飙就是这么绝情。

李桂花顿时害怕了起来,怕自己被休,吓得立马跪在简杰的身前,抱着他的腿,边哭边说“当家的,我错了,我错了,不要休了我!”

简清倒是没想到简杰竟然会想要休妻,连忙为李氏求情,虽然李氏平常对她很不好,但是她毕竟是哥哥简杰的妻子,“哥,不要,嫂子她只是担心我而已,没有别的意思!,”

“你这恶婆娘,如今不休你,怎么对得起我那清清白白的妹妹。”简杰怎么会听?在这外人面前,若是不给李桂花一个教训,只怕他妹妹的名声可就真的没了。

李氏赶紧爬向简清,求她原谅,“清儿,我知错了,您大人有大量就原谅你嫂子我吧!”

李氏求饶,简清也明白,李氏在他们家一直这么跋扈,那是因为他们李家并不富裕,娶她可是花费了不少银钱,要是休了她,他们家可支撑不了,再娶一房媳妇的要花费的银钱了,不想简父为难的简清,没有为难李氏,原谅了她,“嫂子,没事的,我不怪你!”

见妹妹原谅了李氏,简杰那满脸的怒气缓和了不少,依然对着李氏呵斥道“也就是清儿那么善良懂事才会原谅你,好了,你给我滚回屋里好好反省反省,别留在这儿碍眼!”这么多年了,李氏嫁给他,他对她也是有感情的,

转身则是对着一边的老者笑说道“陈郎中,真是见您见笑了,请进主屋吧,病人就在里面。”

简杰将陈郎中请进了主屋,走到了床前,简杰从一旁搬来了椅子,用袖子仔细擦拭了一下,才搬到床前,让陈郎中坐下。

陈郎中坐下后,慢悠悠的打开了药箱,取出脉枕放在了床上人的手腕下,再慢斤四两的将手放在了其脉搏处。

刚把手放上,陈郎中还是一脸沉稳,随着几个呼吸过去,陈郎中的脸色就变了,变得越来越难看。

只见陈郎中放掉一个手腕,拿起床上人另一个手腕,把其脉,又是几个呼吸过去,陈郎中顿时就把床上人的手狠狠地扔下,满是怒气的收拾自己的药箱。

简家人看的是一头雾水,怎么了,不是把脉么?怎么不把了呢?

还是简杰藏不住话,将他心里想的话问了出口。

陈郎中听了之后冷哼一声,脸上怒色更甚“哼,你们还好意思说,我大老远的来了,以为真的是有病人要救,没想到却是愚弄老朽,害得老朽白跑一趟。”

简父以为陈郎中不想医治,才说的这些个莫名其妙的话来,“陈郎中,您这是说的什么话,床上的这个人的确是病人,需要您的救治,怎么会是愚弄您呢?”

没想到,此话一出,陈郎中更加生气了,那老迈的脸颊上,满是怒气,“老朽虽说只是一个小小的郎中,但也容不得别人可以随意的耍弄,床上之人明明是个死人,你让我救什么?死人吗?老朽可没有这个能耐。”

简杰还是有些不相信,“不可能啊,我出门请您的时候,他还有气来着,怎么这会儿就死了?”

简杰说着就去探床上人的气息,仔细感受了一下,确定无误才开口道“陈郎中,这人明明还有气息,您怎么就说他死了呢?”

陈郎中满是怒色的脸上,眼睛里充满了不相信“什么,这不可能,我刚刚探了他两个手腕的脉搏,都没有脉搏,人连脉搏都没有了,怎么可能还活着?”

简杰坚定不移的说“陈郎中若是不信,不如过来探探,若是没有气息,我简杰立马向您赔礼道歉。”

眼看简杰的样子不像是说谎,陈郎中半信半疑的走了回来,将手放到了床上人的鼻息之处,虽然微弱,但是那气息的流动,他确确实实感受到了,惊奇看着床上人,嘴里喃喃自语“奇哉,怪哉,真是奇怪了,这人明明没有脉搏,确有呼吸?真是奇事!”确定是活人之后,陈郎中的态度大变。

陈郎中对着全屋的人说了一句,“来,你们谁来搭把手,我要看看他全身有没有伤口。”

简父突然想起给他换衣服的时候,他的背上的伤口虽然很大,但是由于长时间被水长时间泡的肿胀发白,所以他们并没有看见血迹。

刚才发生了这么多事儿,却是忘了对郎中说这个事情了,此时他才想起来,赶紧对郎中说,“陈郎中,我刚刚给他了换衣服,发现他的后背有一处刀伤!”

陈郎中一听,就吩咐简杰“哦?把他翻过身来!”

陈郎中准备脱掉床上人的衣服,简父赶紧将同在屋里的简清撵了出去。

简清她一个大姑娘家,还没有嫁人,怎么可以看陌生男人的身体?

但对于现代人的简清来说,什么没有见识过,不过简父这么要求了,她也只好在外面等待。

等了约莫两刻钟的时间(两刻钟就是半小时),门打开了,简杰和简父还有陈郎中一起出来了,简杰将陈郎中送了回去,院子里只剩下简清和简父了。

简清迫不及待的去上前问简父,想知道屋里的情况,“爹,怎么样,怎么样?”她特别想知道,她辛辛苦苦救回来的人是否还能活下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
  2. 现代言情
  3. 古代言情
  4. 总裁豪门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