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宠妻入骨:霸道厉少狠会撩

更新时间:2019-11-13 10:52:44

宠妻入骨:霸道厉少狠会撩

宠妻入骨:霸道厉少狠会撩 一瓶冰阔落 著

已完结 总裁 娱乐圈 架空 言情

林甘蓝,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却偏要靠技术的漂亮女法医。据说,这姑娘未婚先孕、身负不详、冷心冷情。厉晋远,明明可以靠身材吃饭,却偏要靠拳头的冷峻兵王。据说,这位爷

精彩章节试读:

第3章 尸检

江州市警局,法医部。

林甘蓝依然是那身浅蓝色的牛仔连身裤,外罩一件白色的医用手术服,瀑布般的黑色长发高高扎起,露出光洁的额头,秀挺的鼻梁上添了一副茶色眼镜,平添了几分诗书气质。

她是出了名的怪脾气,不喜用助手,向来一个人对付尸体。

而尽管身处孤独的解剖室,她仍然把自己打扮得潇洒靓丽,亦舒说过,做人最紧要姿态好看。

此刻,尸体正躺在冰冷的解剖台上。

与此同时,送到她手上的还有一份死者资料,寥寥几笔,写尽了年轻人的一生。

董承,百悦酒店餐饮部服务生,二十四岁,入职一年,热情开朗,无论同事还是客人,都对他风评很好。

林甘蓝熟练地戴上手套和口罩,摁下录音笔,开始工作。

“死者男性,身高一米七四,死亡时间应该在早上五点半到六点之间。尸体背部呈现轻微纹路,与餐厅更衣间的地板花纹一致,说明没被移动过,更衣间就是第一案发现场。”

“死者身穿酒店制服,脖子上围了一条红色的毛线围巾,但脖颈处没有任何勒痕。指甲缝里残留木屑,死前应该抓挠过更衣间的门。”

冷光灯下,她扶正死者的脸,仔细观察,语气沉缓:“死者脸色白中泛青,跟32层那个男人的症状一模一样。”

林甘蓝脸色凝重,似乎想到了什么,她打起十二万分精神,手握一把锋利的手术刀,进行尸体解剖。

“死因是乌头中毒,导致心律失常,没有及时得到救助……”

林甘蓝的效率很高,解剖尸体后,立刻着手写了验尸报告。描述“死因”一栏,她忽然停住了,脑海里灵光一闪,忽然想到了厉晋远。

她闯入厉晋远的房间时,曾注意到离门不远的小桌上放着一个玻璃杯,只盛了小半杯水。她禁不住想,会不会厉晋远体内的乌头毒来自那杯水?

林甘蓝火速完成了验尸报告,发送给重案组,出门直奔百悦酒店。

华灯初上,半空悬着一轮圆圆的冷月,散发出柔和的光芒,整个城市都仿佛如梦似幻。

林甘蓝没空欣赏美丽的夜景,她径直找到前台,出示了证件:“3204号房,我需要取一件证物。”

轻易拿到了房卡。

32层笼罩在一片沉寂里,白天差点发生命案,没人敢住。

林甘蓝推开那间高级套房,屋内没有开灯,清冷的月光如水,柔柔地透过窗户洒进来,像是铺上了一层轻薄的银色地毯。

她开了壁灯,借着昏黄的灯光,很快就发现了那杯水,静静矗立在桌上,小半杯,和早上的高度一致。

林甘蓝快走两步,指尖已经触及了玻璃杯冰冷的表面,忽然斜刺里伸出一只大手,扼住了她的手腕。

那是一只男人的手,强壮有力,手指很长,骨节分明。

“啊——”

饶是胆大如林甘蓝,敢单独和尸体待在一起,也被吓了一跳,惊呼出声的同时,反身一脚狠狠踹向身旁的男人。

她回身,背倚着桌沿,指甲狠狠地扣进木质桌面,惊魂未定地望着面前的男人。高挑挺拔,眉眼冷冽,线条轮廓偏硬朗,是白日里救下的厉晋远。

此刻,他的一头短发还在滴水,水珠沿着赤裸的上身往下淌,仓促间下身只来得及围了一条浴巾,看样子刚才在洗澡。

很不幸,厉晋远躲过了她的“断子绝孙脚”,浴巾却遭殃,被一脚踹飞了。

活到二十二,林甘蓝头一回看了活人的身子。

嗯,还是加长加粗版的。

第12章 哪来的钱

低矮的平房,青砖绿瓦,临河的空地搭了雨棚,连招牌也没有,摆上几张桌椅,就成了个简陋的饭馆。

厉晋远有些惊讶,他早想到榆木巷附近没什么好饭店,但没想到她居然会带自己来这么破败的地方吃鱼!

林甘蓝似乎常来这家饭馆,和老板娘打了个招呼,随意拣了张靠河的桌子,不必看菜单,菜名就信手拈来:“鲫鱼豆腐汤,鲜椒鱼,剁椒鱼头,松鼠桂鱼,再来一盘炒青菜。”

老板娘应一声,送上一壶冰镇西瓜汁,就往后厨去了。

厉晋远穿一件白衬衫,一路扣到衣领第一颗纽扣,衣袖挽至半臂,露出一块黑色的百达翡丽,即使坐在破旧的桌边,身形依然挺拔如松,规制得一丝不苟。

他的举手投足间,流露出一股自然的矜贵,一看便知出身富贵人家,与周围的阴暗破旧,极不协调。

但厉晋远浑然不觉,自顾自倒了一杯西瓜汁,入口清爽,西瓜的味道浓郁。

不一会儿,老板娘上菜了。

最后一道,是松鼠桂鱼,老板亲自端上来。

出乎厉晋远的意料,掌勺的老板居然是个坐轮椅的年轻人。

二十几岁的年纪,染了一头黄毛,笑嘻嘻的样子,一点不像个残疾人。

炸好的鳜鱼浇上热腾腾的卤汁,发出轻微的“吱吱”声,好像一只橘黄色的松鼠,空气中弥漫了淡淡的松红香味。

尝一块,外脆里嫩、酸甜可口,手艺不比外面的大饭店差劲。

“松柏,你的手艺越来越好了。”林甘蓝收起往常的高冷,赞道。

吉松柏面色微红,憨厚地挠了挠头:“若不是林小姐,我也不会有今天。”

厉晋远心里一凛,听起来林甘蓝还是他的恩人?

“过去的事情,就不必提了,重要的是现在你们一家人生活幸福。”

吉松柏连连摆手,古铜色的脸庞显出一丝羞赧:“吃水不忘打井人,林小姐的恩情我会一直记得。”

厉晋远不动声色:“原来,林小姐还是个助人为乐的好人呐。”

吉松柏见他一派丰神俊朗,以为他是林甘蓝的男朋友,把前尘往事都娓娓道来,极力为她说好话。

“五年前的一场车祸,爸妈去世了,我没了双腿,还有个读高中的妹妹要养,我抑郁得想自杀。是林小姐救了我,还拿出五万块送我去学厨艺,开了这家小餐馆养家糊口。”

“现在生意越发好了,妹妹考上了大学,我也在去年结了婚,还有五个月孩子也该出世了,这一切全是林小姐的功劳。”

闲聊了几句,吉松柏识趣地离开,留给他们二人独处的空间。

厉晋远看着面前的年轻姑娘,长长的卷发披在肩后,眉眼秀丽,透出一分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清冽,低头吃鱼的时候,露出雪白修长的脖颈。

接触到他的目光,林甘蓝不自觉心跳加快,不知他端详了自己多久。

厉晋远淡淡开口:“林小姐,五年前你还在读书,一下子拿出五万块,不容易吧?”

林甘蓝心头一凛,鲜椒鱼的辣味顿时充溢口腔,呛得她连连咳嗽。

借着喝水的工夫,她没有回答,但厉晋远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五年前,正是林家变故的时候,她哪里来五万块给吉松柏?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