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都市职场 > 乾坤布劫

更新时间:2019-11-13 10:42:24

乾坤布劫

乾坤布劫 三梦 著

已完结 种田 穿越种田 言情 空间

大荒世界,自上古至今衍化生灵无数,期间百族林立,仙宗门派,十万皇朝并立而起,神州大地,海外仙岛,天外仙境,无不是追古之大道之士,无谓正邪,只为埋藏在心中的那枚大道

精彩章节试读:

第13章 城主府

青琅想了想,相比于风逸将自己与灵溪的行踪说出去青琅更愿意相信这灵英是察觉到了唐寅见过自己和灵溪,并察觉到自己与灵溪就藏在这龙溪客栈之中,故意使诈。

如果真是如此这灵英必然会隐藏在客栈外面等着自己与灵溪出去,那最好的办法就是想办法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客栈,立即出城,但是自己若判断失误,城外真的有澜剑派弟子把守,那自己与灵溪出城则正好落入网中!

“你怎么了?”

灵溪在一旁见青琅眉头紧皱的样子,当即问道。

青琅也没有隐瞒灵溪的意思,当即将自己的推测告诉后者,灵溪听完之后就愣住了,没想到青琅竟然从一句话中能想到这么多事,同时脑子也更加混乱起来,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灵溪姑娘,在下已经将追杀你的人打发走了,这下总能赏在下一个面子一起吃个饭吧?”

青琅正在脑中盘算着如何应对眼前这困境,这时楼下传来唐寅的喊声。

青琅听到唐寅这话眼前顿时一亮,当即对着灵溪道:“灵溪,待会你不用说话,一切交给我就好了!”

“啊!”

灵溪不明白青琅这话什么意思,下意识呆愣的啊了一声,刚要开口询问,却被青琅不由分说的拉着手腕往楼下走去,便也只能将疑问暂时压在肚子里。

青琅拉着灵溪的手腕下楼之后直接就朝唐寅走去,而唐寅见此脸上的笑容变得更甚了,心想青琅和灵溪一定是来报答自己救命之恩的,待会灵溪姑娘会不会以身相许呢?唉,果然想我这么帅的存在容易招惹美女倾慕啊!

“在下青琅,替妹妹灵溪多谢唐寅公子的搭救之恩!”

这时青琅学着这个世界的礼数对着唐寅抱拳作揖道。

唐寅一听青琅竟然是灵溪哥哥,心想这可是未来大舅哥啊,一改之前狂妄的表情,连忙笑着讨好道:“哈哈,青琅大哥说笑了,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乃我辈之使命嘛!”

青琅没想到唐寅的脸变得这么快,之前还对自己的存在毫不在意,如今一听自己是灵溪哥哥瞬间就笑脸相迎,嘴角抽了抽,不过也没忘记自己的目的,当即回过神来,装样做样的咳了一声道:“唐寅公子,果然是青年才俊啊,来,我和你说个事!”

青琅说着便松开灵溪的手腕一把抓向唐寅,准备带他到一旁商量事情。

“放肆!”

“大胆!”

“竟然对公子!”

“不敬!”

而这一举,顿时让四个护卫如同惊弓之鸟一般喝道,随即就准备出手教训青琅。

青琅吓一跳,当即就愣住了,心想我不就是拉了一下手腕嘛,至于这么生仇大恨的样子嘛!

“放肆,怎么和青琅大哥说话的!”

这时唐寅当即回头对着四大护卫呵斥道,显然已经从心底把青琅当大舅哥了!

青琅这才回过神来,装模作样的轻咳一声道:“咳咳,没事,没事!”

说着便拉着唐寅到一边去了,唐寅则是一脸蒙蔽的跟着青琅过去,别说唐寅了就是灵溪也不知道青琅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在灵溪和四个护卫的注视下,青琅和唐寅二人勾肩搭背,低着头不知说了什么,突然两人就和多年不见的朋友一般,有说有笑的回过头来。

只见在青琅神秘的微笑之下,唐寅走到灵溪面前拍着胸脯保证道:“灵溪姑娘放心,我唐寅一定保你们安全离开龙溪城!”

灵溪一脸吃惊的看着青琅,不明白后者刚刚是和这唐寅说了什么竟然能让唐寅这般情愿的汤这趟浑水。

青琅看着灵溪那一脸迷茫的样子,朝后者使了个得意的眼色,也没有解释太多,转过头去对着唐寅使了个眼色。

唐寅见到青琅的眼色后转身看着自己身后的四个护卫,指着其中两个道:“张三,李四,你两把衣服脱了!”

“啊,公……公子,大庭广众之下脱衣服不好吧,要不回去脱?”

张三李四二人一听脸上顿时一红,看着唐寅的眼神都变得奇怪起来了。

“我靠,你俩奴才想什么呢,本公子只是让两脱外套,让青琅大哥和灵溪姑娘二人穿上!”

唐寅见到张三李四二人怪异的眼神,脸上瞬间布满了黑线,下意识偷偷瞄了灵溪一眼,见灵溪并没有什么反应后才松了一口气,对着张三李四呵斥道。

“这是?”

灵溪听到唐寅这话之后便将目光看向了青琅问道,她知道这一定与青琅有关。

青琅见到灵溪疑惑目光当即解释道:“我方才已经和唐兄计划好了,待会你和我换上张三李四的外套,扮成他们二人跟着唐兄离开客栈!”

“这行吗?灵英师妹可是主修元神,一年前便已经达到了凝神八重,如今距离九重凝聚元神之体也不远了,到时只要随便用元神力量一探就知道我们是假扮的了!”

灵溪听完之后当即就将自己的顾虑给提了出来,在她看来青琅这个办法根本就瞒不过灵英的元神力量。

青琅听到这话之后却是一笑,随即对着灵溪道:“有你在,她不敢用元神力量轻易查看!”

“为什……哦,我明白了!”

灵溪听到青琅的话先是一愣,不知道他那来的自信正准备问,突然脑子灵光一闪想明白了,自己虽然是走的炼体之道,但是修为已经达到了渡劫一重,在天劫的淬练之下元神力量也无形之间增强了许多,虽然比不上灵英师妹的元神力量,但只要她使用元神力量查看自己与青琅所扮护卫的真伪自己定然能察觉到。

灵溪想通了这一点之后才明白青琅的自信来自哪里,如果自己和青琅并没有被她们知道,灵英师妹刚刚所说的便是使诈,想让自己和青琅失去方寸离开客栈,而她定然会在客栈附近盯着客栈每一个角落等待自己与青琅上钩,但是绝不敢让自己与青琅发现她在暗处,所以即便她等会对自己与青琅所扮的护卫存有疑心,也会因为怕被自己察觉到而不敢使用元神力量查看。

灵溪想通后才知道原来青琅这般机智,一直以来她对青琅都有一种误解,她本以为青琅之所以能退韩羿,是因为在此之前韩羿与自己师尊以及十二位师叔师伯大战一场的原因,青琅只不过是刚好捡了个漏罢了,如今看来之前青琅在澜剑派能一剑退韩羿并不是靠得运气而是实力,此时看向青琅的目光明显出现了一丝变化。

当然青琅并不知道自己这一计划无意间让灵溪高看了他一丝,拿着张三李四的脱下来的外套挑了一件看起来稍稍干净的递给灵溪道:“咯,换上吧,我们先离开客栈!”

“嗯!”

灵溪也接过衣服然后直接套在了外面,虽然将头发也束了起来,如果仅从后背来看还真难分辨出来真伪。

青琅见此也将外套套上,顿时从一个白衣青年转化为一个穿着灰色外套的护卫,青琅打量了自己一番,并没有发现太大的问题后便对着唐寅道:“唐兄,可以走了!”

“嗯,你俩在这等着晚上再回城主府!”

唐寅点了下头对着张三李四吩咐道,随即看向灵溪,发现后者也已经换好了后便率先走出来客栈。

青琅与灵溪连忙跟了上去,留下张三和李四在客栈,五人一出客栈便朝位于龙溪城中心的城主府而去。

这时客栈外一处角落,四个人走了出来,正是灵英与另外三个澜剑派弟子,其中一个弟子见到唐寅带着四个护卫离开后眉头一皱,对着灵英问道:“灵英师姐,那公子哥走了,我们要不要进客栈去看看?”

灵英听完之后看了她一眼,并没有回答而是将目光放在灵溪所扮的护卫身上,看着这个护卫的背影她总觉得有点像灵溪师姐,只是天下之大背影相似之人太多,她不敢枉下定论,当即对着其中一个比较娇弱的澜剑派弟子道:“你轻功好,跟上这公子哥,一但他们有出城的迹象立即告诉我,记住令可跟丢,也绝不能被他们发现!”

“是,灵英师姐!”

那弟子点了点头,随即身形一动便消失在原地不见踪迹。

灵英见到这弟子消失后,神色凝重的看了一眼灵溪的背影后,便继续盯着客栈的出口,这时她更加感觉青琅与灵溪就藏在这龙溪客栈中,自己已经发出信号,现在只要看好她们二人的行踪即可,到时等门内师姐妹一到齐,即便灵溪师姐也保不住青琅。

而另一边,青琅与灵溪走在路上发现果然如之前所想没有任何元神力量的查看,心里也松了一口气,殊不知一道飘逸的身影正远远的跟着在他们背后。

在唐寅的带领下很快就到了城主府,朱红色的墙楼,两边各立着一头栩栩如生的雄狮,大门之上挂着一块黄金牌匾,城主府三个龙飞凤舞的大字刻在上面,门口站着两个淬体五重的护卫,一股自然而然的威严在城主府的上空盘延,令人不敢心生歹意!

青琅仅仅在远处看一眼便被这城主府的气派给震慑住了连一个看门的修为都在淬体五重,心想光从这城主府来看这唐寅的父亲唐啸云也当真是个非凡人物。

不过这时唐寅的脚步明显就变得小心起来,本能性的打量了周围一眼,随即才加快步伐带着青琅,灵溪以及另外两个护卫向前大门走去。

“见过公子!”

这两护卫见到唐寅之后当即就恭敬的道。

唐寅却仿佛做贼一样,四处瞄了瞄小声的问道:“我爹还没回来吧?”

“回公子,没有!”

那护卫连忙回道。

“哦,青琅兄,灵溪姑娘,快点进来!”

唐寅听到这话之后明显松了一口气,然后回过头对着青琅和灵溪道。

青琅见唐寅一幅做贼心虚的样子,加上之前为那护卫的话,心想这家伙该不是趁着唐啸云不在家偷溜出去的吧?

第27章 出手

“百里炎,好熟悉的名字!”

青琅看着那黑袍青年离去的背影觉得这个名字有点耳熟,一时间却想不起来了。

突然青琅一愣,想起来自己半月前在路上遇到的那些行人的话,不可置信的朝那黑袍青年消失的方向看去,惊呼道:“卧槽,他就是百里炎,这他妈还废物,世上还有天才吗?”

“哟,你小子的运气不错嘛,这样都能被人救下!”

识海中那红莲又开始调侃道,不过语气中却夹杂着一丝意外,显然她也没料到青琅运气竟然这么好,更让她好奇的是那个百里炎躲在树上她竟然没有察觉到丝毫,而且在百里炎施展武学之时还有一道熟悉的气息!

青琅也听出红莲语气中的一丝意外,显然是她也没察觉百里炎的存在,心中对这个传说中的废材更是好奇起来。

在好奇的驱使之下青琅下意识就朝那百里炎的地方跟了过去。

“小子,你跟着个男人干什么?该不会是……,哦,难怪你可以坐怀不乱!”

青琅刚跟过去没多远识海中又传来红莲那恍然大悟的语气。

青琅听到这话脚下一软,差点就被红莲这话给雷的摔倒了,想要骂回去,突然想起以往自己没一次怼赢了后者,这才忍住没发作,铁青着脸朝继续去找百里炎。

“哟呵,还生气了!”

红莲却似乎很满意这样的结果得意的笑道,不过见青琅没有搭理自己的意思,也就没有在出言叽笑了!

青琅此时只感觉这女人一定是在那山洞困得太久了,困出心理阴影来了,巴不得所有人都是悲剧。

“哈哈,百里炎,你走不掉了!”

前方突然一声狂傲的笑声传入青琅耳中。

“百里炎!”

青琅听到这三个字,眼中一喜,连忙就顺着声音找过去。

只见前方一行五人正将一个手持巨尺的黑袍青年围着,这黑袍青年正是刚刚将青琅救下的百里炎。

另外五人青琅也觉得有点眼熟,目光落到那领头之人时才想起来这不就是自己刚入巫山那天喊着自己的风鹰团的人嘛?

不过那时他们风鹰团有至少八个人,如今怎么就只有五个了,莫非是死于这百里炎之手,同时又疑惑以百里炎之前展示的手段来看,这风鹰团最强的也不过淬体五重,不可能是百里炎的对手,怎么会找上门送死呢?

而再看百里炎一幅穷途末路的样子,死死的盯着风鹰团五人,其中一个青年对着那领头的汉子道:“秦缺大叔,少和这废物说话,直接宰了他就是!”

秦缺眉头一皱,似乎很不满这青年替自己发号施令的举动,不过也明白,自己此行的目标就是杀了百里炎,也不过多计较下令道:“上,取了他的头颅,交给家主!”

“哼,找死!”

百里炎竟然丝毫不惧,挥动手中的巨尺直接砸向冲在最前面的汉子,不过这汉子的修为明显也要高出百里炎一筹已经到了淬体二重。

“铛!”

那汉子手持虎头刀仗着自己修为更高丝毫不惧百里炎这势如破竹的一尺,大刀一横,往头顶一举,只见火星四溅,竟然将这一尺给接了下来,不过脚下也深深的陷了一层进去,显然这一尺并非这么好接的。

“这百里炎果然厉害,绝不能让他成长起来,否则必然成为我秦家大敌!”

一旁观战的秦缺也发现了这一点,眼中出现一丝忌惮。

百里炎的修为虽然才淬体一重,但战力却异常的恐怖,被四人围攻竟然久久不落下风,那巨尺挥动起来大开大合气势非凡,竟然使得四人无一人能逼近。

不过这也于百里炎那凶悍的战斗风格有关四人打的都畏手畏脚,怕被百里炎临死前疯狂反扑拉下垫命。

青琅在一旁观战都觉得心惊肉跳,这百里炎实在太凶悍了,竟然力压三名淬体二重,一名淬体一重的修士,虽然并没有造成实际性的伤害,但是青琅自认若换作自己以淬体一重的修为绝对做不到这样的战绩。

“一群废物,都给我让开!”

秦缺见自己这边四人这么久竟然都未将百里炎擒下,哪能不知这四人的小心思,都不愿意拼命想要慢慢将百里炎耗死,当即大喝一声。

秦缺这一喝,那四人连忙就往后撤,百里炎将巨尺往地面上一插,脸颊上已经尽是汗水,胸前大起大落的喘息,显然这一战他已经消耗了不少的真气。

“百里炎,你却是是个天才,可惜天才总是容易夭折!”

秦缺一步一步的朝百里炎走去道,每走一步双手之中就冒出一丝青色的真气,走的百里炎前方不足三米之时青色真气已经凝聚出一对锋利的爪子套在他手中。

百里炎听到这话后头一抬,嘴角出现那标准性的幅度,冷笑道:“天才总是太早夭折吗?可惜,我会是个例外!”

“哼,狂妄,青罡裂木爪!”

秦缺冷哼一声,那对青色真气凝聚的双爪散发的气息愈发的凌厉。

“这是秦缺大叔的青罡裂木爪,天呀,这下百里炎死定了!”

“嗯,没错,青罡裂木爪可是二品武学,秦缺大叔练的炉火纯青,不知道有多少淬体五重强者败在了秦缺大叔这一招之下!”

秦缺这一招武学刚刚使出那撤下四人就开始议论道,都没想到秦缺竟然会使出看家本领对付一个淬体一重的小子。

青琅也能感觉道秦缺的这一招威力非凡,即便自己淬体三重的修为也只能施展六合掌配合三重暗劲才能与之抗衡。

只见百里炎将手中的巨尺一举,一道道灰色的真气沿着尺身盘旋而上,一股恐怖的气息也从那尺身之上散发出来。

青琅见此立即明白百里炎又要施展那威力非凡的八荒破天尺了,心中不由的为那秦缺默哀一分钟,要知道便是渡劫境强者也接不下他那一招更别说这秦缺了!

不过很快青琅便意识到了不对劲,百里炎的这一尺虽然气势竟然,可和之前面对蓝媚儿施展的八荒破天尺简直就是天壤之别,之前那一尺可以引动天地变色,并携带着天地之势,而眼前这一尺明显没有了那种不可抵抗的压迫感。

当然即便如此这一尺的威力依旧不可小视,即便是秦缺也没料到这百里炎竟然能施展出如此恐怖的一击,只是现在收招已经来不及了,只能一咬牙强行接下。

“嘭!”

一声巨响地面掀起无数的灰尘,在多方注视之下一个身影倒飞了出去,这人竟然不是百里炎而是那秦缺。

只见此时的秦缺倒在地上一口鲜血喷出,艰难的站了起来,身上的衣服每一处好的,头发也凌乱无比,身上的气息也是虚弱无比,显然已经受了重伤,此时已经是强弩之末罢了。

看着秦缺的惨样,所有人都是倒吸一口冷气,一个淬体一重竟然差点将淬体五重的修士给杀了,另外四人更是充满了庆幸,若是这一尺落在他们身上,他们必死无疑。

“去,把那小子头砍了!”

秦缺此时已经没空理会四人的小心思,指着那场中的灰尘道。

众人的目光这才重新看向那灰尘之中,不过却无人敢轻举妄动,直到那灰尘逐渐散去,才见一个黑袍青年扶着巨尺强行站着,手臂出流出的血迹让黑袍紧紧的贴在了皮肤上。

此时百里炎的伤势明显不比秦缺轻,甚至有过而无不及,秦家另外四人这才敢壮着胆子向百里炎靠近。

青琅见此知道自己再不出手百里炎就死定了,当即施展爆步,三步一踏落在百里炎前面,一手提起百里炎,一手抓住那柄黑色巨尺就欲离开,那知手握到巨尺的瞬间体内的真气竟然被压制的难以流动,当即一惊。

“不好,有救兵,别让他们跑了!”

也因此耽误了时机,被秦家的另外四人反应过来,其中一人大喝一声,顿时四散开来便见青琅与百里炎围在了中间。

本来想直接带着百里炎离开的青琅,也只能将百里炎放下,同时松开握住的黑色巨尺,体内真气瞬间又恢复了正常的流动,心中对着巨尺也略微好奇起来,同时转过身去对着远处的秦缺打招呼道:“秦缺大叔,好久不见啊!”

“是你!”

那秦缺一眼就认出了青琅正是半月前刚进巫山所遇到要独身进山的青年,没想到那日有过一面之缘的青年竟然与百里炎相识。

“你真要救百里炎,难道你就不怕我秦家的报复吗?”

秦缺明白以这青年的淬体三重的修为,自己身负重伤,另外四人不可能是他的对手,若是要救百里炎他还真挡不住,当即有些无奈的问道,希望能以秦家之名吓退这青年。

青琅根本就不知道这秦家是个什么东西,而且知道又如何,反正已经惹上了澜剑派在加一个秦家也没什么,随即扫视了围住自己的四人一眼对着秦缺道:“在下雷锋,欢迎秦家前来报仇,如果不想你秦家死几个人就让他们滚开!”

秦缺见此苦笑一声,果然天才都有一个脾气,那就是傲视一切,虽然很不甘心,但也只能对着那四人摆摆手示意他们退下。

那四人见此也都松了一口气,他们能感觉到这个突然出现的白衣青年身上总有一种若有若无的压迫感,如今秦缺都发话了自然不会在拦住青琅,连忙就退开。

青琅这才一笑,若非不喜欢杀人他才懒得说那么多废话,见秦缺这么识相也就不在多少,一手将不知何时已经昏迷的百里炎提起,一手握住黑色巨尺,有了第一次的经验青琅也知道这黑色巨尺有的诡异,当即运转真气抵抗从巨尺上传来的压迫力。

脚下几声爆响,带着百里炎潇洒离去,而那秦缺见青琅使用的身法,眼神中出现一丝疑惑,似乎觉得有点眼熟,片刻后似乎知道了那身法的来历,眼中出现一道不可置信的目光,连忙带着手下四人离开巫山,这件事现在已经不是他能做决定的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