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都市职场 > 窃香之恋

更新时间:2019-11-13 10:46:40

窃香之恋

窃香之恋 小司机 著

连载中 仙侠 腹黑 穿越 架空

母亲死后,由于家庭环境,我被父亲遏令休学辍。回到家的时候,发现多了一个妹妹。但是她时常欺负我,说我是没妈的野种。直到有一天,我偷窥了她在半夜穿着内衣对着电脑搔首弄

精彩章节试读:

第4章 奇怪的口香糖

我咬了咬牙,算了,忍了。随即便对着镜子心疼我的脸蛋起来,同时也在心里暗暗祈祷,希望今晚不会被我爸看到我脸上的痕迹,但我知道,这是很难做到的,因为实在是太明显了。

对了,还不知道今晚吃什么呢,刚被她扇了一巴掌,我不想和她说话的,但是没办法,总不能挨饿,我又不会做饭,于是对着外面又叫了一声:“辛雪,今晚我们吃什么啊。”

辛雪此时回到了沙发,听见我叫她,冷冷道:“你爱吃什么吃什么,反正今晚我不在家吃。”

什么?她不在家吃?那她今晚去哪吃。

我想问她去哪,但是想起刚才的那一巴掌,我还是将话咽在了肚子里。于是便坐在自己的书桌上,开始玩起我的电脑来。

这个电脑是我妈没走前给我买的,还算比较新,说是为了我上大学提前准备的,可是她却没料到在她走后我爸会失业,家里揭不开锅,对于高昂的学费我爸直接是让我辍学了。

想到这我便是一阵心痛,毕竟在学校的日子还是很快乐的,那么多同学朋友聊天。

玩了会游戏,很快,客厅那边就传来了辛雪关电视的声音,我将头漫不经心地扭了过去,发现她已经开始缓缓推开门往外面走了,望着她妖娆的背影,我切了一声,也是走到了客厅这边,再次将电视打开,看了起来。

由于快七点半了,我的肚子也有点开始抗议了,我只好拿出手机随便叫了一个外卖,估计十分钟后到。

还是土豪女强,再怎么落魄自己出去吃顿饭下顿馆子还是有经济的,不像我这个屌丝。

我叹了口气,开始专心看我的电视,似乎是发现了一个问题,遥控器好像没在沙发上,我找了找桌台,还是没有,顿时是纳闷了起来,这好好的遥控器怎么会突然失踪呢?真是奇了怪了。

猛然间我想到了,之前小雪在走到我房间时好像手里就拿着那个遥控器,会不会是她在打我的时候把遥控器放在了我房间?

想到这,我只好垂头丧气地又往我房间跑,然而,就在一刹那我仿佛又是发现了一个事情,她的房间门竟然又没关!

难道是她先前看电视的时候出来往把门反锁了?难怪她刚刚出去的时候行动有点缓慢,原来是在想什么事情还没做,估计她就是在想自己的房间门是不是关了。

我的身形不由自主地在她房间门口停了下来,我的脑海中似乎又闪现了之前她打我的场景,我的胸口顿时又是冒起了一阵火焰,也就是这股火,推动了我前行的动力。

谁说我不敢再进的,我今天偏要再参观参观她的房间!

这边给了自己莫大的勇气与鼓舞之后,我便是再次将自己的双脚踩在了她平日睡觉的这方净土,要不是她打我,我才不会起这种报复心理,这一次我一定要在她房间探索到有价值的东西!

我愤愤地将目光再次扫视了这间屋子,装饰,打扮,还是像前几天我见到的一样,奢华漂亮。我再次坐到了她床边,手有点紧张,我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坐在她的床上。

上次我是站着掀开被子的,因此没感觉,现在不一样了,我坐的位置似乎正是她头部接近的地方,我低下头就能闻到一阵的香气,这是一种来自紫罗兰的香味,闻起来很舒服。

再次望了望房间四周和窗户,大门,发现并没有偷窥,我干咳了一声,于是再次掀开了她的被子,发现这一次被子上的那团血竟然消失了。

看来是被她偷偷拿到洗衣机洗了吧,她家有钱,或者是直接拿去外面洗了。倒也无所谓,这个也算挺正常。再次狠狠地拍了拍她的床,舒适感传遍了我整个全身,还是席梦思的床有弹性,可惜我的床不是。

我顺势一躺,连鞋都懒得拖,就这样躺在了她的床上开始慢慢享受起来,这么久了,我还是第一次体会到这种感觉,美妙,柔软。我的鼻子似乎都在感受着来自房间内的各种芬芳,沁人心肺。

双手捧头,我打算开始闭眼休息会,等一会的外卖敲门。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两个交叉的手似乎是触到了一盒什么东西一般,使得我有点不自然,这东西我猜它原先是放在桌子上的,不想被其他人看到早上起来才藏在枕头下面的,于是我慢慢地将它掏了出来,拿出来后我是一脸懵比。

这是什么东西?怎么一包立马有这么多?

我看了看包装盒上的名字,上面写着:“杰士邦。”

挠了挠脑袋,想了想,还是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我有点好奇了,里面到底装的是什么啊,我得看看。

说干就干,我准备拆盒子了,发现这个包装盒竟然还是未开封过的!

卧槽?这还是辛雪刚买的,什么东西啊,竟然偷着不拿出来给大家吃!

我第一念头想的就是零食之类的好吃的,毕竟我在这小丫头高一高二的时候可不少给女生花过冤枉钱买东西给他们吃,青春期嘛,这个大家都懂。

可是这个辛雪也真的是,别人买给你吃的,你在学校吃了不就行了,还带回来放枕头下来私藏!这就不对了。

我气不过,准备找个没被包装纸遮住的口子拆了,说干就干,我麻麻利利地拆了这个盒子,破坏还不算太大,随时我可以给它恢复了。

拆开后我惊呆了,怎么是一包包的软东西啊?我感到很奇怪,这东西我这么从来没吃过,摸起来有点像口香糖,就是不知道嚼起来什么味,好吃吗?真的是!

我这边想完,于是略微点了点包数,竟然有整整17包,这么多!我顿时是起了歪念头,反正盒子是紧闭的,估计她也是第一次吃,我就偷偷帮她试吃一个吧。

于是我再次将目光扫视了周围,特别是窗户,还有我家的大门,虽说我是她哥,在这房间现在也只有我一个人,但我就怕遇到什么打坏主意的人看到我鬼鬼祟祟,哪天告诉我爸妈就完了,尤其是被她知道。

看到没人,我才舒了一口气,随即露出了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立马选了其中的一包塞在了自己的口袋,然后便是匆匆地将这一盒东西还原了,并且是迅速放到了她的枕头底下。

做完这一切,我发现我的心里不知道为何有点扑通直跳起来,估计是第一次偷东西,有害怕。但我这算是偷么?不就是拿她一个口香糖吗?就算被她知道了,告到爸和她妈那里应该也没什么事吧。

当然,我是不会这么傻主动说口香糖是我拿的。

我继续躺着,只不过头部已经没有在原先的位置了,我怕将盒子压得变形被她回来发现,我随手将口袋中的那包东西拿了出来,满不在意地说了声切,就开始拆了。

包装纸脱去,露出了一个手指长的暗黄色软物,我下意识干咳了一声,将它拿到鼻子旁嗅了嗅,发现这东西气味不是一般的大,竟然还不是像绿箭那般的薄荷香味,总之是一种我形容不出来的气味。

隐约间,我的脑海中突然是冒出了这么一个奇怪的念头:“这东西该不会与之前小雪床上的那滩血迹有关吧?!”

乱想!这么可能!我立即是否定了我自己这个怪想法,一盒口香糖这么可能会与小雪的那个有关,肯定是我想错了,只是这东西太有嚼劲了,像是橡胶做的……

约莫估计送外卖的快来了,我没想太多,直接是将这个口香糖丢进了嘴里,一边嚼着,我一边享受着这从辛雪床上得来的战利品,尽管很难吃,但我此刻的心里不知道是多么的爽。

嚼了几分钟,我竟然还没感觉到甜味,真是奇了怪了,这什么牌子的口香糖啊,真难吃!

我再次将盒子从她枕头下面拿了出来,还是那三个字:“杰士邦。”我有点作呕了,这东西给她真的能吃的下去?

我很是怀疑,但就在这时,门铃突然响了!

我一惊,慌忙是将盒子放回了远处,嘴里的口香糖也是赶紧吐在了早已准备好的包装纸里,虽然它不黏,但我也没时间管了,快速跑出了她房间。

对着门口装腔作势地大喊道:“谁啊!就来了!”

第14章 带男的来家里了

一双手此时颤抖着从辛雪的脸上移开,我爸此时觉得自己整个身子都是站不稳了,他心里想着要是再不对肖丽的女儿教育教育,今后要是惹出大事了,恐怕那时候就晚了。

我的心此时直接是悬在了半空中,以辛雪的脾气,被我之前打了两巴掌就哭得不成人样,等会还不委屈死!

然而我发现自己错了。

出奇的是辛雪此时竟然仅仅是将眼光匆匆地瞥了瞥我爸一眼,随即说了句:“我困了,别烦我。”说完就转身走向了自己的房间,而对于这一切,肖丽仿佛就像是做了一场梦,她竟然真的纵容他打女儿了!

我心情复杂地望了望肖丽一眼,也没再为辛雪今天发生的事作解释了,毕竟这种事怎么好解释,难道说辛雪下午穿着美丽妖娆险遭强健?

但是辛雪被我爸打之后却是这种态度,这着实是出乎了我的料之外的,看来事情并没有我想象的这么简单,辛雪和那个叫卢召立的高中生一定有事!

傍晚,我和爸,肖阿姨开始吃饭,而辛雪此时却在房间内熟睡。

整个饭桌前,我爸都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但我清楚此刻他的心里是一阵的难受,之前是打我,现在又是打辛雪,他在这个家给子女留下的印象应该只是一个打人的父亲了,他大概感到了自责,吃了几口饭,便是放下了筷子。

“爸,你怎么了?”我惴惴地问道。

“没什么,我只是在想是不是对你们两个的教育方式我是不是错了,辛雪这孩子,其实挺可爱的,我真不想打她的……”我爸内疚地说道。

肖丽此时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行了,孩子还小,不会记仇的,你也别放在心上,下次好好说就行了。”

听着两人的话,此刻我也是对肖丽产生了一种好感,或许,在今后的某一天我会接受这个取代我妈的女人,而我爸,就冲他现在说的这句话,一切的不愉快都已经被我遗忘了。

“来,爸!我给你夹菜!”我此时毅然夹起了一块鸡肉放到了他碗里。

……

半夜,感觉到一丝饥饿感。我又习惯性地爬起来去冰箱拿东西吃,但我也习惯性地将目光往辛雪的房间扫了扫,发现今晚她果然还是大门打开,面对电脑搔首弄姿!

怎么?!又要开始直播?

我的心在一瞬间仿佛苏醒一般,开始异常地跳动开来,随即是蹑手蹑脚地走到了她门前,房间内传来了另外一声男子的声音。

“怎么这么晚才上线?想你了。”

“昨天被学校的一同学欺负了,有点烦,回来就睡了,刚刚才醒,去冰箱拿了点东西后我才打开电脑的。”

“欺负你?是哪个小混混这么不长眼,敢动我的女人,他是谁?我找时间帮你揍他!”

电脑屏幕内此时传来的这道声音使得我猛地一惊:什么?!他说辛雪是他的女人?!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没敢多想,怕错过一些重要的信息,我继续将耳朵往前面凑了凑,此时辛雪又说话了。

“算了,你别管了,今天他爸已经当着很多人的面狠狠教训他了,他也保证从今以后不会再对我有其他的想法,没事了。”

“真的没事?怎么听你的声音并没有感觉有什么喜色?怎么还是不高兴了?”远处的屏幕上,男子此时疑惑地问道。

“哼,那是因为他爸为了自己的名誉,对外声称昨天是打架斗殴事件,还打电话向我爸妈告状,害得我一回家便被我爸打了。”

听到这,我才明白为什么昨下午辛雪表情淡然了,难怪被打了还不发脾气,因为她心里清楚我爸是被卢云山给蒙了!

但是她被打却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或作是我,现在心里也不会舒服!

“哦,这样啊!那好吧,你休息吧,心情不好就睡觉吧,今晚算了。”电脑屏幕内,男子的声音再次传出。

辛雪恩了一声,便是打算关电脑了。

与此同时,我眼疾手快,迅速是将脚下的拖鞋双手拿起,因为怕被发现声音,我光着脚跑回了房间。

再次躺下,我开始分析刚才偷窥到的一切,脑海中开始涌现出各种的疑惑。

这男的竟然说辛雪是他的女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说辛雪已经和他XOXO了?

此时我立马联想到了回家的几天我在她房间见到的那两样东西,血迹,避孕套,难道说我的猜想是正确的?辛雪已经不是处了?!

想到这,我的心里竟然不知不觉涌起了一阵烦,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会有这种感觉,辛雪明明是我妹妹,但我总是不能把她当我妹看,真是困惑。打了一个转身,我缓缓闭上了双眼。

由于被政教处强加打架斗殴的罪名,辛雪被学校强制要求停课三天在家休息,这使得我很不爽,但是早餐过后我便是对她随便打了个招呼和跟着我爸和肖丽出去了。

出门前,辛雪见到今天就她一人在家,终于是忍不住问了我一声:“张扬,你出去干啥?”

我瞥了她一眼,说了三个字:“找工作。”随即便是走出了家门,我已经下定决心了,今天一定要找个工作!

走到街边,和我爸和肖丽告了声别,望着他们上车一起去公司,我无奈地笑了笑,这年头,要是没什么机遇,估计十八二十几,买个车都难。

于是我迅速开始了一上午的求职之行,厂里、店里、超市,我硬是把周围我熟悉的地方都跑了个遍!

然而最后我还是苦笑地掏出了手机望了手机屏幕上的自己一眼,找工作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本来当个售货员是绰绰有余的,但是被经理觉得我模样不端正,看来人丑还是得多读书。

最后无奈,我只好往家走去,快走到门口时,我却是明显听到了房间内传来了一阵急促的喘息声。

我整个人瞬间呆住,这……辛雪在家里到底在做什么?

不敢惊动她,我讲目光巡视了门口四周,发现没人注意我,我迅速将耳朵贴在了门上面,不听不要紧,一听竟然要我听见了一个男人说话的声音!

“小雪……来吧,反正你刚才说今天爸妈不在。”

“唔~不要吧,我哥说不定一会就回来了……”

这两道声音一时间使得我怔住了,我立马醒悟了过来:辛雪竟然这么不要脸,都带男人来家里了!

“乖,听话,躺下,宝贝。”男子此时传出了一阵邪恶的声音,听得我心里直接发毛,他到底想对辛雪做什么,这是我的家!

我开始尝试着小心翼翼地用手去推门,看能不能推开,因为我发现我竟然没带钥匙!

这下糟了,我顿时是急得心急如焚,此时耳边辛雪的声音也在这一刻响起。

“王哥,要不明天?今天真的不行,我昨晚没睡好。”辛雪的语气夹杂着一丝恳求,这么酥的声音听得我全身都软了。

门内,那男的明显是生气了,大声道:“不行!你都叫我来了,怎么能这样,不是放我鸽子吗!你再这样,十万块钱马上还我!”

什么?!十万块钱!

我的耳朵内传来这声话后,心里是泛起了一阵的涟漪,辛雪竟然借了对方十万块钱!她要钱做什么,她妈不是开公司的吗,难道还缺钱?

在这一刻,我恍然大悟,原来辛雪半夜和男的裸聊赚钱原来就是为了还房间内男子的十万块钱!

当下,辛雪的声音在房间内变得异常地急促起来,而我的心也在这一刻异常跳动起来,全身莫名地热了,尽管是隔着一扇门,辛雪嘴中的那声声呻吟也已经陆续从房间内传出。

不行!我不能让那男的得逞,我要帮辛雪!

此时,我狠狠地在心里这样告诫我自己,明知道房间内此时即将上演着动作片,但我却不能不管!

咕咚!~

咕咚!~

我莫名地感觉房间内的一些声音引起了我喉间的某种骚动,我豁出去了,一定要阻止他们!

“砰砰砰!~”

敲门声陡然响起!正要继续在我家对我妹下手的男的听见这声音,吓得是瞬间心惊肉跳!立马是收起了声音,而我妹此时也是惊恐地停下了娇喘。

“谁啊!~”我妹此时试探地问道。

我装作一副着急的语气说道:“是我,辛雪,我钥匙忘家里了,你开个门!我要进去拿个东西!”

辛雪一听我要进屋,语气竟然也是变得恐慌起来,说道:“张扬,什么东西,要不我等会帮你拿,我现在在洗澡,不方便。”

洗澡?呵呵,洗澡你还叫的那么大声?鬼才信!

“没事,小雪,你洗吧,我在门口等着你开门,我等会自己进去拿!”

听到我这么厚脸皮回答,辛雪直接是懵了,要是被我抓个现行,那就完了,此时她佯怒道:“滚蛋!我洗澡还要你等,东西在哪?我穿着浴衣从窗户上给你丢下去!”

此时我淡淡地说道:“好啊,那你把藏在枕头下面的那盒杰士邦给我丢下来。”

风平浪静的一句话,直接是使得房间内的两个人瞬间石化!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