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囚爱

更新时间:2019-11-12 15:43:50

囚爱

囚爱 石宜金 著

已完结 沐小七,夜景阑 种田 民国 言情 空间

一觉醒来,竟然成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夜太太?!房子够大,车子够大,老公也够大。有多大?谁用谁知道!什么?全世界只有她知道?不科学啊。“什么?你竟然还要离婚?”

精彩章节试读:

第3章 难道你又想

沐小七的眼前竟是一张奢华的欧式大床!她,跑错方向了!

暗叹一声不妙,她刚准备掉头逃离。忽然手腕一紧,转眼之间她就撞入一个炙热得要烧焦她的怀抱。

夜景阑的声音,与他的体温完全相反,冷到了极点:“难道这不正是你要的吗?”

他低下头,看着沐小七因为惊恐而如同受惊小鹿一般黑白分明却又湿漉漉的双眸,再次感叹:这个女人演技逼真极了!

但不得不承认,她成功的挑起了他的欲望!

夜景阑的唇抿成一条直线,忍不住再扫一眼她的那朵彼岸花纹身,大手用力一甩,沐小七就向那张欧式大床跌去!

这张床柔软而庞大,床单是上好的酒红色丝绸,沐小七在床垫上弹了几下。

她根本还来不及撑起身,对方修长而结实的身躯就罩了上来,一下子死死的压住了她。

夜景阑压下去,正好沐小七弹上来,健壮而强硬的他,狠狠地撞上女孩子特有的柔软。

这感觉……

让一向自持冷静的夜景阑喉头跳动了一下!

“放开……”沐小七刚张口,却被男人以吻封缄,拒绝变成呜咽,被吞入夜景阑的唇里。

大手轻扬,沐小七那件饱经沧桑的礼服“嗤啦”一声离开了身体。

然后贴身的衣裤、男人的衣裤散落一地……

月光下,她光滑的身体不着一物,绽放在酒红色的丝质床单上,黑发如瀑,有种奢靡的美。

夜景阑目光倏地溴黑下去,他盯着她那腰间的彼岸花,薄唇抿成一条直线,猛然挺进。

沐小七又抓又挠地反抗,可还是抵挡不了他的侵入。

身体被撕裂的一刹那,她的眼前忽然闪过一双温柔清逸的眸子,心中大恸:再见了,子谦。

一滴清泪从眼角滑过,却很快就隐入发迹,好像从没出现过。

夜景阑大力起伏,盯着她的眼里却是无尽的冷漠。

不知被撞击了多久,像是一个世纪。

他终于放开了她。瞥见一抹暗红在酒红色的床单上盛开,他墨玉一般的黑眸复杂地闪烁了一下,长身而起,走向一边的办公桌。

撕裂一般疼痛着,沐小七眼神空洞地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眼眶酸涩。

忽然,像是感觉到什么,她一转头,见夜景阑精赤着身体回到了床边,正由上而下地俯视着她的全身!

沐小七一个激灵,翻身蜷着腿退到床头。

她用手环抱着胸,眼眶里滚着泪低吼:“你还想干什么?!”

“放心……”夜景阑撇撇嘴角,勾出一个邪肆的弧度:“我暂时还不想……”

他刚刚宣泄而满足过的墨眸微微眯起,透出一丝危险的意味:“难道你又想?”

“你!”沐小七忍不住将腿蜷缩的更紧,小脸煞白:“你无耻!”

夜景阑勾着唇,俯下身,漫不经心地伸手,扣住沐小七那精致的下颚。

低低一笑,声音如撒旦:“我有没有牙齿,你刚才应该很清楚。怎么?还想再试一遍?”

是的!她很清楚!刚才她浑身都被他啃噬了一遍!

夜景阑邪狞的视线有如实质一般,掠过她瓷白肌肤上的斑驳,像在巡查自己的战利品。

让沐小七阵阵战栗。

忽然,夜景阑的视线撞上那朵彼岸花,像是想到了什么,眸子一寒,扣着沐小七的大手猛地松开!

“收好你的酬劳!”他直起身,扔下一张纸片给沐小七,便迈着长腿转身向浴室走去。

纸片晃晃悠悠落在沐小七的身上。

沐小七愣愣地捡起,打开。

居然是一张支票!章已经盖好,数字处竟然还是空白的,显然是让她随意填。

她怔了怔,这个男人出手真的不是一般的大方!

但对沐小七来说,这却是极度的羞辱!

她真想把这张支票立刻撕碎然后把它砸到那个倨傲的后脑勺上!

可是……她已经不干净了,而妈妈还躺在医院……

这个残酷的现实让她所有的怒火瞬间熄灭,蔫了下来。

“其实我……”她张了张口,想要再次解释自己不是那种女人,可事已至此,解释还有什么意义?

许多话到了嘴边只剩下自嘲的笑:“谢谢。”

看看,这就是钱的魔力,它可以让她对强奸她的男人道谢!

满腔的苦涩涌上沐小七的喉头,继而顺着血液流遍全身,她的血都是苦的!

夜景阑闻言,脚步微顿,嘴角浮起一抹讽刺的笑,冷冷地说:“你刚才的服务不错,演得也像,这是你应得的……”

这话是那么的残忍,把沐小七噎得再也说不出任何话来。

她只觉得这个地方她一分钟都不想再呆下去!反正现在银货两讫,她必须要马上离开!

沐小七果断的坐起身,就要去捡地毯上散落的衣物。

此时夜景阑已经进了浴室,正要关门,看见沐小七的动作,掀起唇角:“我说让你走了吗?”

他咄咄逼人的目光,略过她微红的眼眶,提醒着她:“别忘了,我买的,是一夜!”

满意地看着沐小七停滞了所有的动作,面具之下的夜景阑勾起一个嘲讽的笑,关上了浴室的门。

沐小七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听着浴室传来哗哗水声,心乱如麻。

“混蛋!”她哆嗦着嘴唇咒骂,却不知道是骂夜景阑,还是骂自己!

她把支票打开,怔怔地看着那张支票,死死地忍住了泪水。

她好脏!

但是,好在妈妈的医药费到手了!妈妈有救了!

一切……都还是值得的!

沐小七用力地扯出一个让人心碎的微笑,安慰着自己。这,是她最后的安慰了!

滴滴滴,她破旧的手机骤然响起。

是妈妈的专属铃声!

这个时候妈妈打来电话,难道,又出什么事了吗?

她的小脸唰一下子变成惨白,急忙翻出包里的手机,急急做了一个深呼吸,按下了接听键。

但没想到的是,妈妈的声音中竟藏着罕见的惊喜,没等沐小七说话,她就先开口了:

“七七,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们不用再去筹手术费了!妈妈的病是误诊,不用做手术了!”

第11章 神仙姐姐

“唐萧,不要离开我……我爱你……你离开的这些日子,我白天黑夜的都在想你,我们永远在一起好不好?”白芸醉眼朦胧,眼含泪水,火红的脸颊上,透着欣慰的喜悦,紧紧依偎在唐萧的怀里。

“白总,我也爱你……我不离开你……”唐萧鬼使神差的附和着。

渐渐地,房间里安静下来,筋疲力尽的两个人,甜甜的睡去了。

“唐萧,唐萧,唐萧……”一阵阵凄厉阴森的声音,呼唤着唐萧的名字,仿佛是从几百万年前传来一样,极其沧桑诡异。

唐萧猛然间,看见一个一袭彩衣的漂亮女人,仪态万千的走了过来。

猛然间,这个女人,突然脸色大变,两只眼中血光爆闪,勾人的笑容,变成一张血盆大口,伸出两只白森森的爪子,嚎叫着扑了过来。

“啊!”唐萧一声惨叫,猛地坐了起来,一看黑漆漆的房间,身边的白芸,意识到自己又做梦了。

一种头疼欲裂的感觉传来,唐萧感觉自己的脑子里,突然浮现出了很多奇怪的信息,这让他一头雾水。

修真功法、炼器、法宝、医术……

一个个陌生的信息,在唐萧的脑海里闪烁不定。

这是怎么回事?

自己的脑子里,怎么会突然多了这么多陌生奇怪的信息?

修真,这些网络小说里虚构的东西,怎么会进入自己的脑海里?

唐萧不喜欢看小说,对于脑海中浮现出的古怪信息,感到不可思议,不知所措的坐在床上,揉着头疼欲裂的脑袋,一脸迷惑。

猛然,一低头,唐萧看见手上那枚戒指,在黑夜中,如同夜明珠一样,散发出一道绿油油的光芒,那枚翠绿的石头中,仿佛有一缕水雾在旋转流动。

刹那间,唐萧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里,有一股奇怪的气流在乱窜。

这……怎么可能?

自己的身体里,怎么会有一股气流?

难道自己真的有了小说中那种神奇的气流?

天哪,这不科学,也不符合逻辑!

“轰!”他刚一这样想,胸口一闷,被那股气流狠狠一冲,疼得呲牙咧嘴,猛然剧颤了一下。

“不要走……唐萧……不要离开我……”白芸说着梦话,抓紧了他的手,将脸紧紧的贴在了他的身边。

唐萧不敢再动了,咬紧牙关,梳理气息,小心翼翼的躺了下来,真正切切的感觉到身体里有一股奇怪的暖流,在四肢百骸中,如同无头苍蝇一样,横冲直撞。

唐萧呲牙咧嘴,强忍着,脑海中迷迷糊糊,闪现出了一道道奇怪的符文,回荡着一句晦涩难懂的女人声音。

这句话,好像是一句口诀?

难道是修真口诀?

唐萧平下心气,试着默念那段口诀。

他刚一念出第一句,体内那股乱窜的气流,竟然猛然平稳了下来,这让他大吃一惊。

自己真的有了修真术?

这……这怎么可能?

唐萧惊讶的脸色大变,激动的全身都在颤抖。

刚一颤抖,白芸滑溜溜的胳膊,紧紧抓住了他的手,生怕他离开一样。

唐萧咬着牙,压抑着激动的心情,继续默念那段晦涩的口诀,慢慢的,体内那股桀骜不驯的气流,平稳了下来,竟然随着他的口诀和意念,在四肢间仿佛循环回流,流向了自己的小腹。

他的小腹里,逐渐传来热乎乎的感觉,那种感觉很舒服。

唐萧知道,这股气流汇集的地方,是人的丹田。

这让他更加确信,自己竟然无意中得到了传说中的修真术。

自己这个古怪离奇的际遇,一定和那天跌落进古墓有关。

难道那具骷髅,是远古年代的修真者?

自己竟然有了修真术?

唐萧感觉到体内那股灼热的古怪气流,已经随着他的意念,变得平稳下来。

第一次完成男人的蜕变,唐萧感觉自己累得够呛,感觉很很美妙,很爽,但是事后,却像搬了一天砖,筋疲力尽,全身酸痛,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唐萧去年七月毕业于江城医学院,但在这个大学生满地抓的年代,一直没有找到一份正式工作,在家闲赋一年,实在没办法,就去江城影视城干起了群众演员的工作。

唐萧的祖上是中医世家,父亲唐仁天医术精湛,医德高尚,在江城小有名气。

但在唐萧几年前的某一天,唐仁天接到一个电话,提着药箱匆匆离开。

那天晚上回家后,唐仁天整个人性情大变,从此金盆洗手,隐姓埋名,不再行医。

唐仁天的突然变化,让一家人感到极其疑惑,但每当别人问起唐仁天弃医的原因,唐仁天就会大发雷霆,不准别人过问。

从此以后,没人再敢过问此事,江城也少了一位德艺双磬悬壶济世的好医生。

唐萧自小耳濡目染,受到父亲影响,三岁时,就能倒背《黄帝外经》、《伤寒杂病论》等中医古典名籍,十岁时就望闻问切,替人把脉,准确无误的诊断常见疾病,因此,没少替女同学治疗痛经之类的毛病。

十五岁前,父亲唐仁天耐以成名的拿手绝技‘唐门七十二针法’就被儿子唐萧使用的炉火纯青。

唐门七十二针法,是唐家祖上流传下来的中医绝学,是唐仁天赚的一生名望的医学绝技,治好过江城不少达官贵人。

但从几年前起,唐仁天弃医后,明确警告过儿子,从今以后,不论发生什么,都不准再使用唐门七十二针法。

自从那天唐仁天出诊回来后,他的脾气变得极其暴躁,不久以后,就得了一种怪病,不论是唐门七十二针还是西医的各种仪器,都检查不出个所以然来。

“啊!”迷迷糊糊中,一声刺耳的尖叫声在唐萧耳边猛然炸响。

唐萧吓了一跳,一个机灵,诈尸一般坐了起来。

“你这个王八蛋,卑鄙小人,你……你对我做了什么!”白芸裹着被子,满脸惊惶,两只本就冷若冰山的眸子,透着浓烈杀气,那样子,就差吃了唐萧。

“我……我……”唐萧一时间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

自己稀里糊涂,经不住白芸烂醉如泥的诱惑,就发生了关系,现在看到白芸凶神恶煞的吃人表情,他一下子慌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