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青春校园 > 我把教授推倒了

更新时间:2019-11-13 10:54:08

我把教授推倒了

我把教授推倒了 红烧鱼 著

连载中 楚歌 搞笑 娱乐圈 种田 灵异

男友劈腿,我急火攻心。为证自己魅力无边,我……怎料第二天才发现……不过——什么什么,他帮我教训了渣男?什么什么,画室的玫瑰花是他送的吗?原来这个腹黑又坏脾气的

精彩章节试读:

第21章 最像情侣那一瞬

左教授的动作大约只是出于单纯的绅士精神。他甚至都没有碰到我的手,而是隔着衣袖直接抓起的我的手腕。

可是对于心怀不轨的人来说,不论什么动作都是最大胆的邀约。左教授平时在学校的时候往往会穿正装,有时候是全套的西装,有时候便只是西裤加衬衫领带或是衬衫马甲。

但今天左教授只穿了一件色泽样式都颇为休闲的亚麻衬衫,下身则是普通的纯色长裤。

他的松开了衣袖的纽扣,略微将袖子卷起来两圈,露出有力的一截小臂。

虽然早在那荒唐的一晚就已经看到过左教授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身材,但此刻感觉到他的肌肉紧贴着手掌,我的脑中还是不自觉地浮现出了不该有的画面。

真是要发疯了。

相比之下神色淡然的左教授果然是真正的绅士啊。

地下美食广场里的人果然很多。而且不知道今天是不是有什么活动,很多店家都请了人在派发优惠券。

四周拥挤混乱,我也就顾不得害羞紧紧拉住了左教授的手臂。左教授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只是温柔地笑了笑,显然不介意我趁机揩油的行为,反而给我提供台阶:“抓紧一点。前几年这里不是还有过踩踏事故吗?小心不要被人推到踩到了。”

我乖巧地点点头,寸步不离跟着他来到目的地。

左教授的关怀和风度仿佛与生俱来,一举一动都如同春风拂面,虽然无微不至,却又丝毫不会让我感到紧张尴尬。

当然于我来说,我倒是希望左教授大胆一点挑逗一点,让我尝一些甜头说不定我就会追得更大胆。

只是我知道这一切不过是我自己单相思。我对左教授来说只是一个学生——充其量是还算可爱挺有天分的聪明学生:讨喜算得上,除此之外并无其他,连友情的资格都还有待考量。

只有我一个人胡思乱想,只是这么走在他身边心中就已经膨胀起粉色气球。

我在心里重复顾梳佳说的话:不理智的迷恋不长久更不健康。

左教授却从我肩头探过来看着菜单:“选什么汤底?”

我一抬头,才看到他已经拿上了空白托盘,准备好了去选菜。

“大的鸳鸯锅吧,听说这家很正宗的。”我选了汤底,从左教授手中拿过托盘跟着他去选菜。

肉类看着就让人食欲大振,包芯鱼丸也是必选佳肴。还有虾滑和鹌鹑蛋……

我的盘子装满了,就直接往左教授的盘子上装。这一刻我们不像是师生,究竟像什么我自然心底有数。

仿佛小美人鱼步步走在到奸商,我享受着这无限接近于情侣的感觉,以兴奋高昂得异常的情绪与左教授攀谈,从学业谈到如今的美术浪潮,几乎把我本科四年加研究生头一年所有的知识全都用了出来。

一边说着不是为了左教授,一边却还是不争气地落入女为悦己者容的深渊。

晚饭吃得顺利且愉快。我悄悄捏了捏有些鼓起来的肚子,更不好意思地站起身来。

左教授一眼便看透了我的扭捏,笑着说:“不如走一走,有利于消化。”

我顿时红了脸,无奈道:“您的体贴有时可真叫人尴尬。”

左教授不明就里:“你们女孩子会不会想得太多?还是说,你们在每个男人面前都这么自我意识过剩?”

“您那么毒舌,会没人喜欢的好吗?”

左教授的回答自信霸气得让我甘拜下风:“他人喜欢与否,我并不在乎。”

我无言以对,只是直觉地感到左教授并不喜欢这个话题,于是主动说:“不过您之前说得不对。女为悦已者容,左教授您是我的男神啊,我当然在乎自己在您眼中的形象了。”

左教授哑然失笑:“还搞偶像崇拜啊?高等教育在你们身上都浪费了。”

“是是是,您教训得对。”

我敷衍完,自己却笑了起来。

左教授好奇地看了我一眼,显然是觉得我的好心情来得莫名其妙。但他怎么会知道此刻我们之间没有了师生身份的束缚,对我来说连周围的空气都仿佛清新起来了呢?

可惜美好的时光总是要结束。左教授原本坚持要将我送回宿舍,但是被我拒绝了。

人言可畏,我只想要低调地做自己的事情,可不想要走到哪里都像是五光十色的八卦中心。

左教授无奈地答应:“真不知道你们这些学生之间怎么那么多的幺蛾子。前一段时间这条路上出过女学生被人持刀抢劫的事情你忘了?天一热,人心也躁动了。我怕你一个人走不安全。”

“没关系。”我一边说着一边向左教授亮出自己的法宝:会发出尖锐叫声的报警按钮、可以轻易藏在掌心里的辣椒喷雾、还有喷雾上挂的一支迷你手电筒。

见我准备充足,左教授这才安心几分,但还是叮嘱我到了宿舍以后一定要给他发消息。

“明天开始,记得照常来打扫。你的病假也放得够久的了。”临到告别,左教授却很煞风景地恢复了地主阶级的做派。

我没好气地扯扯嘴角:“不能放公假吗?整天来打扫房间我怎么有时间画画?”

“我的别墅里有一间专业的画室,借给你用不好么?”左教授向我抛出我无法拒绝的橄榄枝。

我深深叹息:“您是不是不知道避嫌两个字该怎么写。”

“身正不怕影斜,我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事需要避嫌。你的条件你自己应该比我更清楚。这种时候逞强并不是聪明的举动。学校的公用画室条件不算好——既然是我的学生,我当然就要为你提供最便于创作的环境。”

左教授的话令我哑口无言。我觉得他的道理一点都讲不通,甚至多有一种假公济私的味道。可是他的表情如此坦诚,反倒让我觉得自己思想不堪起来。

如果左教授是要占我便宜,根本就不需要那么复杂。这几年来美院艺校做老师的潜规则学生的事情难道还少吗?也没见谁真正受到制裁,相比之下,左教授这样一心为了学生的老师才是稀有物种。

我变也不再矫情,仔细将钥匙与钱包拉链挂在一起,这才笑着挥别了他。

回到寝室,我匆匆向左教授报道:“平安到达,先去洗澡啦。”

等我焕然一新回到宿舍,却看到两个室友也已经回来,正一手拿着一支扫把摆出审讯架势:“看不出来啊,平时土里土气的没想到那么有本事。从实招来,今天来接你的人是谁?”

第17章 现实并不是理想的土壤

左教授的话我自然是打起十二分精神倾听,可惜内容于我而言却实在算不上欢欣鼓舞。

原来美术特别班背后的门道真多,交了钱也还要接受进一步测试,简直可比古代选秀,赶着上趟要把自己的人生交给一个虚无缥缈的赌局。

测试的内容倒还算是合理妥帖:既然是美术特训项目,自然就要考察学生的美术功底。

项目的宣传页上就很清楚地写着,学校的目的是培养足以在国际上代表我国艺术界的人才。

只是空话易说,成果难得。一个艺术家的培养经年累月所需要的时间和精力怎能量化?为了这个实验性的项目能够成功,学校自然是要挑选有潜力的好苗子来测试。

我的右手忍不住颤抖起来:和科班出生的美术生想必,我果然还是弱了许多吧。

自惭形秽的感觉如同一道细细的伤口开在欣赏,虽然只是不起眼的钝痛,却无法让人轻易忽视。

“哎呀师妹,你不要太担心啦!”江茉明快的声音听起来不知为何有些刺耳。

我不喜欢她那胸有成竹的语气,心头的戒备已然到了顶点,如野外的幼兽预知到了狩猎者已然悄悄张开的陷阱。

但左教授丝毫没有察觉江茉字里行间完美隐藏的耀武扬威,反而因师姐妹间的和睦互助而露出欣慰表情:“是,这次真需要你这个学姐的照顾。楚歌,招生办看过了你的简历。和其他学生比起来,你欠缺在展览实践这一项。距离招生结束还有一个月多的时间,我给你争取到了一个机会:只要你能够拿到任何一个小型展出的机会,学校那我就能替你摆平。”

我听着左教授的话,心中却只能苦笑:不论做哪一行,第一步都是最难跨出去的。这次项目大力招收专业方向为国画、以及绘画主题多涉及传统元素的学生,所以说是一个培训项目,但其等级和含金量早已经超过了研究生的水准。

就算是专业的美术生,要于在校期间拿到一个展出的机会也是天时地利缺一不可。更何况近几年来,国内的艺术风格极大程度上受到西方当代与东亚流行艺术的影响。

虽说海纳百川有容乃大,但一味目不暇接地吸收外部的文化而忘了自己传承千年的精粹岂不是本末倒置?

只是这样的想法在大环境中终究充满了理想主义的味道。现实到底不是培育理想的土壤,就连美院这样的专业机构都下不了不顾一切为本国传统拼搏一把的决心,不然又怎么会提出要看展览历史这样的标准?

因为单单这一条就已经不知道将多少有天份的新人拒之门外了。

不过谁都能够对体制现状满腹牢骚,真正的大触却是那些一言不发从游戏规则中脱颖而出的人。

这些想法终于让我冷静下来:如若我连这个项目都进不去,那我又要如何让自己在左教授眼中占据无可取代的求地位?

这么看来,我的理想与爱情竟不谋而合。

我忍不住笑了起来:“给师姐添麻烦了。”

江茉让我的好心情弄得有些找不着北:“师妹好像很自信。”

“因为,我没有惊慌的必要啊。”想通了之后我愈发觉得轻松起来。我大胆地向左教授看去,果然见他也带着好奇的表情。

大概他之前都已经做好了准备,若是我情绪失控他也自有应对办法。毕竟为了这个项目我等同于签订了卖身契约将自己希望给了左教授当女仆,如今却又出了变故,说来我也的确有权心怀不满。

但既然可以在左教授面前展现我懂事聪明的一面,我又何苦玩什么真性情的把戏却白白让人觉得自己如幼稚孩童无理取闹?

我可不是那些不知轻重的本科生了。二十几岁的人,早应该对这现实有了深刻的了解。

得到左教授的眼神鼓励后,我侃侃对江茉道:“师姐才是这之中真正需要麻烦的人。虽然我不知道您到底在哪里工作,但想必左教授是觉得您能够帮我找到一个画展。既然如此,我要做的就只剩下一件事了——我要做的,就只有自己最擅长的、本来就应该做的事情而已。我需要提供优秀的作品,否则师姐再怎么神通广大,恐怕也帮不到我的忙吧。”

左教授哈哈大笑起来:“江茉,你输了。”

我愕然:“什么什么,您和师姐打了赌吗?”

江茉哼了一声,从包里抽出两张优惠券放在了桌上,笑着对左教授撒娇:“不公平,你们两人是不是事先已经商量好,就为了坑我的两张优惠券?”

我会意过来:江茉想必是借着师姐的名头便光明正大埋汰我,认为我会因为项目的事情和左教授闹得不愉快。

心眼倒是挺多。

我心中冷笑,脸上却学江茉的样子对左教授嗔道:“那么大的事情你们就拿来打赌啊?师姐也就算了,左教授您都这样会不会太过分?”

左教授仍因为我刚才漂亮的回答维持着好心情,丝毫不介意我的抱怨,反让我受宠若惊地说:“那我改天补偿你可好?优惠券有两张,我请你晚饭可算扯平?”

如天上掉下馅饼,我的心一下子饱满。至于江茉,则不得不吞下快要气炸的心。

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我正为自己的胜利而偷乐,江茉却一下子站起身来:“左老大你出手不要太快好不好?我才是想要和小师妹出去约会!可惜晚饭让你捷足先登……”

她说着转转眼睛,灵动的样子让我看着都觉得着迷:“那我退而求其次带师妹去旁边的星巴克坐一坐算了。”

江茉的双眼像是有魔力,让人说不出拒绝的话。

反正,我也想要好好接触她一下,项目的事情暂且搁在一边,情敌之间也是知己知彼方才好么。

星巴克里的冷气开得十足,以至于我有一种与江茉决战雪山之巅的错觉。

她替我卖了饮料,一手一个杯子在我对面坐了下来,张口就是开门见山得让人难以招架的问话:“你也喜欢左老大。别跟我说不——你知道我不是蠢货。”

我眯眯眼:“你也一样。”

江茉哈地笑了一声:“自古佳人爱才子,左老大帅气又聪明,恐怕没有谁不爱。倒是你,你凭什么和我争?”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