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玄幻奇幻 > 龙斗乾坤

更新时间:2019-11-13 10:45:59

龙斗乾坤

龙斗乾坤 小恩人 著

已完结 江啊,村正 婚姻爱情 仙侠 校园 架空

刀剑相交,不,是刀剑的气相交就产生了如此之大的威力,谁能否认这二人来头很小了?江啊拿着的大刀,也绝非一般之物,其实力与村正不相上下,可谓时间罕见之宝。看英雄如何立足

精彩章节试读:

第17章 被劫

马磊被击到空中,从这个下巴长满胡子的人的手中打出的形灵力流变得“手指”将近一米的时候打向了马磊,这人看都没有看马磊是否会因为自己的攻击而倒地不起,转身跳走,追上先开始挟持公主的那一群人。

杨树的叶子在风中摇摆一定,像是跳舞的少女,姿态美妙。马磊在空中快速的旋转起身体,发出的蓝光像是制作出来的结界,包围了自己。手掌型的灵力慢慢接近,蓝色的光线闪烁得越是厉害,在灵力接触马磊身体的瞬间,蓝色变得耀眼。如同天空之中的蓝色太阳掉落地面一样,手掌型的灵力渐渐的被耀眼的光瓦解殆尽,马磊加大灵力的输出,包裹着身体的灵力便得更加的严严实实,从外面完全看不到里面的马磊。

灵力的手掌消失了,马磊在空中不断的翻滚,最后腾空了几下身子,脚朝下面稳稳的落地,这突然出现的一群陌生人还没有走多远,马磊立即追了上去。

“黄灿,你们站住,把公主还给我。”马磊微笑的说道。

“清风右轮,刚才你难道还没有死心,你一个人是敌不过我们六个的。”那个走在最后面的胡子回头看了看追上来的马磊说道。

他们停下了脚步,这群陌生的人吧马磊围了起来,此处是镇上居民的稻田,种着各类的农作物,在远处,还有几个背着锄头出完草回家里吃饭的人,天空中的云朵因为自由自在的漂浮变得很是美丽,就像地面上有些人有些事情一样,要有自由才会美丽。

“的确,现在我赤手空拳抵不过你们六个,但是对于以前上级的实力我想你们是很清楚的,要是你们执意不把公主流下,那我现在就为我教清除余孽。”马磊微笑不该,继续说道。

“你少来吓唬人,你引以为傲的服宁剑现在都不知道去和地方了,你怎么有实力来打到我们六个,我们知道你厉害,但是现在你就不要虚张声势了,要打就赶快吧。”一边一个高一些个子得人开始说话。他满脸不屑马磊。在以前一起的日子里面,这人一直想和马磊一决高下,但是自己知道马磊的实力,一直默默地提升着自己的实力,为的是不让自己在大众下面输得很惨,甚至是要击败马磊。他腰间配着一把长剑,身上因为裹着袍子看不清有和打扮,但是此人明显的比其他几个要年轻,也只有是十八九岁的样子,这个年纪正是年少轻狂,他十分迫切的想要和马磊交手。

说来也怪,那日马磊和陈世雄战斗之时,手里握着的泛着蓝色光芒长剑,在马磊晕倒之后后就消失不见,一直再也没有出现,司徒影痕在照顾师傅的之前就想到这个事情,他担心师傅巨大威力的长剑服宁伤害到自己和杨寒,也担心这把剑会伤害到即将来到家里的人儿。或许就是师傅本人来讲,也是具有一定的伤害,因为凡是威力打得惊人的东西,他对持有者的本身是有很大的副作用的。但是所有的一切担心在现在看来都是没有必要的,因为剑消失了,师傅昏睡不醒的时候就消失了,可能除了马磊没有人知道剑到哪里去了。

“没关系,现在我就把我的服宁剑拿出来,你们等等…要是现在放下公主,我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的,这一切都将不被世人所知道…”马磊微笑的说道。

“嘿嘿…那你就快拿出来让我们看看啊。”这年轻的人看着马磊的微笑心里起了担心,也不知道这马磊是哪里来的这么大的镇定。他没等及马磊说完话,冲了出去,拔出腰间的长剑,着长剑和马磊的服宁极为相似,但没有马磊的那般华丽,没有蓝色的光芒。

“熊俊,不知道以前教给你的招数你有没有学习到位了,现在刚好我就试试吧!”马磊继续微笑的说道,他双手合拢,闭上了眼睛,集中灵力,双手摊平,置于胸口,蓝色的光束开始闪烁,在他手上的地方,一个长方形的盒子慢慢的出现,盒子很长,都快两米了,外面做工很精,看起来十分漂亮。

这六个人之中最为年轻的人叫做熊俊,瘦弱的身子好似被风一吹就要到下般,他以前是马磊的手下,由于年纪很小,马磊会时不时的传授他一些东西,在他们一起的日子里,熊俊默默地把马磊看作是自己的师傅,他对马磊的实力,为人都十分的钦佩,不管是做什么都向着马磊的方向发展。现在熊俊手里的剑就是他花尽心血模仿着马磊的服宁打造而来的,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现在却背叛了他的主教,加入到这么一行人之中。

马磊一手拖住盒子的下面,另外一只手拂过盒子,盒子的周围立即出现了一层结界,结界在马磊的作用下破碎一地,他打开盒子,里面泛着的蓝色光芒立即透了出来。

“这不就是我的服宁剑吗?”马磊继续微笑的说道。“来来,熊俊,我来试试你有没有长进。”

熊俊看到了真正的服宁剑,心里不由的震惊,他睁大了眼睛,向后退了一步,不敢向前,因为他知道,马磊的实力不可小视。对付马磊这种程度的人,不是自己一个人单枪匹马就可以解决的。但是年轻人总是很鲁莽,他估计刚才自己说出的话,硬着头皮冲向了马磊。

黄灿把手伸了出来,难住了冲向马磊的熊俊,“哈哈哈…今天的事情,不是你们两个人,我们不会让你欺负这么一个年轻人的。”他说道,黄灿很老练得很,清楚马磊想一个一个的击破,不然的话,就算是他现在手里拿着宝剑,也抵不过眼前这六个人。

“老夫实在是看不过去,就让我来代替年轻人吧。”随即,黄灿抽出自己腰间的刀,砍向了马磊。马磊不慌不忙,斜置服宁于自己的一边,挡住了黄灿砍过来的刀。随即,六个人全都化作烟云,不知去向。

这时马磊才意识到,这几个出现在在自己面的的东西只是他们用灵力制作出来的影子,借助拖延的时间,现在自己在想要追上去,希望已经不大。再想起杨寒他们一行还在路上睡着,要是又发生什么事情,杨寒他们也不能处理,看了看天空飞过的小鸟,转身走回到了刚才和公主一起走的地方。

胡佼玉慢慢的醒了过来,她一手摸着自己刚才被重重击到的地方,一边四处张望,寻找公主,但在自己的身边只有一起被打晕的几个人,什么都没有,没有公主的影子,没有突然出现的黑衣人。这一下,她猛地意识到,公主已经被人劫持走了。他大声的叫道:“公主公主…”但是传回来的就只有回音。

胡佼玉的叫声撕心裂肺,似乎就像是这次被人劫去的公主回来不了了一样,她极其担心公主的安危,站起身来,也顾不及侥幸其他的人,在四周疯狂的奔跑,寻找公主的可能留下来的痕迹。但是无论她怎么努力,也只有站在路边一动不动的杨树。泪水流了出来,她哭泣的说道:“都怪我没有及时的意识到,这回明丽又不知道会怎么样了…”她自己谴责着,马磊从一边的树中间走了出来,看着几近崩溃的胡佼玉不知所措,他慢慢的走向杨寒和司徒影痕他们,试图叫醒他们。

胡佼玉冲了过来,拔出佩戴在腰间的剑,斩向了马磊。

“你到底是什么人,究竟做了些什么?”她的样子完全不像是一个将军,像是一个受到极大刺激后没有形象的女人,头发散乱的掉了下来。

马磊迅速跳起,躲开了胡佼玉的攻击,“你慢点,不要着急,我们现在不是打斗的时候,把所有的人都叫醒,我向大家解释所有的一切,到时候我们在从长计议好吧?我们会帮助你们救出公主的。”显然马磊知道,胡佼玉心急公主的安危,误认为自己是挟持公主的那一伙人。

一边最先晕倒的张克勤醒了过来,他歪了歪脑袋,刚才被打中的地方还僵硬着,看见眼前的场景,立即感觉了过来,公主已经被人劫持走了,而现在只有马磊一个人丝毫无损,胡胡佼玉还弄得像个泼妇一样,持剑对着马磊。

他站了起来,走到了胡佼玉的身边,拔出了自己腰间配着的剑,一并的站在胡佼玉的一边,欲斩向马磊。

“你们先不要慌,先叫醒所有的人,所有的事情,都会解决的,现在你们不明事理的和我打斗都是无意义的,就算你们现在打到你们的目的,把我杀死,公主还是回不了。”马磊继续解释道。

张克勤说道:“这些人全部都认识你,现在公主不见了,你的嫌疑最大。”说完,他冲向了马磊。“快把我的明丽还回来!”胡佼玉尖叫的说道。所有的一切乱成了一团。

马磊和司徒影痕也慢慢的醒了过来,他们揉捏着被打击的地方,看到眼前的一切莫名其妙,为什么现在师傅和着两个保护公主的人打了起来。他们都一头雾水。徐颖也在一边慢慢的醒来过来,“好痛啊!”她抱怨道。看着眼前打斗的景象,她揪紧了心窝。

“听我说啊,你们现在这样突然的打斗都是不必要的。”马磊严肃起来,大声的说道。他被攻击过来的两个人逼到了一棵树上。地面上的两个看着马磊严肃的眼神,愣了一下,杨寒看到眼前的状况,冲了出来,一手打到了张克勤的身上。

“不要!”马磊看到冲过来的杨寒大叫到,但是这时,张克勤已经被打来的拳头击飞出去,这下子事情更加的糟糕了,误会越来越大,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解开。

司徒影痕看到这样的情形,一言不发。

胡佼玉看到攻击过来打到张克勤的杨寒,顿时激怒了起来,“果真是你们,快点把明丽还给我们。”这个时候她没有再叫喊公主了,直接称呼她们自己私地下的称呼,看来这个将军果真对于公主不一般。

马磊愣了,不知道怎么办是好,司徒影痕起身一跃,到了师傅马磊的身边,低声的对着马磊说话。

胡佼玉看到两人的窃窃私语,心里更加的怀疑了,他们是不是在讨论着怎么逃跑?讨论要怎么对付自己。她愤怒的冲向了这两人。司徒影痕迎了上去,双手接住了胡佼玉的剑,手套在剑上面擦出火花。马磊瞬身到了胡佼玉的身边,四指并拢,一掌击晕了胡佼玉。然后跳到正在和杨寒交手的张克勤身边,又是一掌击晕了张克勤。由于张克勤背对着司徒影痕和马磊,他并没有意识到马磊的动作,立即就晕倒在地上。

第20章 明天

杨寒跟着黄灿跑了出去,在最前面还有一个有瘦个子的人,也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他身姿矫健,默不作声的向前奔跑着。

后面的马磊意识到了熊俊的袭击,他没等扬起的尘埃落到地面之上,他就跟着杨寒的影子跑了出去,他担心杨寒的安危,因为现在,杨寒的实力还没有打到可以击败这两人的程度,就算是一个黄灿,杨晗也没有实力可以招架,更何况现在还有熊俊。

话说这熊俊一直谦虚谨慎,做事一丝不苟,喜欢马磊得很,马磊之前也是看中他的认真,才教他一些东西。再加之,熊俊现在也就只有十八久岁的年纪,以后还有很大的发展前景,所以马磊也很乐意去培养熊俊。现在熊俊是怎么出现在在自己的面前,还劫持公主,这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的。

马磊一直跟在杨寒的后面,也没有超直到前面去,现在他想的是锻炼杨寒,眼前的这两个人尽避实力在杨寒之上,但是,马磊很清楚,要是自己一直完成所有的事情,只是让这个孩子锻炼的话,他永远的长不大。待会要是杨寒遇到什么紧急情况,自己可以立即冲上去,要是杨寒爆发影藏在他身体里面的力量的话,打到这两人是不在话下的。

黄灿向后转头看了看,他担心马磊会追过来,因为在他的心里也是惧怕着马磊的,单靠现在自己和熊俊两个人想要赢过马磊可能性还是比较小的。

后面,杨寒正朝着他们极速的奔跑过来,他向着杨寒的后面看了看,寻找着马磊的影子,但是现在有的只是一个小表头,他停了下来。

“小表,现在怎么就只有你呀?要是马磊不在的话,你是就不会去你的公主的。”他嘲笑的语气说道。在他的前面,熊俊听到了声音也停了下来。

“对付你这样的人渣,只需要我一个人就够了。”杨寒严肃的说道。

熊俊站在黄灿的一边,看着他们两个人的对话,什么都没有表现。马磊也停了下来,躲在一边的大树后面,用灵力做成了保护层,影藏自己的灵力,避免让这些人知道自己的到来,他从树的后面探出头来,也目不转睛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天完全亮了,一起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只是在这树林中,大叔遮蔽了一切。光线还是如同星星点灯一般无力。

黄灿听了杨寒的话,大笑起来说道:“臭小子,口气倒还不小,我倒是要看看你现在有什么本事。”随即他冲向了杨寒。杨寒摆出来战斗的姿势,迎接冲过来的黄灿。

黄灿抽出拳头,照着杨寒的脸部打去,杨寒很是惊讶,他根本就不知道这些人的实力如此之高,就算自己看到了他攻击的动作,但自己就是躲不过去。被这打来的拳头击得飞了出去,口里吐出水来。

黄灿站了下来,指着杨寒说道:“你不是说要就会你的公主的吗?现在怎么了啊?”,他走到了杨寒的身边抬起脚来,照着杨寒的肚子就踩了下去。

有力的脚重重的落在了杨寒的肚子上面,杨寒因为疼痛,四肢向上蜷缩了一下,又瘫软了下去,口里突出更多的水来。

树后面的马磊微笑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没有做出一丝反应,站在黄灿后面的熊俊表情依旧,和之前他的样子没有发生一丝的变化。

杨寒双手向后撑着地面,没有去移开黄灿踩在肚子上面的脚,不断的向上起身,黄灿愣了愣,也不知道眼前的这个小表是怎么样想到,要是一般人的话,都是攻击施压给自己的人然后再起身,但是现在他盯着压力,用自己的蛮力向上起身。随着杨寒的挣扎,他渐渐的扬起身来,黄灿很是惊讶,向后跳了回去。

杨寒站了起来,对着黄灿他们,用手擦了擦口水,笑着说道:“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嘛!”随即他从来出去,用自己最快的速度朝向黄灿。他使劲的打出自己的拳头,拳头被黄灿轻轻的一下就拍偏离了原来的轨道,然后他又照着杨寒的腰间,肘击了一下,杨寒失去重心,向下沉去,着这黄灿也是心狠手辣,没有让杨寒就这么轻易的就落下去,膝关节向上,重重的打在了杨寒的肚子上面。杨寒被膝盖击向空中,像是没有意识一样,在空中翻滚了几周,掉到了黄灿的前面。

“要是再不快点走的话,后面的人马上就要赶过来了。”黄灿身后熊俊有点看不过去了,一个中年人对着一个小孩子就这么一拳一脚的打,实在有些惨不忍睹。

黄灿朝着身后看了看,回了一句:“恩,马上就好。”再回过头来的时候,杨寒又站了起来。“你们…怕了吗?还…想…逃跑…啊?”他踉踉跄跄的说道。

“哈哈哈…既然你这么想死,我就成全你吧。”黄灿大笑。随即他朝着杨寒的腰间回旋的踢出一脚,马磊有点按耐不住了,看到自己的年小的徒弟就这样被一个大人捶打,心里不免有点难受,更何况他开始担心徒弟了,不知道着黄灿接下来会怎么处置杨寒,要是听到了刚才熊俊的话,想立即解决杨寒的话,自己到时候出去就会很晚了。

他欲出去之时,杨寒双手抓住了黄灿踢过来的脚,冲着黄灿微笑道:“也…不过…如此嘛。”黄灿的脸上立即转换到了另外的一幅场景,他很是惊讶,怎么这个小表在接受了自己刚才的攻击下还接下来自己去他性命的一脚。

马磊看到伤痕累累的杨寒抓住了黄灿的脚,又退了回去。

黄灿踢出的脚被杨寒抓在手里不得动弹,他想要收回自己的脚,但是却一直没有作用,他开始慌了,他不知道眼前的这个人到底是谁,也不知道这个小表会不会哭又什么特殊的能力,开始慌了起来。

情急之下,他用右手照着杨寒幼圆的脑袋打了过去。杨寒立即被迎头而来的拳头击中,他松开了手,向后退了几步,后面的马磊没有继续微笑了,他严肃的看着杨寒,黄灿这人自私得无比,现在情急之下对着这般小孩子,如此残忍。

后面的熊俊认真的眼神里面似乎透漏着同情,他目不转睛的看这个眼前的一切。杨寒从刚开始被黄灿攻击突出液体的时候就不曾支吾一声,他忍住全部的疼痛,一鼓作气,不想输给这个可恶的人。坚忍的毅力吸引了这位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人。

后面的人群逐渐的赶了过来,马磊向后跑了过去,组织了人群的前行,他不想让其他的人打扰这个孩子的战斗,不仅仅只是为了救回公主,还有的是他做想要让人承认的一切。

所有的人潜伏在了杨寒战场的周围,他们因为大都没有注意到一丝痕迹。

杨寒继续朝着黄灿笑道:“比起…我…你还差远了了。”在他的身上又慢慢的透漏出寒气,这次和上一次他母亲去世之时的情景约有不用,寒气慢慢的从额头中间透出,随即慢慢的从头上扩展到了全身上下,寒气很弱,也只有在和杨寒战斗的黄灿可以隐约的感觉到。

黄灿感到了不对,从杨寒的一边偷过来一阵一阵的凉意,他猜想这是不过是树林里面光线分布不均匀,另外黑暗一边传出来的,更何况现在他必须马上解决这个小表头,要是待会马磊赶过来的话,就不好了,也没有多大的去在意,

杨寒笑着冲向了黄灿,速度极快,比起将全部的灵力注入双脚奔跑起来的司徒影痕还要快,黄灿也很是惊讶,他没有想到就要倒地不起的杨寒可以用这样的方式来反击。

他出手架住了杨寒,杨寒和他相交到了一起,严肃起来,他用力的甩开黄灿架着自己的手,双脚腾空而起,把黄灿踢飞了出去,自己在空中倒翻了一个跟斗,稳稳的站在了地上。对着远处倒地的黄灿说道:“也没有什么嘛。”他语气强硬,像是没有受到刚才的攻击一样的,说话极其轻快。

倒在地上的黄灿惊恐起来,他完全没有料到这个小表会有这样的实力,刚才接近他身子的时候,清晰的感觉到了,从他身子里面传出来的凉意。

“要是没有钱创建组织,就用力的去赚钱。”他笑着对前面的黄灿说道。“要是没有实力去打赢对手,就加紧训练,用自己的汗水去浇灌实力。”随即,他又冲向了慢慢站起来的黄灿,用力的击去自己的拳头,速度极快,比刚才更加的迅速,杨寒身体里面冒出来的寒气也更加的强烈,在一边的站着的所有人全部都感觉到了。

“像你这样,没有能力没有人格的人,我杨寒是绝对不会承认的。”他想起来了刚才黄灿祈求师父放过他,并挟持公主的事情,继续说道。

寒气不断的加强,周围升起了一层雾气,模糊了眼前的一切。寒气造成了如此景象,所有的人都感到震惊。

杨寒又继续拳击着黄灿,一拳又一拳。

“这一拳是打你不知所谓,没有资金去挟持公主。”

“这一拳是打你懦弱,试都不试一下,都想人求饶。”

……

“这一拳是打你,小看我,自大狂妄。”

杨寒一声一声的叫道,一拳又一拳的打着。自从和师傅在一起的日子里面,他明白师傅的意思,一直都努力提高自己的胆量,一直都锻炼自己的坚强,现在,他对未来也充满着希望,平日里面和司徒影痕吵嘴,为了超过司徒影痕他一直坚持不懈,看到美丽漂亮的徐颖,每天都努力的和他说话,希望自己可以和她友好。现在看到这么一个不耻的人,心里的怒火迅速烧起,打得他明白一切为止。

一边的熊俊,看到黄灿现在只有挨打的分,冲了过去,阻止了杨寒对黄灿继续的攻击。马磊跳了出去,站在了杨寒的身后,微笑着…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