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幻想异能 > 绝色萌狐:扑倒腹黑神棍

更新时间:2019-11-13 10:38:45

绝色萌狐:扑倒腹黑神棍

绝色萌狐:扑倒腹黑神棍 曾经跳跳 著

已完结 桐笙,君若 娱乐圈 重生 灵异 鬼怪

小狐狸,本尊拒绝你,所以你就天天和那几个男人混在一起?什么,这是同伴,不不不,你的同伴只需本尊一人即可!什么,你说本尊尽招烂桃花?那好,本尊向世人宣布我是你的

精彩章节试读:

第006章 潜逃

黑瞳这么说,顿时让端木決豁然开朗。

“我安插在云州夙王府的人上月来报,萧然养在府中多年的傻子手法非常专业的将一具侍女的尸体处理了。我可不相信这是巧合。”黑瞳接下来的话再次让端木決肯定了他心中所想。

“你说这个女人能不能为我们所用,她装疯卖傻这么多年,萧然竟不知情,而且她在那王府的待遇都比不上一个下人,这样一个善于隐忍的女人,必是有着她不可告人的目的,而且不管是什么目的,肯定是不利于萧然的。”黑瞳慢慢分析着,让端木決再次投给他一个赞叹的眼神。

果然万事通不愧是万事通。

“我今晚夜探夙王别院。”端木決目光坚定,他这别院,对外都是一个珠宝商人的产业,无人知道别院真正的主人是他。而他却是知道旁边的一座别院的主人却是萧然,嘴角不由勾起一丝笑意,他们今日正午之前必会入城,以萧然的个性,必会选择住在别院中。

果不其然,桐笙他们的马车入城之后一直驰向城东,缓缓进入一座清雅的别院之中。桐笙醒来时天已大黑,而腹中早已是饥肠辘辘,当然是没人给她准备晚餐的,还好她的空间储存着不少食物,也不至于饿肚子了。

“王爷,已派人查探,伏羲龟甲碎片并未落入灵王手中,但是巳时三刻兮云先生曾出现在城中。”别院书房中,雷炎的声音突然打破萧然的沉思

兮云?怎么会是他,这下事情倒是不好办了。

一道黑影迅速离开书房上面的屋顶,听不见一丝声响,轻轻一跃向后院飞去。

桐笙在吃过晚饭后便拉起了床上的幔帐进入了空间之中,开始了她的修炼。

空间外,端木決悄无声息的潜入桐笙的房间,看见床上那拉起的幔帐,走上前去轻轻拉起,却是空空如也,人呢?端木決环顾整个房间也没见一丝人影。

他非常确定她没有离开房间,可是她人呢?难道凭空消失了不成。端木決也不急,到桌边坐下一边喝茶一边等,一直等到将要黎明时分,还不见桐笙回来。

“有意思”,端木決不禁笑了,看来她真是如黑瞳所说那般,在扮猪吃老虎。

桐笙算好时间准时的出现在床上,躺下闭起眼睛养神。

在空间的六天里,般若心经已经修炼到了第八重,可是无论如何也修炼不了第九重,这让她很是心急。

无奈,便又开始修炼殒火剑法,也许,需要什么机遇不成?想到这,她也不再着急,便专心练剑。剑在手,那种人剑合一心意相通的感觉再次袭来,这次桐笙非常熟练的练起殒火剑法第一式,三十六招如行云流水般。

才一式,就让桐笙大为吃惊,她知道这本剑法不凡,却没想到却是如此厉害,若让现在的自己再次对上那条雪蟒,她将不再会是险胜。

马车上,桐笙这次倒是没有修炼,而是再想着脱身之计,再过半天,便能到达京城,她可再不愿生活在那萧然的眼皮子底下,既然有幸穿越了,那就让她也恣意一次。

就在马车刚刚到达郢都繁华的大街上时,桐笙陡然大叫了起来。

“我要嘘嘘,要嘘嘘。”桐笙一副实在憋不住的样子哭闹着。

萧然面色尴尬,便让一个侍女陪着桐笙借用旁边酒楼的茅房,反正这京城,也算是她的势力范围之一,他一点也不担心会出什么幺蛾子。

侍女在背过萧然之后便满脸不耐,对着桐笙一阵骂骂咧咧,仅仅只是将茅房的方向指给了桐笙,便坐进那大厅等候着。

而桐笙等的也是这个时候,趁无人注意之际,越过后院的围墙,逃之夭夭。

当萧然从那侍女的口中得知桐笙不见了之后,一脸的阴沉,直接命人将那侍女给拖了下去,那侍女口中一直大喊着救命,她实在不明白,王爷为何会为了个傻子而如此动怒,侍女不知,等待着她的,是何等的生不如死。

萧然面色阴沉的回到王府,召出死士,命令他们不惜一切代价都要找到桐笙并把她带回来。

现在的桐笙,头发被高高竖起,眉毛特意化成两道黑粗粗如毛毛虫般的眉毛,有些蜡笔小新的感觉,整张脸都被她化满了同左脸一样的疤痕,还将头发特意修饰得黝黑,胸前也被她用纱布裹平,换上刚刚在成衣店买的黑色男装,手拿一柄普通长剑,大摇大摆的走在街上,完全一副山野村夫样子,粗俗至极,越发的丑得骇人。

没办法,她的样子实在是太有特色,丑的让人过目不忘,严重点的晚上做梦还会梦到。只有这样,才不会被那些探子认出。桐笙小心淡定的的走在街上,对着周围那消失的监视的目光哼了一声,想监视我,也不看看是谁。

桐笙不由得捏了捏袖子中的隐息珠,昨日她无意在空间的小木屋发现一个锦盒,盒子中有一颗紫色玉珠,桐笙将珠子拿在手上,脑中顿时浮现出这珠子的的用法与作用,原来此珠名曰隐息珠,佩戴于身,可隐匿气息,最重要的是,将珠子含于口中,可隐身,只是却是只能维持一刻钟而已,而且一天最多使用三次。

这时她发现街上很多人都朝一个方向奔去,一个个表情甚是兴奋,她一把拉住一个瘦弱的少年,“小哥,前面有什么,为何大家一个个都那么兴奋。”

少年狐疑的打量了桐笙几下,露出一股厌恶,想要挣脱,却又被桐笙拉得紧紧的,便有些不耐答道“你是外地来的吗,连这个都不知道?异兽阁月前放言发现灵兽踪影,承诺半个月可将其捕获,今日正好是半月之期,大家都是去看灵兽的,你快点放开我。“桐笙得到想要的,很干脆的放开了那少年,自己也跟着众人一起朝异兽阁方向走去。

异兽阁,云镜大陆鼎鼎有名,以捕获售卖灵兽为生,是的就是灵兽,而不是那些普通的白兽。

云镜大陆的修真者所契约的灵兽大多出自异兽阁,传说异兽阁的囚兽窟还囚禁着两只神兽,不过,这话却是没人相信。

然这次异兽阁抓获灵兽,全城出动参观,也是情理之中之事。

第027章 强盗

猫灵儿看了看摊在地上奄奄一息的穆湮,露出一丝鄙夷,直道恶有恶报,谁让他们如此对待桐桐,只是,他们这么做究竟是为了什么,想到这,便走到了穆湮面前,蹲了下来。

“喂,你们刚刚是在对桐桐做什么,让兮云先生如此动怒。”猫灵儿直接质问着。

穆湮仍旧将脸埋在地上,对于猫灵儿的话不打算理会。

“切,都快死了还拽什么拽,不说拉倒,姑娘我自有办法。”猫灵儿站了起来,对着穆湮切了一声,目光看向不远处那个被兮云掀翻的施术者其中一人正动了动,快速地奔到那人身边,一把揪起那人的领子,重复着问穆湮的问题。

“快说,不说我放虫子咬死你,想不想感受一下被千万只蚂蚁噬咬的滋味,我可以成全你的,怎么办,我这人就是这么善良。”猫灵儿对着施术者一阵恐吓,直吓得那人尿了裤子。

“我说,我说,求你别让蚂蚁要我啊。”施术者哭着求饶着。

“那你倒是快说呀,再不快点,我就放蚂蚁了。”猫灵儿不耐的催促着。

“这是剥离之术,目的是将那丫头与她契约兽之间的关系斩断。”施术者鼓起勇气说了出来,说了也会被异兽阁以泄露阁中机密的罪名处死,但最起码死法比那被蚂蚁咬死要好受一百倍。

“斩断之后会怎样?桐桐会怎样?契约兽会怎样?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猫灵儿一连串的问题问了出来,她迫切的想要知道。

“因为那丫头和她的契约兽之间是血契,所以,她的下场就只有死了。而她的契约兽,则会因为和主人的强行分离而元气大伤陷入昏迷,接下来异兽阁就能顺利的将她的契约兽据为己有。之所以这样做,只因那丫头的契约兽是一只神兽,在云镜大陆,神兽只能是异兽阁的专属。”施术者一脸死灰的说完一切。

猫灵儿对于听到的大为震惊,她竟不知,这世间竟有如此无耻的组织,如此卑鄙的手段,如此不要脸的强盗逻辑,而桐桐,竟因一只神兽而遭觊觎,还差点就此殒命,她放开了施术者,呆愣着转身慢慢向城门方向走去。

她一直以为,外面的世界,和南疆的一样,纵然会出现像连胥这样的小人,却从没有残害他人生命之事出现。

她一直不能理解为什么师父总是阻止自己想闯荡江湖的想法,现在她终于明白了,师父做这的一切都是为了保护自己。

这个所谓的江湖,所谓的人心,太过险恶。

尽管自己在擂台上使用虫子攻击,但那也仅仅只是麻痹使人昏迷,没有害人之意,尽管自己说要放蚂蚁咬死那个施术者,但那也仅仅只是吓唬他而已。

她的世界太纯粹,她从来不知道,巧取豪夺,杀人越货竟会发得如此理所当然。她不能再这么懵懂无知的活下去了,师父终有一天会老去,自己终有一天会失去师父的庇护,到那时,她又该如何。

想到这,她脑中不禁浮现出擂台上,桐笙执剑的身影,那样坚韧,那样独立。自己,可不可以像她一样,想到这,猫灵儿嘴角浮起一丝微笑,一个决定开始在她心底扎根。

猫灵儿第二天一大早便来到驿馆找到非岚等人,向其告知了昨晚发生的一切。

直气得非岚一下子将整个大厅给轰塌了,得亏那兮云将穆湮给废了,不然他势必会将整个异兽阁给捣毁。

猫灵儿赶忙上前安抚着

“嗯,桐桐被兮云先生救走了,应该不会有事的。”猫灵儿试着用桐笙来降低非岚的怒火,果然一说到桐笙,非岚立即冷静了下来。

“昨晚兮云怎么会去救小师妹?”非岚很是好奇,脑子里再次想起桐笙初见兮云事的异常,莫非,他们真的认识?

“是我用虫子叫他来的,你们昨晚全都中了睡眠咒,一个个睡得像猪一样,我怎么去叫你们。”猫灵儿解释着。

“那小师妹现在去了哪里?”非岚再次追问着。

“我可以试着用虫子追踪一下,看能不能找到他们。”猫灵儿双手结印,然后一大波透明的虫子飞了过来,猫灵儿一阵命令之后,众虫子一下子便飞的不见踪影。

约半个时辰的时间,飞虫陆陆续续飞了回来。

“他们正在往南飞。”猫灵儿将虫子带回的情报告诉了三人。

“那事不宜迟,我们马上追上去,”说完,忙和孙九针苍瑜往外面走去,将玉箫祭入半空,慢慢变大,三人飞快的跃了上去,猫灵儿也赶忙飞了上去。

“你上来做什么?”说话的居然是万年不开口的孙九针,

“我和你们一起去呀,没有我,你们怎么确定他们的具体位置。”猫灵儿白了孙九针一眼,其实她没有告诉他们,桐笙二人可是停在了某处,她怕一告诉他们桐笙的具体方位他们就不带上她了。

“哼”孙九针坐到一边,不去理她。猫灵儿一坐上了,就安静的坐在中间,两只眼睛轱辘轱辘的转着,盘算着该如何打进他们内部。

兮云带着桐笙在山洞休息了一晚便又抱着她继续往南飞去,她的情况不容乐观,有继续恶化的趋势,他必须尽快到达南疆,看了一眼怀中表情痛苦的桐笙,心痛得一下子吐出一大口鲜血。不可以,不可以动情,君若终于镇定了下来,不再看桐笙,尽量控制着飞行速度,不让她更难受。

端木決本一大早准备去找桐笙,却不料看见萧然也正往这边走来,只得离开回避。

萧然正走到门前,刚好听到非岚他们谈话开始,于是便躲在门后,越听越让他不爽,这个穆湮,仗着他异兽阁少阁主的身份,就敢和他抢人,实在是岂有此理。听到最后,心中疑虑越来越盛,兮云怎么会把桐笙带走,难道,他也有了觊觎之心。

不行,他不能让他得逞,遂萧然在非岚走后不久,便跟了上去,始终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

端木決回到皇宫之后,便接到了黑瞳密信。

“风起。”两个字,已足以让他安心!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