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玄幻奇幻 > 乱世定乾坤:机关神匠

更新时间:2019-11-13 10:53:46

乱世定乾坤:机关神匠

乱世定乾坤:机关神匠 愤怒的茄子 著

已完结 婚姻爱情 总裁 百合 宠婚

讲述一个瘪三的异界传奇,讲述神奇复杂的春秋大陆,百家争鸣。道法,机关,阵法 ,甚至阴阳术法,更有那独特的机关幻兽,争相斗决。谁又能一掌乾坤。罢黜百家,唯我独尊。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五章 毛三的转变

似乎没让毛三等的太久,在毛三走神的一会儿。

终于台上传来了让他开始异常紧张的声音来。

“下一个,毛三”

“李家毛三在吗”

“哦,到,到”毛三高举着手左右摇晃,小跑着往上奔去,惹来一阵哄笑。

“看,那就是李家的那个胖女人的宝贝蛋子”一个声音道。

“什么,就是他,哈哈,土里土气的,还叫毛三,哈哈”

“你知道什么,那个毛三在李家练习十二年的外家功夫,可是给他们家族的一个人,一巴掌就扇晕了”。

顿时,各种讥讽的声音传来。使得毛三一下子觉得昏天暗地,“怎么,这毛三真的这么没用吗。”

在前世浑浑噩噩,嘻嘻哈哈的度日,本以为到了这个世界可以好好的活出一个精彩来,可是这是怎么了。

毛三顿时有些失魂落魄。

等跑到台边,又是一个踉跄,跌倒在地。

现场似乎更加热闹了。

在场的李家子弟羞愧地转过身去。

毛三慌忙地爬了起来,暗道,“该死的身体,以二十多岁的灵魂操控这十二岁的身体,总是会判断不清。”

周围讥讽更甚了,毛三阴着脸来到了测试点。

只见一个老人指了指桌上的水晶球道。

“把手掌放上去,什么也不要想”。

毛三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回事,按照着这老头的方式,将手放了上去。

全场瞬间安静了下来。

只见那水晶球好像亮了一下,却是什么颜色也没有。

很长时间过去了。

水晶球依然没有反应。

老者淡淡地道,“好了,可以回去了”

“哎,真没想到,竟然毫无力源”。

毛三有些不明所以,“请问我的是什么天赋”。

下面顿时又哄闹了起来。

“哈哈,还天赋呢,连力源都没有,就是一个废人”

“是啊,这样的人,估计在李家以后也只是掌管点生意的人了”

毛三紧紧的捏了一下拳头,转身离去。

而那水晶球还在发出耀眼白光,却是在白天看不到罢了。

也终于在毛三走后不久,水晶球突然炸裂开来。

可是丝毫未让人觉得惊异。

一切都仿佛无关紧要。

…………………………………………………….

毛三失魂落魄地走着,他原本想回家里,可是他想不出家中会有怎么样的讥讽嘲笑。

便漫无目的的走向了镇外。

那孤独的身影仿佛与这世界格格不入。

不知走了多久。

他来到了一处山坡,坐了下来。

心中烦乱,脑中更是思绪万千。

今天的冷嘲热讽,使得他坚强的内心再也承受不住,不由得想到了小的时候的那段回忆。

就像是老旧的伤疤被揭起一样,疼,只有自己知道。

那是他没有对任何人说过的悲苦记忆。

自出生起,家里似乎都是争吵不断。

那时候的爸爸妈妈天天吵架,使得他整天担惊受怕。

不,那不是爸爸,他根本就是个畜生。

他好赌如命,每天带着些不三不四的人来家中。

赌输的时候,他就殴打老婆和孩子。

家中穷困潦倒,妈妈辛苦工作所攒的积蓄根本难以支持他的赌资,弄得负债累累,家徒四壁。

有一次,毛三生病了,为了给毛三治病,妈妈不惜卖血。

妈妈一天干三份工作的打工,以供养毛三的上学和家里的开支。

可是就是这样,那畜生依然每天把妈妈打的伤的吐血。

每天看着醉醺醺的他和憔悴的妈妈,以及四周邻居刻薄的耻笑讥讽,使得毛三幼小的心中就充满了恨。

终于有一天妈妈被一场车祸夺走了生命,毛三在坟前却笑了,终于解脱了,不是吗。

就在那个晚上,他把醉醺醺的爸爸锁在了屋里,一把火烧了房子,从此飘泊,直到被孤儿院的收留,那时,他也是12岁。

想着想着,毛三就开始心痛起来。

“难道我融不了这个世界吗。”

“上一世自己没有一个完整的家,可是这一世什么都有了”

“不,我还没有努力过,上一世是,这一世也是”。

毛三喃喃自语。“这一世,我有疼爱自己的妈妈,有着显赫的家世,我不在是一个可怜虫了”

说着便站了起来,“任他耻我,笑我,又待如何,我的命运绝不屈服,一切有负于我的,我都将一一拿来”。

“啊……”

“哈哈…….哈哈……”

阵阵回音在山中回荡着,诉说着毛三心中的苦涩和不屈。

而毛三,这时却跪在了地上,他哭了。

毛三在山坡上一直坐了很久,直到夕阳西下。

就在这个时候,远处传来了一个妇人的呼喊,声音十分焦急。

毛三不由苦笑,“这该是自己的老妈吧”。虽然她是胖了点,又不招人待见,可是她对自己的那份关爱是不变的。前世没能好好的体会母爱,今生定要好好珍惜。

想着便站起身来,准备回去。

孱弱的身体加上长久的坐立,使得他双腿有些发麻。

这时,那胖胖的妇人也到了眼前。

“阿毛,你没事吧,别吓娘啊,今天的事娘都知道了,不能修炼就不修炼,李家供得起你的吃喝,真要是供不起,那娘的家里也足够了。你不能修炼,娘就给你请一大批高手给你当随从。”

说着,便心疼的将毛三抱进了怀里。

毛三身体在一瞬间有些僵硬,然后便软了下来,抱住了这个老妈。

他这时才从这身体以前的记忆中找出来,原来他这一世父亲早早就亡故了,而母亲好像是来自一个神秘的家族。

事情真够狗血的,不是吗。上一世痛恨着父亲,这一世也让他早早的没了这份体会。

感受着怀中那久违的温暖,毛三坚硬的心松动了。

老妈似乎发现了毛三腿有些酸麻的样子,直接一个上手,将毛三背在了背上。

毛三脑中顿时空白起来,他的记忆一直是二十多岁的人,一下子遇到这样的情况,使得他瞬间再也控制不住。

“娘……”

“哎,怎么了,阿毛”

“我......”

可是毛三已经睡着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毛三的灵魂和身体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

第二十六章 武器铠化

只见这机关鼠,瞬间金色纹路布满全身。在身上发出阵阵光亮,一触便是一个点的阵法激活,在机关鼠的各个关节,和连接部位形成一个个小漩涡,而在头顶,更是一个大的六芒星阵,异常闪耀。

“这难道是万象拟化大阵”,场中风清扬嘴里喃喃。“这怎么可能,不是说,这万象拟化大阵早在万年前便消失了吗,为何还会出现”。

就在众人惊叹声中,机关鼠关节大亮,立即变形拟态,身体不断的蠕动,沿着毛三的手臂竟然移向了那铁剑,每个部位渐渐成型将铁剑全部包裹起来。

顿时铁剑已没有了刚才的样子,一个个部位连接一起,似九节鞭,又似长剑,一个个漆黑阴冷的针刺遍布,气势极为强大,那幽幽黑芒显示着它的狰狞和不凡来,而剑柄处,更是一个鼠头模样的护手,将毛三的手紧紧包裹。

毛三的气势随之急速高涨,竟然已到奥义四字境界,虽然只是机关鼠的增幅,不过着这样应付起墨正的奥义六字,倒是有些底气了。

墨家兄弟,眼中惊喜不已,双拳紧握,那颤抖的双肩显示着他们此时的激动。

“拟……..化形态,机关的…….武器……..铠……..化...........”

“这不仅是只是出现在古籍中,竟然真的存在,传说这时墨家的一个天才祖辈的一个胆大构思,现在居然是有成品”

...................................

两人顿时冒出急切的光来。

“小兄弟,我刚才的条件,你意下如何”墨正急切的说道。

毛三此时感受着体内那磅礴的能量,也是硬气了许多“哼,我说过,没有可能,想要就自己来取吧。”

“不知所谓的小子,我一再忍让,你还自以为是起来,就让你见识什么才是实力”墨正有些发怒,顿时奥义六字,气息全部发散出去,场地卷起一片气浪。

毛三看到他的脸时,一接触他的目光,不由脑袋一轰,浑然忘记一切,一种想要向他膜拜的冲动由心底升起,强烈的令毛三几乎无法自制的双膝一软,几乎要跪下去。

就在这瞬间,毛三突觉铁剑之上传来一股冷意,沿着手臂往脑中窜去。瞬时间,只觉脑中一震清醒过来,随之,那种强大的气势压迫,消失无踪。

而墨正见毛三站的稳稳的,心中也是暗暗吃惊。事实上,他在气息外放的时候,就使用了墨家的一个秘法,将气息集于一线,通过眼睛发出。对着毛三这样等级的根本没有还手之力,但毛三却也只是先前的微微一颤,便转瞬恢复如常,这让他如何不吃惊。

“小子,我倒是越来越喜欢你了,居然在我的气息压迫下还能神色不变,不过接下来,就要看你有没有这本事了”。说着,一展身法,袭了过来。

毛三源气凝于掌心,单手持剑。那狰狞长剑瞬间暴出闪耀的银光迎了上去,轰的一声炸响,那墨正的这一击居然给打偏了。而毛三这时脸上闪着阴狠之色,将另一只手,掌心的能量球向着墨正的胸口按去。

墨正似乎早有所察,在空中一个侧身躲了开来。而那能量球贴着墨正的耳边向后飞去,瞬间击在一个巨树之上,将巨树炸出一个洞来。

毛三见酝酿已久的源气球没有成功,便再次一停。这时他想要试一试,奥义四字才能用的内狮子印。

将长剑穿透石板,插在地面。毛三双手飞快的结起手印,这次手印不想以往那样,而是极端的复杂和玄奥,毛三勉力为之,可是也瞬间把体内源气给抽干了。

这时从下面的剑上传来阵阵奇异的能量,在进入毛三体内的一霎那,转化为源气,而巨剑也在疯狂地吞噬着周围灵气,毛三心中一喜,差点停顿的手印再次疯狂的结了起来。

这时,墨正似乎发现毛三的举动,一个飞跃,带着强大的气压,一阵破空之声,袭了过来,企图打断毛三的结印。

毛三随之压力一增,居然没有停止结印开始防御,而是中门大开,更加加速的手势变换。眼看着墨正的剑尖已到毛三面前。毛三冷汗直流,心中紧张万分,终于在这一刻完成了结印。

顿时气息高涨,在毛三身处发去一道光波,更是夹杂着毛三强大的一声怒吼。

“内狮子印…….”

“轰轰……”

一声惊天巨响。

可是由下而上先天就弱于由上而下,加上毛三本来等级就低于墨正,使得他虽然也将墨正给轰飞了出去,可是内府经过这么一震,顿时使得自己吐出一口血来。

而墨正被震飞之后,向后翻了个身,落在地面,却也是蹭蹭蹭的退了几步。

毛三虽已受伤不轻,而且接连段的应付着车轮战,气息已经极为微弱了。但是他外表却极力保持镇静,可是那起伏的胸脯是瞒不了别人的,墨正和墨为对望了一眼,已经看出毛三支持不了多久了。

墨正心中有些难忍的疼痛,不知道是什么回事,估计是因为不忍吧。

毛三颤微着身体,拔起地上的铁剑,机关鼠随之包裹,传递着能量,温养着毛三干涸的经脉。

墨正却在这时,再次袭来,毛三已不足以对抗,只能躲闪开来。

源气布于脚下,不断的侧身,疾跑,躲闪。可是还是一个不及,被墨正凌空砍下,毛三举剑抵挡,瞬间震裂虎口,跌坐在地。

机关鼠感受到了毛三的危机,解除了武器铠化,那铁剑瞬间变成粉末想来早就被震碎了,机关鼠看也不看跑到毛三身边,一脸关切的看着他,然后立于面前向着前面的墨正发出一声怒吼。

毛三轻叹一声,伸出他那无力的手,轻轻的抚摸着翻天鼠的头,叹了口气,“翻天,看来今天是我们的忌日,我们恐怕不能生离此地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