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玄幻奇幻 > 凌道乾坤

更新时间:2019-11-13 10:40:01

凌道乾坤

凌道乾坤 蛇将军 著

已完结 云朝歌 豪门 腹黑 穿越 架空

修炼一途,乃天地之道;生而有形;不离阴阳;两极交泰;破境成丹;三蕴化灵;碎山裂岳;生死轮回;凌道乾坤!

精彩章节试读:

第六章:乌灵参

在和慕老商量一番之后,前者也是同意等到自己的实力再恢复一些的时候,再行背扇,毕竟以筑基境二重的实力,云朝歌真的背不起来。

至于着手成为炼器师,慕老也是让云朝歌先不要着急,等到实力回归正轨之后,再进行也不迟,凡事要按部就班,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小家伙,切记在吸纳元气的时候,莫要贪得无厌,否则你会走火入魔。”

慕老背着手,也是飘荡到天空之中,对着盘坐在地上,结出修炼印结的云朝歌嘱咐道。

“弟子记住了!”

云朝歌搓了搓手,也是嘿嘿的笑了起来,旋即便是闭上双目,进入了修炼状态。

按照慕老的要求,云朝歌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好容易将扇子背在身上,扇面犹如巨山一般重重的压在他的身上,让得其有些喘不过气,不过为了可以恢复实力,这些困难,就咬咬牙吧。

心神沉入体内之中,内丹爆发出一股强横的吸扯力,将七星琉璃扇之中的元气拉扯出来。

“嗡嗡!”

水晶巨扇发出嗡鸣声,七颗星辰爆发出璀璨的光芒,其中星光闪烁,元气河流之中,有着源源不断的元气顺着云朝歌的皮肤渗透进去,犹如浸润久旱的龟裂大地一般,尽数的滋润着他的躯体。

一道道的元气匹练,就像是甘泉一般,温养着四肢百骸,皮肉骨骼甚至小到细胞,都是发出欢愉的声音,好像是很久,都没有享受过这么舒服的雨露恩泽了。

然后在云朝歌心神的催动下,元气河流顺着经脉运转起来,一个周天后,也是化为水涡,被内丹所吸收而进。

“唔!”

伴随着最后一缕能量被炼化,云朝歌感受了一番,也是惊喜起来,他发现按照慕老所说的方法修炼,他那停留在筑基境二重的实力,居然是隐隐有着松动的迹象,云朝歌知道这代表什么,那是要突破的征兆!

虽然欣喜万分,但云朝歌也没有被喜悦冲昏头脑,一切还是要循序渐进,切不可鲁莽大意,现在东风来了,只要按部就班,就没问题了。

在这般犹如长鲸吸水的吸收炼化之中,云朝歌的身体,就像是一个填不满的无底黑洞,任由扇子之上的星辰爆发出何等的光芒,他的身体,依然是没有出现满溢的状况。

犹如老僧入定般的盘坐了将近两个小时,云朝歌也是从修炼状态之中退了出来,缓缓睁开双眼,嘴巴一张,一口浊气喷吐而出,稚嫩清秀的小脸上,有着温润的光泽一闪而过。

“不错,懂得收放自如,你这般修炼,我相信很快,就可以达到筑基境三重了。”

“嘿嘿,实力恢复的感觉,还真不错。”

云朝歌面对慕老的夸奖,也是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么多年了,他的情绪,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开朗过了,即便平日里露出笑容,那不过都是很勉强的,要知道这样的打击降临到自己头上,任谁,都高兴不起来。

“小家伙,去找一颗二阶的水系魔晶,一株固元草和乌灵参,三枚葛青叶,虽然我不是炼药师,但是只要将这些材料融合在一起就可以服用了,你每次修炼完之后,都服用一滴,这样可以保证你的根基不受到损伤。”

“这些药材之中,就要属乌灵参和二阶水系魔晶不好找啊,前者坊市之中倒是有着售卖,但不知还有没有存货···”

云朝歌微微沉顿,也是缓缓地道,参类的药材,比较稀少,他知道小坊市之中有售卖,但是这种大补的药材,可不一定有存货,而且二阶水系魔晶的稀有程度,也不比乌灵参差到哪去。

“那我就不管了,想想是你的根基重要还是钱重要。”

慕老并不买云朝歌的账,当即也是化为一缕流光钻进黑色镯子里,见状,云朝歌也是将古朴黑镯戴在手上,然后在心中无奈的道。

“老师,能不能把乌灵参换成别的药材啊···”

“小滑头,换了药材,药效就没有那么好了,你倒是真会偷工减料!”

听言,慕老也是哼了一声,然后任由云朝歌如何呼唤,慕老都是不再作答。

“哎···只能去坊市转转了。”

修炼完之后,云朝歌也是朝着小坊市而去,和列英等人打了招呼后,也是来到坊市的药材摊,寻找着慕老所说的几种药材。

“小坊主需要什么,尽管说便是。”

药材摊的摊主见到云朝歌,也是笑了笑,旋即任由前者挑选,点了点头,云朝歌一番筛选,也是拿起三枚巴掌大小的青色叶子,将葛青叶握在手中,他也是继续的寻找着,很快便是发现了固元草。

“没有二阶的水系魔晶和乌灵参么?”

云朝歌拿走固元草,也是有些苦涩的看了看手中的药材,这还缺少两样。

“真是对不起了小坊主,您也知道二阶水系魔晶的稀有程度,基本上坊市之中,售出的魔兽晶核都是一阶,二阶的,基本上很少有,即便有,也早已空缺了,我这里有着一颗一阶的水系魔晶,您看···”

见到云朝歌有些苦涩的面色,摊主也是歉意的赔笑着,旋即找了找,也是拿出一块蓝色的水晶,这,便是一阶水系魔晶。

魔晶暴露在空气之中,散发着淡淡的水雾,周围的空气,都是变得湿润起来,望着那在魔晶之中流动着的水流,云朝歌摆了摆手,也是问道。

“乌灵参也没有么,我记得每次都会有着一批运进来吧?”

“这个是真的不凑巧,已经卖完了,您也知道乌灵参对身体有着补气益血的作用,大多数佣兵们,都很需要这个,所以已经卖完了···”

“我知道了,你继续卖吧。”

点了点头,云朝歌也是离开了药材摊位,望着手中的一撮药材,他也是对着慕老心中苦笑道:“老师···”

“哎···”

见到慕老没有说话,云朝歌也是索性不再询问,当即也是朝着家族中走去,毕竟慕老说过药材上面绝对不能偷工减料,那么一阶的水系魔晶,显然就不可能用了。

不过这也不是没有办法解决,他和铁佣兵团交情不错,倒是可以拜托一下。

但是这乌灵参,可就不好找了,坊市之中的卖完了,要想等下一批,可不是几天就能运来的。

正在为此事发愁的云朝歌,突然也是听到远处有着一道喊声传来,声音听起来十分急切。

“云哥!云哥!”

“云天?发生什么事了?”

见到是云天,云朝歌也是安慰了一声,示意他慢慢说。

“云···云···”

“云什么,别着急。”

听着云天气喘吁吁的说着,云朝歌也是无奈道。

“你快去···看看吧,云馨出事了!”

云天大口喘气,也是抹去额头上的汗水,说道。

“在哪里?”

“后山!”

“走!”

听到是云馨出事,云朝歌面色一下子变得阴沉起来,二话不说,就是朝着家族后山而去。

“喂!你先等等,你是打不过他们的!”

见到云朝歌气势汹汹,云天也是一把将他拉住,旋即阻止道。

“有人手?”

云朝歌一皱眉头,也是问道。

“是啊,我今天凑巧碰见云馨,她说要去后山找药材,我就顺道陪她一起去了,谁料想我们刚发现一株乌灵参,就被云力带着人盯上了,然后找我们的麻烦,我这找了机会,才跑出来找你。”

“乌灵参?!”

云朝歌一怔,旋即也是喃喃自语,然后也是一把挣脱开云天的手,就欲朝着后山而去。

“云哥,我们再找些帮手吧,光靠咱们,打不过···”

“我告诉你云天,要是耽搁了,以后你就别想找云馨玩了,快点!”

回头对着云天露出一张严肃的脸,云朝歌也是急匆匆的朝着后山奔去。

“哎!等等我啊,云哥!”

云天咬了咬牙,旋即见到云朝歌早就不见了身影,也是大喊一声,朝着后山跑去。

后山。

“嘿嘿,馨儿,你把手中的乌灵参交出来,我就放你走,怎么样。”

此时在后山之中,三道身影将一名看起来年龄不过十三四岁的小女孩围在中间,其中一名男子舔了舔嘴,也是戏谑道。

“云力,你休想!”

小女孩紧紧握住小手中的乌黑人参,也是后退了几步,面对着云力三人的刁难,她没有选择将手中的乌灵参交出去,她知道这乌灵参有着补气益血的功效,珍稀程度自然不言而喻,若是云朝歌服下,定然对实力有着恢复作用。

这个女孩,就是云朝歌的妹妹,云馨,少女身材娇小玲珑,精致的瓜子脸上,细眉齐平,凤目轻凝间,出落得水灵动人,如此小小年纪就有着美人坯子,长大后必将倾国倾城。

“馨儿呀,这乌灵参,可是我们云力大哥先看上的,你这样夺人所爱,可不太好啊。”

云馨后退间,一名少年也是故意的推搡了她一下,旋即亲切的阴笑着。

“这是我采给哥哥的!你们不能拿走!”

“就为了你那个废物哥哥,你觉得值得么?”

云力见到云馨死活不愿意交出乌灵参,也是有些不快,旋即讽刺道。

“不准你说哥哥是废物!”

云馨听到废物二字,也是薄怒而起,当即也是小手就欲对着云力狠狠一拍。

“呵呵,我看你怎么打我。”

手上爆发出淡淡的光芒,那是元气的波动,云力嗤鼻一笑,也是极为轻松的,一把将云馨的娇嫩手腕,犹如铁钳一般的,牢牢攥紧手中,任由她怎么动弹,都是无法脱离出来。

“你这个可恶的家伙,放开我!”

被云力扼住手腕,云馨也是对着他娇喝起来。

“被抓住还这么牙尖嘴利,既然如此,就让你尝尝···”

就在此时,还不待云力说完,一股劲风呼啸而来,一道流光重重轰在他的胸膛之上,紧接着云力便是如遭重击般倒射而出,最后擦着地面撞在了后方一棵树上。

“哎呀,下手过重了。”

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之后,一道身影,也是缓缓地走了出来。

第二十章:意料之外

“平日里很少和云杉兄切磋,今日就领教领教,你这筑基境七重,究竟有何能耐!”

擂台之上,云宣望着面前的云杉,也是没有丝毫犹豫,一个箭步直掠而出,轻轻摸了了下左腕的纳山镯,一把印刻山清水秀的折扇在其手中闪现,五指轻搓,折扇屏风展开,对着后者就是扇了过去!

“啪!”

望着那气势汹汹的云宣,云杉面无表情的脸上,也是划过一丝凝重,旋即他连连后退,也是躲闪着云宣手中折扇掀起的风旋。

“怎么,不敢接招么?”

云宣势头正猛,见到云杉迟迟不肯出手,他也是温和一笑,旋即右手便是迅速收起折扇,左拳紧握,径直轰出!

“碎石拳!”

“锵!”

“是云杉的金元诀!”

云宣一拳轰在云杉的胸膛之上,只见后者衣衫破裂开来,但是身形却没有后退半步,观众席上的族人见状,也是突兀出声。

“终于是舍得出手了啊。”

缓缓地抽回手掌,云宣甩了甩有些发麻的手掌,他知道云杉虽没有器宝在身,但是却身怀二品炼体元学:金元诀!

这金元诀,就是将身体内的元气快速汇聚在一片区域内,高度密集的元气在肉体上形成一层犹如金铁般的保护膜,只要不是受到超越金元诀等级的元学的攻击,基本上都能抵挡下来。

而身怀金元诀的云杉,即便赤手空拳,也能在对上手持武器的对手时,安然面对。

“你这么想赢么,第一和第二,又有什么区别呢?”

从未开口说过话的云杉,也深吸一口气,旋即声音缓缓地道。

“差别大了!”

云宣再度逼近云杉,也是接连不断的使出碎石拳,不过伴随着他这般疯狂的举动,云杉都是能够及时催动金元诀抵挡下来,久而久之,他的攻击速度,也是变慢了下来。

“该我反击了。”

见到时机到来,抓住空隙,云杉右拳轰出,也是对碰上了那施展碎石拳的云宣,二者拳头之上元气涌动,一阵阵的劲风呼啸而开,将身上的衣服都是吹的猎猎作响,前者眼神一厉,也是大喝一声。

“嘭!”

云杉胳膊之上青筋暴起,拳头狠狠发力,也是将云宣击退而出,后者不断的踉跄间,他也是欺身而进,旋即又是一记重拳挥出!

“金元拳!”

云杉拳头猛然向后收拢,其上有着刺眼的金光闪烁,旋即便是对着云宣的身上挥去,这一拳蕴含了云杉的全力一击,先前他一直在退避,以图找到反击的机会,伴随着云宣疲软,这正是他反击的绝妙时机。

台下的云朝歌见到这一幕,眼神也是一凝,虽说高手之间胜负只有差之毫厘,不过以云宣筑基境六重的实力,会这么轻易地输掉么,他总觉得,云宣并没有···尽全力!

换句话说,云朝歌反倒是认为先前云宣疯狂进攻,到得最后渐渐不支,是一种逼得谨慎的云杉露出破绽,从而抓住机会一举反击···

虽然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想多了,但是云朝歌清楚云宣的为人,虽然表面温和的样子,但是内心不比阴险的毒蛇差到哪去。

“呵呵,终于是引你上钩了···”

“什么?!”

见到云杉那一拳威力巨大的金色光拳对着自己轰将而来,云宣也是冷笑起来,其右拳紧握而起,其上有着元气波动荡漾而开,然后便是再度施展碎石拳,随即他拳头瞬间穿过金元拳的攻势,对着云杉的腹部打了过去!

“好快!”

在场的观众见到云宣那一拳速度和威力都有提高的一拳,面色不由得一变。

“哇!”

云宣的碎石拳先一步击中云杉,后者在碎石拳的重击下,瞳孔骤然放大,一口鲜血喷吐而出,身形朝着后方倒飞出去,然后便是在地上连连翻滚数米远,烟尘散去,这才缓缓停了下来。

“七重的实力···果然厉害。”

双手握了握,云宣舔了舔嘴唇,也是得意的笑了起来,台下的云天见状,也是面色大惊。

“这个云宣,居然是达到了和云杉一个等级的第七重?!”

“果然···”

云朝歌望着那道露出温和笑容的背影,也是眉头一皱,这家伙果然也在三个月之内,达到第七重了,若不是云杉的轻敌,或许还不会吃这么大的亏,现在挨了威力如此之强的一拳,他想要站起来,恐怕很难了。

观众席上的观众们,见到云宣一记碎石拳就是将云杉打的爬不起来,其中不少人都是面面相觑,气氛也是随之变得诡异安静起来,他们似乎都还没看清楚,先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云宣仅仅是一拳,就将云杉打的翻倒在地。

“唔···”

云杉手臂颤抖的动了动,虽然想要强撑的站起来,但是在起身一半的时候,他也是面色一白,旋即单膝跪地,剧烈的咳嗽起来,苦笑一声,他也是示意云厥长老了一下。

“这场比赛,云宣胜!”

见到云杉没有站起来,云厥长老也是高声的宣布了比赛的结果。

云宣的获胜,出乎了大多数人的意料,就连云力,都是为云宣反败为胜感到欣喜若狂,连他都以为大哥要被淘汰出局了,没想到居然是在最后关头扭转乾坤,这如何不让人心里狂喜。

而云宣强势获胜,也是获得了在场所有人的掌声和欢呼,感受着那些高呼,他也是温和的一笑,无视掉缓缓起身的云杉,径直的走了下去。

在他路过云朝歌身旁的时候,也是声音森然道:“这就是挑战我的下场。”

没有给云朝歌说话的机会,云宣没有丝毫停留的,从其身旁走过,云朝歌沉顿片刻,旋即眼睑微垂。

接下来的比赛,就没有那么吸引大家的眼球了,云裂和云啸二人的较量虽然也可圈可点,但是比起云宣二人的较量,那是差了很多。

最终的结果,也是以云裂凭借蛮力获胜,就在第二场比赛很快结束之后,云天罡也是走到擂台中央,然后元气包裹着声音,雄浑的在每个人的耳边响起。

“本次元学族比,到这里,就要告一段落了,按照规定,虽然云宣为三鼎甲第一,云杉为第二···”

将名次逐一念完之后,云天罡道:“按照规定,对名次感到不满意的族人可以选择挑战,不知道有没有人想要进行挑战,如果没有的话···”

还不待他声音完全落下,台下也是有着一道平静的声音传了出来。

“云朝歌恳请挑战云宣,以求改变名次。”

“哗!”

伴随云朝歌这一句话传出,在场的人包括云天罡在内,都是为之一惊,无数哗然声犹如潮水般遍布而开,挑战云宣,这可真是有趣,虽说云朝歌在第一轮展现风采,但是以他五重的实力,就想挑战七重的云宣,这真是有些让人感到有些可笑。

若是他挑战排名第三的云裂,倒无人感到奇怪,毕竟云裂也是五重实力,虽然有些蛮力,但云朝歌不见得没有胜算,但是挑战云宣,这就是将全部的胜算,都付之一炬了。

而云朝歌这一席话说出,观众席上也是有着不少窃窃私语传荡而开,他们对于云朝歌的决定,都是相当不看好的摇了摇头,这个家伙,也太自大了。

“嘿,你看那个废物,居然要向云宣大哥挑战,真是个自大的家伙。”

“没错,以为自己第一轮通过,就可以肆无忌惮的猖狂么?”

“听说云宣大哥本就想要给云朝歌点儿教训呢,不过一直没机会。”

“哎,这下他可惨喽。”

而坐在贵宾席上的富商大贾们见到云朝歌向第一名的云宣发起挑战,当即也是忍俊不禁,云宣是什么人,那可是仅凭一拳就击败云家小辈中实力最强的云杉的存在,这个不过五重实力的云朝歌向他发起挑战,脑子是不是秀逗了。

据他们的消息,云朝歌三年间沦为废物,实力仅仅是筑基境二重,那是云家最差劲的存在,即便有神医妙手回春,打死他们也不会认为现在实力回暖的云朝歌有多少胜算,因为这是根本就是不可能赢下的局。

那观众席上的云棱见到云朝歌发起挑战,也是冷笑起来,旋即便是对着身旁坐着的云尘道:“要我说云尘大哥的儿子,就是不一般啊,是不是当废物当的太久,脑子都坏掉了?”

“是啊,若是挑战云裂也就算了,还想踩在大哥头上,真是自取其辱。”

一旁被云朝歌击败的云力,此时也是咬牙狠狠的还以颜色说道,面色上那抹骄傲的神色溢于言表,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着实让人看的有些生气。

“呵呵,朝歌既然能击败你那笨蛋儿子云力,同样也可以击败云宣。”

云尘面对云棱的讥讽,也是不屑的一笑,旋即回应道。

“你就嘴硬吧,相差两重的实力,我看那废物怎么战胜云宣!”

见到云尘那副坚定不移的神色,云棱冷笑起来,旋即偏过头去。

“爹爹,你说哥哥能赢么?”

云馨拉了拉云尘的衣袖,也是有些担心的问道。

“哎···希望你哥哥能顺利赢下这场比赛吧···”

云尘露出一抹温醇的笑容,也是安慰了一下云馨,目光转移,也是落在了那在擂台下,身负重扇的削瘦少年身上。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