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武侠仙侠 > 梦幻飞刀

更新时间:2019-11-13 10:37:19

梦幻飞刀

梦幻飞刀 袁云 著

已完结 豪门 腹黑 鬼怪 言情

一场战争改变了他的命运,然后他认识了一个女人,那女人成了她的师父,同时还认识了一个叫月辰的哥哥,在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他们的命运一直由他们的师父掌握,可是他的愿望

精彩章节试读:

第十九章 暗中跟踪二

地窖黑暗无比,只是幸好屋子中点了松油灯,隐隐的光线,照射进了地窖,我还能看到烙碧的身影,此时的他斜斜的躺在地上,看不清他脸上的神情。不过他和我一样手脚被捆住,自然也是无法动弹。

我被摔的全身酸痛无比,如若是在没有烙碧王子在此,我早就使出我的飞刀绝技,把那几个黑衣人一刀毙了。哪还容的他们把我们捆了扔进这地窖中?

表哥,表哥。烙碧在黑暗中唤我。

怎么了,表弟?我问。

你能否;移动身子,靠近我,然后我们想办法看能不能给对方解开绳子?

好。我应了一句。因为我手脚被捆绑住,所以只好平躺在地上,慢慢的朝烙碧移去。本来这地窖的地板都是由石头砌成,那凹凸的石板把我全身磕的生疼。我强忍着疼痛,慢慢的爬将过去,和烙碧背对的躺着。然后我们试图用我们的手指为对方解开捆绑住我们的绳索。可是手腕却用不上力。

这样尝试了很多次,都无效果。我们却是累的满头大汗,此时,我心里也是无比的烦躁。于是就忍不住破口大骂了一句:恶婆娘,等我出去了一定把你大卸八块,方解我心头之恨。

烙碧反倒不是特别的着急,只是安慰我说:表哥,我们且等着,想必她们也是耍不出什么花样来的。

我有些沮丧的说:现在也只有这样了。我们被困在这里,只有任人宰割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了由远而近的脚步声,然后就听到了一个女子的声音。这个声音和这薛少敏的声音相差无几,但还更显得的婉转动听。想必就是薛少敏口中所说的薛文慧了。

“敏儿,听说你已经擒住了烙碧王子和他那什么表哥呀?”

“姐姐,是的,我把他们关在了地窖中了呢?”

“恩,带我去看看。”

“姐姐,对了,你的屠龙剑拿到了吗?怎没见宝剑的影子?”

“放在这包裹中呢,这宝剑用剑匣子装着,我也还没打开呢。”

“姐姐,我们打开看看。如何?”

“恩。”

只听见一声宝剑出鞘的啸声,尔后就看见一道闪电样的光芒闪过。然后就听到了薛少敏的声音。“姐姐,这宝剑的确是宝物啊,看这剑锋泛着青光,还夹杂丝丝冷气,在你拔剑出鞘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了那盛气凌人的肃杀之气。怪不得十五年前我们项国大将军离媡会死于这宝剑之下。这次我们盗取了这宝剑,主人一定会很开心的。”

“主人虽然会无比的高兴,但只怕这烙碧王子就会大祸临头了。”

“姐姐,你怎么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难道你还担心那个什么烙碧王子,姐姐,他可是郾国的王子哟,难不会那日你在景乐坊见到她的后就喜欢上他了吧?”

“敏儿,你又乱说话了,姐姐怎么可能喜欢这郾国的烙碧王子呢?再说我们是项国人,怎么可能……”

“姐姐,你还不承认呢?看看你自己羞答答的脸?还有既然姐姐你心里对他没有丝毫的感觉,可为什么会关心他呢,别以为我没看不出来咧!”

“死敏儿,哪有的事情,姐姐只是觉得这烙碧王子淳朴善良,一点也不像主人龙丹王子,所以……”

“嘿嘿,姐姐,终于露陷了吧?还发现这烙碧王子淳朴善良了,啧啧啧……其实吧,姐姐,我也想告诉你一件事情?你想不想听?”

“是关于烙碧王子的事情?”那薛文慧顿了顿,像是疑问,又像是自言自语,又说“恩,那关我什么事?有什么可听的?”

“姐姐,你真不想听,可是关于你和他之间的事情哟?”

“我和他之间的事情?我和她之间有什么事情?”

“姐姐,你就告诉我你想听不想听吧?”

“不想听。”

“真不想听吗?哎呀,这个事情姐姐听了定是会开心无比,既然姐姐不想听,那么敏儿只好埋在肚子里面了,永永远远的不再告诉你。”

“那,那会什么事情呢?”

“哈哈,姐姐,其实你还是想听的吧?姐姐,你附耳过来。”

过了一会儿,又听见了薛少敏的声音。“我告诉你哟。其实烙碧王子和他那表哥把我错认成了你,我被押解到烙碧王府的时候,他表哥就告诉我,那日烙碧王子自从在景乐坊见过你后,就深深的喜欢上你啦!只是没想到我却利用这个契机,把他们引了出来,困在了这里,这样才让姐姐顺利的盗出了这屠龙剑咧。”

“原来,原来你是这样引他们出城的?我还以为?”

“姐姐,只要是达到目的就行啦,管他用什么方法呢?”

“敏儿,可是这样利用她对我的喜欢,这样这样未免太,太过于……”

“如若不是这样,姐姐盗取屠龙宝剑又怎会有这么顺利?姐姐,现在屠龙宝剑已经到手,这地窖中的两个人已经对我们无用,我们还是杀了吧?”

“杀了?敏儿,你何时变的这么心狠手辣了?”

“龙丹王子不是教导我们说,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吗,所以我们不能心慈手软了。”

“敏儿,我决不允许你杀了他们的。我们本来就盗取了屠龙宝剑,既然我们的目的已经达到,何必又杀他们呢?”

“姐姐,我看你定是喜欢上了她,看你这一副关心她的神情,啧啧啧……”

“敏儿,这不可胡说,我们还是回去复命吧。”

“难道姐姐你现在又不见他们了?”

“哎,刚本是想见的,听你这么一说,我还是不见的好,你扔一把刀下去吧,想是他们可以自行的用刀割开绳子的,我们须得速速离开这里,去见主人。”

“既然姐姐都这么决定了,敏儿就听姐姐的。”

“当啷”一声,有什么东西扔了下来。然后就看见了一把闪着寒光的大刀,斜斜的躺在地板上,我知道他们要走,如果这个时候不拖住她们更待何时。然后示意烙碧王子移动到那大刀的旁边,设法用刀割开绳子。

烙碧王子会意,对我点了点头,缓缓的向那大刀处移去。而我就扯开了嗓子。

喂,那个什么什么妙手神偷?你们不敢见我啦?就准备这么走啦?还什么妙手神偷呢,直接叫恶婆娘得了。我故意大声的骂道,心里想我就这样污言秽语的骂你们,看你们是沉住气走,还是把我们弄上去。

姐姐,你听那个家伙又在骂我们,喊什么恶……恶……婆娘,我真是气死了,我现在恨不得一刀把他们给宰了。

这个薛少敏,真是没良心,亏我那日还救了她,但她却丝毫不留情面,还想杀我,我不是为了怕这烙碧王子发现我是假的表哥,怎会被囚禁于这里。早就用的我飞刀绝技,一刀一个宰了。可一想到宰了这两个如花似玉的姑娘,心里还有了些微微的不忍。嘿,难道我也开始怜香惜玉了,这可不是我的风格啊。我暗自心惊。

算了,还是走吧,这烙碧的表哥却是无比的聪明,想拖住我们,哼,我们不要上他们的当。

还是姐姐聪明,刚刚差点还被他绕进去了,这个家伙。

然后就听见脚步声离我们越来越远,看来是离开了。我无比的焦急,幸好,烙碧王子已经割开了绳子,然后也帮我割开了捆绑在我身上的绳子。

我们快追,想必他们还未走多远。烙碧对我说。

我点点头。我们立马纵身离开地窖。此时,天开始有些微微的亮了,烙碧王子脸上却是忧虑丛丛,满脸的忧愁之色。我们走出屋子,但见,周围一片寂静,那薛家姐妹和那八个黑衣人早就失去了踪影。去的好快?我心里由衷的感叹。

表弟,想不到就因为我的大意和那计策的失误,才让你丢失屠龙剑,我是万分的惭愧,我一定想办法去帮你寻回宝剑。

表哥,这事不怪你,只怪我的大意。为今之计,我们只有先回去,再召集侍卫官兵暗暗追查,我听那薛家姐妹的对话,已经明白,这剑已经到了项国的龙丹王子的手中。想不到这龙丹王子,还培养出这样的好手。如今我们郾国和这项国战争刚刚停息,这龙丹王子还暗中做这等事情,看来他的野心不小啊。

表弟,我们还是速速回去,然后召集人马,立即四处暗中查询。

现在只是担心如果父王知道我丢失了屠龙宝剑,那就大大大的不妙了。烙碧王子一脸的忧虑。

表弟,我们先不要禀明姑父,等府上的侍卫查到这薛家姐妹的下落之后,我们再暗中跟踪,再想办法夺回这屠龙宝剑。

恩,也只有这样了,否则父王定不会饶我。

我们主意打定,然后沿着来时的道路,走了大约一个时辰,才走到官道。此时,天已经亮了,太阳从东方爬起,红彤彤的霞光映照着我们疲惫的面庞,突然之间,我有了些微微困意。

我们又走了大约一刻钟,然后,烙碧王子府上的侍卫就巡了过来,看见我们,立马迎了上来。

“烙碧王子,昨夜一夜未归,我们四处寻找,很是担心您的安危呐!一个侍卫说道。

烙碧有些累的样子,摆了摆手,然后吩咐侍卫跟随在后面。

我们回到烙碧王府的时候,已经是日上杆头,我和烙碧经过昨晚的一夜折腾,已经是累的不行,烙碧吩咐侍卫马上出城去暗中查询薛家姐妹的下落,然后就回到房间睡了。我也不愿去想其他的事情,也回到自己的房间沉沉的睡去。

好久没有做梦的我,突然在大白天又做梦了。

梦里我突然看见了月辰,他一脸的愁苦,然后我就看到他在对我说话,可是我也只能看到那嗫嚅的嘴唇,不知道他在说什么。然后,突然画面一转,我却成了一个写意天下的将军,指挥着郾国的千军万马,在攻打着项国的都城。然后,我就看见了月辰,我的哥哥月辰,他穿着蓝色长袍,手中握着我熟悉不过的贯日箭,站在我的对面。

他用幽怨的眼神看着我,对我说:星辰,想不到我们两兄弟会走到这一步?动手吧?

动手?我一脸的惊异,然后,我却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脸上居然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我的飞刀居然出手了,射像了我的哥哥——月辰。怎么会这样?我的内心努力的控制自己想让自己醒过来,可是却徒劳无功。

突然之间,我又看见了小时候的海棠,他在对我笑,喊我:哥哥,哥哥,哥哥?然后,她就慢慢的消失了,我想伸出手去拉住她,可是却发现,我怎么也抓不住她的手。

我有些难过,我叫她,海棠,海棠,海棠。你怎么走了?我是哥哥,你的星辰哥哥啊。可是不管我怎么的叫喊,我再也见不到我的海棠,我的妹妹海棠了。

然后,我就突然醒过来了,阳光明媚,刺痛了我的眼睛。我起床一看,已经是响午了。我伸了伸懒腰,走出了房门。

刚走到走廊的时候,就看见一个侍卫走过来,对我施礼,然后说:公子,大王立马叫您和烙碧王子进宫面圣。

我一惊,进宫?难道是谁走漏了风声,让大王知道了这屠龙宝剑被盗的消息了?如若是那样,烙碧王子那就惨了。于是我问侍卫:大王叫我和表弟进宫可是有事情要交代?

嗯,大王只是叫我传话,具体事由,小的也不是很清楚。

我点了点头,示意他离去。然后我来到大堂,就看见烙碧王子在大堂中来回踱步,看见我走了进来,立马急切的和我说:表哥,这次进宫我心里真的是忐忑不安啊,不知道父王是否已经知道我屠龙剑丢失的事情?

现在想这些也没用,一切等进宫再说吧。不过薛少敏逃跑的事情,姑父定然是知道了,这一去,自然是少不了要被责骂一顿。

烙碧点了点头,脸上愁云一片,和我一起并肩走出了王府,王府门外早有下人备好马车。须臾,马车就到了王宫的门口,我们下车,然后走进了王宫的“乾坤殿”,乾坤殿是郾国早朝议事的大殿,而国王安排我们在这里觐见,定是有重要事情宣布。

我和烙碧各自心里忐忑不安,不知道即将会发生什么事情。

走进大殿,就看见了大殿中央的金龙宝座,宝座左右有宝顶铜制香炉,香炉中袅袅的燃烧的檀木麝香,那细细的烟雾在空中形成一圈波纹状的图案,然后四下飘散开来。钻入我的鼻孔中,馨香异常。郾国大王坐在大殿的金龙宝座上,威严无比。

我们走上前去,跪下,对大王施礼。

“西门侄儿,你先起来,等会儿还有要事吩咐于你。”,国王声若洪钟,气势恢宏,哪像那夜宴请我时的慈祥和蔼?我依言起身,立在旁边。

而烙碧王子垂首跪下,连大气也不敢出,只是双眼在端倪这父王的表上表情,父王一脸的严肃。这个时候的父王才是烙碧最害怕的。因为只要他这严肃的表情一出现,就表示烙碧又要挨训了。

“烙碧,我要你写的审问犯人的折子呢?怎么到现在还没有给我呈上来?”

“父王,这个折子,我还没写,一切只因为我们昨晚在审理这个女贼的时候,她根本就不说出夜明珠的下落,于是我就想了一个法子,叫王府的人放松戒备,她晚上定会溜出王府,我们在暗中追查,说不定会查到这夜明珠的下落,却没想到我们追踪出去后,着了她的道儿,所以,所以,现在那女贼也跑了。”

烙碧把头垂的更低了,差不多已经磕了地板上。

“真是愚蠢,愚蠢之极,我怎么生出你这样的儿子?当时我叫交与刑部处理,你说你想私自审理,现在好了,夜明珠还是下落不明,而且还放跑了这个女贼?”郾国国王愤怒无比。

“父王,孩儿一定加派人手,暗中跟踪查访,一定能查出这女贼的来历和这夜明珠的下落。”

“如果你能查出就不会让她把你耍的团团转了,哼,好了,这件事情你就不要管了,我自会排人去查探,你还是给我每天读书习字,多学习学习,还有20多天就要和项国的梦灵公主结婚了,记得别在给我生出什么事端来,否则看我怎么收拾你。”

“哦,孩儿知道了。”

“起来吧。”烙碧唯唯诺诺的起身,立在一旁。

“西门侄儿,今日叫你来,一是从明日起开始,你就和铁笔一起到陇西将军那跟着他学习领兵布阵,希望假以时日,能有所成就。”

“谢谢姑父提携。”我拱手一礼,表示感谢。心里却是无比的开心,因为现在可以接近铁笔王子了,和他一起在陇西将军那学习排兵布阵,自然是可以了解他的一些爱好和习性,到时候,只要抓住机会,就可以完成师父交代的任务,回江南了。而今让我沮丧的是关于这海棠公主的身世却无从和她单独相处,详加询问了。转念一想,也不急在一时,只要呆在这王府中,还有很多机会了。

第十六章 夜宴

走进王府,一路雕栏画栋,走廊曲折延伸,我一路跟随,有些眼花缭乱,不时有下人婢女路过,微微的向我们鞠躬行礼。还好的是,上次我来过这里,自然是比较熟悉。

少顷,烙碧把我带到“听月轩”,吩咐婢女送来点心和茶水,让我胡乱的吃了一点。然后,又吩咐下人去铁笔王子府上,说是表哥来了。叫哥哥过来叙叙旧。

然后烙碧就有一搭没一搭的和我聊着,我也只好一一的应答,幸好都是些无关紧要的问题,例如我每天在山上都做些什么,难不会天天习武之类的问题。我虽不熟悉他表哥的生活习性,但是听他说他的四舅不爱做官,一心只想修道,而这个表哥也一直跟随着他的父亲在坦洲的两林山,自然是每天除了习武修道,再也无其他事情可做了。

莫约一盏茶的时光。就听见一个雄浑的男子的声音在唤。“表哥,表哥!”。然后,我就看到了这个男子的身影。嘿,来人不是铁笔王子是谁?但见他身着黄金色长衫,手拿红色吊坠櫂子扇,斜插金钗,两络鬓发垂在前胸,看见了我,满面微笑的说:表哥,什么时候到的?想不到时间若弹指般过的飞快,一晃我们已经有五年没有见面了。

我也只好佯装微笑,起身迎了上去,上下打量着他说:一别五年,想不到你也越发的英俊潇洒了!

表哥,看不出来几年没见,你还是这般的调侃我?他笑着说,顺便的拍了拍我的肩膀,邀我坐下,然后顺势坐在我的对面。同时转头对旁边的烙碧说:二弟,海棠妹妹什么时候过来啊?你给她说了没?四舅家的西门鸿表哥来了?

刚刚叫下人通知去了,想不一会儿就到。烙碧说道。

表哥,这个海棠妹妹想必你是没有见过的,是三年前父王在重临山打猎时,偶然遇见的。父王看到她后,忽而发现长的很像是父王的那个在20年前离奇消失的妹妹(也就是姑丈),于是,被父王带回了王宫,只是她已不记得生前事情,唯一只知道自己叫海棠,所以被父王赐封为海棠公主。

我也呵呵一笑,说道:想必定有一段渊源。

然后我陷入了一片沉思,西门鸿,哦,原来他这个表哥叫西门鸿。还有海棠公主?听铁笔王子这段叙述,想必是这个海棠公主样子长的很像郾国国王的一个离散多年的妹妹。可是我见过这个海棠公主,样子和我的妹妹也有些神似,假使这个海棠公主真是我失散多年的妹妹,那么我母亲难道就是?啊,我不敢想,难不会我还会是郾国人?

表哥,你在想什么呢?铁笔王子一句话把我从思绪拉了回来。

只是突然之间让我想到了你们口中所说的海棠公主,莫非真是那20年前走失的姑姑的女儿?我问。

这也未可知,但是父王却是很疼爱她。不管她是与不是,不过都是我们的妹妹。

看你们这么疼爱她,我定要见一见了。我笑着说道。也就在此刻,听到了一个清脆的声音,然后就看到了海棠公主。但见她头梳元宝髻,身穿淡绿色百褶裙,脚踩莲步,慢慢的走了进来。

她走到我面前,微微的恭了恭身子,给我行礼。道了一声,表哥。然后又看了看铁笔王子和烙碧王子,说道:大哥,二哥,我听下人说这是四舅家的表哥,我却怎么是从来都没有见过呢?

烙碧笑了笑说:你这丫头,才来宫里多久啊?我和表哥都已经有五年没见了呢?你自然是没见过了。

海棠憋了憋嘴,然后说道:知道了啦,对了,表哥,你这几年在那去了呢?

我呀,我和家父在坦洲两林山上修道学武呢?

修道?修道是个什么玩意儿?

这一句话直把我们三人逗哈哈大笑,海棠见我们三人这个样子,跺了跺脚,憋着小嘴,仿佛是受人欺负了似的,有些委屈的说:你们不要笑了嘛,我也没有修过道,自然是不知道是什么了啦,看你们就只知道嘲笑我。说着说着,气呼呼的就坐在了烙碧王子的旁边。

好啦好啦,海棠妹妹,你表哥才过来,你就这样一幅表情,以后表哥可那还敢来?铁笔王子面带笑容,哄着海棠。

我看着海棠公主这一举一动,颇有些像小时候的海棠,这一瞬之间我不仅愣住了,然后就想起了海棠小时候的总总表情。她的眼睛,她调皮的样子,她说话的样子,在我脑海中一遍一遍的回放,挥之不去。

表哥?修道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海棠双眼看着有些走神的我,复又问道。

我被这一声“表哥”叫唤,惊了一下,抬起头,双眼对上了她那双晶莹的眼眸,她的眸子中流露出期待和惊愕的神情,我微微有些歉意的笑了笑说:修道就是修道,你要我解释还真不好解释,其实就是每天静坐沉思,然后呼吸天地浩然之气,让自己的心境变的安静平和。

那不是每天特别没劲?海滩听说修道就是每天盘膝而坐,吸收天地之气。讪然的说。

这不是有劲没劲的问题,这是一种境界,你这个鬼灵精怪的丫头,自然是不懂得这些道理的了。铁笔王子有些微微的责怪道。

哼,不懂就不懂了嘛,原以为修道会是什么有劲的事情呢,想不到这样的索然无味,我看还是不知道的好。海棠公主脸上露出不屑的表情。

表哥,你初来京城,京城里面可有很多好玩的东西,明天要不和我一起出去逛逛?海棠双眉微蹙,复又对我说道。

呵呵,那自然是无比的好,到时候还要劳烦海棠表妹带路了。我说完这句话,心里暗忖:这样更好,如果她明天邀我出去游玩,还可以打听些她的身世,好确认她到底是不是我要寻找我的妹妹?不过看她说话,一颦一笑之间,都是那么的像小时候的海棠,天下这么巧合的事情吗?不不,定然不会,这其中定然有些缘由?

心里百转千回,想的事情终于有了些眉头,于是忍不住就有了些小激动。

但是,我又在不断的告诫自己,此时的我还得格外的小心,毕竟只是烙碧王子误以为我就是他四舅的表哥,但是却不知道郾国的国王和王后是否分辨的出我的真假来?单凭刚刚我的言谈举止,他们定是不会怀疑我的,看来他们虽和这个表哥较好,但是却因一别数年,诸多的细节自然也记得不是十分的清楚了。同时我还得感谢再世华佗的人皮面具和那瓶药水,让这张脸完美无瑕天衣无缝的粘合在我的脸上,让我能这样轻而易举的混进王府,而且还多了一个“表哥”的身份。暗自想想,颇有些好笑。

二王子,大王和王后已经在“碧龙轩”等候。听说是西门公子来了京城,速速请诸位过去,说是今晚要好好的款待西门公子咧?一个看似管家的人突然走了进来,对烙碧王子说道。

我一拍脑袋,装作懊悔不及的的样子,说了一句,刚只顾和两位表弟和海棠表妹叙旧,倒是忘记了要去拜见姑父姑母了,真是罪过罪过。

铁笔王子笑着说:不妨不妨,父王和母后也不会计较的了,想想那时候表哥最是调皮了,想不到去了几年坦洲,越发变的文质彬彬的起来了?

烙碧王子也附和道:就是呀,表哥现在你现在越来越文质彬彬了呢,这咬文嚼字的功夫,比我大哥有过之而无不及啊?

贫嘴!铁笔王子瞪了一眼烙碧王子,复又笑道,我又那咬文嚼字了,我还不是粗人一个!

好啦好啦,听你们说话真累,还是快些走吧,免得父王母后等急了。海棠公主在后面催促,一副很着急的样子。

说话之间,我们就在管家的引领下走出了王府,由于天色已晚,管家手提八角宫灯,在前面带路。走了越十分钟左右,来到了王宫门口,但见一扇朱红色大门缓缓的敞开,两旁守卫怒目圆瞪,见我们走进,身子更加是站的笔直,走进朱红色大门,但见数座宫殿错落有致的并排而立,碧瓦白墙,说不出的华丽壮美。

在那管家指引下,我们沿着宫中的曲折走廊又走了大约五分钟,就来到了“碧龙轩”,碧龙轩坐落在直径约有十米的湖旁,因为天已经渐渐黑了下来,王宫中已经点上了各式宫灯。在宫灯的照耀之下,湖水碧波粼粼,隐约还可以看见绿茵茵的荷叶在湖水中随着晚风摇曳起舞。

我视力本来就好,一眼就看到了碧龙轩中坐在圆桌旁的郾国国王和王后,那郾国国王一张国字脸,浓眉大眼,耳郭敦厚且肥大,须髯如戟,头戴双龙戏珠皇冠,身穿玉龙华衣,腰系蟠龙腰带。见我们过来朗声笑道:哈哈,西门小侄儿?想不到四五年未见了,如今已经长的这般高了?

我走上前去,施了一礼,说:姑父,姑母,孩儿这厢有礼了。然后,就听见了王后的声音,那声音温柔且动听。

西门侄儿,不用多礼,且不知道四哥他现在可好?在山上可没少受苦吧?

我抬起头,细看了一眼王妃,但见她脸上笑意盈盈,一脸的关切和慈祥,面颊虽然有着岁月风霜的侵蚀,但也掩盖不到那风韵犹存徐良半老的绝世风情。

我凝神屏气,说道:多谢姑母挂心,家父一心侵淫在修道之中,虽然山上越显孤僻,但很是快乐。

这样便好,哎,四哥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好好的官不做,却偏偏喜欢修道,说是可以延年益寿,长生不老,可是这世上那又有上生不老之道呢?

我呵呵的陪笑了一声。国王看着我们,说道:来过来,我们在这给你接风洗尘,然后让海棠和烙碧明日带着在这京城到处游玩游玩,转悠转悠。

嘿嘿,女儿早就和表哥商量好了,明天由我做向导呢?海棠公主眼睛一转,笑着说。

就你调皮。国王和王后同时笑道。然后相视而笑,我看着两位这表情,也笑了起来。

我们依次坐下,就开始使用晚膳。晚膳却十分的丰富,鲍鱼龙虾,诸多海鲜食物应有尽有。国王一直往我碗中夹菜,王后也看着我说:多吃一点,山上的日子比较清贫,定是没有吃过这等丰富的晚膳。两位王子更是轮番和我把盏,让我一连饮了数杯。我微微推迟,但也不好不饮,不过幸好我还有些酒量,虽然有些轻飘飘的感觉,却也没醉。

自然,我自己也在一遍有一遍的提醒自己,叫自己要万分的小心,免的出尽洋相,露出破绽。不过一切比我想象的顺利,我的言辞和举止都没有引起他们的怀疑。当然,他们又怎么会怀疑我这个西门侄儿会是假的呢?

这一顿饭只吃了大约有一个时辰,此时,天上已经是繁星点点,明月悬空。我看着这个美丽的夜晚,突然无比的羡慕,羡慕烙碧王子他们这帝王一家,能这么幸福在一起用餐,一起赏月,一起开着玩笑。能每天开开心心幸福的在一起。

我思绪之间,悲伤神色溢于言表。

国王看我这个样子,关切的问:西门侄子,你怎么了,面露悲伤之色?

我一惊,不好,莫非露出了破绽?我脑海中搜寻很多可以搪瓷的词语,却一时之间也没有找到。顿了顿,面带愧色的说:看着这美丽的月色,突然想到了边疆的将士,却没只能望月兴叹,不能归家。于是才有了刚刚的悲伤神色,还望姑父姑母见谅。

其实,我所这话是想让这郾国国王能赏识我,好让我能多留在这郾国京城。因为这样可以为我争取一些时间,一是用来查清海棠公主的身世,看她到底是否就是我的亲妹妹,;二是我要和铁笔王子渐渐熟悉,了解他的秉性,以便于我能顺利的掳得了他,完成师父交给的任务。

哈哈,西门侄儿,你在此时想到的却是边疆的将士,以后定能成为一个优秀将帅之才?你这次来京城后就留在我身边如何,我定会好好培养你,让你成为我郾国的栋梁之才?

我双手抱拳,向郾国国王施了一礼,正色的说:不满姑父,此次我来京城就是有投靠姑父之意,我觉得我已经到了而立之年,男儿自当已国家大事为重,不能浪费在山中虚度时光;我在坦洲时就和家父争论,家父在早时还劝我和他一起修道,但是见我每天就只演习武术,知道是劝我不动的,于是自然作罢。直到近日,才许我下山,前来京城,投靠您?

表哥,你此话可当真?烙碧王子和铁笔王子听我如此说,自然是欣喜无比。于是不由自主的同时问道。

我点了点头,然后就听到了郾国国王略带责备的神色看着两位王子。说:西门侄儿此次入京是要为国效力,施展抱负的。哪像你们一天只直到花天酒地,不务正业?

烙碧王子低着头,铁笔王子也低着头,细细的聆听着父亲的教诲,大气也不敢出。我看着气氛不对,打着原汤说:姑父,是您要求他们太严格了,我看两位表弟是十分用功的,刚刚我来时两位表弟还在讨论兵法呢!

两位王子见我这么说,都对我报之以感谢的神情,我微微一笑,示意不必感谢。海棠在一边觉得特别的别扭,忙拉着郾国国王的手说:父王,不要这么严肃了啦,你看现在天已经黑了,你还要训话,我只怕两个哥哥要被你训到天明呢?表哥初来乍到,肯定没休息好呢?

也罢,烙碧,晚上西门侄子就宿你的府上,吩咐下人要好生照料。还有,你也只有20多天就要和项国的梦灵公主完婚了,也一天不要像个小孩一样,不明事实,到处游荡了。还有铁笔,为父已经老了,以后这江山还不是要交与你打理,你需的好好用功学习政务啊。说罢,望着浩渺的夜空,映着淡淡的月光和这明亮的宫灯隐约可以看到他额上爬起的皱纹。

烙碧王子和铁笔王子都大声回答了声“是”,然后就领着我往宫外走去。

一路上都各自无言,仿佛都各自隐藏着心事,良久,烙碧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对着天空叹息道:哎,只希望这20多天能慢些到来,其实,我是多么的想逃离,可是又怎么能逃离出去?

海棠公主看到烙碧哥哥叹息,问道:二哥,你是不是不想娶项国的梦灵公主?而铁笔王子看着自己的二弟这样的神情,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叹了一口气说:身于王族贵胄之家,我们也只能认命吧!

是呀,我都不知道那梦灵公主长的什么样子,又怎么可能想娶她呢?但是父王已经决定了的事情,我又又怎么能改变?

我看着烙碧这样的神情,突然就想起了那晚我第一次到郾国来的时候,在客栈屋顶喝酒的场景。原来,他和我一样,都有着别人无法言说的无奈和悲伤。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